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血 第二卷 江东 第十七章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555.html


10月19日、20日、21日,黑河和海兰泡都在相互的炮击中渡过,黑河早就被俄军飞机炸成了一片废墟,除了那些建筑物还坚强地挺立着之外,再也看不出这里曾经是个繁华的边境城市。但海兰泡也好不到哪里去,三天之内陆续挨了数千发各种炮弹,整个城市被炸得面目全非,居民死伤惨重,好在绝大多数建筑都是用的石料,所以并没有引发大火。

在和俄军进行炮战的同时,秦汉加紧了对部队进行整编,因为事先为防止俄军越境攻击,秦汉除了将第二、三团的主力都调到黑河和瑷珲地区之外,还从农村抽掉了大批预备役部队来协助作战。当各团升级为旅之后,预备役部队就直接补充进各旅,到21日独立师的第二、三旅都已整编完毕,完全可以和俄军一战。

期间俄军和华军都组织小股部队偷袭对方的边境乡镇,闹得双方沿黑龙江两岸的村镇鸡犬不宁。独立师的特种部队成功组织了几次偷袭俄军军营的行动,杀死了不少俄军官兵。每次接到某某边防哨所遭袭、红军战士伤亡多少的时候,契科夫的脸色就变黑一分。华军的行动让契科夫更加坚定决心,必须尽快将黑河和瑷珲地区的华军消灭,不能再让敌人威胁到海兰泡和中线俄军的安全。准备就绪的契科夫下达命令,22日黎明时分越境进攻华军。

22日上午5时40分,海兰泡的俄军炮兵开始炮击黑河——尽管黑河市已经在过去几个月的时间里被俄军炮兵和空军炸的面目全非,有价值的目标已经所剩无几。6时10分,俄军航空队和水上飞机队飞机起飞,对黑河和瑷珲守军进行轰炸。

6时30分,阿穆尔河舰队第2大队以重炮浅水舰艇“阿穆尔号”和“红色远东号”越过黑龙江中心线,向黑河江岸炮垒轰击,俄军一部分炮兵也集中轰击这一地带的江岸,为后续登陆部队扫清障碍。

黑河城区不断升腾起火球和烟柱,每秒钟都有十发以上不同口径的炮弹和航空炸弹落下来,整个城市都在笼罩炮火产生的硝烟之中。幸好秦汉事先就将黑河和瑷珲的居民都提前疏散到乡下,对于那些宁死不愿撤离的市民,秦汉只得使用自己手中的暴力机器——动用军队和警察将他们强行带离城区,如今还在黑河城区活动的人全是独立师第二旅的官兵。

俄军的炮火攻击整整准备了半个小时,少说也甩了上万发炮弹到黑河市区,而这期间华军的炮兵居然一炮都没有还击,让契科夫感到很是意外。站在契科夫旁边的军官们却显得非常轻松,他们听东线和西线的战友们说过越境打击华军时的情形,在己方绝对优势的技术兵种前,华军很难抵挡得住,相信今天就能消灭黑河城内的中国军队。

7时整,载满600名俄军的8艘运兵船在飞机和炮艇的掩护下在黑河码头登陆,码头附近的建筑物、炮垒和地雷都被俄军的炮火清除干净,所以俄军的登陆行动并没有遇到什么障碍。唯一可能有麻烦的地方就是距离码头1000米左右的以海关大楼为中心的华军第二道防线,那里居民的建筑群密集,虽然已经被炸成废墟,但谁也不能保证废墟中不会飞出一粒子弹突然要了某个俄军士兵的命。

郑锡联躲在海关大楼四楼的一个洞口后面,通过望远镜看清楚了码头俄军的一举一动,可惜敌人有飞机在天空中监视使得第二旅的炮兵部队不能轻举妄动,否则早就给老毛子来个半渡而击了。

“老毛子的空军表现的非常优秀,这陆空协同配合的相当好啊!”郑锡联端着望远镜看了一会儿,然后交给了身边的四团长王刚,“想来老毛子的步炮和步坦协同也不差,叫下面的营连长必须对此多加注意,可不能吃老毛子的亏啊!”

王刚道:“旅长您放心吧!现在战士们手正痒,正想和老毛子碰一碰试一试他们的有多少斤两。旅长,您看老毛子正在登岸,是不是也让咱们炮兵也打上两炮,给他来个半渡而击?”

郑锡联道:“不急,先让老毛子威风一段时间,等把天上那些该死的苍蝇灭掉,那才是我们炮兵发挥作用的最佳时机。现在老毛子的第一批部队已经占领码头的第一道阵地,很快就会发动进攻,战士们现在可以进入阻击阵地了。”

随着掩体内军官和指导员的哨声,躲在工事里躲避炮击和轰炸的士兵纷纷拍着身上的尘土,骂骂咧咧地进入了预设阵地。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