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年08月03日 14:35生活新报

吴春菊的工作照和遇害的宋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吴春菊,一名刚刚迈入而立之年门槛的单身女人,凭着自己的不懈努力,快速成长为镇纪委书记。然而,令人震惊的是,由于她不堪被人狂热追求的烦恼,在一次争吵中用刀刺死了对方。日前发生在云南省镇雄县泼机镇的这起事件,在当地引起了极大的震动。


政府:已发5万元慰问金


7月30日15时30分,镇雄县泼机镇政府大院门口聚集了来自该镇李官营村香樟树小组的数十名村民,他们将一具裹着白布的遗体搬到了政府大门口。


聚集的村民称,死去的男子名叫宋驷,现年35岁,生前在泼机镇政府的下属部门兽医站工作,他们都是宋驷的亲属。宋驷于当日上午在该政府大院内,被镇纪委书记吴春菊持刀捅成重伤,随后送往镇卫生院抢救无效死亡。


这一突如其来的事件,使得车辆和行人一时都无法进出大门。为了防止事态升级,政府大院的铁门被随之关闭并上了锁。


在政府大院左侧办公的派出所民警、镇党委和政府的所有班子成员立即赶到现场,对死者家属进行耐心疏导和劝说。相关领导表示,事情已经发生了,要相信党和政府一定会调查清楚事情真相,最终给死者家属一个满意的处理结果;吴春菊杀人后已被依法控制,公安机关会查实她的行为。但死者家属仍然不愿离去,镇党委政府只好让家属派出几名代表,到镇司法所办公室内对话。对话中,死者家属提出,宋驷遇刺是在上班时间,要求镇政府赔偿20万元。党委政府表示,愿意先拿出5万元作为对死者家属的慰问金。在党委政府和各级相关部门的耐心劝说下,死者家属最终领了慰问金,并于次日凌晨1时许将宋驷的遗体搬离现场。


警方:宋驷一直追求吴春菊


镇雄警方透露,长时间以来,对吴春菊心仪已久的宋驷频频向她示爱,但遭到了拒绝。宋驷不仅没有退缩,反而一有机会就采取打电话、发短信等方式向吴春菊示爱,尽一切可能去接近。宋驷还多次与吴春菊发生摩擦和抓扯,其行为已影响到吴春菊的正常生活。


警方介绍,7 月30 日一早,独自住在镇政府二楼宿舍的吴春菊起床外出上厕所,返回时突然见到房间里冒出一个人,仔细一看,这个人正是宋驷。吴春菊受到惊吓后,双方发生争吵和抓扯。宋驷下楼后,吴春菊手持一根木棒追下楼来辱骂宋驷,宋驷上前论理,吴春菊忽然从身上拔出一把西瓜刀,刺中宋驷左肋间。在场的同事迅速将宋驷送往泼机镇卫生院抢救。


与此同时,吴春菊主动来到泼机镇派出所投案,声称“宋驷骚扰我,我今天出了点事了,需要向你们把问题说清楚”。民警立即赶到医院,医生提出要给宋驷转院,但仅四五分钟宋驷就死了。


派出所所长赵楚聪和镇长朱双凤等镇领导立即将情况上报给镇雄县相关部门。县公安局立即针对此案成立了专案组,迅速带领办案人员赶往泼机镇展开案侦工作。警方于当日上午开始对宋驷的遗体进行解剖检验。经查,宋驷左侧肋间有一个被锐器所伤的创口,肠、脾等脏器被刺中,其致死原因为腹动脉被利器刺穿、失血过多、造成腹腔大量积血,最终导致休克死亡。目前,吴春菊已被警方实施刑事拘留,羁押在镇雄县看守所。


宋家:宋驷不会疯狂追求她


宋驷的老家在李官营村香樟树小组,坐落在距离泼机镇政府约10 余公里的大山半中腰。8 月1 日中午,记者走进该村,宋驷的遗体停放在村口的空地上。


宋驷家的两间老屋分别被从中间隔开,形成了四间狭小的小屋。宋驷的父亲宋庆章今年68 岁,他佝偻着腰板站在儿子生前休息的床前,一件件展开挂在床上方的衣服,用手摸着。


两名老人说,宋驷从小就是个乖孩子,成年后也没跟谁谈过对象。尽管大家多次催促他结婚,但他总以“等我考上公务员后再找”推托,“要说我儿子骚扰纪委书记,鬼都不会相信有这种事!”宋驷的三个弟弟妹妹也表示,宋驷懂得孝敬,对工作积极负责,决不可能疯狂追求吴春菊。


镇领导回应:不清楚两人关系和矛盾


8月1日傍晚,记者赶到泼机镇政府,找到了该镇党政办常务副主任常开仕,并与他进行了如下对话:


新报:请问党委政府是否知道吴春菊与宋驷之间有没有恋爱或者其他关系?


