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锋王座 前传:碧血丹心,红河怒吼 铁壁(1)

山鹰2007 收藏 2 3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size][/URL] 9.20,0:30分,无名高地顶一线防御阵地,2号哨位。 完成连长任务的六连主力已悄然归位。浓密的烟幕,致命的毒气正随着清冷的夜风淡淡散去。四野,炮声隆隆,杀声震天,袅袅余烟升腾里,偌大的无名高地山岭却是死一般的沉寂。我寻了处土坎缺口,举起望远镜的我偷眼看下去,但见朦胧的月色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3901.html


9.20,0:30分,无名高地顶一线防御阵地,2号哨位。

完成连长任务的六连主力已悄然归位。浓密的烟幕,致命的毒气正随着清冷的夜风淡淡散去。四野,炮声隆隆,杀声震天,袅袅余烟升腾里,偌大的无名高地山岭却是死一般的沉寂。我寻了处土坎缺口,举起望远镜的我偷眼看下去,但见朦胧的月色,漂泊的青烟里,山火猎猎掩,尸身遍地,刺鼻的焦臭里,弥漫着狰狞沉重的杀机。

距离我1800-2300米无名高地山岭脚下与142高地交汇的坳口间,以东北-西南走向倒八字分布的是敌伴随迫炮营20-40门各式迫炮和十数门M43加榴炮组成的庞大阵容横亘于我唯一可与后方联系的142高地至无名高地通路,敌人纵向防线突破口上。向北可对三营兄弟据守的142高地进行有力的火力打击与支援,向西可对小青山红2团阵地造成致命打击,向北可炮轰我无名高地,611核心阵地,对我造成极大威胁。

在我1300-1600米距离的无名高地上山坡道口两旁,布设有简易半开放式地下车位,还有从嘎斯66和乌拉斯452A突击车解下,安置于短壕炮位中的敌苏制20余门DKZ 1965式 100mm和DKZ 1956式85mm无后坐力炮。还好在这段距离中敌反坦克步兵的AT-5反坦克导弹,否则我6连与三营弟兄们后果堪虞。当然这也更加确切的证明了之前我的一系列推断。

在我800-1100米距离的无名高地山岭上山坡中段,沿着一路逶迤的早被敌我炮火叠加毁坏得看不成形的上坡路,两侧借着先头烟幕与毒气的掩护重新修筑起来层层叠叠恐怕数十条的短壕沟。不用说那里一定就是敌人RPG-9重火箭筒的发射阵地和敌HCB重机枪、KПBT高射机枪的机枪阵地。

在我200-600米距离的无名高地顶崖壁侧近,被敌我炮火轰击,4、5连战友们爆破几乎被铲平了的交通壕再次在我的眼睛里纵横交错起来。一处处散兵坑、短沟同样漫布其间,其中人头滚滚,惨白的月光反衬着绿荧荧的鬼火,难以计数的一支支AKM(加挂BG-15)、PПK-74、Dragnov、AГC-17、RPG、RPO正静静架起上举,黑洞洞的枪口或炮口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凝重杀气,像稀疏的森林一般在幽暗的夜幕下,在朦胧中摇曳的昏黄月色中,无声向我们炫耀着死神森冷凝重的气息。

没有火力死角!没有着弹的盲点!具有相对坚固的防御,庞大到令人心生畏惧的数量!4层错落有致的短壕火力阵地静静展露在了我的眼前,就像4层无形的链夹,在我们脖子上夹压得令我们窒息。当然,还有更令我们敢到心生畏惧的东西:20余条打上钢钎的索道间距10-20米已经在适才浓重的烟幕和毒雾烟护下悄然布设完毕,其上终点仅仅距离我一线防御阵地不过50米开外。见着赤青相间的松土陡坡之上,看看满眼深深插入的竹筒状式的金属棍,你不得不对敌人工程兵在在浓烟与毒气里表现出的非凡勇气和技艺感到震惊。当然,正如你们这些后而知之者在教本里了解的这经典战例一样;对这索道,阴险狡猾的敌人在我的眼前所呈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假象!但当时发现它的我和其他几乎所有人都未曾发觉,除了你们这群白狼崽们的偶像,邱平……

猫腰把头缩回了堑壕里的我迅速掏出了TRC540,令道:“三排各班注意,按既定防御计划行动。王八壳子准备!注意防炮,战斗打响后切勿在具有明显特征的工事坚持防守。明白?”

