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流 正文 第八十二章 夜取嘉定

无真子 收藏 2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98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3.html


尽管李明华想得非常美好,但等真正来到嘉定对岸,他恨不得狠狠抽自己几个耳巴子。这哪里是可以渡江夺取之地,不是没想到它险峻,而是没想到会这么险峻。

此城依山水而建,河流湍急,岸边崖壁高耸,且根本就没有和缓的地势上岸。即便没有城墙,要想渡河夺取也是拿人命开玩笑。(据说历史中便有拒绝投降的明军从城头跳江,其地利之险,可见一斑)最终李明华痛苦地决定——绕道至上游相机渡河,再从北面进攻。

张子雨此刻也正在为一大摊子事儿焦头烂额,银子粮食要他筹划调度,武器生产要他尝试改进,各地的群众工作也得抓好抓紧,河北唐文亮的后勤需要他协调。

调兵换防的事儿还没搞定,李明华又迅速拿下了这么多地方,抽调负责人员控制新纳入府县,组织民壮从四川运送粮食接济河南,哪一样都是一大堆子事儿。张子雨手下又没有可信任的得力帮手,要不然倒是可以一句话吩咐下去,别人办好后来汇报便是。

四川本地的农民能自给自足,府县粮仓、地主余粮这些得到的粮食,除留下当地城镇必要的消耗外,可以尽数运往河南。这样一来到开春粮尽之时,便有了缓冲余地。只是这千里迢迢,运送过来也并非简单之事。

唐文亮与方计曾在河北却因没事干而憋屈得慌,面前的敌人明明不是自己对手,可偏偏就不能把他打得太狠,即便心中藏着七十二种毒计也没法施展,只好每天意淫过瘾。

孙传庭、洪承寿也看出了这边的目的,可看出了又能怎样,打也打不过,退又退不得,就只好这么干耗着,尽量别挑起事端便是,否则万一打蛇不死,上次保定城破的事还余温未散呢!

李明华再次接近嘉定府,这次少了岷江横在前路,陆地上即便是再险,有炮火和白杆军这支奇兵在,也无非是困难度的不同而已。

嘉定城内守军得知义军绕道陆路而来,也打起精神振兵备战,这些,明将明臣要说也是忠义之辈,乃受千百年儒家忠君报国所愚,殊不知君与国岂可相提并论,更何谈忠君尚在报国之前,难道商纣可忠?隋炀可忠?崇祯虽素来勤勉,可一个人并无治国之才,却坐上那把权利交椅,即便他有满腔热血,百姓的下场又与昏君有何两样?

中国忠君思想之巅峰在满清,但大发展在明初。春秋时期,君臣之间是平起平坐的,到汉朝,刘邦这位草头王把朝臣见君王变得很肃穆,很庄严,到宋代,朝臣的座位便从此消失。

朱元璋建立明朝后,奉行一套森严的封建等级制度,甚至连衣服的颜色都有明确规定,不得儃越。明王朝建立的君父观念,使君臣间等级更加分明,皇帝占据了道德高度高高在上,与臣子间形成了一条不可逾越的鸿沟,更何谈普通民众。

李明华虽然钦佩这些守将,但大家处于敌对双方,刀兵相见也再所难免。到城下一番劝降无果后便开始着手攻打,对嘉定北门进行了低烈度长时间的炮击,这样一来可吸引守军注意,为白杆军提供掩护,二来也可避免双方不必要的伤亡,总不可能明知会被炸死,守军还前赴后继的在城墙上死扛吧。

炮击从中午一直断断续续到了晚上,城内的守将也知道城墙的掩护作用有限,不得已抽调其它具有险要屏障的守军加固北门,因素知义军擅于偷袭,也通令其它各门严密监视江面。

白杆军家乡多悬崖峭壁,是以擅于攀爬,到晚间灯尽之时,便从上游携干木料下水,沿江边漂流而下。至三更时分,便已漂至嘉定城边的峭壁之下。

城上守军虽严密监视江面,但视线受岩壁所阻,加上夜色掩护,未能发觉崖下异动。

白杆军士卒在崖下略作集结,便将手中矛杆钩环相扣,相互配合着攀援而上,伏于崖边等待时机。特战队员此时越众而出,悄悄潜行至至城下干掉巡夜的哨兵,然后拿火折子打出进城讯号。

奉命奇袭的三千白杆军摸到墙下,从城墙攀附而上。特战队在前扫清前进障碍,干掉巡夜守军,白杆军紧随其后,慢慢向北门靠拢。潜至距北门不足一里,因巡夜守军增多,才被守军发现,霎时间城内锣鼓喧天,报警之声四起。

