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这年代了,竟然还有人这样逃票

一个三十左右的男人,上车就随手挥了挥,手上有个红本本(国家规定残疾军人可以免票的)我没看清楚就塞包里了。经验告诉我这本本有问题,我就叫他再给我看看,他很不奈烦的又挥了挥,这次我有了准备一把把证拿到手。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各位知道是什么证吗——结婚证。我第一次知道原来结婚证可以乘公交车的哦,我还没说完这句他抢过证就下车去了哈哈哈。


也是一年轻男人,旁若无人的上车,再旁若无人找坐位坐下,那态度让人很想甩他一巴掌。我叫他投币,他象老鼠(我没夸张也没贬他,那姿势和速度真的很象)一样窜到我面前悄悄的说:我有病,神经病。难到我OUT了,现在流行神经病坐车不给钱吗?我:哦,那你坐错车了,五医院在那边,你方向反了,下车吧!


又是一男人,四十左右。上车上得很慢很颓废的姿势,好象站不稳的样子,很做作。没等我开口他就说:我有艾滋病,国家规定免票。然后大摇大摆的坐下了,我想了想还是算了,人家为了一块钱连艾滋都得上了还是放过他一次吧,人家也不容易,这个借口也不是人人都想得到的,下不为例吧1


还有一男的估计二十五左右,上来给我眨了眨眼。不是吧为了一块钱美男计都用上了,难道他在电我!咱为了国家利益决不受美色诱惑(他一点不帅),照样叫他买票。他很神秘的凑到我跟前很神秘的说了句:----扒手-----太小声了我没听清楚,我以为是反扒的(公司规定有反扒证免票)。可是又不太象是说反扒的,我就一直在那揣摩那句话,一直到他下了车我才醒悟过来,他说的是我是扒手马上下车。郁闷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