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大对决——天地双雄 第七章 大洋 第五十九节 野兽特种兵

ls1030 收藏 44 44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911.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56.html


美国航空公司的一架庞大的波音747客机徐徐降落在马尼拉国际机场上,飞机停稳之后,机舱门打开,日本特种兵指挥官逢则次郎大佐带着246名身穿便衣的日本特种兵士兵从飞机上下来,通过旅客通道进入候机楼内。这些日本特种兵,看起来就和普通旅客一样没有什么区别,他们连武器都没有携带,到了美军那里,自然有人向他们提供武器。

要知道,日本派遣特种兵进入菲律宾,毕竟是一件很不光彩的事情。这次日本人的到来,也是以很低调的方式来到菲律宾的。在机场,没有任何重要人员前来迎接这些日本特种兵,甚至连急需日本特种兵帮忙的美军特种兵指挥官查瑟也没有前来迎接。这些日本人,居然是以旅游团的方式出现在马尼拉国际机场,由日本女特种兵军官百合子化装成导游。在马尼拉机场,前来迎接的是一名化装成地陪导游的美国黄种人特工黄嘉斌。

除此之外,日本人低调进入马尼拉的原因是:美国人也不希望日本人进入菲律宾一事被中国知道,毕竟中日是交战国,一旦中国获得日本人进入马尼拉的消息之后,中国政府肯定会跳出来,公开支持菲律宾新共产党,并马上就会以“消灭日本特种兵”为借口,派遣更多的特种兵,甚至派遣主力部队进入菲律宾。

“旅游团”通过安检之后,走出机场,来到停在外面的旅游大巴车队前,“全陪导游”百合子和“地陪导游”黄嘉斌带着“游客”登上旅游大巴。

旅游大巴车队来到马尼拉最豪华的Boracay Discovery Shore大酒店,这家大酒店不仅是马尼拉最豪华的酒店,也是菲律宾最豪华的酒店。在这里,一间普通房间的价格居然可以高达一晚2000-3000美元!很自然,这些钱是有日本政府买单,因此,逢则次郎大佐根本不需要担心付不起住宿费。

入住到酒店之后,查瑟上校才派人来到酒店,把这些日本特种兵分批悄悄的接入到美军基地入住。当日本人入住到美军基地后,查瑟上校下令向他们发放武器弹药。

不久之后,逢则次郎大佐他们便获得了美国人送给他们的武器:240支M-16A1自动步枪、3挺M-60通用机枪、12挺M-16轻机枪、80支乌兹冲锋枪,另外还有手枪多把,MK-19自动榴弹发射器2具,60迫击炮1门,火箭筒2具以及其他武器若干。

看到那些武器,逢则次郎禁不住皱起眉头:自动步枪的型号太过于老旧,而且连枪都不是新的,机枪太少且没有先进的M-134机枪,自动榴弹发射器太少,迫击炮和火箭筒也太少,更不要说什么夜视仪和红外探测设备等装备。就给这样的武器,实在是和特种部队的称号不匹配。此外,“大方的美国人”连悍马吉普车都舍不得给他们,只给了他们几辆菲律宾政府军使用的老旧吉普车,也没有给他们分配直升机,日本人想要进山,必须徒步进山。

逢则次郎实在是不愿接收这些武器,他很不满对查瑟上校说:“尊敬的美国长官,我们怎么说都是日本特种部队,您怎么能给我们这样的武器呢?这些枪太老旧,机枪又少,而且没有先进的装备,这样也实在和一支特种部队不相符吧?难道,长官您要我们就用这些落后的武器去对付那些支那特种兵?”

“哈哈哈!”查瑟上校大笑了一声,他两手一摊说,“尊敬的逢则大佐先生,请记住你们的身份!你们现在不是日本特种兵,而是菲律宾政府军!要知道,你们日本政府也不肯让别人知道你们进入菲律宾的!因此,你们只能以菲律宾政府军的方式出现在这里!”

说完,查瑟上校又转头对一名士兵说:“你带他们去库房领衣服!把那些菲律宾政府军的衣服给他们换上!”

