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身边有出卖自己灵魂的间谍吗?

高青 收藏 0 195
导读: 这是我第三度由于同样的主题而心情沉重。一直以来,我觉得中国面临的挑战十分严峻。尤其在面临常人可见的自然灾害、全球金融危机、领土领海主权侵害之外,还有着敌对势力的间谍特工的猖獗挑战。后者通过对国家安全、军事、经济战略情报的刺探收集,同时严重腐蚀我国的行政官员、军情人员、科技人员,使其在腐化腐败堕落的同时还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蜕变为我之恶敌。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其对我国家主权、民族利益影响之巨大、危害之深重,丝毫不亚于上述有形可见的灾害和挑战,甚至更加危险和致命。 —— 一年前,我因感而



这是我第三度由于同样的主题而心情沉重。一直以来,我觉得中国面临的挑战十分严峻。尤其在面临常人可见的自然灾害、全球金融危机、领土领海主权侵害之外,还有着敌对势力的间谍特工的猖獗挑战。后者通过对国家安全、军事、经济战略情报的刺探收集,同时严重腐蚀我国的行政官员、军情人员、科技人员,使其在腐化腐败堕落的同时还出卖国家和民族利益,蜕变为我之恶敌。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其对我国家主权、民族利益影响之巨大、危害之深重,丝毫不亚于上述有形可见的灾害和挑战,甚至更加危险和致命。




—— 一年前,我因感而作了《核心利益下的严峻挑战和生死较量!》(又名《严峻形势下,呼唤国家民族的智囊重臣、战略特工!》的万言书,对发生于我国改革开放以来的若干涉及国家重大战略利益和安全的事件、史实进行了披露、详细分析和评点。


该文从“民用航空工业发展战略失误和农产品的重创”、“重大政治、军事计划和行动损失”、“国家意识形态的战略对抗和斗争”、“当今国家经济主权危机和忧患”四大方面,分别列举了中国“运十”大飞机项目折戢、农业大豆生产和榨油行业被跨国粮食企业控制中招、原解放军少将刘连昆和前空军指挥学院院长刘广智被策反成为台湾高级间谍而出卖战略情报、美国针对中国的《十条戒令》、2008年查处的国家商务部官员(郭京毅、邓湛等)涉嫌出卖国家经济主权腐败案件等事例,阐述了我国在对外开放、各地方政府唯GDP增长目标而盲目招引外商,在社会缺失信仰、拜金风气严重盛行的现阶段的大背景下,国家安全风险形势极其严峻、挑战极其严峻!我们曾经付出了沉重的代价,教训深刻。呼吁“国家和国民要高度警惕,明辨忠奸良莠,努力避免和减少潜在的重大损失。在这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世界里,为了国家和民族的最高利益,必须针锋相对地反击对手的战略间谍”。




——七个月前,我因感于间谍沃维汉、郭万钧出卖我军战略导弹绝密情报而被处死所披露出的相关震撼国人的事件内幕,而作了《知耻知危而后勇——间谍案的启示和深刻反思》一文。表明了对国家完全风险的深深忧虑,就是:忧虑不仅仅是间谍和叛国者因金钱诱惑腐蚀的个人堕落、国格人品的沦丧,而是担忧今天社会信仰缺失、颓废拜金的土壤氛围,会产生“前腐后继”者。




——同样是七个月前,在我前述的2008年两名国家商务部官员被查处的基础上,又添大案情。官方媒体陆续披露了2008年8月至12月期间一批商务部、国家工商总局、国家外汇管理局官员“落马,计有:除了商务部条法司正司级巡视员郭京毅、商务部原外资司副司长、中国外商投资企业协会副会长邓湛以外,商务部条法司行政法律处处长杜宝忠、国家工商总局外商投资企业注册局副局长刘伟、国家外汇管理局管理检查司司长许满刚等相继而被“双规”、或被逮捕、刑拘。以上案件都不同寻常,并非仅仅是因为京官要员腐败受贿,而是罕见地曝光了国家要害部门的高级官员在严重出卖国家经济主权!在涉及有关外资并购的法律法规制订和司法解释时,收受外商贿赂,在法律上故意留“后门”偏帮外商在中国进行行业并购。香港《东方日报》对首先暴光的郭京毅案形容到:如果案情属实,那么这是新中国成立后,第一宗曝光的经济汉奸案件,这也是中国经济主权存在沦陷忧患的一个重要标志。




