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国恩仇录 卷七 问君能有几多愁 第203章、圆桌会议(3)

头顶边关月心系天下安 收藏 3 3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2.html


说起刘华认北条时辅当干儿子,还有一些喜剧色彩。

两个月前,北条时辅和风魔小太郎一家子被阿术派人押送,坐船走水路到重庆,满以为会被刘华慢慢折磨死,但是出人意料地是刘华居然亲自接见了他们。

“霸王丸!”刘华先接见了北条时辅,当他看到蓬头垢面的北条时辅,脱口而出道。

这霸王丸,是刘华以前读中学时玩的街机游戏《侍魂》中的主角,北条时辅除了个子小点、肌肉少点外,样子和穿着跟游戏中的霸王丸很像,所以才让刘华触景生情。

“回……回禀陛下,小人小名叫千菊丸,不……不叫霸王丸!”北条时辅虽然好奇,但还是战战兢兢地纠正道。

“呵呵,朕知道你不是霸王丸!”刘华笑道,“他是以前朕在天堂认识的一个朋友。哦,你今年几岁了?”

“回禀陛下,小人快满13岁了。”北条时辅很有礼貌地回答道。

“很小嘛,只比朕的大儿子大2岁。”刘华慈爱地看着还没完全发育的北条时辅,说道,“你可猜得到朕把你从辽阳叫来的用意?”

“小人不知。”北条时辅胆子大了一些,愤然说道,“不过小人认为,因为我父亲不交钱为我赎命,所以陛下准备将我杀掉泄愤,或者将来把我押到日本要挟我北条家族!”

“笑话,朕要杀你,何必大老远地押到重庆来,在辽阳杀不行吗?至于要挟北条家,你还认为你有让北条家族顾忌的价值吗?” 刘华摇头说到。

“那小人就猜不出陛下的深意了!”北条时辅不亢不卑地回答道。

“呵呵,别说你才12岁多一点,就是朕的满朝大臣,也没几个能猜得透朕的想法!”刘华笑道。

“古人云[圣意难测],当皇帝的,特别是陛下这种白手起家的皇帝,肯定是不会让别人看得透城府的!”北条时辅说了句很有见地的话,语气很老成,完全不符合他12岁的年纪。

“不错呀,比朕那儿子懂事太多了!朕很喜欢……”刘华拍掌赞叹道,“这样吧,朕收你为义子,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不愿意,小人生是北条家的人,死是北条家的鬼。”北条时辅站起身,大义凛然地反对道。

“哈哈,有骨气!可是朕问你,当初你过世的老爹让你剖腹,你为什么不敢呢?”刘华微笑道。

“陛下,小人因为年纪小,武士道修为不够,自从看到舅舅剖腹后的痛苦样子,小人就没有勇气承受那份痛苦了!”北条时辅羞红了脸,尴尬地解释道,“如果陛下赐我毒酒或三尺白绫,小人倒是敢去死!”

说完,北条时辅嚎啕大哭起来。

“唉,可怜的孩子!”刘华走到北条时辅面前,将他的头揽入怀中,轻声安慰道,“朕本来确实有点不好的用意,但自从看到你后,就打消了这些念头。千菊丸,朕真心收你当义子,以后就住在皇宫,好好跟朕学习治理天下的本事!”

“治理天下?!”北条时辅大吃一惊,连哭泣都忘了,傻傻地睁大了眼睛,目不转睛地望着刘华。

“是的,孩子,政治和战争都是肮脏的,所以朕绝对不会利用你来达到某种目的!”刘华抚摸着北条时辅的小脑袋,说道:

“你可以考虑一下,如果你留在朕身边,将来会得到全天下最好的教育,而且成人后有机会掌管比日本大几倍的地方;如果你不愿意,朕也将你放回日本,但是你可能也知道,你弟弟已经当上幕府的连署了,而你将来夹紧尾巴混得好的话,也不过是他的跟班,如果你不甘寂寞,下场就不需要朕来说了,你自己也可以预料……”

听了刘华语重心长的话,再望着这个年龄可以当自己爷爷的半老头,北条时辅又放声大哭起来。

良久之后,北条时辅接过刘华递来的丝巾,擦干净了满脸的泪水,然后噗通一下跪倒在地,一边磕头,一边斩钉截铁地说道:“义子拜见父皇,请父皇为孩儿赐名!”

