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血刃——我的黑道生涯之学生时代 五十一 我和邢立强找土六子拿书

梅戈 收藏 2 1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size][/URL] 瞧着对方很客气,态度非常诚恳,我也不好意思难为对方,征询了一下宋建国、许彬、庆阳他们的意见,我对这个自称叫刘森的人道:“大哥,这事既然你们承认错了,我看也就算了,大家以后还是好哥儿们,就是千万别再打架了,那烟和钱你带回去吧,大家都不容易!” 这刘森一听,马上急赤白脸道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4696.html




瞧着对方很客气,态度非常诚恳,我也不好意思难为对方,征询了一下宋建国、许彬、庆阳他们的意见,我对这个自称叫刘森的人道:“大哥,这事既然你们承认错了,我看也就算了,大家以后还是好哥儿们,就是千万别再打架了,那烟和钱你带回去吧,大家都不容易!”

这刘森一听,马上急赤白脸道:“那怎么行?这让我以后再怎么见许彬兄弟?我这话既然已经说出来了,这事就得听我的,这烟和钱无论如何都要给许彬兄弟!”说着话,刘森就把烟和钱硬塞了过来,我不好硬拦,毕竟这事主要是许彬的。

这时宋建国在背后拉了我一下:“收下就收下吧,别让许彬白挨了打!”

我这一不拦,许彬也就明白了。当烟和钱递到了许彬手里,刘森长出了一口气,完了他笑着对我道:“兄弟,我托个大,叫你们一声兄弟,这事说了半天,现在就算解决了,总之是我兄弟不对,我当哥哥的替我兄弟再给许彬兄弟道了谦,希望许彬兄弟别拿这事当回事,以后你们还是好兄弟!“说着话,刘森就要给许彬作揖。

事情到这个份上,我们要再较真就是我们的不对了,所以我赶忙一拉许彬,两个人一起拦着刘森道:“大哥,这事这么着就行了,你要再客气我们兄弟可就没脸了!”生拦死拦,我和许彬就是没让刘森作这个揖。

一旁刘森的兄弟刘山也赶着给许彬赔不是,我们觉得这事算解决的不错。

刘森看我们也是很诚心,就不再坚持,笑着对我说道:“我这人也是忙头顾不了尾,尽顾说我兄弟跟许彬这事了,我还没请教兄弟你贵姓啊?!”

这刘森不用打听,就冲刚才这一番话,这一番作为,肯定是个社会油子,在这些事情上,我觉得我肯定没法跟他比,就笑着道:“大哥,什么贵姓不贵姓的,咱们都是普通老百姓,用不着那么客气,我姓韩,叫韩永,这些都是我的好朋友!”

刘森冲我一笑:“兄弟,行,你是个做事的人,我从一过来就看着你不同一般!”

拍马屁的话人人都爱听,但不是谁都能说好,这刘大哥恰恰是能说的最好的那类,我一听他那话,心里一高兴,笑着对他道:“大哥,我今天还有事,得赶紧回去,改日有时间你再过来,咱们哥儿几个一起喝点儿,大家以后就是朋友了!”

刘森最想听的就是我这话,这意味着他兄弟跟许彬的事算是彻底解决了,所以他立刻眉开眼笑道:“好说,兄弟,等什么时候我有时间,一定过来请请哥儿几个!”

我笑道:“谁请谁都无所谓,咱们现在认识,以后就是朋友了!”说完我一伸手,刘森马上就把手伸过来握住了我的手:“兄弟,你这朋友我交定了!”

看许彬的事圆满解决了,我就着急回家了,所以和刘森握了握手后我对他说道:“大哥,今天我得赶紧回去了,什么时候你过来咱们再约好不好?”

刘森此行就是为了他兄弟以后能在这边好好上班、不再受威胁,现在这事解决了,其他的就是次要的了,所以我的话一完,他还是笑着道:“我有时间一定过来,咱们再聚!”

我连说了两句好说好说,又和他们哥儿俩握了握手说了再见,然后把手向周围的兄弟们一招,带着这一百多人我们就离开了车站。

走在回去的路上,宋建国第一个道:“这哥儿们真行,来了这么一手!”

庆阳笑道:“这是聪明人,估计昨天他弟弟回去把事跟他说了以后,他懂得强龙不压地头蛇,花十几块钱把这事一铲,比叫几十人来强!”

