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绝色女人的传奇 正文 二十七,一口水缸救了黄明轩的狗命3

北方老驼 收藏 0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size][/URL] 大车一路行来,快到城门口时,只听得一阵“隆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回头一看,是一溜汽车拉着满满的日本兵开过来了。丁宝明忙把大车赶到路旁让出道,待汽车开进城后,才扬起鞭子赶车进城。 城门口站岗的伪警察里有一个是油坊镇人,认识刘氏和马占奎,和其他伪警察打了个招呼,没有刁难便放一行人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232.html


大车一路行来,快到城门口时,只听得一阵“隆隆”的声音从后面传来,回头一看,是一溜汽车拉着满满的日本兵开过来了。丁宝明忙把大车赶到路旁让出道,待汽车开进城后,才扬起鞭子赶车进城。

城门口站岗的伪警察里有一个是油坊镇人,认识刘氏和马占奎,和其他伪警察打了个招呼,没有刁难便放一行人进了城。刘氏先去了悦宾客栈,姜掌柜见刘氏回来了,忙让伙计沏上茶来,“大太太,我正要派人到油坊镇给您送信去呢。”

“送信?送啥信?”刘氏不知道城里发生了什么事,立刻紧张起来。

姜掌柜把端茶的伙计打发出去,悄声说道:“大太太,城里出事了。”

刘氏一怔,“出啥事了?和老爷有关系没?”

“说没关系也没关系,说有关系也有点关系。昨天半夜,城里响了好一阵儿枪,早晨起来一打听,说是八路军进城了,半夜摸进了胡团长住过的那处院子,把一个班的警察打死了一多半,黄局长藏进水缸才拣了条命。”

“胡团长住过的那处院子?咋回事呀?黄阎王晚上不在警察局住呀?”

“大太太有所不知,胡团长住过的那处院子原本是一个姓武的皮匠的,那皮匠曾给游击队送过十几件皮袄,黄局长知道后,便给那皮匠安了个私通八路的罪名,抓到警察局上了大刑。皮匠熬不过去,承认了自己私通八路,黄局长便枪毙了他,把他家的院子霸占了。胡团长投靠了日本人后,黄局长又把那处院子送了胡团长。胡团长死后,那院子一直空着,可不知道为什么,黄局长昨天突然把那处院子重新拾掇了,晚上还在那院子住了,结果,也不知道怎么就被八路军给知道了。”

“哼,黄阎王这个王八蛋,真是坏事做绝了,所以才有今天的报应。”刘氏心知黄明轩之所以拾掇了那处院子,是因为她今天要把画眉送来。不过,她没把这件事情说出来,只是问姜掌柜说:“你打听了没?老爷没事吧?”

“早晨打听过了,黄局长拣了一条命,现在已经是惊弓之鸟,哪里还顾得上过问老爷的事。”

刘氏思量着说:“刚才进城的时候,我看见城里又开来许多日本兵。这日本兵进了城,老爷的事黄阎王就不一定能做得了主了,我得赶快找黄阎王去。”

“大姐,我也和你一道去吧?”画眉在一旁说。

刘氏怕情况有变,赔上画眉还救不出岳林,又对岳锦荣的信抱有希望,说道:“画眉,你和陈管家先在客栈等着,我和占奎到警察局找黄阎王探探口气去。”

刘氏和马占奎来到警察局的时候,黄明轩正在刚刚接任高桥的吉川少佐那里。

正如刘氏猜测的一样,黄明轩之所以拾掇开胡广义住过的那处院子,真的是等刘氏把画眉送来金屋藏娇的。

黄明轩娶的是原怀宁警察局局长的三姑娘,局长给黄明轩活动了个副局长之后,便调至省城的警局当探长了。黄明轩的妻子看不惯黄明轩的出尔反尔,心狠手辣,劝他多积些德。黄明轩不听,两人便经常因此发生争吵,感情也越来越淡漠。妻子经常找借口回省城住娘家,往往一住就是半年六个月。日本人入侵华北之后,妻子以躲避战乱为由,又带着孩子去省城住了。后来,广平和怀宁相继沦陷,黄明轩投靠了日本人,便给岳父写信让妻子回来。岂知,岳父在信里听说他投靠了日本人,不但不让女儿回来,还回信狗血喷头把他臭骂了一通,叫他悬崖勒马,不要做民族的罪人,让儿孙后代蒙羞。

黄明轩把岳父的信翻来覆去看了几遍,思量再三,觉得中国的天下将来必定属于日本人,反倒讥笑岳父传统守旧,鼠目寸光了。给岳父回信说就算投靠日本人是上了贼船,自己也心甘情愿,决不回头了。还说让岳父给他五年的时间,五年之后,他必定会干出一番惊天动地的事业。信发出去后,犹如泥牛入海。黄明轩知道岳父对他绝望了,便冷冷一笑,从此再没有和妻子有过书信来往。

黄明轩怕人笑话,没有堂而皇之地把画眉接回家里,便派人打扫开胡广义住过的那处院子。昨天晚上烧炕,他没有回警察局,为了安全起见,还调来一个班的伪警察保护他。半夜,他正梦见和画眉在热炕头上巫山云雨,美滋滋地像做了神仙一般时,外面的哨兵突然打起了枪。跟着,枪声大作,住在隔壁的伪警察一边打枪,一边惶恐地喊道:“八路来了!八路来了!”

黄明轩心说,这八路也太鬼了,我刚住进来,他们便知道了?他慌忙跳下炕,蹲在灶旁缩着脖子穿上衣服,抓住枪从窗口往外看。外面火力很猛,有几颗子弹擦着他的头皮飞进屋子。他刚朝外打了几枪,便有一颗手榴弹飞过来,砸在窗棂子上后掉在地上爆炸了。

黄明轩惊出一身冷汗。他知道,要真有一颗手榴弹飞进屋子,他这条命就算是交代了。朝屋里一瞅,锅台旁有口大水缸,也顾不得缸里的水冰凉冰凉,“扑通”一下跳进去,露出脑袋又朝窗外打了两枪。果然,没一会儿工夫,又有一颗手榴弹从窗口飞进来,黄明轩头刚一缩回去,手榴弹便爆炸了,弹片炸破了水缸,满缸的水流了一地。

枪声响了一会儿后稀疏下来,跟着,有杂乱的脚步声闯进院子喊道:“别开枪,是自己人。”

有人问:“八路呢?”

“八路早跑得没影了,黄局长呢?”

黄明轩见是援兵到了,湿漉漉地从被手榴弹炸破的水缸里爬出来。出去一看,负责保护他的伪警察被打死一半。黄明轩不敢在那院子住下去了,命人抬着死伤的伪警察连夜搬回警察局,直到第二天还心惊肉颤呢。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