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藏王 正文 第十六章 沙盘演练

零一零 收藏 1 1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size][/URL] 在兀论样郭和论泣藏回逻些城期间,赤祖德赞特意安排两人去为赤松德赞上课。当看着意气风发的兀论样郭时,赤松德赞就想起来在其后兀论样郭被新任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于三年后的749年持重兵攻破石堡城后俘虏的事情,便有意提兀论样郭一下。 赤松德赞首先向兀论样郭问了一些其实他早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1.html


在兀论样郭和论泣藏回逻些城期间,赤祖德赞特意安排两人去为赤松德赞上课。当看着意气风发的兀论样郭时,赤松德赞就想起来在其后兀论样郭被新任陇右节度使哥舒翰于三年后的749年持重兵攻破石堡城后俘虏的事情,便有意提兀论样郭一下。


赤松德赞首先向兀论样郭问了一些其实他早就知晓的大唐在吐蕃边境的军力布置以及兵种配置等等的问题。兀论样郭在之前的讲课中已详细和赤松德赞讲述了石堡城之战的整个过程。


“大相,照大相你刚才所说的,是因为大相早有准备,预先调进去三千名士兵协助防守才取得石堡城的胜利的。这也就是说,如何事先没有调进去这三千名士兵,石堡城就可能会失守罗?”赤松德赞问兀论样郭。


“也不能这么说。如果之前没有新调进去三千兵马,做好了万全准备,我军的主力就不会去攻打洪济城和设伏唐军,而会全力支援石堡城。石堡城在得到援军的情况下是很难被唐军攻破的。”


“但如果唐军派兵阻击我吐蕃的援军呢?”赤松德赞追着问。


“唐军如要在有限的时间内实施长距离的阻击,就必须得骑兵不可。陇右道只有一万的骑兵,很难对我军主力造成大的威胁。”兀论样郭笑着回答赤松德赞。


“大相,我刚才听你介绍过陇右道附近其他唐军的兵力布置情况。这让我想起来前天发的一个梦,在这个梦里,天神给我讲了一个奇怪的故事,正是关于我青海茹和石堡城的。这个梦挺有奇怪的,我正需要大相为我解惑。”吐蕃这个时候大多信奉苯教的神,天神最具有代表性,包括很多苯教巫师平时要做些什么事情也借天神的名义。


接着赤松德赞便把平时部分将领讲述军事时准备的沙盘拿了过来,按照他记忆中的陇右道节度使哥舒翰攻打石堡城的过程在沙盘上演示了起来。


兀论样郭刚开始时还笑呵呵地看着赤松德赞演示,毕竟赤松德赞才八岁,一个八岁的小孩子能提出怎样的意见?至于天神一说,兀论样郭并不信奉苯教,所以天神托梦一说,他是不大相信的。但赤松德赞在沙盘上没演示多久,兀论样郭脸上的笑容就没有了,而表情却越来越凝重。到了后来,干脆赤松德赞插红色的代表唐军的旗子,而兀论样郭则摆弄起蓝色的代表吐蕃的旗子,与赤松德赞在沙盘上交战了起来。


“在攻打石堡城之前,我会先派军攻占这里和这里,分别在这两个地方筑城,并派兵驻守。”赤松德赞先插了一支红旗在离洪济城近一百里的黄河边,再插了一支红旗离西海东北角湟水的上游。


“然后,我会上奏大唐天子,把河西道、朔方道和河东道的骑兵都秘密的调过来。那样子,加上陇右道的一万骑兵,我手中就会有六万的骑兵。我把二万的骑兵先调往湟水中游安人军驻扎的绥戎城,另外调二万骑兵入驻在洪济城黄河下游的积石军基地。等做好了攻打石堡城的准备,我先派二万骑兵对石堡城进行偷袭,正常情况下石堡城只有三千名守军把守。我会这样攻击。”随着赤松德赞的话,赤松德赞一支支小红旗插了上去。而兀论样郭也把蓝旗插上去应付赤松德赞的攻城。经过一番激死,蓝军打退了红军的第一拔攻城,并派人去求援。