邢立强也笑着跟着道:“是啊,真叫几十人来,未必几天就能解决这事,甭说吃饭,就是车费就够他们哥儿俩花的,这刘森不简单!是个人物!”

我点点头,赞同他们的说法,许彬拿着那条烟问我:“韩永,这烟怎么分?”

我瞧着这黑压压的一百多人,这一条烟还真不够分的,就对许彬道:“我得先回去,你一会儿找个商店再买几盒烟,给大家分分!”

许彬说了声是,我又问张成、肖四他们:“哥儿几个还有其他事吗?”

张成他们连连摇头道:“没事,我们都没事,你有事就先走!”

我此时也是真着急回去,就对张成、肖四、大庄子他们道:“哥儿几个,对不住,我真得先走,咱们有什么话明天再聊,大家明天上午谁没事,就去青年湖玩会儿怎么样?”

肖四、张成、大庄子他们都连声说好,我一拍邢立强:“力强,咱哥儿俩走吧!”

邢立强说了声:“好嘞!”飞身就骑上了自行车。

宋建国见我说走就走,也叫着樊胜利他们:“胜利,咱们也走,跟韩永能走一段!”

樊胜利是也很愿意跟我走一段,只是没听我招呼他们就没好意思,现在听宋建国叫他,立刻就喊上大生子他们,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就骑车先走了。

骑在车上,邢立强笑着道:“韩永,你今天这风头又出足了,手一挥,哥儿几个立刻就跟着走,估计刘森那哥儿们都看傻了!”

一旁樊胜利也凑趣道:“是啊,永哥,今天你是真够威风的!”

我哈哈一笑:“你们这是往起架我,把我是越架越高,我真怕掉下来摔死!”

骑在另一边的宋建国这时把腰一挺,不无顾虑道:“韩永,咱们是说归说,闹归闹,我觉得你真轻易不能收,前一阵你一露出那意思我就想了,你一收,好多人肯定以后就不会再帮你了!大家出来混,无非就是为了有事能互相帮,再者弄几个钱用,你收了,不再帮别人,别人也就自然不可能再帮你了!话说回来,你真收了,别人不说,王金泉那孙子不等宝泉出来就得跟你磕,你没了这些帮手,再能打你能打几个?光凭大海、双龙、力强我们这些人,对付王金泉恐怕要差好多,这事你得多想想,以后的事还长,咱们还是得先顾眼前!”

我知道宋建国说的都是肺腑之言,为收不收我也考虑了很久,可总是为形势所迫,始终收不了,宋建国说的顾虑,也正是我最担心的,因为王金泉为几件事真是把我恨死了,何况他更想借灭了我而一举成名,成为这一带跺脚乱颤谁也不敢惹的大玩主儿。

“建国,你说的我不是没考虑过,何况这许多兄弟一直都很帮我,我真马上收了,也对不起兄弟们,至于王金泉,那我到不在乎,他不能整天领着一百多人满大街找我吧?!”

“那倒不会,”宋建国哈哈一笑,“不过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啊!俗话说,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他要瞅空子黑你一下,可就够你受的,你不能整天提防着他啊,那日子就没法过了,我劝你还是把事想周到了再做决定,不然这世界上可没卖后悔药的!”

这时邢立强说了一句:“韩永,我劝你干脆就死了那条心,跟哥儿几个混有什么不好?!现在你又没去上市一中,我看你以后上大学的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不是哥儿们说话不吉利,在咱们这破学校,你要想上大学那真得是修个三世五世,我劝你还是死了那条心吧!”

对于能否在白沙中学直接考上大学,我心里是也没底的,只是想自己多努力,为自己争取一下,现在看好朋友对此都不看好,我心里也是打起了鼓,嗨了一声我说道:“走一步说一步吧,反正我自己得努力一把,至于收不收,我现在也就是说说,真要收,我也未必下得了那个决心,毕竟和哥儿几个相处惯了!没你们,我心里也是空落落的!”

樊胜利一听,乐了:“永哥,我看你就这么着吧,该上学上学,该和兄弟们玩会儿就玩会儿,什么事也别过于认真,高高兴兴就好!人活一辈子,还不就是图个开心高兴?”

宋建国心里其实也赞同樊胜利的话,但他没直接表示出来,瞧我对樊胜利的话没反驳,他对我说道:“这些事就先这么着吧,说多了也没用,我看你说的也对,走一步说一步,现在咱们也只能这么着!”说到这里他话锋一转问我道:“咱们明天去青年湖?”

我答了声:“是,明天上午我肯定去!”