——今天的公元2009年7月,最新又暴光了严重损害中国经济利益的澳大利亚力拓公司间谍案。7月9日,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和中国外交部均公开证实了澳大利亚力拓公司4名中国员工涉嫌“窃密”在沪被拘的消息。当天上海市国家安全局向媒体发出传真声明称,2009年以来,在中外进出口铁矿石谈判期间,外方力拓公司驻上海办事处首席代表胡士泰等4人采取不正当手段,通过拉拢收买中国钢铁生产单位内部人员,刺探窃取了中国国家秘密。此前,坊间曾一度猜测胡士泰可能参与力拓方面对中国钢铁企业的商业贿赂。另据报道,首钢国际贸易工程公司矿业进出口公司总经理谭以新已于7月7日被北京警方拘留,据了解,包括济南钢铁、莱钢集团等上市公司均有高管人涉案。




2003年,中国超过日本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而在历年的铁矿石谈判中,中方总是处于被动地位,不得不一次次接受澳大利亚的必和必拓、力拓等世界三大铁矿石供应商凶狠涨价的要求。主要原因,业内人士普遍认为是中国钢铁行业存在“内鬼”。据了解,外方主要采取从中国各大钢铁集团、政府部门高薪“挖请”和贿赂有关政府公务人员、钢铁专家、矿业专家的办法,屡见奇效。




这一切,都一度、再度地反复应证了国家安全风险巨大、形势严峻。触目惊心的事实就是如此,近二十年来我们在特工间谍较量不利致使国家战略遭受重创损失。中国的军事主权、经济主权存在严重安危忧患!先前披露的沃、郭出卖我战略导弹军事绝密事件和最近的钢铁内鬼大案,深深震撼国人。但我却并没有多少震惊,心怀隐忧已多年,也不相信这最近的事件就是最后一起。



近些年来,境外利益集团、以及敌对势力在华活动十分活跃,境外利益集团在华活动手法多端,利用各方人脉,或者高薪聘用一些中国专家,试图利用其的话语权来影响行业投向、市场份额和社会舆论,为己牟利;或者进行商业游说,影响相关决策,为商业活动铺路。中国的经济专家、政-府主管经济官员和行业的国企高管们当中有不少接受境外集团、外国基金会资助、贿赂,通过境外媒体精心包装,从而成为中国国内行业精英,拥有强大的话语权,为国外的利益集团鸣锣开道呼号、充当掮客买办,成为影响行业发展、乃至国家经济决策和社会舆论的重要工具。在当今世界严酷的竞争格局下,部分国企高管和所谓的中国智库的专家精英为“钱途”所困、功利所惑,已经在境外势力团体的辅以巨资诱导的精心栽培和转化下已经被拉下水,沦为国外利益集团的“御用”专家,甚至涉嫌被境外敌对势力所策反,成为出卖和损害国家经济利益和主权的经济汉奸或者间谍。




一些沾沾自喜于养尊处优、饱暖淫欲的肤浅者,常常拿物质条件来讥讽毛泽东时代,殊不知那个时代人们的精神昂扬、觉悟高敏、对敌斗争的警惕性持紧,既有劳动者建设新中国的冲天干劲、又有对社会集体的财产利益发自内心的爱护,还有捍卫国家和民族利益而自觉的防御意识和警惕性。因而毛泽东时代的中国虽处激烈冷战的世界而异常硬气、安全而有尊严。现在以金钱利益作为衡量一切能力、地位、尊严的潜规则标准的社会,人们被引诱、引导为极端地追求经济利益、过度地追求个人价值和享乐享受,在物质进步的同时,精神文明都不知道在进步还是衰退、倒退,后果有多么严重!




在一个国家、一个民族、一个社会中,金钱,如果重新登上了社会推崇的成功的权威标志和价值顶峰,那么“神鬼推磨”的丑剧、怪剧、荒诞剧就可以大肆上演了。难怪现在社会诚信会面临危机,难怪权钱交易的腐败高发,也难怪国家安全、经济主权挑战严峻、隐患重重。就拿军事情报来说,任凭大陆军事科技发展很快,台海多次的风波、危机中,台湾军方也总是淡然一句“对岸尽在掌控之中”安抚岛民。我们原先都觉是阿Q式的可笑,但是现在,自从有了刘连昆、刘广智、沃维汉、郭万钧等等,我们再也没有这种轻松了。可以说,虽然台军之言“尽在掌控”有自慰的成分,但其真实的斤两也是沉甸甸的,的确在不小的程度上对大陆机密可谓掌控了!而仅仅一个台湾当然不足惧,可是它的背后还有美国的战斧、日本的魔爪。这些和中国角逐较量的劲敌,是多么饥渴地挖掘和探察中国的核心机密。




对手与潜在对手国家之间,从来就没有停止过全力以赴地精心研究、策划和设计在政治、经济、文化各领域无情打击、削弱、遏制对手的战略计划和恶毒方案。而实施这些计划方案最隐蔽又最有效的首推能够潜伏并渗透到对手要害部门的己方的战略特工。




