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特谴行动 正文 第一百二十三章:极左势力的疯狂

王大三 收藏 1 20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size][/URL] 顾燕忿忿不平的问郭书记。 “他们为什么要把梁晴和九月都调回苏北去那,就算是她父母有政治问题,但梁晴自己可是个坚定的无产阶级的革命战士,难道我们的人也搞株连九族的封建社会那一套吗?” “嗨,燕子,你不知道内情啊,他们是担心九月手握兵权,由于不满而另立山头去了。” “怎么可能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32.html


顾燕忿忿不平的问郭书记。

“他们为什么要把梁晴和九月都调回苏北去那,就算是她父母有政治问题,但梁晴自己可是个坚定的无产阶级的革命战士,难道我们的人也搞株连九族的封建社会那一套吗?”

“嗨,燕子,你不知道内情啊,他们是担心九月手握兵权,由于不满而另立山头去了。”

“怎么可能那,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九大队长根本不是那种人,这些首长似的整天搞这个整那个的有什么意思啊。”

顾燕对自己的判断力从来不怀疑。


郭长涛说:“我的看法和你一致,但是那些人现在给杜部长施加的压力很大,连饶政委都站在他们的一边,这事非常复杂。”

顾燕说:“好,就打算九月可能和他们对立,那梁晴同志手上又没兵权,要她也回苏北接受审查于情于理都说不通的吧。”


“呵呵,傻丫头,这里的事你就不明白了,他们要调回梁晴那里是为了审查她的问题啊。”

郭书记摇了摇头,叹息了一声,显现出了自己的一丝迷茫。

“那又是为了什么那?”

“哎,实话告诉你吧,那几个首长是想借隔离审查之名,把梁晴弄回去作践她啊。小梁教导员长的太漂亮了,这反倒是对她自己不利的事,把她绑起来然后进行强奸几乎是多数男人的梦想。”


“什么?!”

顾燕愤怒了。

“怎么我们的人里面也有这样的败类?”

“有。虽说是极个别的人,但是也严重的污损了党的形象。”

郭书记也是非常的感慨。


顾燕说:“那需要我做什么,你可千万不能把梁晴送回苏北去啊。”

郭书记说:“你放心,燕子。我郭长涛那怕是顶着被枪毙的危险,也不会让梁晴回去的。不过为了消除后患,杜部长希望你能给延安的有关方面写封信,揭露一下他们所作所为,因为这些勾当他们都巧立名目蒙骗着上级组织那。”

“这个好办,不过写信太慢了,我发份电报给延安举报。”


“好,我也豁出去了,就用我们的电台发,有责任我个人承担。”

郭书记果断的一拍桌子。

这时候,汪正生走了进来。

他说:“算我一个,我和你们一起保护梁晴!”

就这样,电报很快由顾燕起草发了过去,但是到目前还没收到延安的回复。


郭长涛觉得自己有义务先和梁晴沟通一下,于是他借了顾燕别墅的一间房子找梁晴谈起了话。

梁晴听着听着气愤的流出了轻易见不到的眼泪。

郭长涛劝慰着她:“梁晴,别伤心,你父母的被极左路线的人冤枉的,迟早会得到公正的待遇和平反。顾燕已经给延安发了电报,相信上级一定会重视这个问题的。


郭书记拿出了秦长荣亲拟的公函。

梁晴见上面写着只要梁晴能到苏北接受隔离审查,他们可以考虑马上解放九梅,并且建议延安给梁晴的父亲平反。

她说:“郭书记,你们的好意我都心领了,我想我还是返回苏北吧,只要我的父母平安,就让他们审查我好了。”


“糊涂!”

郭书记说:“不行,他们这那象个政治审查的样儿啊,摆明了是想调你回去对你进行凌辱,怎么能自己去钻这个套子那!”

梁晴说:“我知道,他们都想得到我的身体,那就让他们满足好了。我身体虽然是神圣的,但也是我父母给的,现在为了救他们脱离不必要的苦难,我心甘情愿的献出自己的身体。”

梁晴说这话的时候表情十分镇定。


“不行,坚决不行!”

