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回都市 第二卷 龙枭尖兵 第四十九章 赤发鬼

longxiao9 收藏 0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size][/URL] 伴随着脚下积雪所发出的“嘎吱”声,众人艰难地在雪地里奔袭。 红狐用手扶了扶为防止患上雪盲症,所佩戴的蛙镜式的全罩灰色眼镜:“再奔袭两公里的路程,就可以穿越雪场。” 萧战龙拔出陷进雪中的膝盖:“俄罗斯特种部队常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中作战吧?” 红狐道:“有时,但不经常。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62.html


伴随着脚下积雪所发出的“嘎吱”声,众人艰难地在雪地里奔袭。

红狐用手扶了扶为防止患上雪盲症,所佩戴的蛙镜式的全罩灰色眼镜:“再奔袭两公里的路程,就可以穿越雪场。”

萧战龙拔出陷进雪中的膝盖:“俄罗斯特种部队常在冰天雪地的环境中作战吧?”

红狐道:“有时,但不经常。执行任务的过程中,也会碰上原始森林和沼泽地带。”

穿过雪场后,众人在一处峭壁脚下稍作休息。

红狐抬首仰望:“峭壁上面就是山地丛林,丛林深处就是车臣恐怖分子的基地。我们可以把这座峭壁作为进入点。”

毒牙将150米高的峭壁一望到顶:“这里绝对不是最理想的进入点!”

萧战龙昂扬道:“特种兵什么时候赶上过最理想的任务、最理想的进入点?绝对没有人会想到我们敢把这里作为进入点!干吧!”

众人换上丛林迷彩,拿出飞虎爪,举起手里的设绳枪发射,飞虎爪飞过了峭壁上方,众人用力托着绳索向后拽,确定抓得严严实实后,开始攀登峭壁。

峭壁上面是一望无际、连绵起伏的山地丛林。毒牙小心翼翼地在前面探路,负责押后的虎鲨持枪警戒,目光炯炯。众人警觉地在从林中行进,没有多余的声音,没有多余的动作。

行进至丛林深处,座落在丛林深处的车臣恐怖分子基地隐约能见,基地墙上锈迹斑斑,很多建筑被粗壮地藤条缠绕,看起来就像是古老的文明迷失在丛林深处。

战龙专业地把声音压到很低:“这座基地里有多少名车臣恐怖分子?”

红狐道:“400!”

“面对400车臣恐怖分子,我们只有等到天黑才能行动。”他顺口问道:“里面没有电子眼吧?”

红狐噗嗤一笑:“据我侦查的情报,没有!你怎么会问这个?”

萧战龙道:“还好!还好!否则我会后悔没有把狼女带来。她可是顶尖黑客,可以利用技术手段屏蔽这里所有的电子眼。”

鹰翔打趣道:“狼女,就是那个以色列美女?那姑娘太合我口味了!”

萧战龙拍了一下他的脑袋:“你晚了N步。准星已经抢先了!”

正在和狼女ML的准星打了个喷嚏,边蠕动身体边淡然道:“谁骂我?”

躺在准星身下的狼女咯咯的笑,随即笑声就变成了呻吟声。只是她心中不解:“为何准星连ML达到高潮时都面无表情?他不会是面部肌肉坏死吧...”

伴随着准星和狼女ML高潮的到来,黑夜降临了。

众人装上消音器,月刃趴在狙击阵地中,掉转枪口,把十字对准了树上的暗哨,扣动扳机。

暗哨脑袋上的钢盔发出“当”的一声闷响,狙击弹头凿穿了他的脑袋,他软绵绵地从树上掉落。

萧战龙已经把红狐侦查的情报和描绘的基地草图熟记在心,命令道:“我们从地道口切入。GO!”众人鱼贯从从林中蹿出,迅速奔至地道口附近的灌木丛。

地道口两个敌人懒散地靠在墙上,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

萧战龙轻声道:“月刃,我打左,你打右。”

“收到。”

噗!

左边敌人眉心中弹,右边敌人还没反应过来,一发子弹从他太阳穴射进。

“突进!”

