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涌星垂 第一卷 天下布武 第三十四章 血洗肇州(一)

王藏山 收藏 0 6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size][/URL] 诗曰: 二郎山下雪纷纷, 旋卓穹庐学塞人。 化尽素衣冬未老, 石烟多似洛阳尘。 有宋一朝,经济、文化和科技当之无愧可称世界第一。然而赵匡胤杯酒释兵权,重文轻武,世风奢靡,娇纵积弱,累败于北方游牧民族。恁你经济和文化多么发达,结局也只有灭亡。 宋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13.html





诗曰:

二郎山下雪纷纷,

旋卓穹庐学塞人。

化尽素衣冬未老,

石烟多似洛阳尘。


有宋一朝,经济、文化和科技当之无愧可称世界第一。然而赵匡胤杯酒释兵权,重文轻武,世风奢靡,娇纵积弱,累败于北方游牧民族。恁你经济和文化多么发达,结局也只有灭亡。


宋人不暇自哀,而后人哀之,后人哀之而不鉴之,亦使后人而复哀后人也。沈括在《梦溪笔谈》里谈到了石油的一个大功用,就是可以替代日益枯竭的森林资源。用石油熏烟为墨,黑光如漆,松墨有所不及,而且多似洛阳尘土,不虞匮乏。


桔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石油落在沈括手里是文房四宝,落在成吉思汗手里就成了火烧花剌子模的利器。一如中国有爆竹,西洋有大炮一样。


我和郭岐凤、李亚子、赵文成扮成长白参客,骑马离了棒槌营,一路向西行去。这时候省城齐齐哈尔已被日军占领,不时有逃难的百姓扶老携幼迤逦而行,林海雪原处处狼籍,遍野哀鸿。


众人都是见过大世面的,见了也不十分悲戚。郭岐凤给大家分发了“不龟手之药”,涂在脸上、手上,效果比凡士林好多了,和土匪们常用的“防冷涂的蜡”更是不可同日而语。原本我是准备有“林文艳”牌雪花膏的,现在也不敢拿出来献丑,悄悄丢进了雪里。


策马傲啸呼兰河,风头如刀面如割,马匹喷着响鼻儿,呵气成雾,在雪地里艰难跋涉。中午时分,周围已是深山野林,一行人弃了马匹,任其自回。赵文成扛着迫击炮,备弹20发,浑身上下负重两百多斤,犹有余力。郭岐凤架着一只鸟笼子,皮罩子底下是只猎隼。李亚子提着厚背砍山刀,背了洛阳铲。我掣出骑枪当先开路,下了官道投入茫茫林海。


此行的目的地是肇州八里岗,当年金太祖完颜阿骨打在此一举击溃辽兵,大金建国后,就把此处当作“祖宗肇兴”之地,因而称为肇州。后金,也就是大清也把这里当作风水龙脉,派了宁古塔将军率披甲人驻扎。殊不知这肇州城底下埋藏着数百亿桶的石油,这一宝藏若让小鬼子挖了去,后果不堪设想。


民国十七年,张大帅聘请美孚石油公司的地质考察队来到东北进行石油调查,在此处发现了世界级的特大油田。华盛顿方面得知这一消息后忧心忡忡,密令考察队销毁一切资料,对外只说劳无所得。张大帅虽然对此深表怀疑,但不久就殒命皇姑屯,这事儿也就遮掩了下来。


美国人自然有它自己的想法,日俄战争以后,东北成了日本的势力范围。这小日本儿百分之九十的石油依赖从美国进口,若不是贫油这股缰绳羁縻着,日本国的战争机器怕不要反上天去,势必对美利坚合众国的全球利益造成不可估量的损失。


美孚地质考察队回国后,迫不及待地抛出一个“中国贫油论”,迷惑了不少人。日本人深信美国佬的技术,凡是美孚调查过的地方就不再探索,数年间派出多支调查队终究一无所获,慢慢也就绝了这个心思。


日本调查队里有个南满铁路调查所的参事新带国太郎出力甚多。这家伙买通美国驻哈尔滨领事馆的武官想要获得美国人的地质资料,不料所托非人,这大使馆、领事馆里的武官一般都是兼职间谍的。


这个美国武官托里斯基乃是俄裔,当年参加过日俄战争,长期滞留中国,是个东北通。他用委婉的外交辞令指点迷津,哄骗新带国太郎到呼伦贝尔草原一处叫扎赉诺尔的煤矿找找。


新带国太郎欣喜万分,风餐露宿,不一日来到扎赉诺尔,掘地三尺,结果只找到一些并无开发价值的含油岩床。新带国太郎不甘心,后来又糜费了许多钱粮纵深挖掘,终究一无所获,由此受到了国内的批评指责,很是消沉了一阵子。


前些日子,中央研究院李济之闲聊中透漏了一个消息。他的一个学生在肇州八里岗考察新石器时代史前人类遗址,发现日本人在附近大肆使用机械钻探深井,势必对遗址有所破环。他的学生与日本人交涉无果,反被驱逐,跑回北平后把这件事情向李济之报告,说带头儿的就是满铁株式会社的新带,言下甚有忿恨之意。


“狐狸的尾巴藏不住……”我暗自寻思,新带国太郎肯定得了高明人士的指点,要么他本身就是十四穿越者之一?


