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阳春百亿钼矿引来官商争夺 市纪委带头发难

dongm777 收藏 0 330
导读: 2008年,广东阳春市,一个6万吨以上含量的高品位钼矿被发现的消息传播开来。以当时30万元/吨的钼价计,永宁镇棠梨村3000余亩的土地下,矿石价值超过百亿。而就在距棠梨不到5公里的林湾村,也早在多年前就被探明有数万吨的钼含量。   银白色的钼熔点高达2620℃,其合金用于制造飞机、机车、汽车上的耐蚀零件,军舰甲板,坦克、枪炮、火箭、卫星等的合金构件,因此被称为“战争金属”。自1999年走出谷底之后,国际钼价震荡狂飙,加之国家鼓励民营资本进军矿业开采,成为风险投资重点开掘的领域,多家上市公司

2008年,广东阳春市,一个6万吨以上含量的高品位钼矿被发现的消息传播开来。以当时30万元/吨的钼价计,永宁镇棠梨村3000余亩的土地下,矿石价值超过百亿。而就在距棠梨不到5公里的林湾村,也早在多年前就被探明有数万吨的钼含量。


银白色的钼熔点高达2620℃,其合金用于制造飞机、机车、汽车上的耐蚀零件,军舰甲板,坦克、枪火箭、卫星等的合金构件,因此被称为“战争金属”。自1999年走出谷底之后,国际钼价震荡狂飙,加之国家鼓励民营资本进军矿业开采,成为风险投资重点开掘的领域,多家上市公司在钼矿界角逐。


阳春是中国矿产最丰富的6个县(市)之一,早在战国时期就开始了炼铜的历史,对金属的天然敏感贯通于阳春人的血脉之中。如今,钼矿在南方的集中出现,激起新一轮的财富梦想。投资者、盗采者、政府部门、村民……各方迅速卷入这片处女地的利益链条。


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阳春市纪委牵头冲锋陷阵,公检法及各政府部门尾随其后,阵容强大。


这场以维护当地村民利益为旗帜的矿山争夺战硝烟弥漫,村民却没有任何发言权,在当前的采矿制度之下,也似乎摆脱不了获利最少受害最深的命运。


百亿级规模


2007年底,与阳春同属广东西部的封开县发现一个18万吨、潜在价值超过1000亿元的大型铜钼矿床,2008年,已经开采50年的广东北部老矿山大宝山矿,在危机寻矿中发现10~15万吨、价值700亿的钼矿,海南省也发现25.4万吨、价值1000亿的钼矿(由于品位和伴生矿不同,价值有所区别)。


此前,中国发现的大型钼矿均处于北部,排名前三的大矿分别位于陕西金堆城、河南栾川和吉林大黑山。


如今,大型钼矿都在华南的阳春周边密集出现。


此时,阳春的棠梨村进入了投资者的视线。


拥有该处探矿权的阳春市宏志工贸有限公司(简称宏志公司)董事长李明洪介绍说,根据初探情况来看,棠梨的储量应在6万吨以上。阳春市纪委书记陈小锋则说,据他听闻,该处钼矿“价值100亿”。


“100亿”属保守的说法——更深层次的储量还没有探明,正式勘探报告尚未制成。


从勘探经验来看,我国钼矿特点是伴生有益组分多,往往与铜、钨、锡共生和伴生,经济价值高。另一个特点则是规模大,并且多适合于露采。考虑到距离棠梨不到5公里远的林湾铁矿早已经被探明2万吨以上钼储量,当地矿业人士大多相信,这将是一个大矿。


让棠梨钼矿如此偶露峥嵘并不容易。民营探采矿风险奇高,“十个开矿六个赔,三个保本一个赚”,它可以让你一夜暴富,但更可能一文不名。宏志公司在阳春地域一共向国土资源部申请取得了6个探矿权,其中5个地区的勘探投资都空手而归,而棠梨这里也有待接受品位考验。


当前矿业以国土资源部或省级部门审批的探矿权证和采矿权证为合法依据,而探矿权人将在采矿权获得上占据优势。棠梨的美好前景,使宏志公司受到各路投资者的追捧,各种转让报价纷至沓来。


林权风云


冲突也随之而来。


申请探矿权之初,宏志公司即已开始布局。该公司陆续与钼矿附近的坡楼村、棠梨村、林湾村、双底村签订了经村民代表大会通过的山林承包合同,并经镇政府审批,且办理了林权证。开矿必然要砍树,有林权证之后只需要林业局审批,“防止其他人承包山林后坐地起价,将来不让我们开采。”李明洪说。


林湾是传统老矿,长期以来,大量盗采者频繁挖矿。宏志公司则不断举报非法盗采者在林湾矿区的盗采滥伐。“作为外来投资的合法探矿者,我们保护住这里,才能使将来采矿实现最大利益”。