常开仕:这个事情我们在事发前并不清楚,只是在事发后才听到了各种各样的传闻。


新报:村民反映,你们在事发前已了解宋、吴之间的关系,并对宋打了“招呼”,让宋停止对吴的追求,有这些事吗?


常开仕:这些事情作为男女青年之间的私生活,我们也不方便打听,也不知道他们之间是否存在这些事情。发生在他们之间的这件事,是一起单一的突发事件,党委政府之前并不知道他们之间存在着矛盾,更不存在给宋驷“打招呼”的事,而是在事情发生后才听说的。


新报:但当地村民称,早在事发之前,宋的疯狂追求与吴的坚决拒绝之间的矛盾已经公开化,并且在食堂和办公室等场所都发生了对骂和撕打行为。


常开仕:在这个问题上,我认为没有必要追究下去,更不要大肆炒作。此案发生后,党委政府高度重视,一面及时抢救伤者宋驷,一面积极做死者家属的工作,并及时向县上的各级主管领导汇报。发生了这样的事,我们大家的心情都很沉重,宋驷和吴书记这两位同志都很优秀,工作也很出色。

村民回应:都是镇上优秀青年


在泼机镇长达20 几个小时的走访中,记者了解到,吴春菊现年30 岁,家住泼机镇,她家共有姐弟6 人,家境十分清贫。尽管如此,吴春菊和另外一个弟弟自幼聪慧好学,1999 年9 月,她考上了云南财贸学院(今云南财经大学)的经济系,同年,她的父亲因病辞世。父亲的死让家里失去了顶梁柱,好在学校知道她的情况后,为她申请到助学贷款才让她读完了大学。


2005 年,毕业后没有找到合适工作的吴春菊参加了公务员考试,并以第一名的优异成绩被录用到泼机镇政府办。2007 年年底,由于她优秀的工作表现,使她在泼机镇党委班子成员的选拔中脱颖而出,经过严格考查,她很快出任镇纪委书记。可惜刚上任1年多,就发生了这件意想不到的悲剧。


被吴春菊用刀刺死的宋驷,与吴春菊家同在一个村委会的两个村小组,相隔约1公里多的距离,虽然平时大家都没有什么来往,但彼此间都知道对方。


宋驷的家境比吴春菊家还差,一家4兄妹,全靠父母耕作几亩薄地来维持生活。在家里排行老大的宋驷和其他弟兄姊妹都好学上进,最终全都通过读书走出了贫穷落后的家乡。宋驷于上世纪90 年代毕业于曲靖农校,最后分配在当地的安尔乡兽医站工作,之后调入泼机镇兽医站。为了实现从事业单位到公务员身份的转换,他从2003年开始多次参加公务员考试,直到今年超过了规定考试年龄,才被迫放弃。


“宋驷这个小伙子人也长得帅气,一直对工作都比较认真,待人也比较和气。和吴春菊一样,他们两个人都是泼机镇各方面表现非常优秀的年轻人!”这是记者在走访中,众多村民和他们的同事对两人的评价。他们中的绝大多数人都无法接受这件事情。宋驷的老家在李官营村香樟树小组,坐落在距离泼机镇政府约10 余公里的大山半中腰。8月1日中午,记者走进该村,宋驷的遗体停放在村口的空地上。宋驷家的两间老屋分别被从中间隔开,形成了四间狭小的小屋。宋驷的父亲宋庆章今年68岁,他佝偻着腰板站在儿子生前休息的床前,一件件展开挂在床上方的衣服,用手摸着。两名老人说,宋驷从小就是个乖孩子,成年后也没跟谁谈过对象。尽管大家多次催促他结婚,但他总以“等我考上公务员后再找”推托,“要说我儿子骚扰纪委书记,鬼都不会相信有这种事!”宋驷的三个弟弟妹妹也表示,宋驷懂得孝敬,对工作积极负责,决不可能疯狂追求吴春菊。(生活新报 记者赵传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