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财富寓言:羊、狼、狮子与大象

竹榭听涛 收藏 0 241
导读:财富寓言:羊、狼、狮子与大象 ——转自张庭宾著《反热钱战争》代自序 2008年,一个原本披上财富梦幻色彩的年度,却正在现实中一步步演变成中国人财产性收入增长的多舛之年。 端午节的前夜,一则预祝端午节快乐的手机短信广为流传——“忠告股民:近期不要进入股市,否则宝马进去,自行车出来;西服进去,三点式出来;老板进去,打工仔出来;博士进去,白痴出来;姚明进去,潘长江出来;鳄鱼进去,壁虎出来;蟒蛇进去,蚯蚓出来;牵狗进去,被狗牵着出来!”这则黑色幽默混合着苦笑、心里流出来的泪。 在

财富寓言:羊、狼、狮子与大象

——转自张庭宾著《反热钱战争》代自序


2008年,一个原本披上财富梦幻色彩的年度,却正在现实中一步步演变成中国人财产性收入增长的多舛之年。

端午节的前夜,一则预祝端午节快乐的手机短信广为流传——“忠告股民:近期不要进入股市,否则宝马进去,自行车出来;西服进去,三点式出来;老板进去,打工仔出来;博士进去,白痴出来;姚明进去,潘长江出来;鳄鱼进去,壁虎出来;蟒蛇进去,蚯蚓出来;牵狗进去,被狗牵着出来!”这则黑色幽默混合着苦笑、心里流出来的泪。

在自嘲的同时,过人也在思考,这是为什么?这一切为什么会发生?今后还会有更大的损失吗?房地产会演绎同样的悲剧吗?我们的工资性收入会重蹈覆辙吗?

近两年来,我一直在准备回答这些问题,可它们是在太复杂了。威力用寥寥数千言把它们讲得明白透彻,请允许我讲一个现代版的寓言吧,这个比喻如果有什么不妥的地方,还请读者见谅。

在现代的东方,有一个巨大的华族大牧场,这里有为数众多的本地羊①和一些本土牛②,在一道巨大的栅栏③中安详的吃草。很多很多年以前,没洋人的先辈们雄姿英发,带领一次次惨遭涂炭欺凌、经过血与火考验、团结无比的牛和羊们,赶走了在这里肆虐的狼、豹和狮子们,建立起了一道非常坚固的栅栏,捍卫子孙的安全。

过去多年来牧羊人守卫着这道栅栏,防范觊觎这里的狼族、狮族和豹族的偷袭。这些羊群和牛群吃着本土草料④,喝着本国水源⑤,繁衍子孙,他们主要的牧草和水源基本自给自足,也会用富余的牛奶和羊毛去和外族交换所需(国际贸易),虽然不是十分富足,倒也平安祥和。由于时间太久,它们渐渐淡忘了世界的残酷和狼豹的凶残。

在这个巨大的牧场之外,东亚还有其他一些牧场,当地牧羊人的父辈们也曾奋起抗争,建立了自己的栅栏,然而有的牧羊人被披着羊皮的狼们所欺骗,以为自己拆了栅栏就会有更广阔的天地和更新鲜的青草;甚至个别牧羊人以为和狼合作,也可以变成一匹狼,可以痛痛快快地饱餐自己牧养的那些羊和牛。结果却是牛羊群被狼群冲得四处溃逃,成为饿狼群的美餐。这种悲剧曾活生生地多次上演⑥。

东亚灾难中,一些幸免遇难的羊群躲到华夏大牧场避难。还有一些西方羊,原本是由西方的狼族、狮族和豹族所驯养,但是肉食者们嫌养牛养羊太辛苦又太费时,不想养了,干脆把它们赶到了华族大牧场让其代牧,不过条件是大牧场要供给西方牛羊肉、牛奶和羊毛,出售这些东西后,大牧场得到钞票好去牧场外的世界去买草料和水。

