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太平——胜之不再战 正文 第二章

空气男人 收藏 4 4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0.html[/size][/URL] “师傅,什么是战争?”   “师傅是孩童的时候,国家有五千万人,现在师傅已过花甲,国家只有一千五百万人不到,这就是战争。”   “师傅,什么是权贵?”   “你眼前的宿云楼昨天还是画栋雕梁、红花如锦,高阳公主却因为家私,数千羽林一夜间刀劈斧砍,现在成了乱石岗。这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00.html


“师傅,什么是战争?”

“师傅是孩童的时候,国家有五千万人,现在师傅已过花甲,国家只有一千五百万人不到,这就是战争。”

“师傅,什么是权贵?”

“你眼前的宿云楼昨天还是画栋雕梁、红花如锦,高阳公主却因为家私,数千羽林一夜间刀劈斧砍,现在成了乱石岗。这就是权贵所为。”

“师傅,什么是人生?”

“人生就如这宿云楼,高阳公主刚折完,高宗又要为武贵妃重建宿云楼。不知何时,又将被人拆了去。繁华将茂,秋霜悴之。”

秋暮长安,布衣二人,一老一少站在废墟前。

“少康,已是秋风雁归时,还记得你我二人在此处结缘之事吗?”老者虽已过花甲,却是一番鸿儒风范。束身青衣,腰挂碧玉,和朱雀街上华丽衣着的人群格格不入。

叫少康的青年,二十年前,是宿云楼前的乞丐。

他的父母是乞丐,他出生就是一名乞丐。会自己去偷宿云楼残羹冷炙的时候,父母就染伤寒而亡。他得到的遗产就只有三句话:“你要活下去,就一定要装成傻瓜,没有人会在意傻瓜乞丐的;你姓窦,是大夏皇帝窦建德的唯一嫡孙;如果有生之年,看到李氏皇朝灭族的一天,一定焚香告诉祖先。”

男孩子照例去宿云楼偷吃的,被龟奴们一顿拳打脚踢后,就成了一个“傻子”。

这样过了二、三年,傻子乞丐已经成了宿云楼的常客,龟奴们不再打他,反而定时给他些吃的。男孩子吃饱了,就随意躺在朱雀街某个角落睡上一觉。某日醒来,却发觉有一位红衣女孩在给他补鞋子。红衣女孩散乱的头发上还有几根枯黄的杂草,衣着褴褛,正在用草绳补鞋。竟然也是乞丐,一个女傻子。

一对傻子乞丐成了宿云楼嫖客、妓女们新的乐子,女孩子经常坐在巷边翘首而待,男孩子则去乞食。“傻小子,又在给傻老婆讨吃了啊!”给食的人总会逗他一下,男孩子只会憨憨地笑。玩笑变成了闹剧,几名酒醉好事的嫖客妓女拉来两个傻子拜天地,男孩子看着女孩子高兴的样子,第一次自己也感觉到了幸福。

“傻子结婚后,如果走散了如何相认啊?”一个好事的妓女提出了问题。

“给他们身上绣字不就成了!”胖嫖客拍拍自己的肚子。

妓女们拔下发簪,在男孩子的左手臂上刻着“长安傻子老公”,在女孩子的右手臂上刻着“长安傻子老婆”,附庸风雅的嫖客在字旁添了几片红叶。

“傻子老公又不能洞房,接下来这个活就有我们兄弟们代劳了。”几个已大醉的回纥使官露出禽兽相。

回纥人的手臂把傻小子档在了身后,他只能依稀看到躺在地上挣扎的女孩子几滴清泪。这样的生命还要不要?要之又有何用,即将被侮辱的是自己新婚的妻子。男孩子拔出回纥人腰间的佩刀,直刺过去。

没有刺错,鲜血已经如柱而出,毕竟是武将之后。回纥人散去了,傻小子爬到女孩子身旁,整理下不整的衣衫。新娘看着他,竟然笑了。傻小子也笑了,“我杀了你!对不起!”新娘依旧在笑,她的眼神中洋溢着幸福。傻小子长叹一声举起佩刀,向自己刺去。

“师傅,长安对我来说过于沉重,伤心之地何时离去?”少康回望过往,两行清泪已挂。

布衣客笑了,“伤心之地不过就在你的寸心中,寸心之地,何以为家!若是当日,你没有血溅宿云楼,我们也无忘年一缘,佛说死既是生,凤凰涅磐。长安的奢糜不振,我也不喜欢,但是你别忘了我们此行的目的。”

风带佩剑,腰间的梅花剑似有似无地发出空灵之声。“一定要杀尽吃人的可达寒余孽。”少康想起那帮食人恶魔,少侠英姿立显。

月南飞雁庄是波斯舞姬练舞休息之所。这些波斯舞娘沿丝绸之路而来,乌孙部落家乡远,本是放荡不羁性格,加之飘零在外更风尘,一时间京城里的王孙贵胄,才子侠士都以醉酒拥舞姬为荣。英娘便是其中的皎皎者,刚刚云雨一番,英娘更显得风情万种。

“朱郎,你我感情日笃。妾虽然身份卑微,但天山巍巍,雄关漫漫,你我相遇已是不易。希望妾之身影永藏郎心中。”

被称为朱郎的男子,二十出头的样子,剑眉朗目,长身玉立,挥洒间风流倜傥,是个天生讨女人喜欢的美少年。

朱郎坏坏一笑,手爱抚着英娘的玉脖。“小美人,这个还不容易。我吃掉你,你不就用永永远远地留在我的心里。”

英娘娇媚地轻咬朱郎手指,“有本事你现在就吃了我呀!”

“当然,孩子们都饿了,就等着这顿美餐。”朱郎脸色一变,右手型如爪,指甲突然由肉色变成红色,暴长几寸。一招“拨弦”,英娘颈部已经血肉模糊。左手探出一指,用的是点穴技“逗鸟”,英娘声穴被封。

“本来念你我肌肤之情,给你个痛快,但是三儿、四儿都不爱食死物,你只有遭罪了。”朱郎背负英娘,跃窗而走,消失在夜幕中。

长安城外白鹿原,东南依山,三面环水,海拔高于长安三百米,虎视古都,自古是兵家必争之地,历代王朝长治久安的天然屏障。如此净土,竟成为可达寒贼帮的躲藏之地。朱郎原名朱二,是隋末大乱时期,自称迦楼罗王的朱桀之子。朱桀起兵反隋,拥兵十余万,号称可达寒军,到处烧杀抢掠。更可怕的是,朱桀与旗下贼兵都好食人,食人还食出经验,比如酗酒的人食起来如酒糟,少睡之人肉干无汁等等。朱桀最后投靠王世充,唐军攻陷洛阳后,食人恶魔也同时被诛。迦楼罗本是天龙之一,传说中一天要吞噬500条****,朱桀毒功也是了得。他不但以人肉为主食,还天天以毒物当零嘴。他早已百毒不侵,这样的人中恶魔,给自己的武功却起了非常诗意的名字。朱二的一招“拨弦”是“琴瑟二十五式”中的夺命招式,“逗鸟”则是点穴功“闲云手”的手法,别看名字漂亮,却是招招带毒。朱二完全是老禽兽的翻版,他为四个儿子起名为威德、大身、大满、如意,其实全是些食人恶魔。

可达寒贼帮流窜到白鹿原一带,已经犯案累累。


7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