不为通常人所知的是,间谍(特工)依照目标取向定位,分为战术间谍和战略间谍。战术间谍就是一般人们所说的收集、获取机密情报,为己方政治机构、经济部门、军事部门服务,工作侧重与收集、采集的技术操作层面。而战略间谍是以过硬的胆略和心理素质在对手的要害部门长期潜伏下来,一是主要获取并传递大量高价值机密、绝密情报;二是在此基础上以细致严谨的分析得出判断意见,促成己方力量、甚至在可能条件下亲自参与对敌方国家政治、经济、军事重大行动、项目计划发展的遏止、破坏与打击,损害和摧毁对手的长远战略利益。




当今世界充满没有硝烟的战争和角逐,包括军事威慑、情报战、货币战争、产业链控制和垄断的类型,也包括保持威慑、威慑下谈判和摊牌的表现形式。威慑下谈判和摊牌,就是我暗示对手,你的底牌已经被我掌控,使你无法硬气和实质反击,只能选择妥协和让利。类似1996年台海危机中由于刘连昆出卖了我军事战略部署的核心机密,使得我方军事行动限制于演习和空包弹的低烈度;还有我战略武器“东风31”绝密的泄露使得国家战略威慑遭损,诸多国事不得不对美国列强低调和示弱,都是底牌遭泄的结果。




即使是层次较低的战术间谍,一般的情报收集、刺探也能造成对手较大的损失。但战略间谍的功效和危害,就非同小可了。从中立的角度评价,战略特工和间谍都是各国家、各民族相关组织机构里最优秀的人才,拥有最智慧的头脑和孤胆深入敌后作战的勇气。戴着千重的面具,不露声色、不显山水,探情报于机敏,策反敌营人才为我所用,纵火于敌后院,杀敌于无形,毁敌国于诡秘。




我们应当清醒地看到,现时中国莺歌燕舞的太平盛世的表象下,仍然危机潜在,忧患四伏。国家和民族核心利益不断受损和屡屡吃亏的种种迹象表明,在对外过度开放、各地方政府唯GDP目标而盲目热情、甚至卑躬地招引外商、在社会缺失信仰、拜金风气严重盛行的现阶段的大背景下,国家安全风险形势严峻、挑战严峻。这些,我们的政治家们看到了没有?那些所谓的智库智囊在干什么?!我说句不客气的——在那些无数的堆满鲜花、香槟酒的自捧互吹的高峰论坛的排场下,在耀眼光环的名人头衔和丰厚年薪、红利收入下,所谓的智库智囊如果到今天还只是热衷于高谈阔论地片面论证对境外开放的英明、论述追随西方市场经济的合理,阐述如何疯狂采购洋人的大宗商品,或者只是夸夸其谈制造一种只为笼统数字、不问内涵的GDP的技巧,或者狡辩高房价的合理与伟大,而——不去揭示国家民族的忧患,不去呐喊民众的心声,不去对如何有效捍卫国家主权和民族利益谏言献策,不去为如何反击凶恶敌手的阴谋而殚精竭虑,那真是情操的无耻和技能的肤浅!




我在反思当今以重利轻义、见利忘义取代舍生取义,反思漠视人格气节、精神风骨的社会信仰、风尚、风气问题的系列文章(如《国家摸石头过河之后的两个急需》、批评文化影视娱乐圈陷入商业性的低俗化的《鄙视商业功利熏心、漠视精神风骨的大陆传媒界!》、批评教育部门狭隘误导青少年远离爱国革命先烈精神、远离忧患危机意识的《将革命战争英雄删出中学课本实为误国的昏聩!》等)中,都表达了一个中心意思——今天充斥了拜金的功利意识、缺失了精神信仰、迷茫了精神风骨标杆的中国社会,很危险,隐忧多,应当警醒。




回到本文事关国家安全和经济主权的主题,事后的严厉惩戒间谍和叛国者意义已经不大,无价之宝的战略情报已经在人家桌上了,或者已经成功轻易榨取你的国家利益!而且这也不会是最后一次。




对于应对国家利益安危之忧患,防止被收买、策反、泄密,关键是要争取事前防范!怎么防范?仅仅靠严格的保密制度、安全控制制度?这些文字的制度和执行机制当然是要的,而且还应当不懈地建立健全和完善。比如,庞大的各级国家机关、军事机构、各类国有企业,都要建立严密的保密制度、保密规范,明确法律责任和惩处措施,并根据情势的变化不断修订完善,要具体细致突出操作性而不要形式和空洞。要将个人,尤其是领导干部、企业高管人员的自觉、自律与组织控制和监督结合起来,建立起对待国家机密人人保密、层层守密、分级监管、重点监控的有效机制。对重点机构、要害部门要建立更为特殊的保密规定,并规定单位一把手是第一责任人。




