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八十三章 李明华叙州吃瘪

无真子 收藏 2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983.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夺取叙州必先取翠屏山,此山除临江一面外,其余并无峭壁,只是坡度十分陡峭,几不能行人,上山仅有几条小路,是以较难攻克。

李明华和众人商议后决定:“由一部兵力于正面佯攻,一部兵力从右面绕道迂回,以吸引守军注意,因为山顶地势狭窄,容不下多少守军的缘故,最终由五百白杆军从左侧沿江的峭壁上山,夺过山头。

叙州知府早已听得义军前来的消息,将巨石备于山顶,辅以投石机发射较小的菱形山石,可谓远近火力齐备。因此处山头既陡且长,滚石若从山顶推下,借助山顶较陡的几百米加速,足以超出义军所用迫击炮射程。

义军发动攻击后,尚未得及开炮,官兵便已将巨石推下,霎时间满山遍野传来一阵阵沉闷的巨响,百斤巨石翻腾着咆哮而下,所过之处,树木纷纷倒折。义军躲避不及,在砸死砸伤了几个炮兵及一门炮后,被赶到了山脚。此时已处于迫击炮射程以外。

李明华顾及到伤亡,也没敢让部队强攻,只虚张声势摆出发动冲击之态,让炮兵挑选一两处有遮挡之地,找机会打上几炮,以吸引守军注意。

侧翼迂回的部队听见炮响不太对劲,知道正面作用肯定有限,沿着金沙江边小心翼翼的向府城靠近,走到山势陡峭之处,左侧山上突然间滚石巨木如雨而下,义军无处避让,眼见前路漫漫,只得丢下几十具尸体暂时退回。

白杆军回去取了船只顺岷江而下,接近悬崖后也觉出不对,知道正面肯定攻击不顺,在仔细观察崖山动静后发觉上面有人,当下也只得暂时退回,将情况禀报后再行计较。

李明华也没料到山石能滚出这么远,得知左右两路人马皆以失败告终后,后悔这么久时间没能制出更大的炮来,以至眼看在射程的外官军一筹莫展。想要学张献忠用尸体填出路来,又实在于心不忍。

义军找来的向导也没料到山上会出现今天的光景,在他心目中,这山上是他来去自如之地,却没想到官军将山石推下后会有如此恐怖的声势。不多时再看到山腰上义军炮兵开炮,感叹道:“这官老爷们就是厉害,你们的大炮厉害,山上的石头也厉害,今天算是长见识了。”

旁边的义军正心中烦躁,听这土包子还夸奖官军厉害,心中不爽,反驳道:“官军石头怎么能跟咱们的大炮比,咱们这一炸就是一片,还可以扛着转战各地,官军能抬着石头和咱们跑么?”

向导平时见义军和气,胆子也渐渐放开,此刻见军爷动怒,心中又紧醒起来,连连赔礼道歉,直说自己的不是。

李明华经小兵这一提醒,也在想能不能利用自己的机动优势,可想了半天,也觉得除强攻山头外别无它法。正踌躇间,又有人来报:“白杆军留在河边的船只给官军烧了。”

李明华心中大感后悔,怎么就没想到人家生活在长江边,即便没有水兵,渔民加在一起也不少啊。思虑间想到水军又怵然心惊,要是对方再组建水军,那岂不是连河道也给封住了?看来以后还得训练些水兵才是。

想到封锁河道,李明华担心日后进袭重庆时,多半要借助水路,倒该早想办法,若是在岸边对付官军水兵倒好办,反正长江上游河面不宽,也超不过义军炮火射程,即便准头差些,集中力量多费点炮弹想必还是能打着。

忆起水面不宽,李明华恨不得再抽自己几巴掌,这叙州府江边有河滩,能够展开部份兵力,为何不在对岸提供炮火支援,然后从水路强攻,却跑来这里和人家比射程。

想好之后李明华便下令退兵,到金沙江边砍树结筏,反正这里树木繁盛,取之不尽。

考虑到需要步炮配合,李明华亲自带着有经验的炮手挑选炮弹,争取在校正好炮口后,炮弹的落点能尽量的接近。

等准备好一切,李明华先领人将州府南岸的卫所端了,接着亲自挑选登陆地点和构筑炮兵阵地。

城内官兵见对面动向,想起前两天见到的大炮威力,心中也暗暗发毛,不知道对方没了石头的威胁,那炮弹一起砸过来该怎么才能躲过。

李明华见上游漂流而来的木筏隐隐出现,便下令试炮,慢慢的校正炮弹落点,打得城上官军心惊胆战,眼见远处江面木筏铺天盖地而来,可谓退也不是,留也不是。

等木筏上义军轮廓渐渐清晰,在李明华一声令下后,义军带来的所有火炮一起奏响,掀起了比富顺城墙前还要剧烈的爆炸,对岸在霎时间便被硝烟笼罩,方才还有人来回奔跑联络的城墙,现在除去被此起彼落的爆炸和掀起烟尘外,已看不见活动的东西。

