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在基地里休息了一周的时间,第八天便是队长他们出发去执行任务的时间了,清晨送队长他们到了停机坪,蝙蝠的武直九已经在那里等候了。

说了些保重的话后,队长突然对我说道:“菜鸟,我们第一站是四川成都,要不把你一起带去,在成都好好玩两天,也好放松放松,前一段时间任务挺重,把你累坏了。”

成都,有“天府之国”美誉的四川省会,四川不仅一年四季如春,还有很多著名的旅游景点,人杰地灵,确实是个散心的好地方,但更重要的是,在我听到四川时,第一时间里我想到了一个人名,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杨晶,她现在应该还没放暑假吧。

我点了点头,“反正在基地里也没什么事,我伤好得差不多了你也不让我出任务,那我就出去走走吧。”

在成都某军用机场跟队长他们分开后,我背着个旅行包走在成都繁华的街头,周围川流不息的车流和熙熙攘攘的人群从我身边经过,我突然发现自己对这一切竟然是那么的陌生。

擦肩而过的行人好几次让我产生错觉,以为有人在背后伏击我,每次攥紧的拳头在看清对方后才放松下来,惹得一路上行人向我投来异样的目光。

路过一家牛肉拉面馆门前,我才发觉自己有些饿了,早晨没来得及吃饭便坐上了飞机,正好尝尝四川拉面的味道,高中时候经常跑到拉面馆吃饭,学校门口的师傅做的拉面很够劲道,经常要排队才能吃到。

走进面馆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后,热情的老板立刻走了过来招呼,要了碗大碗的拉面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老板便端来了一大碗热腾腾的拉面,四川人喜欢吃辣,所以辣椒肯定很辣,虽然已经很小心地往碗里加了一点点辣椒,但吃起来时还是辣的我眼泪都快淌出来了。

老板呵呵笑道:“外地来的吧,我们这没什么特色,就是在这吃的东西上,喜欢辣!呵呵,年轻人吃点辣好啊,有干劲!”

“果然名不虚传...够火力!”我一边要了瓶矿泉水灌下,一边说道。

从拉面馆出来,我就近登上了一辆公交车,找了个最后边的位置坐下,既然是出来散心,那也没什么目的地,坐公交车看看这个城市的景色也是不错的选择。

望着窗外不断倒退的大楼群,我的注意力却放在了大楼各个隐蔽的角落,那个地方是个绝佳的狙击位,视野够开阔,而且在周围是个制高点,那个角落也不错,开完枪后可以快速跑向下一个狙击位,可供选择的后路很多!

身旁两个年轻情侣的谈笑声将我的注意力拉了回来,我猛然想起这次出来是散心的,不是出来执行狙杀任务!干!我重重躺回到座椅上,长长出了口气,曹毅你他妈的这是干什么,你现在是在一座很安全的城市,是在边防战士们保护下的和平的中国!没有人会威胁到你的安全!

闭上眼睛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就这样走出去数站后,一个急刹车将我惊醒,我猛然想起了在云南公交车上发生的意外,下意识里我紧张地摸向了腰间一直放手枪的地方,右手摸到的地方空空如也,在市区不能带枪,所以出来时我没带任何装备,我这才意识到自己又犯病了,公交车随后开动,刚才只是到了红灯停了一下而已。

操,我这是怎么了?我重重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抹掉头上冒出的冷汗,在基地里时还没觉得怎么样,一旦回到现实社会中,我竟然一再地精神失常,好几次差点惹出事来。

我不由庆幸没有选择回家,不知道回家后会惹出什么事来,要是再伤到爸妈,那我还不后悔死!

我想到了魔鬼,还有战鹰队那些老队员,为什么在三年服满役后还是选择继续留在战鹰队,我会不会也如他们一样,再也无法溶于正常生活中,这个想法让我惊恐不已,不会的,我自制力还可以,不会的!

