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佛大学因财政紧缩陷入混乱

chenjin2003 收藏 1 71
导读:哈佛大学遭遇有史以来最大危机   世界上最富有的学校哈佛大学,正在经受其373 年建校史上最糟糕、最危险的经济危机。在繁荣年代,没有人敢怀疑哈佛的财力,直到上个财政年,其捐助金收入依然高达369 亿美元。但如今,哈佛不仅入不敷出,财政紧缩,而且到处是裁员、抗议和无人清理的垃圾箱,处在一片混乱中。   文/ 蔡宸亦   经济不好,美国名校的日子也不好过。《名利场》8 月号上,由财经记者妮娜。蒙克(Nina Munk)撰写的一篇专题显示,包括耶鲁、普林斯顿、哥伦比亚和康奈尔在内,常春藤联盟的8

哈佛大学遭遇有史以来最大危机


世界上最富有的学校哈佛大学,正在经受其373 年建校史上最糟糕、最危险的经济危机。在繁荣年代,没有人敢怀疑哈佛的财力,直到上个财政年,其捐助金收入依然高达369 亿美元。但如今,哈佛不仅入不敷出,财政紧缩,而且到处是裁员、抗议和无人清理的垃圾箱,处在一片混乱中。


文/ 蔡宸亦


经济不好,美国名校的日子也不好过。《名利场》8 月号上,由财经记者妮娜。蒙克(Nina Munk)撰写的一篇专题显示,包括耶鲁、普林斯顿、哥伦比亚和康奈尔在内,常春藤联盟的8 所名校都陷入了窘迫的经济状况。美国私立大学靠的都是捐助,如今这些大学接受到的捐助金比往年平均下降近25%。


至于世界上最富有的学校哈佛大学,则正在经受其373 年建校史上最糟糕、最危险的经济危机。在繁荣年代,没有人敢怀疑哈佛的财力,每个全职教授的基本工资就达19.2 万美元,在美国高校中遥遥领先,给学生的奖学金则每年达3.38 亿美元,这些数字加大了哈佛的光环。在刚刚过去的那个财政年(截至2008 年6 月30 日),哈佛收到的捐助金尚有369 亿美元。然而,新财政年的第一个季度,捐助金就剧减了22%(去年7-10 月之间,哈佛比预计少收80 亿美元捐助金)。一个巨大的赤字已经产生。妮娜。蒙克感叹,常春藤联盟的“镀金时代”(the GildedAge)已经落下帷幕。


哈佛大学向来出手阔绰,重金打造校园设施在所不惜,建一座花费2.6 亿美元的新医学大楼眼睛也不眨一下,委托罗伯特。斯特恩(Robert A.M. Stern,美国老牌建筑事务所)设计一座巨型哈佛法学院副楼,也一点不成问题。然而如今,这所名校中已经弥漫起华尔街病恹恹的气息。漫步在波士顿查尔斯河旁的哈佛校区,首任捐助者约翰。哈佛(John Harvard)的雕像闪耀着光泽,但其脚下几乎被挤爆的垃圾箱却似乎透露出不妙的预兆。至于哈佛最为雄心勃勃的宏伟项目—预计将在2011 年竣工、造价超过12 亿美元的科学综合大楼,目前已被迫停工。由于研究院的招聘与建设均已处于冻结状态,学生、老师、管理层之间的冲突正在酝酿之中。


蒙克称,撰写这篇报道的过程中,哈佛官方拒绝与其合作,她成了“那个最不受欢迎的人”。然而,来自各方面的信息提供者却络绎不绝,似乎每个人都满腹牢骚,对“当权者”有话要说。许多人认为,目前奥巴马政府的首席经济顾问、前哈佛校长拉瑞。萨默斯(LarrySummers)难辞其咎。


忘记免费咖啡这回事


位于马萨诸塞州的哈佛核心学院—文学和科学学院(Faculty of Artsand Sciences),如今面临2.2 亿美元的财政预算赤字,这个数字,相当于文学和科学学院每年总预算的五分之一。在蒙克走访该学院的大礼堂时,学生工会组织正在举行抗议,因为最无话语权的本科生毫无疑问将在头一轮裁员中成为最大的牺牲者。整个校园处于一片骚乱之中,教职人员很生气,学生们则感到被骗。工程及应用科学系教授史密斯叹息道:“在哈佛,控制成本一定是从本科生预算开始,而不是高层管理者的薪水。”


除此之外,一些基础设施也将降级。冬天空调的恒温器将从22℃降至20℃;学生以及教员从此以后都必须忘记免费咖啡这回事;学院与学院之间的免费班车车次将减少一半;本科生部热气腾腾的早餐也将不复存在,冷冰冰的火腿、芝士、谷物和水果将取代记忆中的培根、荷包蛋及华夫饼干。用哈佛大学校园报《哈佛克里姆森报》(The Harvard Crimson) 的话来说,“这里是哈佛最有钱的部门,如果连他们都不能供给咖啡了,那情况就可想而知了”。


