硝烟散尽 Ⅲ 上部 第5章

hawk735 收藏 8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size][/URL] 老怪那一炮,只是一个简单的开始,随后在邢维民的严令下,十个炮灰按顺序,又一人开了一炮。 回身瞧瞧躲在山坡后探头探脑的日本人,老邢戴上帽子,脸上一片迷茫:“什么时候能是日本人逃,我们追?” 天边传来引擎阵阵的轰鸣声,在月光的衬托下,三个黑点从云端俯冲下来。 “飞机?”于占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66.html


老怪那一炮,只是一个简单的开始,随后在邢维民的严令下,十个炮灰按顺序,又一人开了一炮。

回身瞧瞧躲在山坡后探头探脑的日本人,老邢戴上帽子,脸上一片迷茫:“什么时候能是日本人逃,我们追?”

天边传来引擎阵阵的轰鸣声,在月光的衬托下,三个黑点从云端俯冲下来。

“飞机?”于占江可怜巴巴看着老邢,声音几近哀求,“长官!快撤吧!要不然就来不及啦?”

“闭嘴!”邢维民抚摸着炮身,又望一眼那越来越紧的黑点,沉声说道,“再放一炮,让日本飞机发现炮位!”

一炮击发过后,这些炮灰如同丧家之犬一般,撅着腚落荒而逃,就连炮膛中的弹壳,也留给了日本人,叫他们自己看着办。

“快阻止空军投弹!快!”小队长无助地嘶喊,然而传令兵瞧着呼啸而来的飞机,竟然一脸的茫然——阻止显然已经来不及了。

航空炸弹开始脱钩,尾翼在飞快地旋转,日本人的目光随着炸弹不甘心地移动着,恨不得上前抱住它,求爷爷告奶奶,让它轻轻落在地上。

“轰轰……”炮位一片火海,炮管在高温和气浪中呻吟扭曲,一连串巨大的弹药殉爆声,飙出了日本人耳孔中的血。

一枚弹片从于占江耳缘一滑而过,削断了他面前的芦苇。摸摸那少了半截的耳朵,他心里明白:自己恐怕是这次行动中,唯一受“重伤”的伤号。

“我正愁该怎么炸掉鬼子的炮兵阵地,呵呵!没想到他自己替咱解决了。”望向一片火海的河滩地,老怪乐得手舞足蹈,扑腾得水花四溢,“以后的仗要是照这么打,那咱肯定发!”瞧瞧邢维民,忍不住赞道,“长官,可真有你的,俺服了!”

“13军的事儿该怎么办?”于七心有余悸地问道,“这可够枪毙两个来回的。”

话音未落,众人围拢过来,冲他脑袋一阵“噼里啪啦”乱打。

于占江骂道:“你个王八犊子,啥不中听你说啥,就不会把这件事忘了?”

“哎呦!哎呦!我错了,我错了还不行?别打!别打!”

“我们就是打日本,别的……啥都不知道。”长吁了一口气,邢维民幽幽说道,“如果上峰追究下来,我一人承担。”

众人苦笑连连,暗道:“你都把我们拖下水了,还提什么一人承担?”,在炮灰们看来,邢维民此举只能说他狡猾、阴损,但够不上道德败坏。别的不说,13军那些逃兵他们也瞧不起——尽管他们也曾经从华北跑到了中原。但人往往就是这样:自己争不争气先不说,别人要是也这样,肯定打心眼里瞧不起对方。

不过河滩一战,炮灰们有了信心,有了资本,有了命令其他老兵“稍齐、立正”的底气。说白了,如果再和以前的同袍一起啃馒头,他们肯定会毫不犹豫命令对方:多分两个给自己——原因很简单:有本事你也和鬼子拼命去?屁功劳没有还净琢磨跑路,奶奶的,想和老子一个待遇,美得你?

“今天很侥幸,”拍拍于占江的肩膀,邢维民说道,“鬼子指挥官的战场应变力不足,否则他只要分出一些人去拦截你,那些武器能不能炸掉先不说,这场仗会打成什么样,就只有鬼才知道了。”

“长官,您现在……好像不该琢磨这个吧?呵呵!回去后,该怎么和军法处交代,这才是当务之急。”

“爱怎么样就怎么样吧,大不了人死鸟朝天,横竖一根棍!”

“长官,您放心,除了打日本,弟兄们啥都不知道。”于占江这话说得很靠谱,反正是一人打一炮,要说上刑场,估计谁也蹦跶不了。


“13军刘秃子刘团长被炮击了?”秦学礼掐着电报,难以置信,“这么寸?还不只挨了一发?”

“十发炮弹,有三发给了他。”参谋长于守忠说道。

“那他……没事儿吧?”

“人都找不着了,当然没事儿了。”

“你刚才说……有十发炮弹,那另外七发呢?”

“参谋长挨了一发,副团长挨了一发,剩下的都被营连官长平摊了。”

“日本人的炮怎会打得这么准?咱们一个团被人家连锅端了?”

