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探特工 第二部分 同仇敌忾 第八章 红牌舞女(5)

忠绍左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5.html[/size][/URL] 雷霆不理会沈秀梅的嚣张,嘴角轻轻扯了扯,低沉着声音说道:“沈秀梅,我劝你还是说个数吧,只要公平合理,我马上给钱,然后你把兰小姐的卖身契交出来,咱们谁也不欠谁的。” 沈秀梅没想到雷霆来真格的了,顿时气得柳眉倒竖,立即直着嗓子朝门外大喊起来。谁知,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25.html


雷霆不理会沈秀梅的嚣张,嘴角轻轻扯了扯,低沉着声音说道:“沈秀梅,我劝你还是说个数吧,只要公平合理,我马上给钱,然后你把兰小姐的卖身契交出来,咱们谁也不欠谁的。”

沈秀梅没想到雷霆来真格的了,顿时气得柳眉倒竖,立即直着嗓子朝门外大喊起来。谁知,事情的发展却完全出乎她的意料之外,那些本该立即出现的护院打手仿佛都睡死过去,一个也没出现,整个院子静悄悄的,一点动静也没有。

大掌柜眼见不妙,刚想跑出去报信,却被雷霆一掌劈中后脑,“扑通”一声就栽倒在地,昏死过去。

随后,雷霆一口吐掉嘴里的香烟,一步踏过去拧着沈秀梅的胳膊,把她提了起来,威胁道:“姓沈的,我就知道你会来这一套。我问你,想吃敬酒还是想吃罚酒?想吃敬酒就赶紧说个数,想吃罚酒也赶紧吱一声。”

沈秀梅是何等狡猾之人,加上有赵德贵给她撑腰,尽管心里发憷得紧,嘴上却不肯认输,在痛得咝咝有声之余,仍然拼足力气大叫雷霆松手。

见雷霆不买自己的账,她随即又换了一幅面孔,拿出看家本领,搔首弄姿地对雷霆说:“哎哟,哎哟哟,客官别动怒,有什么事好商量嘛。哎哟哟,我的财神大老爷哎,你想赎兰婷可以,只是赵德贵事先交待过我,你总得让我和他商量商量再决定吧?客官晓得赵德贵是青帮的人吧?”

雷霆嘿嘿冷笑一声,不回答,就想看她接下来怎么演。善于观颜察色的沈秀梅见雷霆笑而不答,以为被“青帮”两个字镇住了,心里着实得意,仿佛吃了颗定心丸,转而底气十足地说:“好啦,好啦,春宵一刻值千金。客官还是和兰婷上楼去风流快活吧。有什么事,咱们明天再谈好不好?”

“姓沈的,实话告诉你,我是天不怕地不怕的土匪,娱红苑已经被我们包围了,你还是识相点好。既然你是这儿的妈妈,就有权作主。我今天不管你同不同意,都会带兰小姐走。识相的话,你就说个数,免得到头来人财两空。”雷霆斜睨着沈秀梅,冷冷地说道。

沈秀梅万万没有想到竟然有土匪敢到娱红苑来抢人,突然心生一计,半欺骗半恐吓地对雷霆说:“我的老祖宗哟,真是难为我了,兰婷的卖身契不在娱红苑,一时半会儿我找不出来。再说,赵德贵才是娱红苑的老板,我若是自作主张让你将兰婷赎走了,岂不是死路一条?还有你,就算是土匪,也不敢得罪青帮吧?我倒是劝你好好想一想自己这么做的后果。”

眼见沈秀梅演得差不多了,雷霆懒得再跟她废话,一把从腰间抽出匣子枪,在她脑门前晃了晃,模仿土匪的口气喝道:“你这个天底下最狠毒的娘们儿,竟敢跟我耍心眼,再不把兰小姐的卖身契拿出来,我的枪说不定马上就会走火。”

说完,雷霆示意兰婷将手提箱打开,指着箱子里的银票对沈秀梅说:“匪有匪道,我并不是不讲理的人。姓沈的,你给我看清楚,就算兰小姐是娱红苑的招牌,这些钱也绰绰有余了。若再不知足,就休怪我一枪打爆你的脑袋。”

盯着箱子里的厚厚的一沓银票,沈秀梅的两只眼睛不禁射出贪婪的光芒,可旋即又摇了摇头说:“客官,看得出你很大方,给的钱也不少,可我不能擅自作主呀。你可能不晓得,赵德贵可是黄金荣的得意门生,你就算不认识赵德贵,也该知道上海滩的大亨黄金荣吧?在港城,很多人都不敢得罪赵德贵,只要他放一个屁,想死想活都由不得你。客官,今天你若是将兰婷带走了,别说我活不成,连你也会没命的。”

