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王 正文 第二章 认母

零一零 收藏 4 1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赤松德赞!赤松德赞!”


梁爽冰朦朦胧胧间似乎听到有人在喊他。说的话不是普通话,也不是他熟悉的广州话,但很奇怪他却听得懂!


当他睁开眼晴时,发现他正被一个女人抱在怀里。梁爽冰忙挣脱开来,只见面前的这个女人贴身穿着光滑柔软的玄青色裙子,外面罩上帝青色的外袍,蓝色的波纹皱褶上缀着孔雀领花朵。脚上穿着缕花织锦的筒靴,腰间系着宝石镶嵌、丝穗婆娑的腰带,手臂带金钏和海螺镯。中指和无名指套宝石镶嵌戒指,颈上佩红色的琥珀项饰,胸前悬着层次分明的珊瑚、瑰玉、琥珀的短项圈和珠玉穿成璎珞的长项链。头发是对半分开,梳在两旁,当中是珠璎顶髻,披散在身后的一股股小辫,缀满金银、珠玉、珊瑚、宝石。此外,还带着三角形的巴珠头饰,顶譬上有一颗硕大的松耳石,真可谓满头的珠光宝气,灿烂夺目。


“哇噻!这女人戴的东西不会是假的吧?如果是真的,那该有多值钱呀!”梁爽冰在拉萨的时候在博物馆里看到过这个女人其中的一些装饰,他知道可值钱了。因此当梁爽冰第一眼看到这女人时心里马上就这么想。


这女人正对着自己笑,好像刚才是她在对自己说话。等等,她怎么高过我这么多?等梁爽冰低头一看自己时,顿时被石化了。


这那是原来身高1.82米的自己呀,现在的自己才70厘米左右,分明是个才1岁左右的小孩!而且还穿着一件小锦长袍,颈上戴满了各种项链。他傻傻地呆着那里,心里想,难道是传说中的--穿越?


正当梁爽冰在胡思乱想心乱如麻时,一个更高处的声音传来了。


“王儿,按照我们吐蕃王朝的惯例,王子周岁时,要举行学步庆祝宴会,来吧,儿子,把装满青稞美酒的金杯拿去敬你的新舅舅吧!”


梁爽冰抬头一看。只见上面坐着一个长着国字脸的约40岁的男人,这男人头戴着一顶红色的三瓣宝冠箍住的有凹槽装饰的无沿帽,身穿着明黄色的锦长袍,足穿脚尖朝上的靴子。这装扮可很眼熟啊,这分明是吐蕃王朝时赞普的打扮嘛。慢,这男人跟梁爽冰在藏王墓简介中赤德祖赞的画像很像啊,难道这个人就是赤德祖赞?他穿越到了8世纪中叶的吐蕃?


台上说话的人也不知道梁爽冰能否听懂他的话,他示意着一个侍者把一杯装满青稞美酒的金杯送到梁爽冰的手上。梁爽冰还没从震惊中反应过来,只是下意识地拿在了手上。


这时,两边传来一些手饰的“咣叮”声和小鼓的“咚咚”声。梁爽冰才发现他现在正站在一个大殿里,两边坐满了人。在他的右手边坐着穿着明显的吐蕃服饰的一群人,原来抱着他的那个女人也身在其中。而当梁爽冰掉转过头去看他左手边时,首先映入眼中的是一个梳高髻、露胸、肩披红帛,上着黄色窄袖短衫、下着绿色曳地长裙、腰垂红色腰带的正用怜爱和企盼的目光看着自己的唐式宫装女子,坐在她身边的是穿着唐代服装的一群人。刹那间,梁爽冰看过的有关金城公主认儿的一幕呈现在了眼前,看来,自己穿越到这个时空后刚好赶上赤松德赞满周岁认母了。坐在自己右手边的是那囊氏家族代表,刚才抱着自己的就是在出生时从金城公主那抢走赤松德赞的赤德祖赞的大妃那囊西顿,这时,那囊家族的亲友们,手里拿着披风、手饰、玩具、花衣服等等正逗引着自己;而坐在自己左手边的,自然就是金城公主和随她入藏的汉族随员了。


在历史上,刚满周岁的赤松德赞会大声说:“赤松德赞我是汉家的外甥,那囊家族的人怎能当我的舅舅!”说完,举着盛满美酒的金杯,献到汉族舅舅手中,接着又投入了金城公主的怀抱。但梁爽冰这时又怎敢说话,他虽然听得懂吐蕃语,但是却从来没说过,谁知道一开口会说出怎样的话。而且,照道理一岁的小孩子就算再聪慧又怎么会说出如此有条理的一句话?于是,梁爽冰只是静静地走到了金城公主的身边,随手把金杯放到一个站在金城公主身边的官员手里,自己却投入到金城公主怀里,紧紧地抱住她。


儿子的失而复得,使金城公主乐得心花怒放,喜极而泣,泪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梁爽冰伸出胖嘟嘟的小手,抹去了金城公主晶莹的泪水。熟悉金城公主历史的他当然知道,金城公主在过去的一年是度过了怎样痛苦的天天以泪洗脸的日子和在不梳不洗中熬过多少不眠之夜。身心受到伤害的金城公主,远离了家乡,远离了亲人,命运坎坷,在处于近40岁的高龄老来得子却被人抢去,历时一年有余,经过诸多磨难,方与儿子团聚。大概历史上的她在41岁就离世,就是跟这一年想念儿子的伤痛有密切的关系的吧!只不知自己的到来,能不能令悲伤的金城公主开心一点。


坐在王位上的赤德祖赞看到金城公主母子紧紧双拥的一幕不禁也感到非常的高兴。作为赤松德赞的父亲,他当然知道赤松德赞是金城公主的儿子,但这几年以来,那囊家族在朝中的力量越来越大了,大到连自己都忌惮三分,在没有证据的情况下,他不太好明确的站在金城公主的一边。而且,现在吐蕃正在青海湖、黄河口一线对唐用兵,根基在吐蕃东北的那囊氏对原吐谷浑地区拥有着非常广泛的影响力,一旦与那囊家族决裂,将导致非常严重的效果甚至会危害到吐蕃王国。那囊西顿之所以冒莫大的风险抢夺金城公主的儿子,一是因为那囊氏这么多年并无所出。二则因为赤德祖赞目前加上赤松德赞只有两个儿子,更关键的是,赤德祖赞的大儿子拉本王子体弱多病,别说连政事,连日常生活都不能自理,而且眼看是活不了几年了。也就是说,赤松德赞将会是王位的继承人!由此,那囊西顿和那囊家族才费尽心思夺抢赤松德赞。现在赤德祖赞通过儿子周岁学步庆祝宴会的方式既让他们母子重逢,又让那囊家族没话可说,自然觉得非常的高兴!


赤德祖赞扫了那囊西顿一行人,见他们虽有点不甘但没有表示异议,便宣布赤松德赞的真正母亲是金城公主。学步庆祝宴会兼认母活动结束了。


梁爽冰伏在金城公主的怀里,心里对自己说,以后就再也没有梁爽冰只有赤松德赞了。既来之,则安之,就让自己在这个英雄辈出的乱世建立一份流芳百世的功业吧!



2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