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十章 逃不脱的梦境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FBI的悬赏通告都已经发到黑道蛇头手里,可见上面给他们的压力不是一般的大。这也难怪,一锅子让烩了二十几个探员,谁都受不了,何况这是在高度“自由民主”的美国,而遭受袭击的还是维护其“自由民主”的国家机器。

FBI不好过,CIA这会儿估计也够呛。

FBI和CIA性质相同,都属于美国国家情报和反间谍机构,是美国两个主要的情报机关。只是FBI和他的名字一样,还有一项主要职能——调查违反美国联邦法的犯罪行为。不同的是他们的职能范围,FBI主内,负责国内的安全事宜,调查来自于外国的情报和恐怖活动;CIA主外,在国外展开情报工作,进行特别活动,公开和秘密地收集外国政治、文化、科技等情报,协调国内各情报机构的活动,向总统和国家安全委员会提供报告和资料。

FBI隶属于司法部,CIA则是一个独立的机构,直接向美国总统负责。二者没有直接的隶属关系,但是虽然CIA不能直接指挥FBI,可它负责协调全国13个军队和政府部门的主要情报机构,这其中包括FBI。不过,CIA没有直接在国内开展公开行动的权力,正因为如此,CIA心急火燎地想抓到韩振,却不得不依赖FBI出面,它没有资格在国内动手抓人。

作为美国两个主要情报机构,FBI和CIA自然在工作中存在着一定竞争的关系,二者的内部摩擦也由来已久,但由于有较为明确的分工和职能范围的不同,矛盾还没有上升到直接对立的局面。9.11恐怖袭击的发生曾使二者爆发过一次冲突,CIA指责FBI没能在国内发现和制止恐怖分子的准备活动;FBI不甘示弱,谴责CIA未能在国外获得本·拉登策划这一活动的预警情报。

而这一次,接连的行动失利,一场狗咬狗在所难免。不过,这样一来,韩振正好能踏踏实实睡上一个安稳觉,他们相互咬地越狠越好。

韩振把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在脑子里捋了一遍,然后拨开枪上的保险,把枪压在沙发内侧的肩膀下面。四天四夜没有合眼,一闭上眼,困意像潮水一样涌了上来,感觉身体越来越重,一点点往下沉,可意识却清晰地浮在上面。

我是一个逃兵!眼前一黑,韩振又回到那个永生难忘的晚上,一模一样的场景再次浮现在眼前。

“韩振,累了一天了,你和小蒋先休息吧。晚上3点来换我和小刘的班。”队长将王总工程师三人送进房间,说道。

“是!”韩振一挺身。

“对了,阿布长老专门给咱们送来了这里有名的奶茶和烧羊肉,你回去吃点。”队长笑着给了韩振一巴掌,“别整天‘是是是’的,现在又不是在执行任务,随便点!”

“是!”韩振本能地应道。

“还是?!”

“是!”

“这小子!”队长抬脚就踹,韩振撒腿就跑。

美味的烧羊肉就着暖暖的奶茶,饥肠辘辘的韩振胃口大开。吃饱喝足,韩振抹了把脸。虽然当地的部落老百姓很好客热情,专门派了年轻人给观察团送水,但巴基斯坦北部山区非常缺水,队长命令尽可能地节约用水,包括王总工程师在内,大家的洗漱也仅限于沾湿毛巾润润干裂的脸。

隔壁的灯光还没有熄,王总工程师和另外两名工程师低声在讨论着。韩振探头看了一眼,三人就着军用照明灯正在研究图纸,王总工程师憔悴的脸庞洋溢着满足的笑容,看来这次观察团的实地考察收获颇丰。

“王总,我感觉可行性非常强。虽然施工存在着一定难度,但就目前的技术手段来说完全可以解决,要是顺利的话,年底咱们的巴基斯坦部落老乡就能用上电了,也不枉阿布长老对我们的一片期盼!到时候再给他们架上卫星电视,说不定咱们的春晚都能看了。”年轻的张工程师很是兴奋,开玩笑道。

“嘘——战士们累了一天了,刚休息!”王总工程师连忙示意他噤声,往外面望了望,指点着图纸,“恩,年底之前完全有把握将电线架到这里,二期核电机组的电力足以将整个北部部落山区照亮!”