雷霆不耐烦了,一把用枪管堵住沈秀梅喋喋不休的嘴,嘿嘿冷笑道:“沈秀梅,我已经没有耐心听你讲废话了,钱也不给你了。既然你那么怕死,我今天就成全你。”说着,枪在沈秀梅嘴里暗暗使了使劲。

这回,沈秀梅是真的害怕了,双腿不停地颤抖,双手也胡乱地舞蹈着,示意雷霆千万冷静,她还有话说。

雷霆却不容她再说什么,押着她立刻去找兰婷的卖身契。为了保全性命,沈秀梅只得哆哆嗦嗦地带着雷霆来到她的睡房,又哆哆嗦嗦地打开一个特制的铜箱子,从里面抱出一个精致的小铜盒子,磨蹭了半天,好不容易才把小铜盒子打开。

还未等沈秀梅找出兰婷的卖身契,雷霆已忍不住了,一把抢过小铜盒,押着沈秀梅又回到大厅,然后当着兰婷的面,把她的卖身契找出来烧毁了。

看着眼前渐渐化为灰烬的卖身契,兰婷激动得泪流满面,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一把抢过雷霆手中小铜盒,把里面近百张的卖身契全部翻倒出来,一把火都给烧毁了。

看着眼前的一幕,沈秀梅吓得当场昏死过去,倒在地上不省人事。“想不到你比我还大胆。沈秀梅的话并非危言耸听,青帮的人的确都是杀人不眨眼的刽子手。你竟然把这些卖身契全部都烧了,这回咱们可是惹祸上身了。”雷霆在兰婷的耳边悄悄提醒道。

一席话让兀自沉浸在喜悦中的兰婷猛地醒悟过来,当场就愣住了,不知该如何是好。“兰婷,话又说回来了,要不是考虑到林公馆的凶杀案还没有破,我早就将赵德贵和沈秀梅铲除了。你这么做我能理解,还愣着干嘛?赶紧去通知那些受苦受难的姐妹吧,告诉她们已经自由了。”雷霆不忍心破坏兰婷的好心情,微笑着催促她。

兰婷激动不已,转身就想上楼,谁知这时沈秀梅已经悠悠转醒,知道兰婷今天要拆了她的娱红苑,出事后自己无法交代,她一把冲上去拉住兰婷,死活不让她上楼。

兰婷见事到如今,沈秀梅仍顽固不化,脑海里登时涌上平日里受辱的一幕幕,再也控制不住,突然劈手夺过雷霆手里已经打开了保险的枪,对准沈秀梅的脑袋就“砰砰砰”地射出一串子弹,瞬间就要了她的小命。

眼前的一幕真是令雷霆始料未及,心中大叫不好,他知道枪声一响,立即就会惊动青帮的人,毕竟这娱红苑附近全是港城青帮的地盘。

想到这,雷霆顾不得许多,一把拉起兰婷就往外跑:“兰婷,小不忍则乱大谋,你把沈秀梅给杀了,青帮很快就会缠上我们的。”

兰婷显然还没有从刚才的情绪里走出来,脚下跑着,目光中却透出了一抹少有的坚定:“这些年,沈秀梅不知害死了多少无辜的姐妹,杀了她,就等于为民除害。”

“你以为我不想为民除害吗?我只是想侦破林公馆凶杀案后,再来收拾他们。否则被青帮缠住了,我们再想去极乐岛找林振松就没那么容易了。”雷霆毕竟要理智得多,一边监视着四周,一边解释。听了这话,兰婷突然意识到自己真是操之过急了,便不再作声。

谁知两人刚走出大门,马树民等人就迎了上来:“老同学,前面的街道和左边的巷子入口已堵了很多车子,估计是赵德贵的手下。”

雷霆没想到青帮的动作竟然如此之快,急忙看向马树民:“师兄,我们从右边走如何?”“右边是一条死胡同,尽头处的围墙有两米多高。翻过围墙有一片香蕉林,穿过香蕉林便到了十字路口——那儿有日本鬼子的炮楼。”马树民思忖着,快速回答。

“好,我们往右边的死胡同撤。”雷霆果断地下令。马树民则显得有些担忧:“老同学,自从船引被我们干掉后,日本鬼子已经戒严,港城的主要交通要道都被他们封锁了。我们要是经过鬼子的炮楼,被他们发现了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鬼子才是我们真正的敌人,若是被他们发现,就血战到底。”说完,雷霆不再犹豫,拉着兰婷就带头往右边的死胡同跑去。半个小时后,他们终于来到胡同尽头,先后翻出围墙,隐没在那片香蕉林中……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