清理了地道入口的敌人后,众人潜入,无声无息地来到地道尽头的铁梯子附近,萧战龙用手语示意虎鲨先上去查明情况,虎鲨把枪挎在后背,顺着铁梯子悄无声息地爬了上去。

虎鲨快要爬到顶时停了下来,仔细倾听头上是否有脚步声。确定无声后爬到最上层。他所戴的夜视仪中可以清楚地看到地上正伏着一个敌人。

“有人!高手!”虎鲨马上意识到这点,再去掏枪已然来不及。

敌人从地面上一跳而起,一道银白色的光扎向虎鲨,虎鲨根本来不及考虑如何做出有效的防御,本能地抽出腰间的匕首格挡。“当”地一声刀体碰撞在一起。

萧战龙听到声音,心知不妙,扒着铁梯子蹭蹭蹭地向上攀爬。

虎鲨使劲地想把刀尖逼离胸口,趁机一拳打在敌人的脸上,敌人也不是废柴,抬脚踢飞虎鲨手中的匕首。二人同时失去平衡倒退数步,敌人斜着身体肩膀撞在墙上,匕首脱手。

就见虎鲨手一晃,竟然从袖子里又跳出一把匕首,用力一甩,匕首结结实实地扎在敌人咽喉。转头对萧战龙道:“控制!”

萧战龙微笑着竖起大拇指。

穿过地道上面的长廊来到门口。门外院内是成排的房屋,红狐拿出激光测距仪:“3点钟方向的顶楼上有一个敌人,楼底屋内还有一个敌人。”

萧战龙道:“顶楼上的敌人位置不同于外面的暗哨,顶楼上的敌人位置太过醒目,如果打掉他很容易引起其他敌人注意。我们趁顶楼敌人转过身时的探照灯和视线盲区迅速切入。”二十米的距离让佩戴夜视仪的萧战龙看得特别清楚:“楼底屋内的敌人正在打着瞌睡,我们切入后迅速打掉他!”

顶楼的探照灯不停地变换着角度,当光线射到另一面时,“冲!”众人脚下加速,快速穿越二十米的距离。负责押后的毒牙跑到拐角处时,旁边一栋建筑物的房门不合时宜的开了,一个敌人睡眼惺忪的走出屋子,站在墙角拉开裤袋准备撒尿。

毒牙一秒钟都没有犹豫,抽出军刀,扑过去一把砍掉了他的脑袋,并把尸体拖到房后,几个箭步跟上队伍。他前脚走,探照灯后脚就照在了他刚在跑过的地方。

同时,冲在最前面的萧战龙,抬起装有消音器的MP5,打掉门锁,蹬开房门。屋内的敌人嘴角挂着哈喇猛地抬头,一把军刀架在了他的脖子上,敌人吓得一哆嗦,哈喇滴在了红狐的手上。

虽然隔着狼皮手套,可红狐还是觉得很恶心,反手甩了敌人一个耳光:“操!你他妈不要命了!?”她手上加劲儿,敌人一只耳朵掉在地上的同时。萧战龙随手抓起一把破布塞进了他的嘴里,把他的惨叫噎了回去。

敌人痛得晕死过去,鹰翔和黑衫摸出屋子。回来时,人手抬着一块大冰,他们把大冰块放到桶里,拎到暖炉旁边,溶化后再拎到屋外,冷却三十秒左右的时间拎回来浇在敌人头上。

敌人被冰冷刺骨的水浇醒,耳根传来的一阵阵剧痛让他痛哭流涕、浑身被冰冷的凉水浇透,生不如死。

红狐厉声道:“告诉我赤发鬼被关押在什么地方?!我可以饶你性命!”

敌人不是傻子,他知道自己横竖是个死,干脆把心一横,闭上眼睛装死。

红狐刚想发作被毒牙伸手拦住。毒牙似笑非笑的伸手从敌人身上的口袋里搜出一张相片,相片上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儿。

毒牙拔出敌人嘴里的破布,晃晃手中的相片:“我早就发现这张相片了,她是你的女儿吧?你不怕死不要紧,但请想想你的女儿!”

敌人嘴唇颤抖,还在咬牙坚持。

毒牙一拳砸在他的脸上,人类脆弱的鼻梁骨“喀嚓”一声断了,鼻血狂涌。毒牙冷笑着:“特种兵再牛逼,也不可能只靠一张照片在全世界范围内寻找一个人。但..”毒牙翻过相片:“你不应该把你女儿的地址写到相片后面。如果你不说,她会招来杀身之祸!”

毒牙用手在敌人脖子上游走:“你可以想象一下,你女儿脖子被人扭断时所承受的痛苦。当然,这种痛苦不会持续太久。”

敌人双目怒睁:“你敢动我女儿一根寒毛,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

毒牙遗憾地摇摇头:“我从小在深山里长大,山里遍地孤坟,我八岁就睡过坟头,九岁追着鬼火漫山遍野跑。所以,我不怕鬼!”

敌人双眼紧闭,嘴唇翕动:“你可以保证放过我的女儿么?”

“我以军人最在乎的荣誉起誓!”

“赤发鬼被关在...”