7班副吕贤良、8班代何勇毅、9班长杨庭锋同声应道:“明白!”

我又道:“好,准备战斗!老甘,你和邱平开第一枪。务必清除敌人狙击手。明白?”

老甘用土坯擦了擦CBД和头盔,道:“明白。”

已经进入狙击状态的邱平却偷偷抽身蹲回了堑壕里,不改其顽劣本色,嘿嘿轻声笑道:“排长,发现‘猪尾巴’10条;可我今天吃得好饱啊……”

“猪尾巴!?”我心头一惊,不知所云。但我知道这情况下,混蛋是不会给我们胡闹的。随之立刻追问了句:“什么猪尾巴?说情楚点!”

邱平得意的微笑道:“排长,距离100米防御正面悬崖发现导线数根。”

“导线!?”我心头一颤,瞬间一股不祥的预感噩梦似的缓缓爬上了我心间。我飞快立起身再小心奕奕接着缺口飞快仔仔细细窥探了一翻。按邱平的指向并未发现目标,再调上被动红外夜视模式看看;果然,距我短短70米的土坡陡面无名高地山顶防御正面,发现了4条微不可察的细长黑线在红膜里淡淡的热源反映的背景视野里,闪烁着如毒蛇一般的微微黑线,在我的眼里时隐时现;再撤下红膜凭着暗淡的月色和侧近时时乍起的红烁再仔细观瞧,似乎浅浅附着些土的陡坡上,一根根在地露出小截,裹满苔藓和泥土比竹节粗上数圈儿的金属管隐隐泛起一丝微末毫光,伴着摇曳的月色,乍现的红光稍纵即逝……

“连贯式阶梯爆破!?”我心头一紧,想了想,即刻明白了那意味着什么。命令道:“全体都有,注意,情况有变!原作战计划总体不变,2号备用作战计划提前;彭胜军,通知‘红河’攻击计划提前;另转‘暴雪’准备烟幕弹、反步兵散布雷。2排回缩把尸体拖走几具到后面短壕布置,备用弹药减半布置在后。老甘、邱平和我留下,所有人转移一定要注意隐蔽。小心敌人狙击手!”

“明白。”众人回了声。

我又道:“3排,炮响就撤。彭胜军呼叫‘暴雪’方位4-7到2-11着弹一次覆盖准备……”

须臾,如死一般沉寂的夜空中骤然响起一浪排山倒海似的巨浪强音。一泓岩流瀑布似的滔天火雨分从北面的不同方向的夜空中汇集成了条血色冥河,在深黑的墨色青空里闪耀着刺眼的炽热壮丽,凌空划出一条条曼妙万端的抛物线,天花乱坠,尖啸呼号着向已经被炮犁得光秃秃、赤条条的无名高地山岭砸落下去。吓得敌人皆尽缩头藏进了工事里。“轰隆……”随着蓦地一声密如雨点的响鼓重锤之音,震慑天地的巨大声浪像迭起的怒涛拍击着四围在巍峨雄峻山体之上,令空气为之哀嚎,令大地为之震颤。红光暴散,硝烟弥漫,飞石扬尘满天,敌人如林一般密集着斜上指向我无名高地山岭的枪炮顿时没了踪影。空余下再添上一笔马蜂窝似的弹坑在短小精悍的短壕和地堡周匝漫布,满满当当几乎充斥了我整个视野;举目望去,一片更加触目惊心,惨不忍睹。

趁着下面靠得近处的敌人尽都匐在沟壕底蔽弹,地面温度因一簇炮击,再度陡升,硝烟与扬尘密布间;随着我一声令下,三排兄弟们按着我的部署,飞快拖起尸体或弹药安全撤到了最前沿堑壕后不过2、30米远后的断断短壕里备战。

随着夜风吹拂,硝烟散去,混噩的朦胧月色下,一支支长枪,一门门炮管又如同雨后春笋一般悄然树立起来,斜指向我们。仍然缄默无声。但袅袅青烟后,一队队模糊的身影正渐渐清晰,沿着草草修补后交通壕不断向着我无名高地山顶下,慢慢前行……

