定居清朝 踏上征途 第九十八章 劫囚劫银

相对浴红衣 收藏 12 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952.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883.html


偶尔被逍遥寨山贼碰上的倒霉蛋,直接捆起来丢到早就预备好的小屋子里,然后安排人员看守。

一千多山贼分出三百个占了一个城门,三百多个劫狱、三百个劫库银,剩下三百多人则分散全城各地准备到时候制造混乱。

这个时候是凌晨两点半,也就是丑时末,正是大多数人熟睡的时候,没有灯的月初,没有月亮,也没有星星,福州城显得黑乎乎地,正是行动的最好掩护。

因为是除夕夜,加上过去的一年多,虽然福建烽烟四起,但是那些胆大包天的反贼终究没有胆量前来攻打省城,更别说现在福建趋于平静,加上今年的冬天特别寒冷,守护库银的二十四名库兵只有两个在外边站岗,其他的二十二个有些在睡觉,有些在打牌守岁,丝毫没有察觉危险的迫近。

相对于去救人,萧逸更注重的抢钱,所以他亲自带领这三百个人前去劫银,黑暗的夜里,经过半个小时的小心前进,到寅时的时候到达府库外边。

只见昏黄的灯笼下面,两个刚刚换出来站岗的库兵不断地跺脚,伸长脖子往里面看正在赌钱的其他的十几人,然后不时咒骂一下这个鬼天气,这个鬼差事,巴不得快点到自己换班的时间。

看看这个时机正好,萧逸点点头,对着前面左右墙角里的两个手下做了一个手势,两个手下会意,立刻拿起酒瓶子,装作醉酒夜归的买欢之徒。两人一边东倒西歪地走,一边喝着不知道是什么曲调的歌,互相肩搭肩地走。这种酒鬼库兵们看得多了,所以没有去理他,只是在他们稍微靠近库门的时候喝斥他们滚远点。

假扮醉酒的两人当作没有听到,一个停下来在墙角尿尿,另一个则继续脚步不稳往前走去,继续走的那个人刚刚走过两个库兵身旁时突然转过身子来,快步地冲上去,用手中的酒瓶子狠狠地往其中一个脑袋砸。

“妈的,你个不要命的家伙,竟然敢打我,我靠……。”这个时候的库兵仍然以为这人是在发酒疯。

假装尿尿的那人听到声响立刻一箭步冲上去,对着另外一个想过去帮忙揍人的库兵也就是一酒瓶子狠狠砸上去,两人的脑袋都顿时流下暗红的血。这次未等两人反应过来,两人以极快的速度从小腿抽出匕首,干净利落地解决了站岗的两个库兵。几乎在同时,萧逸一招手,立刻又拥上去二十几人,两个把库兵移走,其他的直接破门而入。

正在打牌的十几个库兵还没有反应过来登时被杀五六个,剩下的忙操起武器反击,但是一开始人数就处于劣势,加上又没有心理准备。吕佺孙特意拨过来的四支李星步枪倚在墙角还没来得及去拿,只能随手拿起能拿到的任何东西抵抗。对方也只有冷兵器,相信只要撑一会儿,不远处的知府衙门一定会听到响声,到时候这伙盗贼一定死无葬身之地。

可是萧逸千挑万选的这二十几人哪里是寻常之辈,都是在无数的打架斗殴中过来的,可能军队式的集体作战他们不行,但是这种几十人式的街头斗殴他们绝对擅长。可以这么说,就算李昌辉训练出来的特种兵,在这种情况跟他们打架也难保可以打得过他们。

打斗声吵醒了正在睡觉的几个人,刚开始还以为其他人因为打牌争吵,但是马上就绝对不对劲。因为腾出手来的萧逸手下已经有几个冲进来对他们往死里砍,几个正在睡觉的糊里糊涂就有一半送了命,剩下几个也讨不到好去,三下两下就被送上西天。