“偷袭不成。我就会亲提大军,带所有攻城器械大举进攻石堡城。同时原暗中调入绥戎城的二万骑军调往湟水新城,阻击石堡城西北方向有可能来援的蓝军主力;而暗中调入积石军的二万骑兵则调往靠近洪济城的新城,以阻击石堡城西南方向有可能来援的蓝军主力。”赤松德赞边说边插红旗子。


两人在沙盘上激战得异常激烈,兀论样郭越打越心惊,不觉间汗水流了满脸都没发觉。兀论样郭紧皱着眉头,用尽了各种办法,都没能突破红军共四军大军的阻击。而石堡城里的三千守军在得不到有效的支援下,被红军轮番进攻,虽给与了红军重创,让红军在石堡城前丢下几万具尸体,但石堡城最后还是被红军攻破了。


在城破的一刹那间,兀论样郭脸色变得导常的苍白,仿佛自己已身临了其境,被唐军攻破了石堡城而自己作了唐军的俘虏。过了好久好久,兀论样郭才恢复了过来。兀论样郭现在都有点怀疑是不是真会有所谓的天神了,如果没有天神,那坐在自己对面的这个只有八岁的男孩就是神。作为吐蕃主管军事的拥有几十年戎马生涯的大相,却被一个八岁的男孩击败生擒,兀论样郭一时之间觉得难以接受。


其间赤松德赞只是静静地坐着,赤松德赞当然知道兀论样郭现在的感受。刚才两人之间的演练,与历史上发生的哥舒翰攻打石堡城的战斗如出一辙!看来一个人的指挥风格在一定的时候会定形啊,赤松德赞暗道。一个指军官的指指风格定了型,是很容易被对手猜出你接下来的作战意图,这是非常危险的。


兀论样郭深深吸了一口气,突然间“卟”的一声跪在了赤松德赞的面前。


“谢谢王子的教诲!王子之言,救了我前方数万将士和臣的命。臣实在羞愧万分,竟致我军于此险境而犹未自知。”兀论样郭当然知道大唐天子对石堡城是志在必得的,像赤松德赞所言如果哥舒翰提出这些战略,唐玄宗肯定会给与支持,这样,援军被阻击了的自己和石堡城肯定就难以保存了。兀论样郭这时心想肯定是王子看出了其中的破绽,借自己给他讲课之机点醒自己来了。至于天神托梦一说,只是借口罢了。兀论样郭开始还以赤松德赞的老师而自居,现在自称“臣”,是把自己处于赤松德赞的臣子的位置了。


“大相快快请起,小王只是在把天神托的梦转述出来而已,大相岂能如此!”赤松德赞赶忙扶起兀论样郭。


“我吐蕃能有这么一位具有如此卓越军事才能的王子当属我吐蕃之大幸!臣大胆预言,在赞普与王子的领导下,我吐蕃肯定会越来越强大,成为当世之强国!”兀论样郭此刻是死心塌地的准备向赤松德赞效忠了。开玩笑,赤松德赞八岁已经能打败自己了,以后长大了哪还了得,不跟他混跟谁去?


在此以后,兀论样郭家族便忠心耿耿地一直追随大藏王赤松德赞,不敢有丝毫的异心,为吐蕃帝国的建立与强盛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当然,这是后话了。


兀论样郭在告辞时,赤松德赞跟他说:“大相,天神的这个托梦,连父王都不知道的,只是因为其中涉及到大相才希望大相为我解惑,还请大相能为我今天所转述的天神的梦保密!”兀论样郭一听就知道赤松德赞王子是不希望其他人知道他具备惊世的才华而影响到他的正常生活,赶忙答应了。


兀论样郭给赤松德赞上课本来只是上两个小时的,但却足足上了大半天。兀论样郭上完之后轮到论泣藏给赤松德赞上课,兀论样郭本来想一把拽走论泣藏以免他在王子面前班门弄斧的,但想起临走前王子说的话,便忍住了,而他却急急忙忙的回府,重新考虑怎么布置青海的兵力布置去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