也说过好玩的事情

乌鸦的舌头 收藏 0 1372
导读:这次是跟上次不同,这次说的故事乌鸦还是用了小聪明的:刚上大学那年,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回去看初中老师,初中老师跟咱们的关系特铁,晚上就在他家楼顶的天台喝啤酒,吃炒田螺,聊天,要知道,晚上在天台吃田螺那是要讲技巧的,但咱是用牙签挑出来吃,而且只吃头部,不象旁边一哥们直接吸出来吃的,于是,吃着吃着,我就想了一个坏点子:借着我去拿田螺的机会,偷偷的把我吃过的田螺放在那个那哥们的前面,结果,他吃着吃着感觉不对,怎么,这田螺都没有头部的,但是一群人在喝酒聊天,他也没办法说出来,总不能跟老师说,你家也忒黑了,田螺的头部都没

这次是跟上次不同,这次说的故事乌鸦还是用了小聪明的:刚上大学那年,我们几个同学一起回去看初中老师,初中老师跟咱们的关系特铁,晚上就在他家楼顶的天台喝啤酒,吃炒田螺,聊天,要知道,晚上在天台吃田螺那是要讲技巧的,但咱是用牙签挑出来吃,而且只吃头部,不象旁边一哥们直接吸出来吃的,于是,吃着吃着,我就想了一个坏点子:借着我去拿田螺的机会,偷偷的把我吃过的田螺放在那个那哥们的前面,结果,他吃着吃着感觉不对,怎么,这田螺都没有头部的,但是一群人在喝酒聊天,他也没办法说出来,总不能跟老师说,你家也忒黑了,田螺的头部都没了,我看见他不吃了,就故意大声的说,小子,怎么不吃田螺了阿,难道师母的手艺不如以前了阿?于是,他又吃起来了,不,应该说是咽下去了

可惜,几年后,他酒后开车,出车祸死了,唉,,现在还想起他那哭笑不得的样子。我情愿他作弄回我一次。

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