想到这里,我不禁愁急起来,十四穿越者前世记忆到底停留在哪一年?沃利斯小姐的服装款式涵盖了整个四十年代,但主要脱胎于克里司汀·迪奥的“Newlook”系列;卡尔男的政治主张干脆就是“麦卡锡主义”夹杂了“罗斯福新政”;章岳钧发表长篇大论,见解颇受杨虎城、周树人、马丁·尼默勒的影响;澜成君的无耻我就不多说了,岩井的目标更是局限在眼前。


因此,我一度以为十四穿越者的知识体系最新不过1952年,可是八里岗的地质调查队又是怎么回事儿呢?难道是巧合?不弄清这个问题以后我将寝食难安。


离八里岗20里的地方,我们停了下来,躲在一处背风的山坳里升起一堆篝火。赵文成出去片刻逮回一只傻狍子,李亚子露了一手厨艺,先用洛阳铲在附近水泡子冰面上打开一个洞,然后象庖丁解牛一样把狍子洗剥干净,插在树枝上烧烤起来。


郭岐凤把鸟笼子解开,从里面放出他那只宝贝猎隼,喂它吃了点带血丝儿的生肉。这猎隼羽毛光洁,顾盼神骏,性最灵敏,擅于侦查,让人瞧着就是一个喜欢。一问这小鹰儿果然是费了七日七夜的苦功夫硬熬出来的。


就象读书的寒窗十载,唱戏的坐科八年一样,这鹰要是熬过了这七天,它就不是一般的鹰了,它就成长为一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鹰,一只有益于主人的鹰。“修身自保,非其食不食,非其服不服”。没有主人的命令,你就是把整只全聚德的烤鸭子端到它跟前儿,它都不屑一顾。


众人夸赞了一回,就等着狍子快点烤熟。不多时,香气弥散出来,众人就了盐巴各自把一只狍子腿吃到肚里,又喝好了冻水,稍事休息,就朝着八里岗摸了过去。


八里岗在金、元时期是北方军事重镇,现在已彻底废弃。土城四隅设有角楼,我们伏在东南角楼里向远处眺望,五百米外是一座简陋的木板营房,炊烟已然升起,却看不到一个人影儿,想必大部队还未收工。


郭岐凤收起千里镜,一抖肩膀,把猎隼放了出去。这小家伙儿一声戾叫,冲霄而起,在土城上空盘旋而上,飞到极高处才往营房方向飞去。数息之后,猎隼飞到了敌营上空,然后众人听到一声枪响,猎隼就象一只破口袋般打着圈儿倒栽了下去。


有高手!众人都倒吸一口凉气。这猎隼飞的极高,怕有三、四百米上下。在此距离上,卡车般大小的物件儿也不过一个黑点儿,有人竟能射杀一只高速移动中的飞隼,枪法已是神乎其技。


众人伏在角楼里不敢稍动,听到敌营之中远远的有狗吠声传来。有这猎隼在天山、阿尔泰山最常见,蒙古草原、辽东左近也很多,但齐齐哈尔、哈尔滨一带就太罕见了。况且经过驯化的家禽和野生的猎隼落在行家眼里,一看就能分辨清楚,所以现在十有八九已经暴露了行藏。


一伙子人做好了战斗准备,趴在地上等了十多分钟,也不见有人出来巡查,看来敌人也是做了以静制动的准备。


西天的落霭给林海雪原,荒城古驿罩上了一层金色,日头马上就要落到山下面去了。我借了郭岐凤的千里镜默默观察钻井归来的满铁调查所的职员,护卫这些职员的有半个步兵小队的鬼子,并没能从中认出他们的首领。


我数了数这些鬼子有一共32人,如果再算上营地里留守的,应该不会超过40人。这些鬼子回到营地一阵儿鸡飞狗跳,但没有有一个好奇的跑到土城子边上侦查侦查。我心中暗暗冷笑,“狼亦黠矣,而顷刻两毙,禽兽之变诈几何哉?止增笑耳。”


“来吧!趁着小鬼子吃饭,给他们送去些烤红薯!”我一声令下,大家伙儿各自忙了起来。李亚子和郭岐凤迂回到后方见机行事,我给赵文成当送弹手。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