“准备战斗!”我迅速对大家吼了声。同时掏出了80式反坦克手雷准备破坏敌人的山坡索道。就此时,顿听得脑后响起一通摄人心魄的锐利尖声,尖酸刺耳的巨强音即如锋锐无当的利箭,穿透了我的三魂六魄。寒意顿生之时,一簇簇锐利顿像平地闷雷轰然骤响。浑厚的音浪,巨大的冲击波瞬间就如同无形飞驰的载重卡车,罡风凌体,砰的一声就把本能回过头来尚未蹲进堑壕里的我撞倒在堑壕底。整个身子被狂暴的冲击波硬生生在沟壁拓出个深约大约1、2寸的人印,胸口一滞,被强大的气流压得近乎窒息;一头也撞在了壁头上,整个头晕眼花。心口一阵恶心。蓬蓬飞石也在那地动山摇之时,如暴雨一般密集着砸落下来。砸得我的头盔乒乓作响,砸得我更是满眼繁星;找准机会,稍稍努力抬头向上窥去,隆隆炮声里,高大、崔嵬、光秃秃的611核心阵地亦如持久燃烧着熊熊烈火的大火炬,与此同时,611东、北两条战线,敌人杀声阵天;霎时,负责东坡防御的1排轻重机枪,手榴弹,火箭筒也一并响作起来。

地动山摇中,我只听到自己步谈机里陶自强用被炮声掩盖的高叫:“通报,东坡敌正强行向我发起攻击,敌别动分队正借炮火掩护抄便道向无名高地山坳口扑来!兵力,大概2个排!”

我高嗥道: “明白!老梁,准备防御。5班开炮!老甘、邱平——”

“嗵、嗵!”在满天飞石如雨,剧烈爆炸声震痛耳膜之时,5班的AM自动式82mm迫炮轰然响作起来;随着山坳里帖着无名高地坡顶两面坡道弧度,在天空中抛出个曼妙的抛物线,两枚迫炮弹瞬间即在敌人200-600米最前沿一层的轻火力阵地短壕层中爆炸了;随着两朵拳头大小的死亡焰火在一片地动山摇中猝然炸响。轰然一声中,扬尘和土削爆散开来;恍若心有灵犀,“砰!砰!”两声在震耳欲聋中耳朵微不可查的清澈脆性瞬间即淹没着像惊涛拍岸似的巨大声浪里。但伴着两朵娇艳的瑰丽在幽暗的夜色中娇艳绽,凝聚人毕生精华的纯白跟牛奶似的洒落一地,任代表死神意志的Dragnov狙步枪无力耷拉在土坎上,掉落进堑壕里。

由不得敌人多想,“唰……”天空中骤然再度响起了我122mm火箭炮弹凌空的惊悚尖啸声。滚滚人头,连带枪支炮口,再度没进了沟壕里。“轰、轰……”随着又一蓬火箭炮弹的缤纷坠落炸响,火花四射,硝烟满布里,趁炮弹刚过,敌人因避弹尚未起身之时,顶着头顶敌人重炮在611山体掀起的铺天盖地的石头雨,我迅速从壕沟里亮出身子,举起M16瞄向了记忆中敌人布置有AГC-17自动榴弹发射器的一处短壕的大概位置,借着夜视仪的观察,就在敌人无意识再度堂而皇之在短壕中亮出头来……

“噗!”我手里的M203枪榴顿时响起一记闷响,一发M260碎甲弹已如离弦之箭瞬即一声厉响划破夜空,直向敌人堑壕飞坠下去!

与此同时,稍后些短壕里3排的兄弟们也没放过被我我们觊紧了的敌人重火力。随着“轰、轰……”连珠炮似的6门69、70式火箭筒轰然响作一团,6枚火箭弹夹着1枚枪榴弹,像空中轮起了7支铁锤一般向着2、300米外刚冒出头来的敌人狠狠砸落下去。7声闷雷震颤大地,7朵冲天而起的艳丽火光掀起凌厉罡风裹挟热血和碎肉在昏黄惨白的月色下劲舞飞扬,惊起下面敌人一阵愤怒与痛苦的嚣叫。瞬间他们发疯似的从毫无隐蔽物的深沟短壕里露出头来,不顾一切举起自己手里的武器就想向我们发起疯狂的报复;但他们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到了自己后面的三层重火力因为躲避炮火尚未被及时抬出!