这次的一番辛苦总算没有白费!韩振心满意足地躺到毛毯上,伸了个懒腰。

虽然北部山区一直都在巴部落首领的控制下,相对比较安全,但多年养成了任务时枪不离身的习惯,韩振还是将佩枪卸下握在手里,然后定了换班的闹钟。眼睛一闭,进入了梦乡。

“啾——”一声熟悉的尖啸声把韩振惊醒。航空炸弹!翻身跃起,韩振抓着枪就往隔壁跑。

“韩副队,空袭!”警卫小刘冲进了房间,“赶快转移王总工程师……”

话没说完,外面火光一闪,韩振感觉脚下地震似的剧烈一晃,耳边传来震耳欲聋的爆炸声,接着就没有了知觉。

当韩振韩振恢复意识的时候,发觉脑袋裂开一样的痛,周围一片黑暗,空气中弥漫着浓烈的火药味和土尘。韩振动了一动,才发现自己被活埋了。

拼命顶开身上的废墟,韩振爬出来就看见四周被无数的火把照地亮如白昼。韩振一露头就被举着火把的人群发现了,蜂拥过来,在前面的赫然是部落里阿布长老。韩振可以清楚地看见他们拼命张大嘴,似乎冲着自己叫喊着什么,可耳边除了嗡嗡声什么也不见。剧烈的爆炸声使得韩振暂时失聪了。

阿布长老跑到跟前,挥舞着手里的火把疯了一样又叫又跳,忽然蹲在地上,老泪纵横。韩振低头一看,脑袋轰地一下炸开了。

就在自己脚下的废墟里夹着一截连着肩膀的胳膊。

刨开废墟,韩振看见了一张满是血污的脸。那张脸大张着嘴,似乎在呼喊着什么,可此时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望着眼前熟悉的脸庞,血液在心脏的极速搏动下一阵一阵往头上窜,瞬间冲破了血管的束缚涌出来,韩振的视线里血红一片。

不远处巨大的弹坑周围,韩振找到了无数的残肢断骸,除了小刘的半截身子,再也没有找到任何一块稍稍完整一些,可以分辨身份的肢体……

咕噜噜……耳边传来一阵响动。

韩振猛然间恢复了听觉,眼前的残肢断骸一下子消失地无影无踪。

一激灵醒过来,韩振翻身从沙发的靠背跃过去,跳到沙发的后面,抬手把枪口转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别开枪!是我!水手!”

看清楚站在面前的的确是水手,韩振收起了枪,“不好意思,习惯了!”然后弯腰把他不小心踢倒的酒瓶子拾了起来。

水手嘴上笑着说没事,脸色还是煞白煞白的。刚才他要是晚出声一秒,这时已经没有机会说话了。

“我已经安排好了。”水手倒了杯酒,压了压那股后怕,“外面知道你们在这儿的那些人,我已经全部安排干活去了,到巴西送批货,一个月之内回不来,他们的通讯工具我也收起来了。里面这些人你放心,都是可靠的。”

“谢谢!”韩振拿过水手的酒杯,一口见底。他和亚当斯来的时候,很多人见过他们,而且那些人都是外围打手,人多口杂就难免会走漏风声。对于那些普通的混混打手来说,有钱就能从他们嘴里得到任何想要知道的东西。水手的安排让韩振省心不少。

酒有时候确实是种好东西,尤其是这种烈度之高和酒精兑水差不多的伏特加。伏特加虽然也属于白酒,但是与中国白酒比起来,不仅酒劲更烈,喝法也不一样,不需要让酒通过口腔,更不需要用舌头细细品味,直接灌进喉咙,然后享受体腔燃烧的感觉,和俄国人的性格一样直爽火爆。

酒,有时候更能代表一个民族或者国家的性格。法国红酒的浪漫,爱尔兰威士忌的暴烈,英国的保守,美国的多元化,都可以在其酒中一窥而知。入口的温顺细腻,滑过喉咙的火辣绵长,以及唇齿之间久久不散的醇香,中国白酒都恰到好处地体现了中国式的深沉含蓄,博大厚重。自南向北,随着地域气候风土人情的不同,各有其与众不同的特色,江南的细腻柔顺,北方的豪爽刚直,一饮即知。身为北方人,韩振更习惯伏特加式的爽快。

大半杯伏特加下肚,一股火辣辣的灼烧感瞬间从胃里窜上来,一直烧到喉咙,驱散了少许骤然惊醒带来的紧张不适。借着酒精的作用,韩振慢慢平复呼吸,让身体缓缓放松下来。

“这么晚了来找我,有什么事就直说吧。”吐出胃里烧着了似的酒气,韩振盯着水手。

“你先看看这个,我觉得这个对你来说有用!”说着水手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递到韩振面前。

韩振接过来一看,猛地从沙发上起来,坐直了身体。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