毒牙满意地点点头,把相片塞回敌人身上的口袋:“如果你说谎,我会回来取走你女儿的相片,再去掐断她的脖子。”语毕,他用军刀缓缓地划开了敌人的咽喉。

众人伏在屋内墙角,红狐指着外面顶楼上的敌人:“按照刚才敌人说的关押位置,不打掉顶楼上的敌人,我们想要不被发现到达关押地点,那是神话!”

萧战龙忘了一眼200米外顶楼上的敌人,问月刃:“不用狙击步打掉他,有把握吗?”

月刃漠视地盯着顶楼上的敌人:“能!”他举起装有消音器的MP5,扣动扳机。

噗。

微弱地枪响过后,顶楼上除了亮着的探照灯,别无其他。

萧战龙第一个冲出屋子,众人默契地跟在他身后撒开丫子狂奔,他们心里清楚地知道,此刻必须争分夺秒。

一路上,只遇到了几次微弱地抵抗,众人行至一处铁门前,倚在门上做着春梦的敌人,听到微弱地脚步声突然惊醒,长大嘴巴想要喊人,一把军刀精准地扎进他张大的嘴巴,锐利无比地刀锋轻易地刺穿了他的后脑。

黑衫推了推铁门,纹丝不动。低声骂了一句:“操!密码锁!”

“我有办法!”红狐掏出一包纸打开,里面装的是面粉。她红唇微启,将面粉吹散到密码锁上,按键上的指纹清晰地显示出来。

红狐抬手在按键上摁着,声音细若游丝:“8247..”密码锁“呜”地一声提示错误。

“7824...”

“2748...”

“4287...”

每按错一组数字,密码锁上排的红灯就会亮一个。五个灯亮了四个。

萧战龙深吸一口气:“如果连续五次按错,警报就会想起!”

红狐呼吸急促,指尖颤抖,犹豫着按键:“8..4..7..2..”

第五个红灯猛然点亮!

众人迅速抓紧手中的枪。

警报没有响。

铁门“咯噔”一声开了。

一股骚臭的浑浊气味扑入鼻孔,屋内漆黑一片。通过夜视仪可以清楚地看到,一个非常彪悍魁梧的男人蹲坐在墙角,他旁边的墙上粘有明显的尿碱,地上堆积着成堆已经发黑的排泄物,看来他吃喝拉撒睡都在这间屋子里。

红狐泪水夺眶而出:“阿鬼!”

要不是深处险境,众人一定会放声狂笑。“阿鬼”这个称呼...实在是...太有个性了!鹰翔绷住笑去摸墙上的开关,荧光灯被点亮。

赤发鬼缓缓抬头,脱口而出:“阿狐!”

众人喷了。萧战龙边笑边上下打量赤发鬼,一百八十六公分的身高,满头蓬乱的红发,双眼犹如鬼魅,难怪称他为赤发鬼,留着邋遢的大胡子,鹰钩鼻,绿眼珠。壮如山的肌肉仿佛要把套在身上的破烂背心撑破。

“他的肌肉比健美运动员还要发达!”苍狼赞道。

赤发鬼把红狐紧紧地搂在怀中,恨不得交融在一起,萧战龙敏锐地直觉让他察觉到不妙。

红狐推开赤发鬼,介绍道:“萧战龙,中国特种兵出身。是他和他的部下帮助我前来营救你!”

赤发鬼一脸“大恩不言谢”的表情,猛地给了萧战龙一个热情地拥抱,一股强烈的骚臭冲得后者一阵眩晕,出于强烈的礼貌才没有呕吐出来。

萧战龙找到了一个十分合适的理由推开赤发鬼:“此地不宜久留,撤!”

众人来到走廊拐角处时,一个敌人正巧撞在赤发鬼怀中。

赤发鬼扬起拳头,猛地朝敌人太阳穴砸去。敌人一声闷哼趴在地上,两颗眼珠被巨大的力道砸出了眼窝,脑汁顺着眼眶往外溢流。

虎鲨汗颜:“可怕的身体强度与爆发力!”

赤发鬼笑道:“我一拳可以打死一头牛。然后扒皮生吞,野牛肉是我的最爱!”

“你还真是鬼啊!”苍狼尖叫道。

众人双手持枪在院内快速穿插。不远处一支敌人10人巡逻小队,发现了顶楼上只有探照灯一动不动停在那里,敌人机警地朝天鸣枪示警。

枪声打破了夜的宁静,惊醒了营房内正在熟睡的敌人,敌人反应速度参差不齐地从床上爬起。边穿衣服边跑去抓枪。

敌人巡逻小队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