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豹坠机事件表明中方参加中俄军演立足实战(图)

世界王牌 收藏 3 303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演习现场中方飞豹歼击轰炸机对地面目标攻击



7月22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参谋长陈炳德将军及俄军总参谋长马卡洛夫将军,联合签署了作训令:由俄陆军副总司令亚历山大·斯图杰尼金将军及解放军副总参谋长马晓天将军指挥的“和平使命-2009”中俄联合反恐演习,正式拉开大幕。


尽管只有3000来名中俄官兵参加,在中国吉林洮南靶场举行的此次中俄联合军演规模并不大,但由于此次联合军演无论在展开时机还是在演习科目上,其针对性都非常鲜明,而且,演习开始前的训练中,一架中国战机的坠毁,更是鲜明地突出了其近乎于实战的特点,因此,尽管中俄双方明确表示,此次联合反恐演习不针对第三方,不涉及第三国利益,也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但军演仍引起国际社会极大的关注。


演习当实战


7月19日,在演习前的训练中,中国军方的一架歼击轰炸机失事坠毁。据透露,当时该机正在演练对地面目标的攻击科目,结果在200米的低空发生事故后坠毁,两名飞行员不幸遇难,据初步判断,事故应当是因操作失误引起的。虽然中方并没有公开失事战机的型号,但据外国专家分析,失事的应当是JH-7型歼击轰炸机


目前现役军机中唯一能称为战斗轰炸机的,只有由西安飞机工业公司负责研制的JH-7“飞豹”,对外名称FBC-1,是中国1980年代开始自行设计研制的中型战斗轰炸机,有“航母杀手”之称。JH-7攻击威力强,具有装备大重量、大口径武器的能力。


其主要作战使命是执行对地、海攻击任务,具有一定的歼击护航能力。可用于攻击敌战役纵深目标;交通枢纽、前沿重要海、空军基地、滩头阵地、兵力集结点等战场目标,以及执行远程截击如航空母舰等大中型水面舰艇等攻击任务。JH-7最重要的武器是C-801K/803反舰导弹,最多可带4枚。两个翼尖挂架可挂霹雳-5格斗型空空导弹,也是解放军中少有的带有翼尖挂架的飞机。


该型战机为多功能攻击型歼击机,通常中国专家将其性能与苏-24战机相提并论。不过,在俄方专家看来,该型战机的航空发动机较之俄方产品而言,尚有一段距离。


由于指挥此次联合军演的中方最高指挥官马晓天将军是空军出身,因此,中国战机在训练中的失事,更是凸显出了中国军队是在以一种实战的心态来参加此次联合军演的。


在俄空降兵的一个网络论坛上,一位署名“安德烈”的网友在评论此事时,就感慨到:没有电视直播,竟然也这么玩命!当然,也有中国网友指出:这种事故恰恰说明,这种高强度的大规模演习,无论对中国的装备,还是对中国的军人,都是非常必要,只有经过压力检验的技战术素质,才是真正过硬的素质。


当然,此次军机失事,也有准备不足方面的原因。据俄方透露,该演习是在2008年的中俄国防部长会议上敲定的。今年3月23日~28日,中俄双方才在北京举行了第一轮协商,因此,对于沈阳军区而言,真正的准备时间是非常短的——演习营区的准备仅用了40多天。实地采访的俄《红星报》记者甚至将之归为此次演习的一大特点。不过,尽管此次联合军演的规模并不是很大,但由于俄军参演的摩化营及空降突击连都是满员齐装的部队,而且,第83空降突击旅曾参加过车臣战争,积累有丰富的反恐作战经验。因此,中方全身心地投入这种难得的学习机会之中,也是一种必然。


俄军对于这种耗资巨大才得来的军演机会也非常重视:俄军参演部队抵达指定区域之后,首先投入工作的就是4名军医,在他们的指挥下,一个很像样的野战医院很快就建成了。显然,作为一支成熟的军队,俄军首先就对这种实兵演习中经常出现的意外做好了应急准备。而且,此次军演,是俄远东军区自二战结束之后,其技术装备调动规模最大的一次演习。据俄陆军副总司令斯图杰尼金中将透露,参演俄军仅随身携带的弹药就高达上百吨:70吨为陆上兵器所用,30吨为航空弹药。而且,在正式演习开始前的练习中,就将消耗1/3的弹药——俄方显然也不想放过任何一次与中国军人共同进行实兵对抗的演习。


