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心(人文关怀类) 正文 第五章  木头根子(5)

刘才友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size][/URL] 5 或许是先祖占用了木头家族所有的文气,致使他子孙后代一个识字的也没有,一直等到新中国的建立,毛主席几乎在每一个乡村都设立了小学校,虽然是条件简陋,但蚁民的子孙真的拥有了读书认字的机会,这一点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我常想,如果没有毛,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恐怕早就灰飞烟灭了吧,不给战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或许是先祖占用了木头家族所有的文气,致使他子孙后代一个识字的也没有,一直等到新中国的建立,毛主席几乎在每一个乡村都设立了小学校,虽然是条件简陋,但蚁民的子孙真的拥有了读书认字的机会,这一点具有划时代的意义。我常想,如果没有毛,像我们这样的家庭,恐怕早就灰飞烟灭了吧,不给战争打死,也给饥荒饿死,要不就会被洪水给淹死;反正,连蚁民也是做不成的。

父亲像一只辛勤劳动的蚂蚁,向外输送着劳力,向家运送着粮食.我呢,基本上解决了温饱问题,但活得仍然像一只小蚂蚁,不过,我背负的不是一粒粒粮食,而是一个个文字.本来,这些事是那些大作家做的事,不用我这个蚁民操心.可是,眼看着一年又一年,那些占据文坛的大人,一遍又一遍的糟蹋着世界上最美丽的汉语,把它们连缀成一堆又一堆的垃圾,不由人不心疼,不由人不痛心。也只好自己赤膊上阵了。虽然我的语言功底极差,悟性几乎没有,可是,我把语言当作宝石,当作金子,使用得小心翼翼,不敢随便糟蹋。譬如说,我的小说一开始很想使用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笔法,又想用《生命不能承受之轻》写法,或者就借用村上春树的《挪威森林》技巧;——然而,我还是一一排除了,这些创作手法无疑是好的,很有现代感,搬到中国来也很好用,只是跟我的思想不大相关。它们都是美丽动人的衣裳,穿到中国乡村社会就会显得哗众取宠,很另类,很不相宜;最终,我还是放弃了,我想用最质朴的语言来表达最朴素的情感和思想。我就像农民一样干活,不使用任何技巧,——想法很木,我无愧于木头世家的人。

是的,我不可能获得成功,我将跟我父亲一样,尽我一生的努力,能够养活我的孩子,就不错了。我没有遗产留给下一代,无论是物质层面的还是精神内涵的。我来到世上有四十三个年头了,没有虚度一天,日出而作,日落也不息,像泥鳅活跃在社会的於泥里,至今还一穷二白,两手空空。

毫无疑问,父亲的木也很顺利的遗传给了我,想来,他老人家的在天之灵也得到安慰了吧。尽管我不想要祖辈父辈这种不合时宜的馈赠,很想把它们从我的染色体内剔除,但是,我办不到。在我的身上,这种木头性格表现得尤为明显。

父亲的一生,很难感受到他的感情。他的喜怒哀乐,很少表现出来。作为子女,我很难看到他动感情的一面,他根本上,就是一块木头。曾经有一次,在我的当面,父亲跟当时只有十五岁的小弟不知因为什么而发生了冲突。发生得突然而激烈,父亲突然举起了手中的老锄,砍向小弟。小弟也端起一把锹,毫不示弱地迎击上去,双方的眼睛充着血冒着火,眼看一场家庭战争就要发生了。我连忙跑过去,一把夺去父亲手中的锄头,接着扑到弟弟身边,夺他的铁锹。我正在跟小弟争夺的时候,想不到的是,父亲居然冲上前,抓住小弟的头发,急得小弟直跳,好,你们父子两个一同打我!我当时也很气愤,但还没有失去理智,趁机将小弟关进房间,将父亲推出大门,将大门拴了起来。这样,一个在房内,一个在屋外,都跳起来骂我,直到母亲回家。娘一回来,两个都屁息息的,不吭声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