被查瑟上校这样一说,逢则次郎顿时语塞,他实在是找不出什么理由来反驳这个美国人。确实,他们日本是偷偷摸摸进入菲律宾的,一旦被中国知道日本的实力渗透到菲律宾的话,那么中国方面肯定会以此为借口公开支持菲律宾新共产党。

这些日本人来到菲律宾之后,进行了为时一个星期的“磨合”期,在当地的菲律宾政府军的带领之下,逐渐熟悉当地的地形。在慢慢的熟悉山路之后,日本特种兵将会被真正投入到搜索山林的反游击战之中去。

一个星期之后,在烟雨弥漫的山路上行进着一队“菲律宾政府军”部队,那些所谓的“菲律宾政府军”其实就是逢则次郎的日本特种兵部队。

日本人冒着蒙蒙细雨走了三十多公里蜿蜒的山路,雨越来越大,每个日本兵都在心里暗暗诅咒着这该死的鬼天气,此时他们期盼着马上就能找到中国特种兵或者是菲律宾游击队,能够速战速决,他们就立即能够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

豆大的雨点打在人的脸上令人感到一阵阵生疼,在倾盆暴雨之中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突然,逢则次郎发现前头出现一座小山村,他兴奋的对手下的士兵说:“前头有一座山村,大家赶快过去看看,一来可以避雨,二来可以从那些村民中问出支那人和游击队的下落!”

这群日本人在逢则次郎的带领下,一个接一个飞奔着向那座小山村猛冲而去。

这座小山村的村民们都是一些暗中支持菲律宾游击队的人,正是因为有不计其数这样的山村,才能使得菲律宾新共产党领导下的菲新人民军可以在恶劣的环境之中顽强的存活下来。当这些村民们看到这伙“菲律宾国军”的时候,他们纷纷躲进房屋,关上房门。

逢则次郎带着手下的士兵走进山村内,他看到房门都紧闭着,连一个人都没有出来迎接自己,他不禁勃然大怒:“八嘎!这些该死的刁民!看样子,他们一定是和菲律宾游击队有关系的刁民!给我命令下去,马上包围村子,把所有的人都带出来!”

如狼似虎的日本特种兵冲入村子内,他们用枪托砸门,用脚踹门,嘴里用英语和刚学会不久的菲律宾土著语大喊大叫着:“里面的人全部都给我出来!全部出来到打谷场上集合!我们长官有话要问你们!”

可是那些菲律宾土著人根本听不懂英语,而日本人刚刚学会的菲律宾土著语又讲得很不标准,那些菲律宾土著人也根本听不懂。他们只知道,这些“菲律宾国军”士兵凶神恶煞般砸他们的门,要把他们赶出去。此时,每个人心里都是敢怒不敢言,面对着这些全副武装的“菲律宾国军士兵”,他们也只能老老实实的走出去。

真正的菲律宾政府军部队也曾经在那些支持菲共的山村之中曾制造过屠杀事件,不过菲律宾政府军对待本国人民,毕竟还没有狠到不分青红皂白杀光所有人的地步,他们只不过是杀死几个村里的领头人物,威慑一下其他人而已。对于美国人不分青红皂白轰炸山村的事情,其实菲律宾政府军士兵在心底还是不满的。

这一次,这些村民们被撵出家门,集中在打谷场中央的时候,他们才发现眼前的这些“菲律宾国军士兵”和以往碰到的菲律宾国军有着很多不同之处:首先,这些人所说的苏禄语之类的菲律宾土著话很不标准,相比之下,他们更多说的是一些这些村民们根本听不懂的“鸟语”;其次,这些“菲律宾国军”士兵肤色比他们以往见到的菲律宾国军士兵要白皙得多,从面孔上看,他们根本就不像是马来人种,更像是蒙古人种。而且,这些家伙每个人脸上都透露着凶狠的杀机,手中的枪指着这些村民。

这是一个大约一百多人的小山村,所有的人都被集中在打谷场上。逢则次郎大佐站在这些满脸惊恐的村民们前头,他张口就用英语说:“你们都听好了!只要你们老老实实的告诉我们,游击队在什么地方,我们就放过你们!”菲律宾官方语言是英语,可是这些山村的土著人又哪里听得懂英语?他们听到逢则次郎的话,一个个面面相窥,根本就不知所措。

见那些村民们听不懂英语,逢则次郎又改用生硬的土著语对他们重复了一遍上面的话。然而,逢则次郎的土著语也实在是太不标准,他说了半天,那些村民们还是没有一个听得懂的。其实,即使这些村民们听得懂他的话,也不会告诉他们游击队的下落的。

见到那些村民们根本不理自己,逢则次郎大怒,他对手下的士兵说:“该给这些该死的刁民们一点颜色看看的时候了!”