中俄双方都将此次演习看作实战,因此,演习地点选择上的意义就凸显出来:选择东北地区,不仅利于双方军队的调动,而且,俄方参演部队主要为远东军区的部队,也显示出随着亚太地区逐渐成为世界上新的经济、政治中心,俄远东军区在俄军中的地位也随之凸显:前俄军总参谋长巴卢耶夫斯基推行战区司令部式的军事指挥体系改革时,选择将远东军区作为试点军区,虽然随着巴卢耶夫斯基将军离开俄军总参谋长的位置,该项计划搁浅,但战区司令部式指挥体系所强调的“机动、灵活”,仍成为俄远东各部队训练时所强调的要点。


也许是过于接近实战的演习存在太多危险性,而且,此次军演的科目根本没有任何气势磅礴的阵地战色彩——完全突出了反恐作战的残酷性,因此,此次军演仅邀请了上合组织其他4个成员国高级军事代表团和上合组织秘书处秘书长、地区反恐机构主任等人观摩。


演习结束之后,除例行的阅兵之外,还将举行参演装备展示活动,显然,俄军在2005年联合军演时养成的装备推销特点仍然保持着。不过,中国的装备部门也不会放过宝贵的机会:很多新装备——甚至有在军内列装才10天的装备就被送上了演习场,以至于演习场上出现了来自各科研院所、生产厂家的专家及教授拼命收集各种装备数据的身影。


针对“三股势力”


据此次演习的俄军总指挥——俄陆军副总司令亚历山大·斯图杰尼金中将介绍,俄军参演官兵人数约1500, 主要装备包括160辆坦克和步兵战车等重型武器,空军则出动了22架战机,其中包括2架伊尔-76军事运输机,5架苏-24前线轰炸机,5架苏-25攻击机、5架苏-27歼击机以及5架米-8武装-运输直升机。而中方参演的沈阳军区也派出了同样的兵力。


“和平使命-2009”中俄联合军演,是中俄精心策划及组织的一次行动。尤其是在时间的选择上,俄国人是非常用心的:6月29日~7月6日,俄罗斯针对北约在格鲁吉亚联合军演所举行的“高加索-2009”的大规模联合军演上演;7月6~8日,美国总统奥巴马正式访问莫斯科;7月8日奥巴马总统访俄结束的当天,俄军开始在远东地区集结并准备开往中国参加“和平使命-2009”联合军演。将美国总统的访问,夹在两大军事演习之间,显然意在警告美国:俄罗斯不仅会对美国及北约的任何军事挑衅做出针锋相对的回击,而且,加深与中国的战略伙伴关系,也将是俄罗斯用于制衡美国的一种独门兵器。


作为“和平使命”系列演习的一部分,“和平使命-2009”在演习科目的选择上,传承了其“演习场景无限贴近现实情况”的习惯,其针对性非常明显。据俄国防部人士透露,“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演,在设计演习场景时主要考虑的是吉尔吉斯斯坦的颜色革命,激进分子夺取了一个中亚国家的政权,中俄军队联合出击,将激进分子击溃;“和平使命-2007”的上合组织联合军演,在场景设置上则明显针对2005年乌兹别克斯坦的“安集延武装骚乱事件”。而本次军演则将矛头对准了对地区安全危害极大、通常被称为“三股势力”的国际恐怖分子,演习场景则设定为恐怖分子在得到国外支持后,进入大城市并组织起大规模的骚乱,经过中俄双方的联席军事会议磋商之后,中俄两国军队共同镇压恐怖分子并恢复城市秩序。