免费咖啡事小,学生们真正担心的是教学资源条件的差异。一位不肯透露姓名的哈佛内部人员说,显而易见,哈佛即将爆发大规模裁员,课程将被精简,大班将取代小班,更少的教授、助教、警卫和后勤人员,更水平的管理结构,隔天才开放的图书馆,谨慎发放的研究经费,自动贩卖机取代咖啡馆,初级的校体育代表队降级为俱乐部,没有加薪和奖金,以及校园里满目疮痍却无人清理的垃圾箱。


哈佛不是生意


在哈佛的词典里,“成本控制”是个生词,他们更愿意称其为“调整”或“重新评估”。一位前哈佛高层管理人员说:“有人必须为当时的判断负责。”过去30 年里,他们已经财大气粗惯了,1980-2000 年的20 年中, 哈佛新辟了320 万平方英尺的新校园,而2000-2008 年,这个数字又翻了一倍,校园总面积直逼五角大楼。在这些新校址上,无数大楼被兴建起来,总造价超过43 亿美元。


另一方面,从1990 年的48 亿美元捐助金,到2008 年的369 亿美元捐助金,那些哈佛的管理者满打满算地以为两位数的增长率将持续到永远。所以,哈佛从不开源节流。《福布斯》披露,哈佛的不良资产率极高,光是没有资金准备的委托,例如私募基金、不动产投资或对冲基金就达到110亿美元。在现实生活中,如此理财早就被投资人炒鱿鱼了,但是一位哈佛商科教授说:“让哈佛控制预算,将造成灾难性的后果。因为哈佛不是生意,也绝不应该作为商业来管理,没有人应该为哈佛的困境检讨。”


所以,哈佛正面临的并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资金流动性问题,他们不可能像一家普通企业那样通过解雇中层管理层、拆散部门或变卖不动产来控制成本。“没有一所学校有能力将费用快速地减下来,”一位对冲基金管理人员认为,“他们完全搞砸了。”虽然哈佛的资本运营者计划通过提高库存现金来增加学校的财务灵活性,比如之前试图以超低价出售其15 亿美元的私募股权,以弥补捐助缺失(结果无人问津)。去年12 月又变卖了25 亿美元的债权,然而这些根本不足以弥补学校巨额固定成本支出的缺口。根据国际电子商情网Standard &Poor's 提供的数据,哈佛的总负债额已累积至60 亿美元,到2038 年,哈佛每年所需还款的利息就达5.17 亿美元。


虽然,新上任的哈佛资产管理公司首席投资官珍。门迪洛(Jane Mendillo)还在为哈佛的经济状况辩护,但地球人都知道,要不是走投无路,谁又会在去年12 月的当口变卖家产呢?


问题的本质是人,而不是钱


要找出哈佛近乎绝望的经济状况的罪魁祸首,其管理层近年来的频繁变动,似乎为人们留下了线索。近8 年来,哈佛校长换了4 任,而副校长几乎每年更替。去年才从高盛投资公司调来的副校长爱德华。福斯特(Edward Forst),到今年8 月1日又下台了。


2005 年,担任哈佛资产管理公司主管15 年之久的杰克。迈耶(JackMeyer)一走了之,使公司陷入了简直就像“一部缺少了引擎的法拉利”的状况。受够了内部斗争的迈耶离开哈佛,另起炉灶,也顺便带走了手下30 位投资组合经理及交易员,包括首席风险管理官、首席运营官和首席技术官。据说,是资产管理公司几名经理高达8 位数的薪水收入,惹怒了时任校长的萨默斯,而萨默斯对杰克。迈耶投资策略的反复质疑,致使公司内部形成了反对派,最终逼走了迈耶。


而后萨默斯自己的辞职曾闹得满城风雨,他因失言“女子学理天生不如男”以及一系列遭诟病的铁腕政策,不得不引退。校方董事会迫于压力,选出了哈佛首任女校长德鲁。福斯特(DrewFaust)。


很多人认为,作为经济学家,萨默斯在个人擅长的领域也称得上“玩忽职守”。2000 年前后,萨默斯为了应对哈佛拥有的外汇借款的汇率增长风险,卖出债券,用以弥补10 亿美元的汇率互换损失(interest-rate swaps)。结果却事与愿违,汇率在之后大幅下滑,而蹊跷的是,哈佛并未在利率跳水时取消这一汇兑互换,并导致最终10亿美元的损失。虽然萨默斯难辞其咎,但该事件也足以反映哈佛内部管理之混乱。正如一名哈佛资产管理公司董事会成员向蒙克所总结的:“这个故事的本质是人,而不是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