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引子 我是一个逃兵

亡命逃兵 收藏 6 9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size][/URL] “我是一个逃兵……”   比斯特海岸警卫队警署审讯室桌子上放着一份很特殊的笔录。整个问讯记录里面只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   笔录上的嫌犯被拘捕的罪名是非法入境,同时还涉嫌非法携带枪支、暴力拒捕、袭击执法人员、故意伤害、谋杀……长长的一大溜罪名占了半页的笔录。单就这些罪名就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我是一个逃兵……”

比斯特海岸警卫队警署审讯室桌子上放着一份很特殊的笔录。整个问讯记录里面只有这么莫名其妙的一句。

笔录上的嫌犯被拘捕的罪名是非法入境,同时还涉嫌非法携带枪支、暴力拒捕、袭击执法人员、故意伤害、谋杀……长长的一大溜罪名占了半页的笔录。单就这些罪名就足以将嫌犯扣上一顶“恐怖分子”的大帽子,扔进重刑监狱终身监禁了。可奇怪的是,如此重要的案子,关于嫌犯名字、籍贯、年龄、来历这些重要资料的登记处却是一片空白。

笔录的旁边一字摆开放着三个物证袋,透过透明的塑料薄膜,可以清楚地看见里面的东西——一把手枪,一支冲锋枪,以及一个亮闪闪的金属牌子。

这三样证物和那份奇怪的笔录一样不同寻常。手枪很大,尺寸至少比警卫队装备的.45口径M1911A1自动手枪大一圈;冲锋枪的样子很奇异,外形和MP5相似,但它的防火帽异常粗大,而且整个枪身很少接缝与结合点,乍看之下像是铸造的一体成形枪身;金属牌子像是士兵牌,上面刻着一个骷髅头,骷髅头的头顶插着一把被火焰包围的长剑,可除此之外,光洁溜溜,没有标记,没有文字,连数字编号都没有。

一个没有任何身份证明的“逃兵”,三件不同寻常的证物,这是比斯特海岸警卫队上尉迈克尔三天前例行出海巡逻的全部收获,但迈克尔上尉为此付出的代价却远远不成比例——一名队员中枪落海失踪,七名队员负伤,其中四人重伤,几乎全军覆没。而这份只有一句话的笔录,则是迈克尔整整三天审讯的成绩单。

目光在笔录和证物袋上来回扫视着,迈克尔的眉头紧紧拧在了一起。摸出一支烟,送到嘴边,迈克尔忽然想起了什么,“亚当斯,ATF(美国酒精、烟草与火器管理局)的调查报告还没有消息吗?!”

“暂时没有……”迈克尔身后办公桌边的一个见习队员听到迈克尔的声音,慌忙站起来应道。

“见鬼!”狠狠掐断手里的烟,迈克尔一脚踢飞了脚边的垃圾桶,“两天了居然没有查到一把枪的来历!”

视线回到那把大手枪上,迈克尔拿起了证物袋。这支手枪他认识,MK 23手枪,又叫SOCOM(索科姆)手枪,它的名字来源于美国特种作战突击部队司令部的缩写,因为这种型号的手枪就是专门作为特种部队装备而特殊设计的。迈克尔知道,这种特殊型号的枪械每一把都有详细的来历和备案,因此,只要通过枪身上的特殊编号,极有可能找到一些有价值的线索。但是,关于那把造型奇特的冲锋枪,迈克尔也很陌生,从前未曾见过。

就在迈克尔烦躁地坐立难耐时,亚当斯办公桌上的电话突然响了起来。飞快地抓起电话,亚当斯给迈克尔递了个眼色,然后对着话筒说道,“这里是比斯特海岸警卫队1中队队长迈克尔上尉办公室……”

“ATF有消息了?”迈克尔精神一振。

亚当斯失望地耸耸肩,“CIA!”

迈克尔愣了愣,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拍拍脑袋,调整一下情绪,接过电话,“我是迈克尔!”

