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红网岳阳论坛上读到一篇由一网名为志雄天下所撰写的《谁能帮帮她!为何把亲生女儿当猪养?》一文,让人触目惊心,带着一种沉重和好奇,8月2日下午我随同岳阳经视新闻《DV选萃》栏目组一起驱车前往市郊乌江乡龙凤村湖田组。

湖田组是一个并不富裕的小村庄,改革开放三十年来,这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可是,就在这种追求小康生活的新农村里,却发生了一件让人不敢相信的真实故事,一个活生生的痛心场面就让我们感觉一种心酸,直到采访结束,我们以沉默来祈求着一个奇迹发生——让易红早日健康起来……

我们走进到这个村庄,正是阳光灿烂的中午时分。一到村口就围拢来一大群人,见我们扛着拍摄机器,都知道我们是为“易红”的事来的,可想,“易红”这名字在全村是家喻户晓的。

“你们是来拍摄易红的吧?昨天都市频道的记者也来了呢?”

一个村妇告诉我们并为我们带路。在路上,她告诉我们关于易红的一些情况。听她那几句介绍,我们感觉到她的怜悯和无奈。

“她真的是被关在一间破房间里吗?”我带着疑惑地问她。

“是的。她疯了十五年了呢。唉,这妹子真的是可惜,我们看着她长大的,原来读书的时候是长得蛮漂亮的呢,人见人爱,很活泼,现在……也没办法哟,关了四年了,不知道还要关到哪一天。”她说话的时候正好走来一个年轻男子,她告诉我们:这男子就是易红的弟弟。

易红的弟弟是一个很老实的农民,言语不多,对我们的到来并没有任何敌意和阻止,相反,他很乐意我们来拍摄“易红”。可见,他也希望能把易红的事公布于众,也许是他当弟弟的也有难言之苦吧?或许是他在呼唤一种社会力量,让更多的人来关注易红的痛苦吧。

易红生于77年4月28日,这个小生命的到来给易家带来了无限的欢乐。邻居们都为易红的降临前来道喜庆贺。随着时间的一天天推移,这个可爱的小生命渐渐长大成可爱的小姑娘了,在全村,她是活脱脱的聪明伶俐的小天使。初中毕业的那年,她被一所职业学校录取,因为她容貌颇佳,深受学校师生们的喜爱。不久,一场师生恋在她的生活中出现,天天是幸福快乐的她总是让人嫉妒让人羡慕让人耿耿于怀。没想到,情窦初开的她却遭到了父母的强烈反对,处于家庭的压力,她不得不辍学在家,在朋友们的劝说下,她开始了她的打工生涯去了广东。在特区打工,对一个来自农村的女孩子来说,一切是充满了诱惑和新奇的。她的出现,在打工族中如一枝独秀让人爱慕不已,她便自然成为了青春魅力的焦点。可是,就在她经历第二次恋爱的时候,却遇到了感情上的挫折和伤悲,不知当时是怎样的变故,让她从爱情的峰尖跌入谷底,不几天,她却变成了另一个人,说话语无伦次,做事心不在焉,神质也突然不清。回来休息的时候就更加精神不正常了,这样一个如花似玉的小姑娘变成了一个精神病,这无论是对易家还是熟悉她所有的亲朋戚友都是一个最令人痛苦的沉重打击,谁都不敢相信这是一个真正的事实。从此,易家为了易红的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久病不愈的她给易家带来了一场生活的灾难。

第二年,易红的母亲经受不起精神的沉重打击与生活折磨,过早地离开了人世。

父亲改变不了易红的命运,也只得整天叹气流泪。

易红的精神失常一天天加重,她的父亲想尽了办法也解决不了她的痛苦,于是,一个愚昧的办法闪进了他的念头——把她锁起来,把她关起来,把她与世隔绝起来……

我们看到了一间独立在菜地里的泥土房,一张用钉子钉死的木窗上爬满了蜘蛛和落满了灰尘。一张木板门被一把透着锈迹的铁锁紧闭着。如果不是易红的弟弟将那把铁锁打开,如果我们不亲眼目睹到那张陈旧不堪的破门内装着一个活生生的生命——人的时候,我们怎么也不敢相信这个房子就是易红经历了整整四年囚禁与世隔离了整整1460多天的黑暗世界呀!

门开了,阴暗的光线里一股发霉的恶臭味赴鼻而来。里面,一个象骷髅似的裸女坐在一张光秃秃的板床上(如果说那也是床的话,倒不如说是一个厕所),她,就是易红。

我们无法断定她是怎么光着身体煎熬了四年的时间,也想象不到这样一个活的生命在没有阳光的黑暗中怎么去感受人间还有温暖还有爱?我们试问:是谁给她制造了这样一个生活?是谁在她痛苦的时候铐上了一把更加痛苦的枷锁?她有何罪??

她倦缩着肢休,低着头,用双手紧紧裹着她的私处,好象她心里明白那是她最宝贵最纯洁的圣地,她不能让任何人侵略,不能让任何人用不同的眼光去占有。她在保卫着她心里的世界,她在捍卫着她做为一个女人应该有的一种尊严。

我们走进来的时候,她几乎是象一条脱僵的烈马,用双手锤打着木板,一边吐着唾沫,一边口里大骂,疯狂的摔着头歇斯底里嚎叫了一阵,平息了就用一双木纳呆滞的目光望着我们,从她的目光里,我们看到了眼眶里浸渍的全是泪。

房间里没有任何可以使用的器具,仅仅一张让她支撑身体的破烂木板床,她就在这床上吃喝拉撒,屋内是被她撕碎了的布片,我们发现那是她曾用过的裙衣和被盖。地上,一只不锈钢和饭碗和一双筷子和一只杯子分散在四处,想象得到这是她疯狂的“杰作”。

和我们进来的还有很多村里的邻居们,她们喊着“易红”的名字,并把手中的水果和食品丢到床板上给她吃,看着她吃东西的那种神态,我们这才想起那个叫志雄天下网名的博友如何将她取名为“猪女”的良苦用心,因为,她在我们面前的的确确如同是一个象“猪”一样的女人……

离开那间房子的时候,所有在场的村民们都在用一种希望的目光看着我们,祈盼我们能借助媒介的力量去拯救易红。我们告诉他们有一个叫妇联的部门是应该可以对此事重视的,可是,他们却没有任何一个人找过妇联部门……

当然我们也会吁全社会来关注这件可怕的事实和尽快去结束这个事实。我们也相信会有更多的人来关心和爱护易红的。

后记:易红的生活是痛苦的,也是悲哀的,她的痛苦是因为她过早地经历着一种“爱”,也是她盲目于爱的追求中没有掌稳自己手中的舵。她的悲哀是她接受了一种非人生活的罪,让自己体验着如牲畜般的生活和失去了人性的尊严。那么,是谁制造了这种罪恶?我想通过本文的叙述后不会找不到合理的答案吧。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