宋建国点点头,我们这群人就骑到了一个十字路口,向北是邢立强、宋建国和樊胜利他们回家的路,直走是去我们家,邢立强因为要送我,就问宋建国:“建国,你着急吗?不着急就等我一会儿,我把韩永送过去,最多十来分钟就能回来!”

宋建国两腿把车一支,笑道:“你去吧,我和胜利他们等你,一会儿咱们一块走!”

邢立强说了一声好,骑着车就带着我冲过了路口,我连忙转过身向宋建国他们说了声明儿见,他们也冲我使劲招了招手,几分钟后,邢立强就把我送到了我们村的村口。


如此又过了几天,邢立强的奶奶去看邢立强的父母了,我心里想着土六子说起那两本书的神秘劲儿,心里总有种莫名其妙的感觉,就约着邢立强去找土六子。

敲开土六子家的门,土六子是才起床,一看是我和邢立强,立刻就笑了:“怎么着?韩永,拿那两本书来啦?你今天来的真巧,昨天那书才还回来,不然你又扑空了!”说着话,土六子就把我和邢立强让进屋里,我当然不能说就是为书来的,递给他一支烟以后也笑着道:“今天我和力强都没什么事,就过来看看六哥,不然该挨六哥批评了!”

土六子呵呵一笑:“你小子是越来越会说话了,真没白在社会上混,怎么着?我听说你前几天组织了一百多人去帮许彬打架,脸露足了,行,宝哥真没看错你!”

一听土六子提起宝哥我忙打听:“六哥,宝哥在圈里怎么样?最近有信来吗?”

土六子点着我递给他的烟,神色平和道:“宝哥这人到哪里也差不了,尤其圈里也有不少熟人,舒服到是舒服,就是没咱们在外边自由啊!至于信,他给家里写的也不多,我们这些人就更难收到了,不过这事弟兄们都理解,宝哥这人仁义啊!”

我和邢立强都点点头,土六子这时才想起还没给我们让座,就指着桌子旁的两把椅子连声道:“韩永,力强,到我这里还客气什么?!快坐,快自己坐,咱们哥儿们谁跟谁?!”说心里话,这土六子笼络人也真是很有一套,不然不会有许多人替他卖命,这人虽然心狠手辣,但对谁都是特客气,不笑不说话,而在花钱方面,出手也特大方,究其原因,还是他善于笼络人,手下几个佛爷也真给他卖命,真帮他弄钱,但话说回来,他也真保着这几个佛爷,因为这边道上的人都知道这几个佛爷是跟土六子的,就没人敢吃这几个佛爷,佛爷们因为有土六子保着,没人敢难为,胆子壮,下货就多,除了给土六子一部分,自己剩的也多,大家是两头得利。但这些事,大家都只是心知肚明,谁也不敢乱说。

看土六子这么客气,我们就更随便了些,邢立强自从从我嘴里得知土六子这里有两本书就比我还好奇,因为我们都知道土六子这类人甭说课本,就是小说也是不看的,邢立强还试着猜测:“韩永,你说土六子那里的那书是不是《曼娜回忆录》啊?!”

《曼娜回忆录》是一本黄色小说手抄本,我们一直是只闻其名,未见其面,对于它,因为不了解,而知道的人又将它传得神乎其神,我们这些知道可又未曾见过它的人就对它充满了强烈的好奇心,是都想一睹为快,可对另一本小说是什么,我和邢立强就猜不出来了,所以现在既然有了可能的机会,土六子跟我们说话又这么随便,邢立强就试探着问:“六哥,韩永说你这里有两本小说,是什么好小说啊?你就快拿出来让兄弟们看看吧!”

土六子看邢立强有些猴急的样子,哈哈一笑,指着他笑着说了他一句:“你啊?!”然后转身就进了他睡觉的屋。

看土六子进屋去给我们拿书,我和邢立强都是充满了渴望期待,邢立强瞅着我不由得就低声说了一句:“这一趟咱们俩没白来,看来庐山真面目是马上就要揭开了!”

我这时心里也特兴奋,自从猜出这两本书里有一本多半是《曼娜回忆录》,我心里就充满了强烈的渴望、好奇,那书里究竟是怎么描写那事的?那事到底是怎么回事?除了那事还写别的了?真的看了那书就会想做那事吗?……围绕着这本书,我心里想了许多,而现在,最多不超过半分钟,这书就会出现在我面前了。

(未完待续)





1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