“我明白你们的规矩!”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迈克尔很严肃地点点头,然后按下了电话上的保密键。那是用来防止电话被窃听的加密键。

对方似乎一直在叙述着什么,亚当斯好奇,可不敢故意偷听,只好注视着迈克尔,希望能从他脸上找到蛛丝马迹。迈克尔举着电话老半天没说一句话,面色却越来越凝重。

扣上电话,迈克尔长出了口气,但亚当斯丝毫感受不到他轻松下来。

“CIA……”亚当斯明白保密规则,但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开口问道。

迈克尔没有回答亚当斯,脸色却慢慢扭曲起来,片刻工夫就变地非常难看。忽然转身,迈克尔一拳头砸在了桌子上的笔录,然后腮帮子一抽,若无其事地岔开话题说道,“枪械调查报告已经出来了,稍后会传真过来。你先跟我去看看嫌犯,希望能多问出点什么。”

羁押室门口,两名手持M16站岗的警卫队员看到迈克尔进来,拦住了他。即使迈克尔是比斯特海岸警卫队最资深的成员,但警卫依然不敢有丝毫的松懈,还是进行了例行检查。因为这里关押着最危险的嫌犯——虽然只有一个人。

“十三号羁押室!”迈克尔收回警卫检查过的证件说道,同时去取自己的佩枪。这也是规定,不许携带武器进入羁押室,以免发生意外。

“Sir,不用了!”迈克尔毕竟是队长,还是比斯特海岸警卫队最资深的队员,办案经验丰富,行事谨慎,所以看守皮特制止了繁琐的程序,随后打开了通往羁押室的防爆门。

十三号羁押室在走廊的尽头。

一盏巨大的日光灯吊在羁押室的正上方,明亮的白光把不大的羁押室照地有些刺眼。听到脚步声靠近,角落里坐着的那个人动了一下,慢慢抬起了头。

这是亚当斯第一次亲眼看见这个传闻中魔鬼似的嫌犯。

整齐的短发,消瘦的脸庞,猛一照面,亚当斯忽然有种错觉,这个看起来斯斯文文的年轻人就是迈克尔口中的那个恶魔?!

可当亚当斯和那人的目光相接的瞬间,疑虑顿时被打消。站在他的目光里,亚当斯有种赤身裸体的无助感。

在比斯特警署虽然只有半年,但亚当斯也算是阅人不少,凶狠的、恶毒的、疯狂的、暴虐的、残忍的……各种各样让人恐惧的眼神亚当斯都见过,可他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眼神。那人的目光很平静,没有惊慌,没有恐惧,没有一丝一毫的感情波动,仿佛他不是被关押的嫌犯,而是一个刚睡醒的孩子。但平静背后的东西让亚当斯心底猛地泛起一股寒意。那是一种难以言状的漠然,漠视一切。只看了一眼,亚当斯便赶紧收回了视线,低声问道,“他是日本人?”

或许是灯光映射的缘故,嫌犯的脸色异常惨白,惨白地像具没有生命的死尸,但从面部特征还是很容易让人判断出他是亚洲人种。

“我是中国人!”

迈克尔正要说话,嫌犯忽然出声答道。说着,嫌犯站了起来,身上沉重的镣铐一阵哗啦作响。

迈克尔一把将亚当斯拉到身后,另一只手本能地搭在腰间的枪上,戒备地盯着嫌犯。

“我要见罗伯斯,不知道你帮我转达了没有?”嫌犯似乎没有看到迈克尔戒备的动作,自顾自地走了过来,直到羁押室的铁栅栏边。

“你的案子是我负责的,没有必要惊动少校!”迈克尔往后退一步,拉开和嫌犯的距离,同时拇指悄悄拨开了枪套的扣子。

“有些话,我只对罗伯斯说。”嫌犯直勾勾地盯着迈克尔。

“你告诉我,我会转告给少校!”迈克尔看到嫌犯有松口的迹象,缓和了一下口气。

“我说了,我是一个逃兵,要见罗伯斯!”嫌犯还是这么一句口供。

亚当斯显然没有足够套问口供的经验,脱口而出,“罗伯斯不在,他三天之后才会回来!”

“不在?”嫌犯忽然笑了。顿了一顿,他抬起头,“长官,能不能给我一支烟?”

“噢……”嫌犯突然转变的情绪让迈克尔一时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下,迈克尔意识到嫌犯身上戴着镣铐,鸡蛋粗的铁镣足以困住大象,这才把手从枪柄上挪开,从口袋里摸出烟,“当然可以!”

把烟递到铁栅栏跟前,迈克尔职业本能地瞥了一眼嫌犯身上的镣铐,这一瞥不要紧,手一抖,烟掉在了在地上——嫌犯的镣铐根本不是在手腕上铐着,而是被他抓在手里!