郭书记说:“要知道,他们费了这么大的心机要得到你,一旦你到了他们的手里,肯定是要往死里奸你,我和组织都不能眼看着你落入虎口里。你得服从市委的决定!就留在上海一心一意的搞好美人鱼行动,其他的事我们出面来解决。”

梁晴说:“首长,我知道你们是爱护我,保护我,但是那毕竟是我亲生父母啊,我不能对他们的灾难坐视不见。这样吧,我留十天的时间等延安给苏北和上海的回复,要是十天还没有回复,我就自己返回让他们审查去好了。”


郭书记知道梁晴决定了的事,九头牛都拉不回来,也只得点头答应了。

梁晴对他说:“首长,我的决定不要告诉顾燕,不然她一定会带头闹事的。那样会影响到整个美人鱼行动的实施,那就是真的对人民和组织不负责任的做法了。”

郭书记为梁晴的凛然大义所感动。

他说:“放心吧,我会把握好原则的。”


郭长涛没有正面回答梁晴的要求,因为他下定了决心要帮助梁晴不受侵害,所以顾燕这条线显得极为重要。


两天以后,欧阳佳慧终于带着她文工团的五名女战士回到了总部,全体战友热烈的欢迎了她们。

但是新战友石雅芳的到来,引起了特派专员秦长荣的注意。

他找到了敌工部长杜新宇。


“你们敌工部是怎么搞的,什么人都往部队里招,这如何能保证我们人民军队的纯洁性那!”

杜新宇耐心的解释道:“石雅芳同志在复兴中文学院里就是进步青年,现在险些遭受敌人的迫害,早就把立场站在了人民的一边,这样有知识有理想的好青年,我们为什么不能接纳她入伍那?”


秦长荣说:“危险啊,同志哥,你这可是右倾机会主义的思想,要不得,太要不得了。石雅芳出身官僚家庭,不可能不打上她的阶级烙印,她这样的人怎么能和人民同心同德那,我看你们敌工部快成敌人部了。”

杜新宇再也忍不住了,他气愤的猛的一拍桌子。

“专员同志,请你讲话注意点自己的身份,不要动不动就给人乱扣帽子。我军很多的高级将领不都是出身于剥削阶级家庭吗,不是一样接受了马克思主义,义无返顾的投身到革命队伍中来了吗!更何况,石雅芳的父母都支持女儿参加解放军,并且还把积蓄拿出来支援部队建设,这难道是坏事吗?”


“呵呵,糖衣炮弹都识别不出来,你们还配搞敌工工作吗!这样,这个石雅芳交给审查处先隔离审查,完了以后再做结论吧。”

秦长荣原来是盯上了石雅芳的美貌,想利用审查的机会强奸了她。


“可是你们凭什么审查一个新入伍的女战士那,难道就因为她的出身?”

杜新宇根本不可能把石雅芳交给秦长荣他们。

“我有权利审查所有可疑人员,你瞧她那名字,还文雅芬芳那,够骚的,就凭这一点我就能审查她!

杜新宇咬着牙道:“秦长荣同志,请注意你的语言,这还象是一个党员,一个高级干部说的话吗!请你给我出去!”


“好,好。姓杜的,算你狠,咱们骑驴看唱本走着瞧好了!”

秦长荣讨了个没趣,灰溜溜的出了杜新宇的办公室。

杜新宇决定找陈司令员好好谈谈,不能再让秦长荣之流在苏北胡作非为,搞乱了人心了。

杜新宇在此之前找野司的政委饶漱石进行过交流,但是饶政委怕得罪了“上面”,甚至他自己本身就想奸污梁晴,所以以“不合适”为由,没有支持杜部长的提议。


陈司令员知道了此事也非常的气愤,他告诉杜新宇,自己会给延安写信反映的,他让杜新宇做两件事,一是坚决不能调回梁晴和九月,二是让他派遣才参军不久的石雅芳返回上海任江南大队的侦察参谋,顶替原来于洁的位置。

