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出自:新浪博客“不靠谱”



7月31日在长沙的最后一项工作就是看快女直播,下午去取票时顺便看了带机彩排,大众评审和专业评审都在走台,曾轶可唱完陈绮贞的《一起旅行》后,黑楠很温和地指出她的吉他弹奏的问题,高晓松质问曾轶可干吗唱别人的歌,小曾说我改过词了啊,高晓松说我来和导演再商洽。到了晚上直播,这首歌没了,曾轶可坚持了全赛程都是自己的原创,这也是下午高晓松指出这是她的特色与最大的竞争力。但这个竞争力还是晚上的直播中不堪一击。


直播大楼离城有点远,估计我是晚到的几位观众之一,门口的票贩子把票炒到一百多元。遇到台湾来的黄小姐,光光在博客预告了三人将被淘汰,我觉得黄英不会,最后,没想到黄英竟然是昨晚票数最高的,雷着了!不过,她的《映山红》比下午彩排时唱得更好,但能到第一名,还是大众评审立下汗马功劳。黑楠还是对黄英有保留态度。昨天的四位评委中,春晓有点非常态,主要在曾轶可的问题上,她明显是要灭曾的。


没想到曾轶可真的被大众评审给PK下去了,黑楠对她说:“你走我不留!这是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做今年快乐女声的评委!”特爷们。更爷们的是,曾轶可下台后,黑楠与高晓松也起身离席,而春晓与巫启贤却静静坐在那里不动,其实评委工作尚未完成,这时站在评委后面的两位女导演立刻起身,将两大爷门儿硬是给按住,估计导演组绝对预料到这两位文艺中年愤青在曾轶可下台后会有什么样的异常举动,提前做好了准备。这种危机处理很关键,因为毕竟是直播。


还有大家看不到的一幕,就是被PK下去的曾轶可应该是从台中央升降台下去,挥手做告别状,没想到她竟然拿着吉他从侧台下去了,每位被PK下去的选手,天娱都会安排经纪人在台口迎接,一时间,大家找不到小曾了。


不过,昨晚的直播进行了整整近三小时,的确精彩。


其他选手的反映与发挥比较正常,小曾走了后,江映蓉哭得最凶,再次说明了谭飞与她的绯闻是有根据的。给黄英做个封面女郎也好,给这孩子一点自信,才更有光彩,挺给四川人民面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