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某村村官集体辞职 遭黑社会毒打两年(组图)

qu123 收藏 1 103
导读:近日,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塱心村上尧村小组的一个凉亭前,挂起了4条三四米长的白色横幅,上面写满了黑色大字:“打到贪官腐败,维护村民利益”,“严惩黑恶势力,还我村民人身安全”……   据了解,这4条横幅是7月29日上午10点被挂上去的,与此同时,上尧村小组组长陈康耀对着100多位村民宣布了自己的辞职决定。陈称,他之所以选择辞职,是因为在他两年的组长生涯里,挨打两次,被恐吓多次,儿子也受连累遭殴,因此“不敢再干下去了”。同时宣布辞职的,还有其他6名小组干部。   “我和朋友经常去西樵金泉酒店吃宵夜,7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近日,佛山市南海区丹灶镇塱心村上村小组的一个凉亭前,挂起了4条三四米长的白色横幅,上面写满了黑色大字:“打到贪官腐败,维护村民利益”,“严惩黑恶势力,还我村民人身安全”……


据了解,这4条横幅是7月29日上午10点被挂上去的,与此同时,上村小组组长陈康耀对着100多位村民宣布了自己的辞职决定。陈称,他之所以选择辞职,是因为在他两年的组长生涯里,挨打两次,被恐吓多次,儿子也受连累遭殴,因此“不敢再干下去了”。同时宣布辞职的,还有其他6名小组干部。


“我和朋友经常去西樵金泉酒店吃宵夜,7月14号晚上十一点多吃完宵夜,我出门按了一下车子的遥控器,准备上车离开时,突然冲出三个陌生的年轻男子,拿着棍子对着我就打。后来我跑到附近一家茶艺室里,他们才开着摩托车离开,他们肯定是事先埋伏好的。”当晚,陈康耀挨了六棍,手臂、背部、腿部多处受伤。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村小组干部中被打的,不仅仅是陈康耀一人。


2008年7月5日晚上八点四十,村小组成员陈运开在西樵大酒店被三个陌生男子用铁管猛打,一共挨了九棍,手部及大腿受伤。


2007年12月25日,村小组副组长罗昌记在开村民大会时,被李胜炳(前组长李仁富之子)及其家人摁在地上打了一顿。李胜炳当时持有电棍,后来因此事丢了法警的工作。


自2007年9月开始,上尧村多位干部被一辆车牌为“粤A.X4168”的红色小车碰撞,其中2008年6月18日上午八点半,陈康耀与一名华工大实习生在村民潘耀堂仓库门口被该车撞伤,当时陈康耀双膝跪地,膝盖流血不止。


“现在谁还敢做村长,他们有人被打得进了医院,医药费都不知谁出。”7月29日,一位村民边说边用矿泉水瓶猛砸石几,“还不是怕查他的土地问题。”


村民口中的他,与村小组干部怀疑的“恐怖”事件的背后主事者是同一个人——李仁富。


村小组干部一致认为村里的“恐怖”事件与李仁富脱不了干系。因为驾驶红色小车的正是李仁富的小儿子李胜斌,而罗昌记也是被李仁富的家人所打。


这一切,很可能与村小组那未被计入合同面积的8亩出租地有关。


2004 年6月,上尧村小组与村民陈国强签订了租地合同,租给其塱心华兴丝棉织厂,合同土地面积为9亩,租期50年,每年每亩3000元租金;同年,又将村里一块合同面积24亩的土地租给陈国强,租期同样是50年,租金分5个周期交,每年每亩3000元至3960元。当时任村小组长的正是李仁富。


2007 年初,上尧村部分村民到塱心村委会检查来往出入账,及土地出租问题,认为组长李仁富在土地出租上有“舞弊行为”,多划给陈国强8亩多地。后李仁富辞去组长一职。2007年下半年,陈康耀等人被选为新的村小组干部,上任后,便开始着手调查历史遗留问题,包括上述土地问题。


“我们请过专业公司来重新丈量过,发现实际面积比合同面积多了8亩。”陈康耀介绍说。


对此,李仁富解释说,“当时招商引资不容易,是有给他们(陈国强)一点甜头,所以比合同多一点地是可能的。而且那时候丈地的方法与现在不一样,也造成了现在相差这么多的情况。”当被问及是否知道李胜斌开车故意撞人之事,他一口否认,认为这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上尧村现在约有300人,没有耕地,也很少有村民出去打工,大多数人都靠分红过日子。所以,那几亩多给的出租地对村民来说很重要。


“横幅里不是写着我们要食饭吗”,当被问到是否有“百岁老人愿捐棺材本”这回事时,凉亭里四五个年逾80岁的老人没有正面回应,而是愤怒地诉说着自己的艰难。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