古时候日本人很流行改名字,像丰臣秀吉就改过3个名字。其他那些因为过继到别人家的,就更是要改名字,所以北条时辅希望刘华给他取个新名字。

“改个名字,表示与北条家划清界限也好!”刘华暗想,然后来回踱步,自言自语道,“叫什么好呢,蒙古名、汉名号是继续取日本名?哦,还是取日本名字吧!叫[南京大屠杀]?不好。叫[莫忘九一八]?也不好。叫[七七卢沟桥]?呵呵,算了,不折腾人家小孩子了!”

北条时辅静静地看着刘华,心中非常感激,人家一个威震天下的皇帝,居然绞尽脑汁给自己给想名字,看来收自己当义子还是真心实意的。

“这样吧,你的大名叫[天下共荣],小名叫[霸王丸]!你看可以吗?”刘华突然想起日本人提出的“大东亚共荣”,觉得自己的目标是统一全球,所以决定叫北条时辅“天下共荣”。

“谢谢父皇恩典!孩儿就叫天下共荣!”北条时辅感激的跪倒在地,连磕了好几个响头。

在他幼小的心灵中,“天下”是个多么宏伟的名字呀,比那些“松下、田中、龟太郎……”之类名字大气百倍,而且还有个“共荣”,这不是要让天下人以自己为荣吗?再说,霸王丸,这个小名也很霸气!所以北条时辅高兴的不得了,发自内心地对刘华千恩万谢。

“好好好,霸王丸,快起来。先陪在义父身边,一会义父带你去见你那些义母和弟弟妹妹。”刘华扶起“霸王丸”,吩咐侍卫传等在外面的风魔小太郎一家进来。

半晌之后,蒙着面的风魔小太郎一家来到刘华面前,全部整齐跪倒,高呼“参见主公”。

“咦,你们都会说汉语?”刘华吃惊道。

虽然霸王丸会说汉语,但他并不吃惊,因为古代日本的上流社会子弟,全部都要接受汉学教育,等到一定时候,还会到中国来留学深造,霸王丸出生在日本第一家族北条家,所以会汉语是理所当然的。

“主公,小人一家除了个别年纪小的,差不多都到过中原执行任务,所以稍稍会一些汉语。”风魔小太郎跪在地上,低着头,用生硬的汉语禀报道。

“好好好,你们站起来说话!”刘华笑道,“会说汉语以后适应这里就快得多了!咦,不是说,你们一家子有三十多个吗?怎么才来了二十几个?”

“回禀主公,小人家族原本男女老幼37人,在北条大人水牢中被饿死了6个小孩,还有3个老人被刑罚折磨死了,还有5个堂妹、弟媳被……被……”风魔小太郎用哽咽了半天,说不下去了。一家子默默地流着眼泪,没有一个人哭出声来。

“八格雅路,北条家真是没人性!不但不认亲骨肉,而且连手下功臣也要迫害!”刘华拍案而起,虽然风魔小太郎没把话说完,但是他猜得出那几个女子多半被狱卒轮奸死了。

听了刘华用日语骂人,风魔一家人再也忍不住了,全都放声痛哭起来,连霸王丸也想起自己的亲身遭遇,跟着抽泣起来。

“小太郎,你们别哭了!取下面罩,抬起头来,让朕好好看看。”刘华柔声说到。

风魔一家人听话地止住哭泣,揭下面巾,缓缓抬起头,但目光依然是卑微地不敢正视刘华。

只见风魔小太郎30多岁年纪,脸上满是伤痕,唯有一双鹰鹫般的眼睛,才看得出不同寻常之处。其他还有22个亲族,老人、小孩、女人都没有了,全部都是中青年男子。凡是他们身上看得到的地方,全都伤痕累累。