陈小锋向本刊记者表示,阳春市和阳江市多次接到盗采举报,其中一些应来自宏志公司。


2008年,以阳春市纪委为主,牵头各政府部门组成了一个“407专案组”,目标即是整治林湾矿区盗采现象。


纪委牵头的专案组雷厉风行,两次现场执法除了公安、国土、安监、电力等相关部门,还包括武警。陈小锋介绍说,他们掌握了两个矿口老板非法采铁矿1.2万吨、450万金额的证据,对13名党员立案检查。同时,警方对9名涉案人员刑事立案侦查,刑拘4人,还有5人在追捕中。


407专案组的最大目标,其实是宏志公司。


陈小锋向《瞭望东方周刊》介绍说,虽然目前并没有掌握宏志公司盗采的证据,但是,宏志公司“严重损害了集体、群众的利益”。


在汇报文件中,阳春纪委指称:宏志公司“以70万元极低的价格非法承包了四个村委会2.2万亩山林,这些山林承包款需610万元,造成了村集体540万元的损失。这批合同必须予以取消。”


2008年7月30日,阳春市长胡海广主持召开的会议决定:宏志公司的四个承包林地合同必须取消,由市纪委牵头联合司法局、法制局、国土局、林业局、工商局做取消合同的前期准备工作。


2008年9月19日,永宁镇政府作出《关于撤销承包合同审批的通知》,但阳江市中级法院此后的判决书说:这类合同本来就不需要由政府审批。因此,无论镇政府是不是撤销审批,都不影响合同效力。


镇政府宣布撤销合同审批后,纪委组织的干部前往4个村召集村民代表大会,要求村民代表表决同意起诉宏志公司要求撤销合同,市政府承担诉讼一切费用。9月27日,法院受理起诉,2009年2月,阳春市法院以4份判决书判定宏志公司与四个村委会的林地承包合同“虽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程序合法,但合同内容损害了村民利益”,判定合同无效。


公平之问


以双底村合同为例,法院认为合同损害村民利益的理由是,宏志公司在该村1000亩的承包款为8万元,但是,2006、2007年可领取生态公益林补偿款1.2万元,50年可以领30万元,30万元远远超过了8万元承包款。



“这违背了基本的经济常识,判决将50年所有的收入全部加起来算成今天的收入。他们认为我必须将未来50年所有的收入,现在一口气全交出去才算公平,却忘了基本的财务利息和机会成本。”宏志公司董事长李明洪说,即便按照纪委向法院提交的审计报告认定的数字,宏志公司每年也亏损2.2万:8.7万(生态林补助款)-70万/50年(承包款)-70×5%(银行同期企业最低贷款利息)-6万(每年管理费)=-2.2万。


北大法学院教授尹田等法学专家则认为,根据法律规定,即便合同显失公平,也只能在一年之内申请撤销。而这批合同已经4年,显然过了时效。因此,仅在程序上,判决存在硬伤。


“我们根本就不准备在山林承包上盈利,目的就是为了探矿少一些阻拦。”李明洪说,宏志公司不是小规模盗采者,目标远大,从现实角度考量,相对于一个大矿山开采来说,宏志公司也必须以合理的承包价格与当地村民处理好关系,否则将来会因小失大。


宏志公司在各个村进行了各种公益捐赠,比如修路、给村委会办公费。“但是我们坚持的原则是:不给个人。”


为了调查宏志公司是否与村支书恶意串通,阳春纪委将两名村支书“双规”。但陈小锋向本刊记者坦承:目前尚未掌握证据。


在一审过程中以及面对本刊记者时,宏志公司代表均提出:既然认为村民利益受到损害,那么村民可以来谈判,公司完全可以增加给村民的承包款。后来,宏志公司甚至表态:总数2.2万亩的这一批合同,除了棠梨村3000亩的合同之外,宏志公司全部自愿退出,所有的投入均不需要赔偿,全部送给村民。宏志公司目的很简单——保住有开采价值的棠梨村地域上的林权。


但是,这样的提议遭到拒绝。纪委不同意。


陈小锋也向本刊记者表示,在其他问题解决清楚之前,没有谈判可能性。这位作风干练的纪委书记确信自己对宏志公司的判断,无论语气还是行动都极为坚定。


利益圈边缘的村民


村民的悲剧在于,他们没有选择。在当前矿业制度下,村民们并不能得到脚下土地的升值收益。矿产属于国家,探矿权、采矿权由国土资源部审批,而探矿权、采矿权招拍挂后的收益也由县级政府、地级市政府和国家分配。目前各省生态补偿款在采矿权招拍挂中占的比例极低,对于当地生态的补偿有待于财政转移支付,往往遥遥无期且效率不高,其最大效果也仅仅限于还原生态平衡。


一座大矿山的发现,对于政府和企业而言,可能意味着巨大的财富宝藏,对于村民而言,则意味着即将到来的满目疮痍。


因此,村民们甚至欢迎宏志公司的到来,因为这个公司至少尊重他们手上的林权。


“矿产是国家的,村里没权卖,这个我们知道。”坡楼村主任麦世财诉苦说,“村里有难处。”户籍人口约2000人的坡楼村,2008年人均年收入约4000多元,经济来源为外出打工、种果树和林地承包款,为修建公共设施,村委会欠了信用社20万元。 因此,坡楼村委会2005年主动邀请宏志公司承包1.5万亩生态林,换取宏志公司投资40万修建水泥路。双方拟定的《承包合同》甚至注明,宏志公司如果采矿,每吨矿石坡楼村委会收取2元“管理费”。现实的利好面前,村民代表大会顺利表决通过签订合同。


