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梁爽冰今年24岁,是广州一间喷画公司的设计员。2008年8月份国际金融危机以来,广告行业受到好大的冲击。各行各业纷纷缩减了预算,而广告支出是首当其冲的。梁爽冰所在的公司也受到了好大的影响,业务量急剧萎缩。


公司原来是实行三班倒24小时作业,但2009年过完年后炒掉了一个班的同事改成两班制。梁爽冰是公司的老资格员工,在第一轮的裁员中没被裁掉。


梁爽冰一直喜欢看网络小说,最近在追着我吃西红柿的《盘龙》看。5月12日晚到了22点时梁爽冰手上已没有工作干,加上臭蕃茄11号请了一天假停更了一天,心痒痒的梁爽冰在确认老板李波没在公司后便迫不及待地在公司的机房里上网进入了自己的帐号。前几天蕃茄都是22点以后更新的,今天可好,21:29分就更新了,新章节叫《主宰降临》,梁爽冰马上便被里面的情节吸引了,沉入到林雷的世界里面去。


正在梁爽冰看得如痴如醉时,后面有人拍了拍他的肩膀,梁爽冰以为是后期打扣眼的老徐,便一手拔开那只手。


“别打搅我,正爽着呢!”


“梁爽冰,你当然很爽啦,可是我很不爽!”


梁爽冰一听这声音就知道坏了,这是老板李波的声音!他回头一看,只见老板李波和他的老婆张璇正睁着怒目看着自己。


“你违反公司的相关规定,被炒鱿鱼了,现在开始就不用上班了。明天早上过来把余下的工资结了混蛋!”说完李波夫妇就气冲冲地走了。


就这样,梁爽冰因为追看《盘龙》被公司炒掉了鱿鱼。一气之下,梁爽冰连《盘龙》的结果也不追了,5月13日就买了14日广州开往昆明的K230次的火车票,实施他计划已久的西藏之行。


梁爽冰一直很喜欢骑自行车,2008年他曾和一个朋友花了半个月从珠海骑到了三亚并完成了环岛骑行,但还是觉得不够过瘾,近半年来他翻看了无数骑行西藏的贴子,早就想骑车进入西藏。因此他坐火车到了昆明后便买了一辆自行车,开始了的骑行之旅。


梁爽冰是5月18日骑车离开昆明的,沿途经过大理、丽江、香格里拉、德钦、盐井、芒康、左贡、邦达、八宿、然乌、波密、林芝、江布工达再到拉萨。


在路上梁爽冰爆了N次的轮胎,修了N次变速器,也摔了N次的交(主要因为雪)。也一路走过了金沙江,澜沧江,怒江三江并流区域;欣赏过了尼洋河,帕龙藏布江,雅鲁藏布江流域迷人的林海景色;翻越了白芒雪山,觉巴山,东达山,业拉山,色季拉山,米拉山等多个雪山哑口;穿越过纳帕海草甸,邦达草原,鲁朗牧场;走过通麦天险,怒江七十二拐;也留连过然乌湖,巴松措的湖光山色。当6月8号梁爽一口气冲到了拉萨的布达拉宫前时,突然有了一种人生至此足矣的感慨!人生有了此种经历,的确已经比这世界上万万千千整天忙碌却不知为何的人们要来得实在和幸福了。


梁爽冰没有想到,他在布达拉宫前的感慨在半个月后变成了现实。


梁爽冰在拉萨呆了十天。在拉萨的这十天,梁爽冰除去了布达拉宫和大小昭寺外,其他时间一般就呆在旅馆对面的甜茶馆里,他非常喜欢这种晒晒太阳喝喝甜茶打打牌的生活!觉得很休闲,甚至觉得有点腐败。有朋友和他说过,这世界上最腐败的地方莫过于加都满都,其次就是拉萨,梁爽冰当时听了还有点不以为然,现在当他身在拉萨时,却觉得这个朋友说得非常的有理。