解决了二十四个库兵,萧逸立刻指挥手下将库门砸开,可是库门沉重,不是一时半会能够砸得开。这时附近的知府衙门已经察觉到动静,派出了几个人出来打探情况,这几个人才出了衙门几步被萧逸让人直接做掉。可以想象得出,不出多久,知府衙门里的衙役肯定会四处报信,甚至集中起来抢回府库。

一不做二不休,萧逸命令集中一百五十名手下进攻知府衙门,留下五十人继续砸府库,一百人负责阻拦有可能出现的各个方向援兵。

这边正在砸库门,那边已经攻入了监狱大门,因为监狱里关押着数百重犯,使得清廷未敢掉以轻心,虽然是除夕,但是守卫人员丝毫没有减少。为了尽快解决战斗,攻打监狱的山贼把各种看家本领都拿了出来,会爬房子的先爬到房顶上去,其他的用弓箭劲弩对着监狱一阵又一阵齐射,为了不引来更多的援兵,手榴弹和步枪都要留到最后关头才用。

防守监狱的狱卒一开始就死伤几十人,山贼们攻开了大门,直接不断地强攻进去。前来阻拦的狱卒虽然心狠手辣,但是这种不要命的搏斗显然还是欠缺经验,被山贼们逼得连连后退。

为了制造混乱,每攻下一个牢房,山贼们就放出一个牢房的犯人,有想报复狱卒的还会很慷慨地发给武器,这么大的动静终于引来各级官府的注意,只是一时之间也无法做出正确的判断。福州知府的知府衙门被围,因为除夕,大多数的衙役都回家去了,紧急之中只有几十衙役疲于奔跑。呆巡抚衙门里的吕佺孙见事态紧急,忙令人出城调派绿营兵进城弹压。

可是出城的人还没有走到城门边就被人杀后扔到下水道去,隐伏在城中各地方的山贼开始四处放火,并且大喊大叫乱党攻进城来,巡抚衙门已经被攻破。

萧逸看看全城大乱,干脆让手下用手榴弹砸开库门,将二十万两库银和五千两黄金急急抬了,往已经被自己人控制的城门撤去。邱二娘这个时候也被救了出来,刚开始还以为是自己的义军冒险前来救她,但当发现却是大名鼎鼎的逍遥寨时,却如何都不肯相信逍遥寨竟然冒着这么大的危险来救她。

到最后逍遥寨的几个人直接架了就走,虽然邱二娘武功高强,但是在牢狱里呆了两个多月,早被折磨得不成人样,没有多少力气去抗拒,只能任由逍遥寨的人抬了,往城外撤去。

城外的绿营兵看着城内一片混乱,想出兵但是没有巡抚的命令的话私自进城等于谋反,一干将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城里火光冲天。一直到天蒙蒙亮吕佺孙的命令才送达城外绿营,早就点齐兵将的绿营兵立刻涌出两千人杀进城去。

可是刚一离开大营,就有十几名山贼骑了马飞奔而来,往营盘里面扔了几十颗手榴弹,临走的时候还打了几枪。

增援城里的绿营兵听得后面一片混乱,忙分了一半人回来救援,可是当他们赶到时袭击大营的“胆大之徒”已经逃之夭夭,暴跳如雷的清兵纠集了所有留守兵力警戒,赶回的一千人又气哄哄地增援城里去了。

这个时候萧逸在城内的手下已经大部撤了出来,剩下两百多人四处纵火,四处抢劫,钱庄、丝绸店、古玩店、珠宝店、甚至典当店都冲进去抢。福州城一片混乱,逍遥寨众人只抢大户,不抢百姓,纵火也只烧大户人家的。福州城里的小混混见有机可乘,也都纷纷四处抢劫,许多商铺也连同着倒霉,有他们的推波助澜,福州城更加混乱。