说完,逢则次郎转过头,他发现人群中,有一个约莫六十多岁的老者,估计是这个村的村长。在那名老者的身边,还有一个大约七八岁的孩子,估计是他的孙子。

“佐藤,你过去把那个小孩拉出来!”逢则次郎对着一个叫佐藤的少尉军官努了一下嘴。

那个佐藤走到老者面前,他伸手就要把小孩从老者的怀里硬拉出来。

害怕到极点的孩子瞪着惊恐的眼睛,看着眼前这个恶魔般的“国军军官”,他死死的往爷爷的怀里钻去,却根本抵不过力气比他大了不知多少被的佐藤。

看到那些家伙要抢自己的孙子,那个老者死命的把孙子抱在怀里。见状,佐藤狠狠一脚踹倒老者,硬把小孩从老者的怀里拉出来。

佐藤把死命挣扎的小男孩硬拉到逢则次郎的面前,然后拔出匕首搁在小男孩的脖子上。

“你们这些刁民,快告诉我们!游击队在哪里!不然我就杀了这个孩子!”逢则次郎用颤抖的声音咆哮起来。

那些村民们见到这些“菲律宾国军”居然连一个孩子都不肯放过,又见那些家伙的长相和举动,以及他们的言语,有的人此时才明白过来,这次会不会是碰上日本人?因为有些人曾经听自己的祖辈们说过日本人的所作所为。而且这次,菲律宾游击队和中国扯上关系,而日本又是中国的第一大敌,难道这次真的是日本人来了?

那几个有点见识的村民突然有人大喊了一声:“乡亲们,我们眼前的这些家伙不是国军,他们肯定是日本人!”

此话一出,所有的村民们纷纷乱成一团。当年的日本人在珍珠港事件之后,横扫东南亚,除了在一个不抵抗的泰国没有什么杀人外,在其他国家可是做过不少恶事,在菲律宾也没有少做过坏事。今天日本人来到这里,使得这里的人们都感到由衷的恐惧。

还没有等到那些村民们反应过来,佐藤手起刀落,一刀就把那个小男孩刺死。

虽然逢则次郎的土著话说得不怎么样,可是那些村民们说的话他还是听得懂一些的,他听说有人喊出“日本人”这几个字的时候,他顿时起了杀机:“杀光他们!不得留下一个活口!免得消息传到支那去给支那人一个借口!”

听到逢则次郎的命令,所有的日本人都开始行动起来。为了不让枪声惊动山里的游击队和中国特种兵,他们决定用刀来解决问题。这些日本人先把男人全部拉到一边,尽管那些土著人拼命的抵抗,可是他们哪里是这些人数比自己多而且经过特殊训练的日本特种兵的对手?闪烁着寒光的匕首在空中舞动,一个个男人相续倒在血泊中。偶尔有几个力气比较大的男人,被日本人用带有消音器的手枪打死。

杀完所有的青壮年男子之后,这些日本人便开始他们最熟悉的暴行——强奸妇女、蹂躏孩子和老人。他们围住女人,扒光她们的衣服,开始施展自己最熟悉的暴行。从5岁的小女孩一直到70岁的老太太,没有一个能够幸免的。

婴儿被他们活活摔死在地上,小孩子被他们抓住两腿撕成两半,老人被他们踢断肋骨然后活活打死,孕妇被他们剖开肚子。

一时间,瘆人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女人小孩的哭喊声,老人撕心裂肺的叫声和这些日本人尽情发泄兽欲的叫喊声混杂成一片。在被鲜血染红的雨水中,这些日本人尽情的施展着他们最擅长的兽行。

2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