“这就是拍马屁的好处,”于守忠苦笑一声,“那几个官长都争先恐后跑来保护他,结果……”

点点头,秦学礼无话可说。

“看来炮弹也是一样,专找怕死的。”

怔愣了半天,秦学礼依旧难以说服自己接受现实,他丢下抄报纸,皱皱眉:“啥时候,13军变得这么尿儿?台儿庄…...他们不是打得挺好么?”

“团座,您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们这是想给日本人留出空当,借敌之手,对付从第二战区远道而来的八路。呵!要不是看在中央军同袍的面子,估计临走前,他也不会给咱们稍个口信儿?”

“可这几个人一死,咱们的嫌疑就大了,没准人家会认为,是咱们假借日本人之手,把他们给弄死的。唉!一百张嘴都说不清了。”

“所以现在,咱们最好是什么都不要解释,否则越说越乱。”

秦学礼头痛了,这种战场以外的琐事,往往令他苦不堪言。


B团刘秃子在105弹的作用下凭空消失,按照后世的说法,他穿越了。据目击者报告,先是两发炮弹一左一右,最啃劲的那颗,直接砸在了他的坐骑上……

刘秃子也不是什么都没剩下,至少搜寻队在一滩血泊中,找到了一颗金牙。美中不足的是,把金牙直接丢进自己嘴里后,搜寻队员并没有上报,所以刘秃子就只能按失踪处理了。

邢维民等人并不知道自己干下的好事,他们原以为,只不过是给那些临阵脱逃的兵,好好上上一课。可这一课的学费实在过于昂贵,弄得13军从上到下,都想知道日本人到底吃了什么药,竟把几颗炮弹弄得如此有鼻子有眼儿?

“是不是有内鬼?”汤恩伯曾在电话里问过部下,“没有人指示打击诸元,会这么巧合么?”

“司令,‘统’字辈的已经插手了,洛阳站上校处长徐瞎子,正在赶往事发地点。”

“这件事儿一定要给我弄清来龙去脉!国军将士的血,决不能白流!”

“是!”


徐文远是一个文弱书生出身,但军政两界的层峰,都知道他讲义气。他并没有太高的背景,要说后台,也仅是远在重庆,和某中共大员一奶同胞的于孝明。由于戴笠赏识于孝明,所以就自然而然拔高了徐文远的地位,导致在河南这块半壁江山的地界上,没有人不知道他“徐瞎子”。

徐文远的眼镜能赶上瓶底,这也是他绰号的直接由来。他的眼睛虽说近视,可对付日本特务却是一抓一个准儿,据说从来没有失手过。

不过在处理日本特务上,和同行相比,这徐文远就有些另类了——男的送上刑场,女的卖进窑子,只要能换来“银元”和“金条”,什么“公约”不“公约”,在他眼里那就是个屁。

对于徐文远这种做法,军统高层一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不知道是谁收了他好处。

B团出事儿的时候,他正在为自己的把兄弟上火,原本也轮不到他亲自操刀。可事情往往就这么怪,他一听说日本炮弹就跟长了眼睛似的,便马上意识到这里面有问题。

世上哪有这么巧的事儿?要不是日本人早有预谋,十发炮弹能围绕一个弹着点,恐怕打死他都不会信。

要不说老邢也有百密一疏的时候,他只想着用日本炮弹教训一下逃兵,可万万没料到:那些炮灰也只是上支下派,走走过场意思意思,懒得连炮口都没调整。

小汽车上,秘书瞧瞧眉头紧蹙的徐文远,低声问道:“处长,B团阵地现已被日军占领?咱们想勘查现场,这恐怕……”

“现场就不用去了,还是先查查有没有内鬼吧。”

还甭说,在无意当中,徐文远和汤恩伯的意见,居然穿了同一条裤子。


邢维民率领十个炮灰出现在秦学礼面前,弄得秦学礼瞧他那眼神儿,仿佛像见了鬼。在众参谋的注视下,看看面容冷峻的邢维民,秦学礼犹豫了半天,最后鼓足勇气试探着问道:“你以前……果真是个排长么?”

“团座,没人喜欢给自己降职。”

“噢……那给个连长你能干么?”

“没问题,但前提是,由我亲自挑人。”

“人是没有啊!就算有壮丁,那也得先紧着13军补充。”

“您……您就给我一空架子?”

“我还能给你安排个副手,其它的,全靠你自己了。”

“那把这十个人调拨给我,”回头看看那些炮灰,嗯!一个个站得有模有样,没给他丢脸。

“这个我可以做主,不过你要给我保证:从今往后你们一对一,能给我干掉同等数量的小鬼子!”

“是!”一敬礼,老邢也没客气。想升官还要虚头八脑地假谦虚,这事儿他做不出来。

屏退其他手下,秦学礼将邢维民拽到一旁,沉吟片刻突然问道:“你们在对岸,向冈山大队开炮没有?”

“开啦?”

“这么说,他的攻击部队也被你们揍过?”

眨眨眼,老邢不知道该怎么说。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8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