一批批抢出来的财物急速地运到城外去,邱二娘早被送上马车往西南方向马不停蹄地赶路,库银也一同被护送往瑞金。

而急匆匆赶来的绿营兵有一半杀进了福州城四处抓捕纵火凶徒,另一半则被萧逸亲自带领五百手下,持了李星步枪,摆开阵势来阻击。

从来没有遇到过有如此胆大的黑社会敢公然跟官军打仗,绿营兵们还不知道这伙山贼跟一般的混混不一样,见对方竟然敢阻击他们,气得哇哇叫的清兵,带着轻蔑的心态各个汹涌而上,结果是留下一百多具尸体狼狈而退,不肯再前进了。胆战心寒的绿营兵们心里想着会不会是那些帮会又一次起义,而且这次攻到了省城来。这一迟疑,萧逸的大部队得以顺利撤离。

吕佺孙闻说城外绿营兵也遭受袭击,让他也懵了,这都是怎么回事?难道才刚肃清的反贼又一次卷土重来?吕佺孙越想越心慌,立刻派人往附近州府发出命令,让他们立刻派兵增援福州。

而等到几个时辰后这些部队抵达福州的时候,萧逸已经带着大部山贼按照既定路线一路往西南方向行走,因为队伍阵容庞大,又没有接到相关的命令和信息,沿途的乡团和地方部队都没有出手拦截。

一直到三天后,福州发出的阻截一支上千人部队的命令才到达福建各州府,而这个时候逍遥寨众人已经到达尤溪,尤溪县令金琳急急组织几百人出城一看,对方一千多人浩浩荡荡地,此聪明的知县见状立刻带领部队回城坚守。萧逸连看也没看,带领部队往三明而去,三明府城由于有了更多的时间准备,是以组织了一千余人到城外摆开阵势拦住逍遥寨。

这一千余人中不过装备了二十几支李星步枪,根本没有办法阻击几乎都持有李星步枪的逍遥寨进攻。看着这支装备李星步枪的部队,邱二娘心里隐隐认为是易博派出来解救自己的队伍,便放下心来,跟着一起行动。

三明府的阻击只是拖慢了萧逸一个小时的时间,然后是钟宝山派来的一千多兵卒,但也只是让萧逸停留了两个多小时的时间。萧逸是个拿得起放得下的人,每遇敌,都是直接命令组织最精干的部队冲锋,然后大军随即跟上,打开一个缺口之后立刻有专门的部队往路边扔下一些钱财。清兵眼热于钱两,个个不愿再追,都停下来争捡。

萧逸带领手下在沿途早就安排下来的兄弟接应下不断地过了一个又一个州县,一直到正月初十来到闽赣之界。而这时,后边衔尾追来的清兵已经有五六千人,萧逸带领部队同留守山寨的一千多人汇合后立刻派出一支一千人的队伍先前往井冈山占领一块地盘。

而萧逸则留下来准备好好地跟清军打上一架,凭着两千多人,还有建设一年多的山寨,萧逸有信心跟清兵耗上几个月。钱两仙游大营派人来取了去,但不是直接运往仙游,而是运往潮州,假装是潮州的天地会所为。郝祥也派出一支八百多人的队伍到梅州一带接应。经过两年多来的发展,潮州的天地会现在有两千多人,在仙游大营的支持下,也有了几百支李星步枪。

清军还没有赶到瑞金的时候,就已经是正月十五,元宵了。

仙游军又一次出征的日子来到,易博和李昌辉只能按期带领部队望北而上,再一次前去对付太平军。

那边福州被袭击,库银和犯人被放一空,让闽浙总督王懿德和福建巡抚都受到了咸丰帝的严厉斥责,两人都受到了停俸一年的惩罚。两人恼羞成怒,要求江西巡抚陈启迈出兵配合,由于此时赣北正是面对太平军的前线,湖南人陈启迈并没有精力抽出有力部队配合,所以只是下令宁都州、赣州府出兵协助。

两个地方合共出兵一千五百名,被萧逸派出去井冈山的部队只一打就直接崩溃,根本没有起到任何作用。这边福建派出的由总兵吕大升率领的五千多绿营兵和两千多乡团的配合下,囤积好粮食和弹药之后开始向瑞金进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