之后的一切,村民们都无法左右局势。


在坡楼村关于讨论撤销合同的村民代表会议记录中,本刊记者查阅到,村民代表发言认为“宏志公司已经给村里修了4.5公里路,是大好事,如果撤销合同,宏志公司另外承诺的2.5公里公路由谁完成?”并认为打官司费钱,村里无力承担。代表们一致通过:不承担撤销合同的经济责任和法律责任。而此时,在会场的永宁镇纪委负责人黄鑫能表示:“市纪委领导保证打官司费用和补偿宏志公司的投入由市政府负责。”而后,代表们同意解除合同或诉讼请求解除,但不负担任何经济责任。其他三个村情况类似。


公平与否,作为当事人的村民最清楚。但是,他们唯一的一次对外发言,也被各方力量推入自我矛盾的境地。


在采访中,记者得到了两份有大量手印的申明。一份申明说,“宏志公司与村里签的承包合同公平、自愿,之所以起诉时因为阳春市纪委派人到现场的明确要求,不是真实意愿。宏志公司承包四年,没有砍树、采矿,希望他们继续承包。”另一份由纪委提供的村民稍后时间提供的申明则说:“合同显失公平,我们是受到了宏志公司蒙蔽。”


盗采疑云


纪委、市政府决心很大,宏志公司与阳春党政机关的关系越发僵硬起来。


2009年3月6日,阳春市林业局发文宣布撤销宏志公司的林权证,但随后又在5月15日宣布“撤销此前的撤销通知”,书面原因是“行文有不妥之处”。“实际原因是撤销林权证的权力并不在市林业局,他们太着急了。”李明洪说。5月25日,阳春市政府以“春府裁20091号文件”,宣布撤销宏志公司的林权证。


在“维护村民利益”之外,阳春纪委的另一目标是打击盗采。


在现场执法中,在林湾矿区盗采的矿老板谢克兴被刑拘,他由此成为一个关键人物。在一份录音中,谢克兴向宏志公司项目经理表示,是纪委让自己到阳江市找市委书记林少春上访的,一名纪委的主任专程开车送他到市委,并得到阳江市委书记的信访接待。而他上访的原因之一是担心被判刑坐牢。


当时正处奥运前夕,谢克兴上访反映的情况得到阳江市委领导的重视,由此加速了承包合同案件的进程。越来越多的部门参与到这个事件中。阳江市纪委一位常委被派来指导该案办理。


该事件在当地民间被渲染为罕见的“纪委让人上访”,传播甚广。一些干部则将其理解为这是领导听取意见的一种方式。


焦点在于宏志公司是不是一个盗采者。


在407专案组成立之后,阳春市工商和税务部门对宏志公司展开彻底的检查。


最后,阳春市地税局发现,宏志公司出售了4.5万吨铁矿石、铁矿粉、铁精矿粉,但是,公司账目上关于货源却不明确。2009年6月22日,该局发出税务处罚决定书认为宏志公司没有缴纳矿产品资源税44.3万余元,处以三倍罚款为133万余元。其他一些少缴纳的土地税款印花税、土地使用税均按五倍顶格处罚,合计罚款146万余元。


陈小锋认为,虽然没有宏志公司盗采的直接证据,但这4.5万吨没有在账目上显示来源的铁矿粉,就说明该公司可能是个盗采者。


就此问题,宏志公司董事长李明洪向本刊记者提供了一批供货者名单以及一批供货合同,证明该公司出售这批矿产来源于阳春周边几个大的矿山。其中,在阳春市法院“春法民初字第1056号”判决书中显示,一名邱姓供货者与宏志公司签订《工矿产品购销合同》,多次供货后仍欠宏志公司预付款和开发周转金近百万元。“公司要生存,我们本来就是工贸公司,做矿贸易非常正常,钢厂也是靠我们组织各种符合要求货源的,宏志公司绝没有盗采。”李明洪表示,非法盗采者集中于历史较久的林湾矿区,而不论是宏志还是其他人,在宏志公司的主要目标地棠梨钼矿区都没有任何的盗采、开采行为。


李明洪觉得,似乎每个细节都在阻障他:宏志公司申请探矿,需要上山勘探钻探,“我们有探矿权证和林权证,县市两级林业局都批准了,但是,我们去林业局交钱的时候,他们说接到通知不敢收。林业部门不收钱,我们就不可以上山勘探。地区勘探部门如果没有林业部门许可,上山勘探意味非法,他们根本不敢上去。”


如果在有效时间内没有做好勘探工作,地质部门就无法完成正式勘探报告,由此而无法完成进一步融资,甚至,可能因为没有继续勘探而被取消探矿权。“危机越来越近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