公交车报站铃声响起:“乘客朋友您好,欢迎乘坐本次公交车,下一站是四川大学。”

四川大学?杨晶就在这里读书啊,我身子顿了一顿,其实这次来四川内心深处很大的心愿是想找一下杨晶,但真正到了这里却没有勇气去面对了。

思考了很久,最后我还是选择下了车,眼前是川大气派的校门和一排排高大的教学楼,可能是到了中午下课的时间了,很多进进出出的学生有说有笑,门口还有一大群卖东西的小贩,我徘徊在校门口好久,最终还是没有鼓起勇气走进去,其间门卫可能看出我想找人,热情地过来问我需不需要帮助,但被我谢绝了。

在门口站了足足一个多小时,就在我提起旅行袋准备离开时,身后响起一声熟悉的声音:“曹毅?是你吗?”

我身子一震,不用回头我便知道是杨晶,简直太巧了!调整好激动的神情,我缓缓转过身来,杨晶正一脸惊讶地望着我,右手捂在嘴上挡住由于惊讶张开的小嘴,杨晶愈发变得漂亮了,身材也更加高挑修长,长长的眼睫毛下,美丽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惊讶、欢喜,还有一点点幽怨,进入了大学的学生,着装上不再是高中时一成不变的学生服,却更显得她清纯靓丽,楚楚动人。

“真的是你呀!”杨晶终于冲惊讶中缓过神来,兴奋地跑到我的面前,“我还以为认错人了呢,怎么都没想到你会突然到这里。”

“嗯,我们学校提前放假了,我没买上回家的火车票,就想着出来玩玩,云南离着四川挺近,我就顺道过来玩玩了。”我编着借口说道。

这时一个不和谐的声音响起:“杨晶,这是你同学吗?”一个戴眼镜的瘦高个男生走了过来,一边瞪着我看一边说道。

“不是告诉你不要跟着我吗?怎么还跟过来啊?”杨晶略显厌烦地说道。

“我正好出来买东西,过来打声招呼。”男生一点都不介意杨晶的口气,继续说道。

虽然不想承认,但我不得不说这个男生还是比较帅气的,一米七六的个子,棱角分明的脸庞,坚挺的鼻梁,还有那么一点像刘德华的样子,但此刻在我看来却很不顺眼。

“我跟我朋友聊天呢,他专程从云南过来看我的。”杨晶继续下着逐客令。

朋友?男的,男朋友?这让我心里一阵发热。

男生用复杂的眼神瞪向了我,我也冷冷地看向了他,在接触到我的眼神不到一秒时间,男生不自然地低下了头,想了想可能觉得这样很没面子,重新鼓起勇气瞪向了我,但很快又败了下去,然后再也没有勇气抬起头来看我。

我怎么看怎么觉得现在的他像是一只死要面子的老鼠站在一只大猫面前,虽然怕得要命但却死撑在那里。

我对这种男生很是鄙视,不再理他我重新望向了杨晶,杨晶拉了我一把带着我走向了校园,川大建的不错,有一片小湖,两旁柳树阴下三三两两地坐着一对对情侣。

找了个空闲的石凳坐下来后,我问杨晶道:“你男朋友?”

“不,不是,我哪有男朋友呀。”杨晶赶忙解释,由于激动俏脸都变得微红,“他只是我同系的同学而已。”

“那就是你的誓死追求者了。”我呵呵笑道,这也难怪,杨晶这么漂亮要是没有人追才怪。

“哎呀,你别开我玩笑了!”,杨晶嗔道,“对了,你,怎么一直没给我打电话呀,我托人告诉过你手机号的啊。”

“是这样的,我们军校挺严格的,不允许我们带手机,而且训练量很大,周末也很少有机会出来,所以也一直没时间给你打电话。”我继续编着借口。

“哦,这样呀,嗯...”

一时间我们都不再说话,气氛显得很沉闷,过了一会后,杨晶才小声地说道:“曹毅,嗯,我发现你,你的眼神变了,变的让人害怕...”