河滩上摆不下攻城器械,义军漂到开炮的地点后便纷纷靠岸,举着盾牌往城墙冲去。后面的木筏一时与前面的交错不开,只不到盏茶时分便将半条江面堵满,上面的士卒多为北方人,不习水性,胆战心惊的踩着前面木筏冲向岸边。

等炮声停歇,义军已在城墙两百米内。城楼上的官兵早被眼前的景象吓破了胆,尚自茫然未觉,待发觉有人爬上城墙时,才知道对方已经进攻了。

官军第一次遇上这样的场面,城头侥幸躲过炮击的不多。城下在炮声停止后也没来得及增援,仓促间如何堵得住攀岩犹如杂耍般的白杆军,后面的官军尚未得及上城,白杆军已在城头站住脚跟,反将手雷往城内扔去。

增援的守军方才作为旁观者,心中的恐惧比真正挨炸还大,听见城内炸响,哪里还有抵抗意志,在有人带头下,纷纷跟着转头逃跑。

李明华遥遥看见这边情况,暗责自己顺风仗打得太多,以致于过于轻敌,没有亲自勘察地形便盲目制定计划,白在翠屏山下吃了个小亏。

古人素认为南人软弱,四川地处南北之间,川人软弱之余则更为奸猾,逃命肯定是跑得很快的,但倘若逼上绝路,奋起反抗也不容小窥。这也是为何内战中南人普片不敌,而不管蒙古或是满清入主中原时,南人抵抗尤为激烈的缘故。兄弟打架,打不过认输便是,异族入侵,杀人与否看人家心情。

义军并无杀人之意,劝降起来当然也不是很难,虽然前几日没有机会喊话,但在没有继续逼迫下,城内守军也渐渐放弃抵抗。

(题外话:“我把南人北人都得罪光了,不知将被扔多少砖头!”)

李明华前进的速度太快,基础未免不太牢靠,而攻下叙州之后,义军已处于进可攻,退可守之地,所以停下攻势,巩固后方,为下一波攻击积蓄力量已成为首选。

张李二人学老G发动群众这一套虽然好处颇多,但也有许多不足。在明代这个奉行愚民政策的朝代,平民百姓知识匮乏,虽然发动起来更为容易,但军将、官员这些和义军处于对立面的阶层,肯定是不愿真心为义军效力的,所以李明华军中人才匮乏,以至于不得不事必鞠亲,忙中出错。

崇祯的情况则恰好相反,手下精英太多,整天勾心斗角,玩弄权柄,即便到了国之将亡,仍旧不忘打压异己,谋取好处。洪承寿、孙传庭在河北与义军对峙,久拖不决必然会伤及朝中重臣利益。

明庭本就入不敷出,如今义军接连攻占其赋税重地,重臣们过手的银子少了,自然心急如焚。而洪承寿在河北长期无所作为,空耗朝廷钱粮,参他消极怠战当然势所难免。

崇祯起初尚能理解二人难处,可随着压力增大,心中也总能找出二人许多不是,渐对二人生出不满。所以催促二人尽早剿灭匪寇的旨意便顺理成章了。

孙、洪二人抗压能力还是有的,可经不起接二连三的催促。现在二人手中有兵近二十万,虽然大多没有战力,可名义上还是占着绝对优势。

洪承寿扛压力的本事不如孙传庭,所以首先扛不住了,找到孙传庭商量道:“如今朝廷催促甚急,咱们长期按兵不动,似乎有些说不过去,要不打一仗试试?”

孙传庭心中其实也苦不堪言,被洪承寿这么一说,心理防线也不再牢固,接口道:“如今连你都熬不住了,看来也该有所行动了。只是咱们实力本就不敌,守成尚且吃力,如何还敢主动进攻?”

洪承寿道:“各地来援之兵战力有限,在此空耗钱粮无数,关键时刻还可能制造出混乱,不如以援兵为前军,我二人率本部人马在侧伺机而动,等敌军露出破绽,我等便趁机掩杀。”

孙传庭知道他还有后半句未说,倘若不敌,二人便寻机退兵。虽然心中觉得欠妥,可以二人境况,洪承寿所言也不失为良法,胜了固然皆大欢喜,败了大可把责任往别处一推,己方实力也并未蒙过大损伤,反倒少了后勤的压力。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