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太平——胜之不再战 正文 第九章

空气男人 收藏 0 2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0.html[/size][/URL]  朱二出了贵客来,未走几步,便拽着高长河到一暗巷。 “王子和王叔吩咐你的事情,你难道忘记了?为什么不问那个红鼻子丫头要回画卷。”朱二刚被羞辱一番,正气恼着。 高长河轻呵几声后说道:“和正午做交易,总要有代价的,而我现在还没有赎回此画的资本。” “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0.html


朱二出了贵客来,未走几步,便拽着高长河到一暗巷。

“王子和王叔吩咐你的事情,你难道忘记了?为什么不问那个红鼻子丫头要回画卷。”朱二刚被羞辱一番,正气恼着。

高长河轻呵几声后说道:“和正午做交易,总要有代价的,而我现在还没有赎回此画的资本。”

“要多少钱?给她不就得了。长那么个鼻子,他妈的,要我吃那个女人,我还觉得恶心呢。”朱二气还没消。

“朱二先生,你不觉得女子做掌柜,如果太过妖艳轻浮,客人不免食不用心,体会不到食物的精髓。正午要求的赎金是一条鱼。”长河回答。

“一条鱼,什么乱七八糟的。”朱二糊涂了。

“朱二先生,听我慢慢讲,炀帝杨广东征高丽,出凤凰一路东进。因高丽边境多为高山峻岭,行车不便,因而东征军采用的是便行军,随军携带的粮草并不多。当大军行至鸭绿江边闾山时,随军携带的粮食已经用完,恰逢大雪封山,士兵又染怪疾,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正当无计可施之时,忽有士兵来报,说有鱼破冰而出,其状如囗,其喙如箴。炀帝立即命军曹开锅烧鱼,此鱼不仅天下美味,而且能治百病。寻到箴鱼,便是交易的筹码。”长河一一娓娓道来。

嗖、嗖、嗖,高长河话音刚落,三枝短羽箭连珠射来,箭过留痕,长河左耳、右耳、头顶道道血痕。

“汉人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不知礼,无以立也;不知言,无以知人也。堂堂国家大事,却托付给几个厨子,还要找什么鱼,怪不得你们百济成了现在这个模样,简直是一群笨蛋。”说话的是一名扶桑商人,走在他身旁的是街头艺人和苦行僧,街头艺人的肩膀上伏着只猴子。“飞鸟七化”中的四人商人杀针,放下师草遍,苦行僧山伏雪重,猴子探路已经跟踪窃听多时。

“扶桑建国日浅,不知中庸之道,正午成员多是各朝各代亡国之君、获罪之臣、被贬之将,以贵客来厨艺为引,不知化解了多少不满、怨愤之情绪,自然少了无谓兵祸,解救了天下无数苍生。这种圣人之道,不知比你们手上之艺高明多少!”高长河点出了扶桑武士的浅薄。

“什么圣人之道,不消几日,我们七化便把这座熊津府城变为死城,我们先把这里的汉人守将刘仁轨杀了,再把那些附庸风雅的厨子抓了,随后把画拿到。让我们扶桑人给你们太平盛世吧!哈哈!”依然是阴损的杀针代表“七化”发言。

“古时做生意,都是用自己所有的东西交换自己没有的东西,有关官员管理好就行了。可是有一个卑鄙的小子一定要垄断这个市场,东张西望,一门心思要把商业利益搜罗干净。人们都认为他太可恶,所以开始向他征税。怔商自此贱丈夫始矣。百济如此,也要拜托扶桑的撺纵,现在你们登上舞台了,一切等着瞧。”高长河轻蔑地看着杀针。

“刘仁轨进入贵客来了!”杀针尚未发作,一直向外监视的草遍说话了。

刘仁轨带着几名亲兵是来封店的。进了贵客来才知道,自己变成了送行的官员。在来的路上,已经有人向他汇报了刚才发生的一切,刘将军知道了贵客来里的人个个来头不小,但是毕竟战事一触即发,影响士兵战斗力的事情是必须杜绝了。

