冲出火线 正文 第三十六章 “金蛇狂舞”雇佣兵(三)

风月彷徨 收藏 14 7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30.html


服下天使给我的消炎药,然后趴在地上让天使先简单处理一下背上的伤口,我突然想起在我们跳船时魔鬼扔了的方形的炸弹,外型有点像老式的宽底煤油灯,不过没有那么高,整个炸弹被压缩成了只比手雷大两号,不过威力确实可怕,我可是看到半只船都被点燃了。

“魔鬼,你用的是什么燃烧弹?跳船的时候。”我好奇地问道。

“嘿嘿,那个是我找神手要的,在普通燃烧弹的基础上加装了高能催化剂,爆炸产生的高温使得催化剂性更加活跃,加速空气中水分的分解,分离出的氢气和氧气再次爆炸燃烧,能快速消耗掉范围内的空气,如果是在比较狭小的空间,就算不能将人烧死,也会使人窒息死亡,它甚至能将水点燃!真他妈刺激,嘿嘿”魔鬼眼中泛起异样的光亮,看得我浑身发毛。

“呵呵,魔鬼你真是个混蛋,想不到下手比我还狠!”白毛狼这时醒了过来,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丝,一说话胸口起伏很大,只得张开嘴大口地喘气。

“白毛狼,不是跟你说过暂时不要多说话吗?调整呼吸,对,再吸气。”天使一边责怪白毛狼一边帮着他顺过这口气来。

“老白哪地方受的伤啊?怎么成了这样。”杀手关切地望向队长问道。

“是狙击手,用的是锥形弹,幸好有防弹背心卡住了子弹缓解了一下冲力,但还是射进了胸口,所幸的是子弹只擦过了肺叶并没有击穿,也没有伤到动脉,不然的话...”队长下面的话没说出来,不过我们都明白被子弹击穿肺叶的后果,如果动脉再受损,即使能及时救过来,白毛狼下半辈子怕是都要在病床上度过了。

“不过目前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子弹擦伤了肺叶造成组织进血,大口呼吸时会如针扎般疼痛,子弹留在体内使得肺功能下降,需要马上手术将子弹取出,而失血过多也需要及时找医院输血。”天使担忧地说道。

我看到除了我们这组的杀手和魔鬼外,其他人包括队长都多多少少挂了点伤,看来这次的敌人还真不简单。

“敌人那边怎么样了?”我小心地问道,战斗如此惨烈想来对方也不好过。

“港头上的越南政府军一上来便被端掉了,真正开打的是‘金蛇狂舞’,这次他们派来的八十多人死伤差不多过半,后来船上的人也被你们端了,以后几年在东南亚可能很少看到他们了,不过这次也使得我们跟‘金蛇狂舞’彻底闹翻了。”队长点上一支烟说道,这种香烟里加了很多镇定类药物,能消炎兼提神。

我看到队长眼中似乎有些不忍,不由得有些好奇,既然是敌人有什么好同情的。

大家都散开休息时,杀手坐到我旁边说道:“队长曾经说过我们以前跟‘金蛇狂舞’合作过,其实那次多亏了他们的帮忙才避免了战鹰队过多损失,算起来我们还欠他们一点人情。”

“这次是他们违反了承诺参与到中国的事务中来了,也算是自做自受。”我想我能理解队长的苦衷了,毕竟对着自己曾经的盟友开枪,放谁身上都不好受。

“雇佣兵是为了钱才出来拼命的,是永远追逐着利益的战争机器。”杀手说完后便沉默不语了。

战争机器,我们又何曾不是一群战争机器...一想到这个冰冷的名词,内心深处一阵阵紧抽,我也陷入了沉默。

大约四十分钟后,远处海面上开来一艘小型军用运输船,船上抬下两副担架将我和白毛狼抬了上去,队长他们收拾了一下装备随后登上了小船,马达开动,小船慢慢消失在了黝黑的海面上。

小船抵达一处中国驻军的海岛上后,蝙蝠已经在那里等候,一刻没有停顿,我们登上武直九一路向着战鹰队基地飞去,路上白毛狼的伤势开始恶化,只能靠不断输液来缓解病情,一回基地白毛狼便被推进了急诊室,开始了紧急手术。

直到下半夜,天使才拖着一身疲惫开始为我开刀取出身体中的“铁零碎”,看着天使眼中的血丝,我不禁感慨这个只有二十岁左右的女孩整天面对的都是流血牺牲,真佩服她的毅力!看着天使我突然想起了一个人的名字,一个同为医生的女孩,“杨晶”,唉,不知道现在她在干什么呢?