大牧场一开始觉得这是件好事,于是打开栅栏之门,放这些东亚羊和西方羊进来。为了放更多的羊进来,一次次又打开了更多的栅栏。岂不知,不少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牛皮的狮子⑦也混进了牧场之中。由于这些外来的牛羊犹如天上掉下的馅饼,加上“家羊没有野羊香”,有些西方羊甚至获得超过本土牛羊的待遇。

还有一些当年由大牧场出去西方游学的牛羊,它们衣锦还乡,其中不少回忆起那美妙的游历,现身说法道——那个世界很美好,它们所遇到的狼、豹和狮子都对其关怀有加,慈眉善目,它们是良师益友,以前的那种所谓“食肉动物”和“食草动物”的分类法早就应该抛进历史的垃圾堆了,我们应该按照狼、豹和狮子们的教诲,一起拆掉那些落后的栅栏,让世界变成自由自在的广袤草场,让我们大牧场的牛羊群变成沐浴着“普世价值”和“天下主义”神圣光辉下的自由生命。

与此同时,不少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牛皮的狮子处心积虑地接近牧羊人,夸耀它们周游世界的奇妙经历,赞叹西方的牧场有多好,那里的牛羊吃的都是最新鲜的青草,喝的都是最清澈的流水,那里才是牛羊的天堂。可它们从来不讲,既然那里这样美好,那么它们为什么还要来到这里。

在这个过程中,大牧场观察哨里的瞭望羊提醒道,这么多的羊进来,将来草料和饮水的消耗一定会增加很多,我们自己的草场和水源供给不了,我们需要战略性的从大牧场外储备一些草和水,尤其需要储备那些能够和水、草价格一起涨的真钱⑧;此外,一些担任警戒任务的羊还提醒道,狼、豹和狮子虽然与我们合作,但它们毕竟是食肉动物,而我们仍然是食草动物,我们要高度警惕那些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牛皮的狮子混进我们大牧场,短期的虚假繁荣,却潜伏危机隐患……

大牧场由于本身平安祥和,子孙繁盛,再加上外来的东亚羊和西方羊的加盟,一时间非常繁荣,盛况空前。栅栏外觊觎这些肥美牛羊肉的狼族、豹族和狮族齐声赞叹这是一个伟大的族群,这是一个世界领袖级的族群,你们的羊群是世界的奶水之源,你们的牛群已经长成世界最强壮的公牛,令我们这些狼、豹、狮子也甘拜下风。我们共同推举你们开办一个巨大的盛会,为你们举行王者的冠礼,这必然将是一个自然界中最成功的盛会,以此表达我们对大牧场的敬意。

而在栅栏里,那些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牛皮的狮子也不断在牧羊人耳边吹风说,你们已经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族群,你们已经无需害怕任何的族群,你们应该拆掉你们的栅栏,主动去更广阔的土地上寻找新的草场和水源,享受自由自在的蓝天和空气,享受最新鲜的牧草和最清澈的河水——而要这样做,先要把那倒霉而讨厌的栅栏给拆掉。

一开始牧羊人对这些话半信半疑,然后场内场外的齐声恭维之言,花言巧语听多了,他们也开始有点相信这似乎是真的。加上狼族、豹族和狮族里的一些代表威胁道,我们的牛羊都进入你的栅栏之中了,你们叫出来的牛羊肉、牛奶和羊毛远远没有我们自己养的时候多,而你们自己的牛羊产量大大超过以前,我们为买你们的牛、羊肉等商品花了太多的钱,导致我们负债累累无以维系,这是你们的原罪,原因是你们的这个栅栏不利于我们监督,你如果不把栅栏拆了,我们以后就会以惩罚性价格对待你们的牛羊肉⑨——这真好笑,它们竟然以断自己口粮来威胁别人!