“唉,小太郎,你多大了?以前为北条家完成过多少次任务?”刘华叹了口气,问道。

“回禀主公,小人虚岁37,以前为北条家完成过329次重大任务,其他的小任务就记不清楚了!”风魔小太郎小心翼翼地回答道。

“你们恨北条家族吗?”刘华又问其他人。

风魔一家子没有说话,只是机械地摇摇头,最后只有风魔小太郎郑重地回答道:“主公,虽然北条大人害死了我的家人,但是我们并不恨他们,因为他们曾经是我们的主公,我们的生命都属于他们……”

“唉,你们的忍者道德观念,朕不想干涉。但是,既然你们现在是朕的手下,那请记住,从今天起,生命是属于你们自己的,不是朕的!”刘华意味深长地说道,“另外,从今天起你们不必再生活在黑暗中,可以堂堂正正地过正常人的生活。朕封你为军情处4品处长,你的亲族全部封为8品密探,归你直接指挥!等一会儿,朕派人给你们安排一处府邸,你们先在那里休养1个月,再去军情处办差吧!”

“谢主公恩典!”风魔小太郎一家子全部跪下谢恩,各种复杂的心情都有。

作为忍者,不是喜欢那种黑暗的生活,而是出生低贱,不得不过非人的生活。现在刘华将他们地位大大提高,怎能不让他们感慨万千呢。

“哦,你们既然认朕当主公,那朕也不能亏待你们!所以等过几天,朕会派人带你们到帝豪实业的工坊去,那里有很多年轻女工,如果你们看上喜欢的未婚女子,朕会为你们撮合!”刘华看到风魔小太郎一家子全都变成光棍了,所以又当起了月下老人。

“谢主公恩典!”风魔小太郎感激地说道,随后望了刘华身边的霸王丸一眼,小声问道:“不知主公准备怎么处置北条公子呢?”

风魔小太郎以前就认识霸王丸,从辽阳过来又一路同行,由于都是被北条家族所抛弃的人,所以大有同病相怜的感觉。虽然风魔一家被北条政村弄死好几个,但是大家出于职业素质,所以还是对霸王丸很尊敬。

“呵呵,他现在是朕的义子,叫天下共荣,小名霸王丸。既然你这么关心他,干脆收他当你的徒弟,以后到皇宫来教他一些本事!”刘华看到风魔小太郎是个重感情的人,所以也希望他传授霸王丸武功,免得以后被昔里吉、木忒、真金等小孩欺负。这几个孩子,虽然名为李志常的徒孙,但却是李志常亲传全真武功。

“谢谢父皇!”霸王丸兴高采烈地拜谢,随后又朝风魔小太郎磕头,算是拜师了。

风魔小太郎从刘华让霸王丸拜师,看出刘华是真心收义子,虽然隐隐约约觉得刘华会有什么不良企图,但是既然是新主公,所以也不想那么多了……

“皇兄,臣弟认为螟蛉之子不可用,蜀昭烈帝刘备之义子刘封,就是很好的例子!”一直没有说话的忽必烈,终于忍不住,冒了一句出来,将刘华的思绪拉回到金銮殿中。

对于收霸王丸为义子,皇族和满朝文武没有人不反对的,甚至好些皇族以为刘华嫌自己子嗣稀少,所以纷纷提出将自己的某个儿子过继给刘华。最后,刘华被烦得受不了了,只得假借长生天托梦来为自己开脱。

“四弟,刘封虽未派兵援救关羽,但是最后却能拒绝徐晃、孟达降魏,如果朕是刘备,就不会杀他!”刘华笑道,“再说,遍观满朝文武,无人对日本岛国熟悉,所以将来征服日本,朕只能委派霸王丸去,如果他管理得好,将来朕还会给他更大的省份去管辖。”

“既然皇兄早有定论,那臣弟就收回刚才说的话!”忽必烈见刘华不采纳他的意见,就不再争辩,默默地坐在椅子上不吭气了。

“呵呵,小样,我就知道你们几个兄弟有情绪!算了,等会散朝再留你们下来谈心!”刘华看到忽必烈的样子,会心一笑。

“陛下,现在卢布鲁克部长和阿凡提部长,在西域和欧洲外交事务都很顺利……”阿合马乖巧地插话,打破了刚才尴尬的气氛。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