“这样,先避开秦长荣的政治迫害,等待延安的新的指令,另外顾燕那丫头给总部的电报,一定也会受到重视。”

“阴云总是不能长久的。”

陈司令员拍了拍杜新宇的肩膀说。


其实,总政治部并不是不给华野和上海方面答复,而是任弼时同志觉得此事要和周副主席及张闻天同志商量一下。但凑齐人并不那么容易,所以耽搁了下来。

谁知道,任弼时很快的接到了顾燕发来的第二封电报,上面只有简单的一行字:我要赴苏北杀了秦长荣那个王八蛋!顾燕。

周副主席和郭沫若同志看到这份奇异的电文后,就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周副主席说:“难怪你们几个人人要抢顾燕同志那,这个姑娘太有个性了。”

任弼时道:“是啊,别看她和梁晴并列位国内第一美女,但她有两个不雅的外号,一个是顾大胆,一个是顾疯子。”

郭沫若道:“这两个绰号很雅致嘛,为了革命事业胆大心细,为了自己的同志疯狂的申述,很好听嘛。”


周副主席说:“弼时啊,你是不是给秦长荣同志拍份电报,让他先不要隔离审查梁晴同志和九月同志,暂缓一下矛盾。目前梁济民同志和九梅同志的问题还没结论嘛,不能搞株连九族的那一套啊。”

任弼时说:“好,我这就办去。否则这个顾燕真能把天给捅出个窟窿来。”

“恩,好啊,陈老总也来电报要求速审梁济民和九梅的案子,你们总政方面可得抓紧哦,免得伤害了同志之间的信任和感情。”


内讧在任何事业中都是最最不利的事。

谢长林通过他的内线,对梁晴父母遭审查的事以及苏北方面要调回梁晴的事了如指掌。

他觉得这是一个争取或者挑拨梁晴与组织上分裂的大好切入点。


这天,他特地为梁晴在训练场请了假,邀请她在白乐门喝咖啡。

保镖周四呆事隔了将近一年,终于又看见了令他欣喜欲狂的漂亮的“大洋马”梁晴。不过有谢长林在他可不敢造次,只是站在咖啡厅包间外,透过门缝偷窥着梁晴的身体一次又一次的进行了手淫自慰。


谢长林却耐心的劝着梁晴。

“梁教导员小姐,你这又是何必那,你们共军根本不信任你的父母,简直就和当年苏联斯大林的大清洗没有二致。并且还要隔离审查你和你舅舅,这也太不公正了。”

梁晴微笑着说:“我们内部也许是有一些不和谐的事情,但这并不影响我们的事业发展,谢特派员何必为**此闲心那。”


“呵呵。梁教导员别误会,谁叫我是个惜才的人那。只要你愿意和国府携手合作,我保证你和你全家都将得到友好妥善的安置。”

谢长林表示他可以劫出梁晴的父母送往美国定居。


谢长提到美国,却引起了梁晴的心事。

原来梁晴读大学的时候,她班级的英语老师是位大她四岁的英俊潇洒的美国密歇根洲的小伙子,叫亨特.哈里斯。

亨特.哈里斯是个疯狂的“梁晴迷”,也是学校里“追逐梁晴协会”的发起人之一。

当时大学里追逐梁晴的男生和男老师有一千多人,为了公平公正起见,亨特.哈里斯和几个人正式成立了“追逐梁晴协会”,协会的宗旨是保护梁晴的人身安全,和公平竞争梁晴的爱情,全校报名参加的人竟然高达五百多人。


梁晴记得自己当时是又可气又好笑,自己一个普通的姑娘,就因为长的人高马大,漂亮异常就招致了如此醒目的关注,实在是有点让人不知所措了。

其实梁晴对亨特.哈里斯还是非常有好感的,只是那时候自己还在读书期间,根本不想个人问题,所以她多次拒绝了亨特的求爱信息。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