在如此的利诱威逼之下,牧羊人试着将栅栏拆了一部分⑩,把一部分栅栏的高度降低⑾。一部分羊群和牛群开始离开大牧场。大牧场边上的新草场原始丰茂⑿,又因为大雨⒀之后生机盎然,加上狼族、豹族和狮族力推在这些草中间家里兴奋剂⒁,吃了多年干草⒂的羊群吃了这些新鲜肥美的青草⒃,觉得非常轻松愉悦幸福,它们号召更多的羊群离开栅栏,去享受自由自在的空气和令人亢奋酣畅的青草。与此同时,那些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牛皮的狮子也诱导着西方羊、本土羊一起反复冲击栅栏。尽管一些担任警戒的牛羊警告说,这样让大批的牛羊冲出大牧场是非常危险的,甚至对牛羊群大声疾呼,这种短暂的兴奋就像吸食“海洛因”一样危险!但是,它们的声音在这个迷幻盛宴中是如此微不足道。

就在这个时候,巨大的危险正向大牧场的牧羊人、羊群和牛群逼近,首先是牧场旁边的天然草场的草很快就被吃光了,牛羊们开始饥饿,从未离开过栅栏的它们开始不知所措;恰恰在这个时候,在它们的后方,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牛皮的狮子开始脱下伪装,张开血盆大口,开始在大牧场里撕咬牛羊,这造成了更大的恐惧和骚乱;而在大牧场之外,牛羊群的左侧,成群的狼族开始恐吓的嚎叫,并开始撕咬边缘的领头牛羊;这时候,恐慌开始扩散,生路似乎只有右方和前方;正当羊群向右方移动,并暗呼侥幸之时,早已埋伏在那里的豹群冲了出来,凶猛的扑食牛羊,牛羊群更加恐慌,只好向前冲去,而前面正隐隐传来威严的狮子之吼……

与此同时,制定外部世界游戏规则的肉食者们对牧羊人宣布,我们的钱贬值了,你要再买我们的草料,必须比原来贵5倍,甚至10倍,你们买我们的水也要贵5倍10倍,我们不再接受你们冰冻的牛羊肉,你必须要用你的活羊和活牛来交换,而且你们的牛羊价必须比成本价更低。至于你们召开的盛会,如果要请我们的领袖参加,你们必须承诺给你们的藏羚羊自由,你们必须给与疆羚羊自由,你们必须把你们最肥美的牛群让我们用最便宜的价格控制,否则我们不能排除不参与你们盛会的可能。

……

在北京奥运会之前,中国人的财富寓言刚刚演绎到这里。这个故事会怎么结尾呢?我也不知道,但是我知道它有两个结局,正如每个人生命的重要关头都会有两个选择,不同的选择会演绎两个完全不同的结果,生命会在未来面对不同A、B剧,演绎不同的悲、喜剧。

一个选择是,我们接受这些无理而荒唐的条件,无条件的拆掉大牧场的栅栏,让热钱大规模流出导致国内资金链极度紧张,使房地产价格大跌,股市价格继续下跌;与此同时,他们在国内的舆论代理人反而更加收缩银根,让股市的直接融资和银行的间接融资市场的资金流更加枯竭,本土企业和金融公司彻底变成“休克鱼”,或者被迫向热钱卑躬屈膝地乞讨一杯水喝,乃至被迫签下卖身契,使外资能以极为低廉的价格收购本土工商企业,让国外金融机构如愿以偿地收购控股中国本土金融企业——就像让凶猛的狼、豹和狮子们肆虐自由地猎食我们渴昏的牛羊群一样。而当外来狼与狮子控制了本土的牛群和羊群后,他们继而就会想方设法,换掉我们的牧羊人,取而代之的是让他们满意的人,使中国彻底变成他们的鲜牛和活羊的供应基地。

另一个选择是,我们的牧羊人、牛群和羊群立刻行动起来,将那些“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牛皮的狮子”清理出我们的队伍,决不屈服于肉食者的贪婪和无理的要求。立刻吹响号角,召唤我们的牛群和羊群回归大牧场,群策群力修复我们大牧场的栅栏,将我们的损失降低到最小的程度。

