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记(三十四)

明湖水 收藏 0 0

(百零一)


凌晨难眠,听窗外蝉儿梦吟。我们辨不明是非,蝉儿也分不清黑白。蝉儿身上热就使劲叫,我们心里闷却不知如何是好。不平事无处不有,却无处能鸣。以前打棒子扣迷信的帽子,现在打棒子扣非法的帽子。人多就是非法集会,从来都没听说有过合法集会,要合法比中六和彩还难。遵照自然法则,蝉闷热就叫,人不平则鸣。


(百零二)


在手机网上,看见一位大学才子写的校园对联。上联:博士生,研究生,本科生,生生不息!下联:07届,08届,09届,届届失业!横批:愿读服输。生龙活虎的少年走进大学,呆若木鸡的青年走上社会。八九年不仅杀二十万人,之后更是毁两代人。8090后在精神上,简直就是被绑票了一样。绑匪的子女都在国外读书,读完回国还带保镖去大学演讲。沉迷游戏与沉浸校园,分不清孰利孰弊。少年智则国智,少年强则国强。


(百零三)


一含无穷,无穷归一。一真辨百伪,一善除万恶。稳定靠什么?不是钱,不是权,而是法。没有人的平等,只有法的公平。无论谁站在法这边都是至强,无论谁站在法对面都是至弱。强制不是最好的法,最好的法是人人发自内心去遵守。完美的法,不是管住人的行为,而是管住人心。只要归正人心,立杆见影就会归正人的行为。心不过善恶,法不过扬善治恶。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