“等这里太平了,欢迎你们再回来,贵客来的菜真的让我想起了家乡。”刘将军不免也要客套几句。

“刘将军,既然不免流血,您一定战到底,辽东的百姓被连绵不绝的战争拖苦了。”红鼻子少女答礼。

“掌柜放心,这一战定让此地十年无战事……”刘仁轨话未说完,人却轰然而倒。眉心处赫然中了两针。

侯子、少康、布衣客一见刘将军遇刺,三人跃出贵客来找寻刺客。三人中侯子轻功第一,“七化”中山伏雪重轻功为劣,两人最先遭遇。阴、阳二气战于郊外,天地混杂乾坤莫辨。侯子的火焰刀为极阳之物,刀法刚猛有力,大出大进。山伏雪重的北海雪忍剑却是极阴之物,北海雪御流剑法则如霜如电,诡秘莫测。

山伏雪重以攻为首,雪忍剑一旦运功,周围空气中的水分会凝结成霜,阳光下反射到雪忍剑上再折射出来,所以雪重出剑,剑身周围便有点点剑花。侯子所见,雪重似踏星光而来,自不敢怠慢。他运功至火焰刀,刀身发出炙、炙火烤之声。侯子舞动刀身,一招“星火燎原”直攻雪重胸骨切迹上缘天突穴。雪重见来者招数刚猛,单刀突进,知道硬接会落于下风,雪忍剑便避其锋芒,北海雪御流剑法空灵无比,百招过后,侯子一直无法近身攻击。

扶桑剑法讲究一击致命,如无法快速击杀成功,便转攻为守,逼得对手心浮气躁,露出破绽,然后一击成功。雪重一直等着侯子气竭、神疲,见火焰刀渐渐慢将下来,不由得心中暗喜。北海雪御流剑法必杀技“暴雪弥天”就是等着这个机会出手,两人又来回了五十多招,山伏雪重瞅准一个机会,清啸伴随着“暴雪弥天”而出,侯子眼前万点星光,如流星雨般向他袭来。

应该没有人躲得过的,雪重有自信。万点星光后,他却绝望了,他的面前没有人,没有办法,侯子已是大唐第一轻功高手。不到绝境,火焰刀的“反戈一击”是使不出来的,雪重在等机会,侯子也在等机会。雪重对他的必杀技有信心,侯子对他的轻功更有信心。“暴雪弥天”使出来的时候,侯子身型一矮,从雪重的跨下窜了过去,火焰刀反刺,刀身已没在雪重身里。山伏雪重死了,并不是死在过分自信上,而是死在天命。龙战于野,阴气盛极就会向阳转化,其道已穷。

布衣客师徒却无功而返,杀针和草遍都是以轻功见长,杀针水性极佳,草遍在树林中攀橼能力不下猿猴,所以前者跳入了护城河,后者则入了丛林。师徒二人也无可奈何。

“没有留活口啊!这些应该是扶桑忍者!要是还能说话就好了。”布衣客有些惋惜。

“我能活下来就不错了。”侯子左臂中了“暴雪弥天”的剑花,差不多已经废了。

贵客来那里骚乱已过,正午里面有神医救治刘仁轨,只是杀针的吹矢之毒乃是扶桑曼陀萝,一时只能控制,无法解毒。刘将军依然昏迷,如果六十天内无法解治,则无望了。

红鼻子姑娘看着昏迷中的刘仁轨,“如果真是天降将星,自有神助,辽东百姓还指望他平息战祸,难不成高长河会寻得箴鱼来救他一命。”

“请问姐姐,箴鱼为何物?”不会武功的长孙何在只能待在一旁。

“箴鱼乃神物,食之能治百病,辽东闾山曾经出现过。”掌柜应答。

“哦,如果我能寻得此物,救刘将军一命,辽东之行还算有些意义。”长孙何在自言自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