“可能是当兵的都这样吧,毕竟训练太苦闷了。”我掩饰道。

其实我也感觉到了自己眼神变了,从黑竹沟那次回来之后整个人都变了,变得越来越不喜欢说话,眼神也越来越冷漠,像猎人一样。

“不是的,当兵的不是那种...”杨晶没有说下去,或许她也说不清是什么。

无意间杨晶看到了我右手上的伤疤,愣了一愣后挽起了我的手臂,看到了上面满满的划痕后,杨晶惊讶地问道:“这是怎么回事?还有,你的脸上怎么也有很多划痕?”

唉,还是碰到了我最头痛的问题,要是被她看到我背上的弹痕,不知道她会有怎样的反应。

“这是训练中受的伤,训练很苦,教官又太严格..”我开始说出预先想好的说辞。

“不是的,右手上显然是刀伤,还有胳膊上的,那是弹片的划伤,你一定有什么隐瞒了我。”杨晶有些生气地说道,果然是学医的,一眼就认出了伤口的来路。

“真的我没有骗你,我们经常进行实弹训练的,受点伤很正常,刀伤则是我不小心弄的,为此还被教官狠狠骂了一顿。”我努力让自己保持镇定。

又是一阵沉默之后,杨晶轻轻咬了咬嘴唇说道:“我感觉你还是隐瞒了什么,如果不方便说那就算了,但希望你以后一定要注意安全,要保重好自己,为了那些关心你的人...”

我感觉气氛尴尬地很,清了清嗓子后我说道:“嗯,我会的,那个,这次我只有一周的假期,然后又要回学校参加特训了。”

“这么快啊,嗯,军校不比普通的大学,看来我们不能一起回去了,我还有一个多星期才能放假,你能把地址给我吗?不能打电话的话,写信也可以。”杨晶热切的望向了我。

“..好的,云南省腾冲县****云南军事学院,计算机科学与应用专业,注上我的名字收信就可以了。”我把原来学校的联系方式告诉了她,战鹰队的基地地址属于绝密范畴,是不允许对外有通信联系的,如果她真要给我写信的话,我可以求队长帮我找人在原来的学校代收,有时间的话过去取过来就可以。

下午的时候杨晶拉着我出去逛街,从小吃街逛到商贸城,然后去了肯德基大吃了一顿,又跑到市区商场逛了起来。

走到一处首饰店时,杨晶提出让我送她件东西,我也想到这很可能是最后一次陪她逛街了,以后这样的机会怕是再也不会有了,面对内心深处深爱的女孩,我好几次想对她表白,但我知道,我是一名士兵,一名特殊的雇佣兵,一个随时可能倒在战场上的战士,我不能拿杨晶的青春做赌注。

走进首饰店,杨晶开始仔细选了起来,最后选中了一款情侣的成对的佛像护身符,但她只选了女式那款小的,价格也适中,估计是怕我没带够钱。

队长给我的金卡中的钱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有多少,但肯定能够买走一个柜台的首饰,在售货员小姐刷过卡后惊讶的表情中,我们欢快地走出了首饰店。

一起在一家川菜馆吃过晚饭后,也到了我们分开的时候了,走在夜色中灯火通明的大街上,我突然感觉时间过得是如此的快,这个下午也许是我记忆中最欢乐的时刻,我想我会终生难忘的!

执意把我送到公交车上,在车子即将发动时,杨晶飞快塞给了我一个小盒子,然后捂着嘴跑开了,公交车开动,渐渐离开了川大门口,开进了川流不息的车队中。

我打开盒子,一个佛像护身符静静地躺在里面,我认出这是我俩下午在首饰店买的那种佛像,不过这个比较大一些,是男式的。

抑制不住眼泪哗哗的流了下来,我一边哭一边将佛像戴在了脖子上,惹得同车的乘客像看怪物一样看着我,我就这样不顾形象地放任泪水流满脸颊,我真的真的很爱杨晶,但是,我不想自己的自私毁了她的一生,我只能默默地祝福她,祝福她永远幸福,我相信会有天使来替我爱你,杨晶,你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幸福的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