“蠢货!”老甘瞬息把握住了一个冒头速度最快的敌狙击手,正在那倒霉鬼正抬头窥看之时,紧着CBД“砰”的一声脆响,一粒冰冷的子弹就瞬间划过不过300余米的夜空,敲开了敌人的坚硬的钢盔和结实的脑壳,给温热柔嫩的大脑皮层带来死神亡情的飞吻,让一蓬的生命的最精华如井喷一般飙射滋润着干涸的红土地,干脆利落的一头栽倒昭示着又一条生命的极乐往生。此时,敌人才刚刚重新抬头……

“斯塔——”

“砰!”骤然间又一声脆响划破夜空,粗暴蛮横的打断了又一敌人班用机枪手的惊呼示警。又一粒冰冷的子弹,带着死神盛情的邀请,电光火石之间传达至那敌人的心间。一朵艳丽夺目的生命之花,豁然娇艳绽放,刹那凋零。一蓬口杯大小的献血裹着碎肉从后迸射而出,一对满布血丝,突兀瞪大的眼珠无声哭诉着痛苦与震惊,无力的栽倒,剧烈的抽搐惊起的是敌人兽性似的怒吼声。眨眼间,无惧伤亡,没有丝毫迟疑的敌人枪炮齐举瞄向了我无名高地山顶!

露出头,瞄准射击?正好!

“一窝蜂!”随着杨庭锋难以抑制的一声高吼,12箱分布在各短壕侧放置好的‘一窝蜂’瞬间用轮盘带机关齐齐拉响了手榴弹拉线。倒霉的第一层火力阵地敌人面对的是我们6连全连2个基的1200枚79式火箭手雷的恐怖近距齐射!

“唰唰唰唰……”我的耳根后仿佛骤然间炸开了锅,一枚枚激射而出的79火箭手雷顿然化作流星火雨,天花乱坠似的,咆哮呼号着向山岭上敌前沿火力阵地一头扎了下去。虽然势如乱窜的飞蝗,基本没个定准,但密集恐怖的数量集中于轰击在坡下200-300米横向的6处重点攻击对象之上,足以算得上是恐怖异常。倒霉的敌人们刚架起枪,抬眼就见我一蓬疾风暴雨似的二踢脚,密集如冰雹一般已经向他们砸落下来,此时要抽身避弹已经为时已晚!

“轰、轰……”带着一朵朵花团锦簇似光焰遍撒人间,刚猛无匹的冲击波裹起难以记数的钢珠破片像狂飙一般席卷大地,肢体与碎肉齐飞,热血与炮火争艳;一组组最前线阵地里的敌人就似被飓风滚过的麦田,血肉猝然迸射,瞪大了眼,死不瞑目的齐刷刷栽倒下去;鲜活的躯体眨眼成了马蜂窝似的烂肉块,尸身遍地,血自成渠,填满了第一层沟壕,将渺渺阴魂呈祭于死神的盛筵之上;将修罗屠场真实诠释在这悲惨的世界之中。举目,一片惨殆,莫可名状。

后面三层火力阵地的敌人显然被我们这一出目瞪口呆了,手里重火力顿然一滞;而第一层阵地里部分漏网之鱼与倒在血泊中的几个侥幸,顿似被鲜血激起了凶性的猛兽,齐齐发是一声声恫吓经云的嚣声,举起了手里各自的武器,再度准备向我们干了过来,同时惊醒的还有被我们迎头打懵了的敌人重火力!

与此同时,我大吼了声:“打!”

瞬间,身后越出短壕的三排6名69、70火箭筒手就地侧倒回滚进身后的短壕里,又一组6名战友同时扑出了战壕。

早撤回堑壕里的老甘、邱平也早扔了手里的狙步枪,从身侧拽出了备好的便携式一次用火箭筒,再度趁敌人尚未恢复之时,飞快从短壕里亮出身子。举起了手里的武器,对正了大致方位。正当第一线敌人们愤怒狂嚣着再度亮出头来,敌后三层重火力再度准备开火的刹那之间,看向我阵地的他们立时就发现了我们为敌人呈出的第三道大菜:RPO-A云爆弹!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