所幸的是,这个比喻与现实不符之处至少有四点:一、如果要修复栅栏,在人民币一次性合理贬值后,恢复固定汇率制度,会非常快速而有效;二、在现实中,我们绝不匮乏“水源”,央行身后已经有一个巨大的人民币“堰塞湖”,那就是巨量的央票和高达17.5%的存款准备金,只要这些水放出来,我们的牛羊就可以完全不怕被肉食者断水的恐吓,我们的企业就不会因资金链断裂而倒下,任由肉食者猎食;三、就在围猎中国大牧场的同时,肉食者的后院已经起火,美元债务危机愈演愈烈,欧元“豹群”向美元“狮子”挑战已经多时,现在他们内部也到了最后一决雌雄的关键时刻,只要中国能够顶住肉食者的短暂联合进攻而不崩溃,“肉食者”相互间货币争霸的矛盾必然爆发;四、在这场全球性大博弈中,中国其实有着非常有震慑力的武器,那就是我们高达2万亿美元的巨额外汇储备,如果运用得好,会成为影响豹群与狮子争霸最后胜负的举足轻重的筹码。

在这个危难随时可能扑面而来的时刻,大牧场族群一切力量绝不应该惊慌,而是用极为清醒的头脑判断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战友,谁是“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牛皮的狮子”,我们绝不能中了离间之计,牧羊人和牛、羊之间相互误解,互相指责,甚至离心离德,严重对立,那只能使亲者痛仇者快。国人需要理解和支持并团结在“牧羊人”周围——面对这一前所未见的复杂形势,大家都是学习者,都需要一个观察和决断的时间。只要我们的13亿国人能与中国执政党和政府团结一心,同心同德,患难与共,守望相助,就一定能够战胜这场危机,并由此彻底认清“肉食者”不会轻易改变的贪婪本性,从而更加独立自主,自立自强地走出中华文明伟大复兴之路。

对于未来的道路,我们也绝不是要回归闭关锁国的完全封闭的栅栏状态;也不是要改变我们的本性,变味肉食者,和别的肉食族来一场生死大战,非要成为食物链顶端的“霸王”,并造成一场世界性的生灵浩劫。而是要鼓励大牧场内部公平竞争,先让我们的羊变成野羊,让我们的牛变成野牛,吃的草更少,喝的水更少,却更加强大灵活,最终让我们的企业和公司变成野象的集群,我们的国家变成超级的“象王”。到那时,不用伤害其他生灵,再也不用害怕豺狼虎豹,中国将成为大草原上真正的王者。

或许若干年后,我们会领着子孙参观今天的“栅栏”遗迹,就像昔日父辈们带着我们参观万里长城。我们会说,在2008年,这里曾经有过一次伟大的战役,尽管我们一度损失惨重,但最后关头我们赢了,并且痛定思痛后,实现了一次大国金融意识的觉醒。

从这个轻松简单的寓言开始,我将在本书中带着读者进入一段智慧冒险之旅,直接解剖这个现实财富陷阱之局是怎么做成的,现在如何来破解这个危险之局。对于每个国人投资者来说,如何分析未来的股市、房地产、黄金、石油等大宗商品期货市场的走势,怎样的透资策略会在配合国家对热钱进行战略反击的同时,最大化地捍卫个人财富,甚至成为金融大动荡时代的赢家。

这将是一个并不轻松的智力游戏,但比起你未来将要遭遇的精神煎熬和财富更大的损失,它是保卫你自己的苦口良药。你准备好了吗?


文中比喻内容如下:

1、羊群——制造企业;2、牛群——金融企业;3、栅栏——固定汇率制度和资本项目管制;4、草料——原材料;5、水源——石油和能源;6、悲剧——拉美化陷阱、日本1990年危机、1997-1998年东南亚金融危机等等;7、披着羊皮的狼和披着牛皮的狮子——热钱;8、真钱——黄金储备;9、惩罚性价格——反倾销和贸易特别保护;10、拆栅栏——增多资本项目开放;11、降低栅栏高度——小区间浮动汇率制度;12、新草场——中国A股市场;13、大雨——股权分置改革;14、兴奋剂——人民币升值;15、干草——工资性收入;16、青草——财产性收入。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