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员峰社区有对姐妹一生未婚等待和国外亲人团聚


-几十年自我封闭 每年收到国外汇款维持基本生活


80年,也许是许多人一生的时间,可是对于中山市员峰社区的姐妹两人来说,她们在80年里只做了一件事情,那就是等待亲人。


在姐妹俩苦苦的等待之中,她们已经放弃了所有的人生理想。她们没有儿女、没有亲戚朋友,和周围邻居几乎绝交,头上扎着上个世纪40年代流行的麻花小辫子,身穿上世纪五六十年代流行的衣服,相依为命居住在一栋破烂不堪的二层老屋里……


自我封闭


姐妹俩老屋等亲人


昨天上午,记者来到员峰社区,寻找这两位邻居眼中的“奇怪”姐妹。


穿过弯弯曲曲的小巷石板路,一个多小时之后,记者才在社区的偏僻一角,找到姐妹俩居住的老屋。老屋的围墙上已经铺满青苔,墙上的石砖掉落得厉害,许多地方只能靠一两块木板简单连接,围墙内两层破败的洋楼静静矗立。


“我们家里面从来不让外人进门的,我们就隔着墙说话吧。”记者敲门之后,一位出来开门的老婆婆把记者带到一片随意搭起来的栅栏前面。记者发现,她的腰已经完全直不起来,走路时腿也一瘸一拐行走得十分艰难。


“我们姐妹俩姓萧,今年都已经80多岁了,我是妹妹,这个老房子是爸爸留下来的。”萧婆婆告诉记者,在她的印象中,爸爸妈妈的身影只能在他从国外寄回来的相片中能找到轮廓。“在我刚刚出生时,爸爸和妈妈就到国外去了,留下我们姐妹两人相依为命。以前,爸爸每年都会写信和寄钱给我们,说说外面的情况,让我们好好的等着他们回来。可是,信写到了1958年就断掉了,再没有了音信,联系不到父母,一等就是80多年......”说到这里,萧婆婆已经泣不成声,她深深弯下去的腰微微地颤抖着,她用手支撑着自己的双腿,才能勉强站住。



生活清苦


每年收到神秘人支助


在姐妹俩苦苦的等待之中,她们已经放弃了所有的人生理想。“我和姐姐都没有结婚,就是为了等着爸爸妈妈来接我们的那一天,我年轻时得过一场大病,差点就治不好,担心再生重病等不到爸爸妈妈,我们就不敢再出门了。”


就这样,几十年来,姐妹俩一直过着自我封闭的生活,记者面前的萧婆婆,身上穿的还是款式十分老旧的衣服褂子,满头花白的头发上用红绳子扎着两个细细小小的麻花辫子。


几十年没有工作,又足不出户,她们的生活怎么办?中山市社区居家养老服务部有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居委会提出帮助她们时,都被她们拒绝了,“说是自己有钱,不需要帮助,据说有人每年都从国外寄钱给她们,她们就靠这些钱生活。”这位负责人说。


虽然有汇款资助,两位老人的生活还能维持,但是,姐妹俩一生都非常节俭。“家里至今还烧着柴火、蜂窝煤,电灯一定到了晚上黑得看不见了才开。”邻居告诉记者。(文/图 记者李冀珩、严建广、于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