看着手术盘中逐渐堆起来的铁片,我心里一阵阵发毛,这些东西真的是从我身体中取出来的吗?真不敢想象后背现在已经成了什么样子。

长达两个多小时的手术过后,天使长长呼出一口气,一边整理手术器械一边递给我一张X光骨骼底片,指着其中腿骨上几处亮点对我说道:“菜鸟,看来以后你坐民航有麻烦了,有几块铁片扎进了腿骨深处没法取出,不过对行动倒是没有什么影响。”

“还真被魔鬼那张臭嘴说中了,这次任务我还真的‘增重’了!”看着底片上的亮点我无奈地摇了摇头笑道。

“呵呵,能这样想就更好了,我还怕你接受不了呢。”天使重新给我换上一瓶盐水,继续给我输点滴消炎。

“但愿如你所说,这些铁片别给我添麻烦才好。”

“是肯定不会,呵呵,你好好休息一下吧,失血过多需要好好休息。”天使将灯光调得很柔和,然后走了出去。

一闭上眼睛,两天来的疲倦立刻席卷了全身每一个细胞,我再也无法抗拒浓浓的睡意,沉沉地睡了过去。

清晨醒来,阳光透过厚厚的窗帘射进柔和的光亮,整个医疗室中弥漫着一股清晨的慵懒,我长长地伸了个懒腰,昨晚由于后背有伤,不能躺下睡,没办法只得呈现八字形趴在床上,还真有些不太习惯。

随手打开电视机,无聊地看着新闻,昨天小岛上那么大动静,不知道新闻上有没有报导。

果然如我所想,中国和越南很默契地都对昨天的消息进行了封锁,毕竟各国之间都会有这种小摩擦,要是引起民众恐慌就不好了。

不过很快我被一条国际新闻吸引住了,“中越两国昨日在南海某小岛举行小型军演,演习一直持续到晚上。”

我苦笑了一下,昨晚的动静太大,越南还损失了至少一艘轮船,也只有通过演习来掩饰一下了,报导上还说中国军方于今早已经正式在小岛驻军,越南还是很识趣地离开了。

房门被打开,杀手走了进来,见我正在看的新闻后,笑着对我说:“记不记得以前新闻上有一个差不多的报道,说的是某国跟某国联合军演,结果还死了十来个人,而且坠毁了两架直升机的,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那是两国边境问题的摩擦,后来用军演来作掩饰,报道说死了十个人,那是被压缩到极限的死伤人数,真正死了多少人我想只有这两国的军事高层最清楚。”

“以前还不清楚,现在才明白现在的世界和平与发展虽是主流倒不假,但实际上是暗流涌动啊,各国之间小摩擦不断。”我感慨道。

“所以世界各国在军事方面一是努力发展顶级武器再就是大力发展特种部队,因为特种兵在处理边境摩擦方面同样是国家所需要的。”

“白毛狼怎么样了?”我问杀手。

“已经没什么大碍了,子弹已经取出,伤口也开始好转,不过需要一段时间的疗养,暂时是出不了任务了。”杀手拿起一个苹果用匕首一边削一边说道。

“那就好,昨晚看他苍白的脸还真令人担心。”听到白毛狼没事,我这才放下心来,“出任务?我们又有任务了?”,我突然听出杀手话中的含义。

“呵呵,是啊,不过这次是小任务,用的人也不多,你跟白毛狼就留在基地好好休息吧。”杀手将削好的苹果递给我说道。

“那怎么行,我的只是皮外伤,没问题的,快给我说说任务吧?”我发现自己现在很怕闲下来,一闲下来我就容易胡思乱想,只有出任务时我才能感觉到踏实。

“队长已经决定了,这次你们两个就负责好好休息,只是小任务,负责暗中保护台湾过来的访问团而已。”杀手拍了拍我的后背说道,一下碰到了我的伤口,疼得我只咧嘴。

“你小子故意的吧,疼死我了。”我用手拍掉他罪恶的右手,结果动作过大又牵动了伤口,疼得我冷汗都留出来了。

“你看,都说让你好好养伤了还说没问题,队长已经决定了,你就好好养伤吧,享受一下平静的生活,对了,还可以向队长申请一下出去走走。”杀手提议道。

知道中了这小子的套,不过既然队长已经决定,改变的可能性不大,看来这次我是不能参加任务了,不知道能不能趁这个机会回家看看,算来已经有四个多月没跟家里联系了,思家的感情一下子涌上了心头,我也没心情跟杀手继续打屁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1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