尽管本次军演的预案是2月份制订、6月份批准的,但中俄双方最高指挥官并不讳言,演习是对三种势力(分裂、激进、恐怖)的回应。中俄双方都不否认此次演习与乌鲁木齐骚乱事件的联系。而且,中方并不掩饰,中国将与俄罗斯一起为预防类似事件的发生而做准备。据俄《生意人报》透露,中国前驻俄武官王海运将军曾明确表示,恐怖分子在新疆制造的骚乱,让中俄之间在反恐方面的合作更加活跃了,因为,俄罗斯和中国一样,也是一个多民族的国家,也面临着类似挑战。而莫斯科则完全支持王将军的这一观点并准备积极参加上合组织框架内的军事合作。在接受俄罗斯媒体采访时,俄军总参谋长马卡洛夫将军明确表示,中国军队在保卫北京奥运会安全方面的措施,也是俄军此次参加联合军演想向中方学习的一个科目,因为,这些成功的经验,对于俄承办2014年冬奥会有重要意义。


尽管中俄双方明确表示,此次联合反恐演习,不针对第三方,不涉及第三国利益,也不对任何国家构成威胁,但中俄双方并不讳言,此次演习的最终目的是向国际社会展示中俄有愿望也有能力为确保地区安全和稳定而合作。与陈炳德将军共同下令联合军演开始之后,俄军总参谋长马卡罗夫将军就公开表示:“朝鲜进行地下核试验并多次试射导弹之后,日本及韩国的军事合作开始大幅提升,阿富汗及巴基斯坦的局势也很复杂。除此之外,中亚地区的局势也尖锐化了。对于我们而言,中国是可靠的战略伙伴,中俄有义务在睦邻及互相尊重的氛围里解决所有问题。因此,两国军人的近距离交流,也是这次演习的重要内容。”


冷战时,前苏联曾陈兵百万在中苏边境,而沈阳军区及远东军区就是直接对面的两大对手,因此,让这两个军区的中俄军人在实战中加深互信,应是军演的一大目的。俄陆军副总司令斯图杰尼金将军就公开表示:“我们是第三次举行联合演习了,我们对中国军人的单兵作战能力及系统指挥能力都有了很深的了解。”所以,为了加深相互了解和学习,在此次演习中,中俄两军是按军兵种分配的住地,出动近20架直升机参加此次军演的中国陆军航空兵,就是和由60多名俄军官兵组成的米-8直升机参演部队住在一起的。


明年接着来


世界各大媒体在介绍“和平使命-2009”中俄联合军演时,通常都认为两年一次的中俄联合军演将形成一种常态——甚至一些退休的中国军事专家也持这也种观点。


但其实早在2007年,在上合组织峰会上,就已经决定在2010年举行“和平使命-2010”上合组织联合军演,而且,这一决定在2008年5月的上合组织国防部长会议上已被确认到了具体执行的地步。今年4月份各方则已就该演习的相关事项举行了第一轮磋商会议,现在,演习预案及各方参演兵力等具体问题,都已进行了具体探讨,演习时间和地点也已明确:明年9月9日~17日,上合组织“和平使命-2010”联合军演将在哈萨克斯坦的“近卫军靶场”举行。


在已经确定举行“和平使命-2010”联合军演的情况下,中俄双方再次决定举行“和平使命-2009”联合军演,显然是有个中原因的。随着国际局势的变化,中俄双方加强在上海合作组织框架内合作的紧迫性,已被中俄双方所认同。


不过,由于中国向来淡化处理上海合作组织的军事色彩,因此,俄军一直是在通过“集体安全条约组织”这一机制来加强与中亚各国的军事合作的:7月7日,俄军已经开始集结准备开往中国参加联合军演之际,俄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却以副总理谢钦随员的身份,秘密访问了吉尔吉斯斯坦。据吉方专家分析,谢尔久科夫上任以来首次如此低调的出行,肯定是专门为在吉南方建设新的军事基地而来。


显然,在通过“和平使命-2009”及“和平使命-2010”联合军演强化俄罗斯与中国及哈萨克斯坦的军事联系之际,俄罗斯军政领导人也在努力强化其与其他中亚国家的军事合作,以求确保这一地区的安全和稳定。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