6月18日,梁爽冰动身前往泽当镇,准备去看一看藏王墓。


藏王墓属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山南穷结县宗山的西南方,背靠丕惹山(意为增长之山),是吐蕃王朝时期第29代赞普至第40代(末代)赞普、大臣及王妃的墓葬群,总面积385平方米。各陵墓封土高大,为土垒成的高台丘墓。藏王墓的数目现能看到的有八九座。


靠近河边有一座大墓,说是松赞干布之墓。墓的大门朝西南开,面向释迦牟尼的故乡,以示对佛祖的虔诚。墓上有座小庙,供有松赞干布和文成公主的塑像,也是守墓人的居所。


在藏王墓前有吐蕃时期的石碑二方。与松赞干布墓邻近的据说是赤德松赞(798-815年在位)之陵,在此陵东侧坡地上矗立着赤德松赞墓碑一方。碑上覆宝珠翘角盖顶,顶的下面浮雕流云,四角为飞天,刀法精简,线条流畅。正面上宽78厘米,下宽83厘米,两侧均雕云龙纹。碑身下面已被流沙掩埋,露出地面部分为2.3米,有关部门曾下挖3米,仍不见碑座。正面刻古藏文,碑文内容主要记述了赤德松赞一生的业绩,称颂他是一位“足智多谋,宽宏大度,勇毅不拔,骁武娴文”的赞普。


另一块石碑立在离藏王墓不远处的桥头边。此碑形制与赤德松赞墓碑相似,唯碑顶略为不同。顶为重珠,盖下有承柱,亦雕流云,但无飞天,两侧为云龙纹。碑身露出地面为3.56米。碑的南面刻古藏文,碑文已多风化剥落。有人考证,此为赤松德赞(754-797年在位)之墓碑。赤松德赞为吐蕃王朝第五代赞普,他的文治武功仅次于松赞干布,故碑文全是歌功颂德之词:“赞普赤松德赞,天神化身,四方诸王,无与伦比……”。


梁爽冰看完了藏王墓,缅怀了历代藏王的功绩后便走上了位于西藏山南藏王墓对面的山腰的青瓦达孜山。


青瓦达孜山山势陡峭险峻,道路曲幽,山石嶙峋,竞相崛起。东南山头,酷似卧驼,崖壁上有比较早的摩崖造像。西南面山较缓,著名的日乌德钦寺就建于此,并且村舍集中,有奇泉2眼:一泉之水,能治鼻窦炎引起的头痛;一泉之水,能洗去手脚瘊子。山上则是古代吐蕃兴建的第2大宫殿——青瓦达孜宫遗址。山脊上有一椭圆形高大墓冢,相传为金城公主墓。


梁爽冰这几年为计划进西藏旅行,可是找了不少的有关西藏的书籍看,对金城公主的生平亦有所了解。


金城公主生于公元698年,原名李奴奴,是雍王李守礼之女。神龙三年(707),吐蕃赞普遣使请婚,唐中宗收金城公主为养女,许嫁给吐蕃赞普赤德祖赞。景龙四年(710)春,吐蕃遣使迎公主入藏,赤德祖赞为公主另筑城居。金城公主入蕃30年,力促唐蕃和盟。虽经金城公主的努力,唐、蕃曾在赤岭(今青海湟源西日月山)定界刻碑,约以互不相侵,并于甘松岭互市。但很快便被摧毁,在金城公主入藏的30年间,唐、蕃曾进行过多次的战争。


公主生王子赤松德赞后,引起没有生育之大妃子那囊西顿的嫉恨,趁公主分娩时抢走婴儿,外宣称孩子是她所生。儿子被别人据为己有,公主悲痛欲绝。后经过诸多磨难,公主方与儿子团聚。身心受到伤害之金城公主,于吐蕃生活未及三十年便于公元739年逝世。实在令人扼腕长叹!


正当梁爽冰为金城公主的故事伤怀时,天空突然黑了一黑。当他正愕然望天时,天空中闪过一道闪电,正正打中独自一人站在金城公主墓前的梁爽冰。


梁爽冰在昏厥过去前,隐隐约约听到:此子性情坚毅,骨格精奇,实乃成大事者之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