但是,这仍然是被动地防范,因为制度再好,还是要靠人来执行的。现实中,制度被虚化空置还少吗,有令不行、有禁不止还少吗!因此,制度决不是治本。真正的治本,在于百万领导干部的官德所引领下的亿万国民的素养和觉悟得到提升!在于亿万官民自觉紧守内心的气节、道德底线和判别是非的敏锐!否则,信仰缺失、颓废拜金的土壤下,究竟还有多少“待谍者”、“待叛者”?你区区几个安全机构、纪检监察部门怎么去防范和封堵在金钱诱惑下的大量潜在变节者?




要知道,社会颓废拜金的惟利是图的风气,使得敌对势力很容易发展和物色间谍培养人选,可以轻而易举地培养和策反众多的汉奸、间谍和叛国者。




由西方常说的对共产党执政国家的和平演变策略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针对中国的意识形态的斗争是以战略高度为出发点,在思想意识、经济发展、社会道德、文化领域各层面来实施。在美国中央情报局极其机密的《行事手册》中,关于对付中国的部分最初撰写于中—美严重对立的1951年,以后随着中—美关系的变化不断修改,到21世纪的今天形成了十条,内部代号称为“十条诫令”。要贯彻这样的戒令方针,不是依靠几个普通间谍可以达到的,而是耐心地依靠一批对抗中国的各领域的战略特工,并由他们再培植更广泛的战术、战略间谍,长期不懈地侵蚀,才能企图在一代或几代人后实现。 类似近年来中国教育部授权地方政府教育机构自行删改中小学语文教科书,导致不少宣传中国革命战争英雄、民族英雄精神事迹的篇章被生活消费时尚和武侠小说内容取代。以革命英雄主义概念老化过时、渲染战争不和谐为理由和借口、诱导青少年在思想上自我麻醉、贪图安逸,不是等于一个民族自松警弦、自入陷阱、自废武功的慢性自杀吗?




2009年尚有大量贫困人口的中国的国际奢侈品消费,却一举超越美国,一跃成为世界亚军。这种消费背后是什么,不就是钱吗?这种壮举引领什么社会风尚和观念,不就是谁有钱谁就是英雄吗?那好,既然只管结果,那么手段、过程就是可以穷其极端了,贪污、权钱交易、行贿受贿、出卖利益的行为不就是很自然的频发高发了吗?那么间谍案件一出再出又有何奇怪的。因此,物质进步的同时,精神文明和社会道德风尚决不能衰退。——不能让金钱,登上了社会推崇的成功的权威标志和价值顶峰!——不能让“神鬼推磨”的丑剧、怪剧、荒诞剧伴随金钱的魔棒大肆上演!——不能把全社会陷入崇尚娱乐、享乐,荒芜了精神,荒废了信仰,荒弃了风骨!丢失气节、背信弃义、见利忘义的社会,就是颓废的土壤,就是背叛的温床,就是敌对势力间谍成功希望之所寄。




所以,关键的关键,是在制度治标的同时,培育爱国主义和民族情怀为亿万公民心灵的情愫、公德的灵魂来治本。努力培植爱国的气候土壤,也就是——千方百计地唤醒社会公德良知,竭尽全力地树立精神风骨,殚精竭虑地恢复国民精神信仰,力挽狂澜地推倒和扭转当今崇权拜金、漠视精神风骨的顽固庸俗风气!而这些,首先要从上层做起,从位高权重、掌握国有资产管理和处置的官员、国企高管做起,从充分享受了改革考分成果的富贵阶层做起。因为他们拥有高位,掌管资源,人脉深广,权行九州,也谙悉国家机密。所以权贵阶层也就是敌方间谍特工的首选收买目标和重点策反对象。




官德引领民德,官心换取民心!只有权贵阶层的道德率先提升了,素养提高了,腐败减少了,国家社会的风尚、公德水准才会有较好的引领和导向,社会的风气才会变得纯净,风骨和气节才会根植于亿万民众的心间,而爱国主义情怀、民族大义的情愫才能弘扬和升华!最终,抵御竞争对手之腐蚀和压榨、抵御敌对势力之收买和侵害的大堤才牢固!




无疑,这是当今第一难事,是最浩大的社会系统工程!但是,由于它的价值和无可比拟的意义,再想想中国人曾经所做到的在上世纪1949年后对国民精神和社会风尚重塑的奇迹,今天的我们必须再做一次!中国真正卓越的领导人必须带领人民再做一次,为国家的安危和民族的长远利益!




志士君子之国度,叛国者鲜寡,损族者罕有,盖土壤不育也!










——————————————————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