牢骚怪论:“少年监考”扯下社会最后一块遮羞布

有一些道理非常深奥,不论怎样解释,都让人难以搞懂;有一些道理非常简


单,不需要做什么解释,就能带给人们深深的思考;有一些道理非常怪异,不论


解释与否,它都含有深刻的哲理思想,能让人们久久地回味。


司法,是社会最后的遮羞布!司法系统,既是社会正义的最后依靠,也是社


会诚信的最后希望。然而不幸的是,7月26日发生在甘肃武威市凉州区司法系统


(公、检、法)的竞职考试中,却有25名考生当场被聘请的18名少先队员“监考


官”逮住了“现行作弊”行为。此事一经报道,又一次在社会引起了有关“作假


”与“诚信”的热烈讨论,尽管18名少先队员“监考官”的“秉公执法”胆量受


到了广泛的好评,但这种好评的背后却留下了无尽的苦涩味道。

“作假”,是当今社会“诚信”丧失带来的司空见惯的现象,不论愿不愿意


接受,它都是每个人在日常生活中必须面对的事实。所不同的是,发生司法系统


内部竞职考试“作假”(作弊)的“诚信”丧失现象,更具震撼力而已。因为,


司法系统这个社会正义的最后依靠,好像变得有些令人感觉无靠,司法系统这个


社会诚信的最后希望,是否变得有些令人感到失望。试想,“诚信”丧失的“作


假”(作弊)考生还能够带来社会正义的最后依靠吗?还能够带给社会诚信的最


后希望吗?显然,都不可能!由此可见,“‘少年监考’的举动,无疑是对当今


社会“诚信”丧失现象的最后警告,否则,我们的社会就有可能朝着意想不到的


相反的方向发展,而司法系统就不可能成为社会正义的最后依靠和社会诚信的最


后希望。类似的观点可在华声论坛搜索笔者2004年6月11日《牢骚怪论:中国能


走出“假”的漩涡吗?》一文。


“‘少年监考’,勇敢的是18名少先队员“监考官”,蒙羞的是包括25名“


作假”(作弊)考生在内的成人社会。因为,18名少先队员“监考官”代表的是


没有“丑恶利益索取”的“诚信”社会的希望,相反,25名“作假”(作弊)考


生的行为却表现出了“诚信”丧失后“丑恶利益博弈”的失真社会现状。总之,


司法,是社会最后的遮羞布!


2009年8月1日星期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