李明华在城外听到响动,立即下令开炮攻城。城内守军虽早有准备,睡在一起并未分散,但仓促间敌情未明,也不及做出正确应对,正相互询问具体情况,有人说城外趁夜突袭攻城,有人说敌人进城了,没办法之下,只得往出事的城门赶去,没奔出多远便看到城下白杆军与守兵正争夺城门。

白杆军胜在突袭,守军仓促间来不及集结抵抗,加上白杆军具备手雷的单方优势,轻易的攻到城门口不足五十步,见后面援兵已到,急忙分出两千兵力阻敌。余人不计生死发力猛攻。

城门口地势狭窄,来援官兵眼看着墙下官兵所剩无几,却苦于对方手雷太过厉害,只能拉开距离用弓箭对射。守将有意绕道从城墙上支援,城头又已被炮火封锁,过去不得。

白杆军眼看成败在此一举,举着盾牌冒着箭雨拼死猛攻,手雷成片的扔向守军,终于夺取到城门的控制,一边搬开堵门的石料,一边借助炮火对两边的封锁,在城头接应外面的义军上城。

城内守军兵力虽多,但局部范围内施展不开,加上士卒承平日久,单兵作战能力远不及白杆军强悍,只得眼睁睁看着城门被打开。

城外义军从城门蜂拥而入,杀声震人耳鼓,在接替过白杆军的防御后,便开始对守军发起猛烈冲击。

守军眼看对方越奔越近,转眼便已能将手雷扔入己方阵中,哪里还敢继续硬抗这铺天盖地的手雷,也不知谁先发喊:“跑啊!”,一时间声音便汇成一片,官兵争先恐后往城内散去。

这嘉定可不比富顺,丢了北门可以从南门逃跑,这里三面环水,阻住了敌人的同时也困住了自己。当然,在敌人未曾攻入时还可从水路得到支援,可如今仓促之间哪里能容得下这么多人逃命!即便有足够的船只,也没有够大的渡口。

被冲散的官兵早已吓破胆子,哪有勇气和成群的义军对抗,加上前几日的劝降工作,跑得慢的官兵纷纷投降。

义军一路势如破竹,即便遇到少数微弱抵抗,只要一堆手雷仍过去,也如同快刀砍竹节般迎刃而解。

即便腿脚较快率先上船的官兵,也还未得及开船便被随后赶到的义军赶上,只好丢下同伴开船而去,剩下黑压压的一片人进退失据。起初尚有水中健儿泅水而逃,可后面的官兵即便水性再好,也挤不到人满为患的江边,只得眼巴巴望着追兵等死。

义军追到守军后也没发动攻击,只远远的站着喊:“投降免死。”虽然义军看不到崖下渡口,但看到面前这么多人,用屁股猜也能猜出是个什么光景,倘若逼得急了,难免会狗急跳墙。

不多时便有义军职务较高的军官赶到,看了看情况后便让大家停下劝降。

官兵见义军突然停止喊话,以为即将发动攻击,多数人开始后悔当初的迟疑,这也是人多的坏事,大家都等着别人带头呢!正在官军把心都揪紧了时,义军又开始喊起了劝降口号,不过这次换成了“投降免死,优待俘虏。”

众官兵哪里还敢迟疑,虽没人跪地,但有人带头将兵刃抛下后,旁人也纷纷效仿,一时间,叮叮当当之声不绝。

接下来的事情义军军官们早已干得熟练,先让官兵分组一排排走出,由人看护着鱼贯向城内走去,不多时便将这人满为患之地清理一空。

对于这些有抵抗意志的官军,李明华也接收了部分充实部队,余下的则由张子雨派来协助安定地方的人整编,挑选部分并无恶迹的青壮教育后驻守当地。

接下来李明华便开始对附近小县城劝降,夹江县起初尚有些犹豫,可在派出嘉定投诚的军将劝说后也放下了疑虑,答应投诚。至此义军对四川的控制只剩下重庆、叙州、蘷州、泸州等府,李明华下一个目标准备取叙州。

叙州地处云贵川交界,明末为多民族杂居之地,同嘉定相似,亦为三面环水,唯不同之处在于其周围江面更为宽阔,乃金沙江、岷江、与长江交汇之地,且城后有翠屏山为屏障,为少有易守难攻之地。

得叙州则泸州唾手可得,且进而可图云贵二地。有长江水路之便,更可为日后图重庆、夔州提供便利。

义军乘船沿岷江顺流而下,接近叙州后翻山越岭向府城进发,至骑龙垇开始安营扎寨,商议攻打对策。唐门弟子中有人曾在叙州久住,据介绍此地民族成份十分复杂,汉族多聚居于府城周围,时常受到蛮子骚扰,因受其影响也比较能战。此地蛮子多为穴居,(用石板镶在挖出的“生基”周围以及地上,冬暖夏凉,只是空间太过狭小。)也有与汉族较为和睦者帮助守城。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