在警卫队待了十五年,迈克尔的反应绝对不慢。发现不妙,迈克尔疾步后退,同时伸手就去拔枪。可手还没碰到枪,迈克尔觉得眼前有东西猛然闪过,随即脖子上一紧,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吸不进去,脖子被死死掐住了。

咚!迈克尔的脑袋重重地撞在了铁栅栏上。

不知道是铁栏在颤,还是脑袋在晃,眼前一片天旋地转。眩晕没有过去,迈克尔就感觉到一个冰冷的东西顶在了自己脑门上。

突如其来的变故让亚当斯一下子吓懵了。慌乱中,亚当斯连拽几次,都没有拔出佩枪。

“伙计,枪套扣着呢!”

“该死!”亚当斯反应过来,狠狠地咒骂着。好不容易拔出枪,亚当斯这才意识到刚才是嫌犯提醒自己,一张脸火辣辣烫起来。

“放下武器!”涨红着脸,亚当斯慢慢退到一边,从侧面指着栅栏后的嫌犯。

可话音刚落,亚当斯就听见嘭地一声枪响,同时手上传来一波巨大的冲击,整条胳膊立刻失去知觉,举着的枪也飞了出去。

“记得威胁别人的时候打开保险!”嫌犯的声音依然很平静,仿佛刚才那一枪不是他开的。

“顺便提醒你一下,我最讨厌被枪指着。那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把门打开!”

“亚当斯,不要开门!快拉警报!”迈克尔虽然受到了攻击和劫持,但丰富的经验使他要比亚当斯冷静多了,知道现在最需要做的是什么——呼叫支援。

嘭!又是一声枪响。紧接着就是迈克尔凄厉的惨叫。血水像泉涌似的从他的胳膊上流下来。

“把门打开!我不会再重复我的话!”

喷射出去的血水溅了亚当斯一头一脸,从没见过这种场面的他一下子傻了。抹抹脸上的血,亚当斯呆着脸看看双手,又望望迈克尔,然后疯了一样拼命甩自己的手。可脸上黏糊糊的血水越抹越多,手上鲜红的一大片怎么也甩不掉,眼泪鼻涕哗地涌了出来。

“皮特!皮特!警卫!嫌犯劫持了迈克尔!”亚当斯浑身哆嗦,“皮特,你这个杂碎!快点过来把门打开!迈克尔中枪了!他快死了!”

枪声要远比亚当斯的呼唤有效,看守皮特和门口的两名警卫已经冲了进来。但跑进羁押室走道,还没有看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皮特一个跟头栽在了地上,两名警卫刚拉开M16的枪栓,接连倒地。

“钥匙送来了,麻烦你帮忙把门打开!”

嫌犯一枪打在亚当斯脚边。子弹撞在混凝土地板上,啾地一声尖啸,跳弹又击中了旁边的铁栅栏,发出一声巨响,整个羁押室都是铁栏的颤音。

抱着脑袋连滚带爬跑过去,从皮特身上取回钥匙,亚当斯打开羁押室的铁门,举起双手,向嫌犯示意自己没有武器,“好了!我按照你说的做了!你现在可以放开迈克尔了!”

“我会放开他的,但不是现在。”

枪口顶在迈克尔的额头上,吱地冒起一股青烟,刺鼻的烧焦味钻进了亚当斯的鼻子。

“把我的东西拿回来,然后带我出去!”

亚当斯撕扯着自己的头发,到了崩溃的边缘,歇斯底里叫道,“魔鬼!你这个魔鬼!你会下地狱的!”

“谢谢你的提醒!”嫌犯拿枪的手加大了力度,迈克尔的脖子几乎被顶成直角,“如果你不想尝到迈克尔脑浆的味道,请按我说的做!拿回我的东西,带我出去!”

亚当斯没有任何选择,飞也似的冲回办公室。抱起三个证物袋,亚当斯正要离开,忽然发现桌子上传真机的旁边多了一张纸。忙乱中,亚当斯扫了一眼,“CIA”三个字母让他停下了脚步。

抓起那张纸,亚当斯从头看到尾——

MK23,编号23—040,海豹突击队秘密行动组中尉卡特佩枪。MP4冲锋枪,编号,00—004,海豹突击队秘密行动组组长上尉巴布尔佩枪。卡特中尉与巴布尔上尉于一个月前牺牲在一次特别行动,佩枪丢失……

这是ATF的枪械调查报告。报告的最后是一份海岸警卫队总部的命令——

该嫌犯极度危险,务必严加看管,此案将由CIA接手……



1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