铸犁为剑之抗日新篇 第四章 中东路事件 第十三节 实验

我爱奇奇 收藏 15 9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size][/URL] [内容简介] [URL=http://book.tiexue.net/Content_714907.html][size=14][color=#FF0000][本章节内容为VIP内容,VIP会员请点击链接阅读][/color][/size][/URL]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48.html


进入11月份,在经过了前期的不断骚扰之后,特战队员们、山地步兵、和普通战士连队在小打小闹的战斗中,逐步消除了刚开始的紧张情绪,让特战队员们和各连队的战士们获得了宝贵的实战经验,再上战场的时候,在面对真正的战斗的时候,应该不会腿打哆嗦,手发抖了,而且,在面对了真正的死亡后,战士们的心理素质也更稳定了,不会再因为杀了个人,而不知所措了。

李琮也对前期的效果十分满意(除了自己被苏军消灭掉的一个连队),毕竟,虽然刚开始惊动了苏军,但是,随后自己的示弱战术又获得了成功,苏军在相对和平的环境里面又渐渐放松了警惕,通过那次钓鱼战斗(苏军为了鼓舞士气,声称消灭掉东北军一个团),使苏军依然认为东北军不堪一击,没有什么能对自己构成实质危险的力量,较好的麻痹了苏军,最近,通过特战队员的连续侦查发现,苏军现在对东北军的骚扰战术所采取的防御措施已经渐渐放松了警惕甚至取消了。因为,一是李琮不允许部队再对苏军作战,二是,现在,苏军已经将梁忠J的东北军牢牢的围困在满洲里的城市里面,对于满洲里周边,苏军以为不会再存在东北军了。

随着两军的冲突越来越扩大化,中苏的冲突已经升级了,再不是刚开始的小打小闹,双方能用上的重型武器都统统搬出来,对着对方死命的射击,而双方在满洲里也是打得好不热闹。

隐忍了一段时间没有活动,李琮看到现在时机已经成熟了,可以再次打苏军一个措手不及,因此,便下令让所有的部队集中起来,尤其是所有的特战队员全部集中起来,准备对苏军采取一次大规模的偷袭战,以检验各部队的协调性,当然,更重要的是检验特种部队大规模参加战斗的可行性。

在李琮集结完部队之后,这一天,白天气温骤降,开始下雪了,而且很大,纷纷扬扬的鹅毛大雪将大地很快披上了一层厚厚的银装,这给双方都带来了不利的因素,地面上士兵行走越来越困难,苏军的机械化部队也受到了很大的限制。于是双方的战线暂时稳定下来,攻防双方围绕着满洲里的战斗也因此停了下来,双方只是利用大炮来互相轰击,而苏军在白天也不断的出动飞机轰炸东北军的防线,这使得东北军的炮兵一度不敢射击苏军,害怕遭到苏军飞机的轰炸,甚至在每射击几轮之后,炮兵就迅速转移阵地,避免苏军飞机发现,而苏军则可以大摇大摆的利用炮兵和空军对东北军防线狂轰乱炸,这让东北军十分被动,工事往往还没修复好,就又被苏军炸毁了,这对东北军以后的作战产生了不利的影响。

此刻,满洲里的梁忠J一面哀叹苏军的实力太过强大,一面后悔,没有听从李琮的建议,与苏军大规模的开展游击战、运动战,那样的话,虽然不一定会战胜苏军,但至少不用这么狼狈的被动防御,天天挨炸:现在倒好,整个军队被苏军牢牢的困在了满洲里,想出去都不可能了,尤其是扎赉诺尔和满洲里之间被完全的分割开了,苏军现在是想怎么打就怎么打,想什么时候攻就什么时候攻,战争的主动权已经被苏军牢牢地握在了手里,自己如同一只待宰的羔羊,就等着那最后的一刀剁下来。这种煎熬实在是太难受了,就像是两名拳击手,一人身高马大,另一人弱小不堪,这样的话,就完全是一边倒的局面了。

梁忠J不停的在指挥部里来来回回的走着,希望能想出一点对策来,可是,梁忠J也知道这是徒劳的,失败的命运随时都会到来,这主要是看苏军的心情了。想到这里,梁忠J看看窗外,到处是银白的一片:今天要不是下雪,估计苏军已经开始进攻了。

忽然间,梁忠J想到了李琮:不知道这个家伙现在怎么样了,他这一去几乎是杳无音讯,也许他此刻正在城外某个地方偷偷的观察者城里吧,只希望他的部队能完整地保存下来,这样,与苏军对战的东北军好歹也不会是全军覆没的表现了。

梁忠J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多拖一天算一天,多加固点工事,就多加固点工事,能少死几个人,就尽量多活下去几个。

被梁忠J想念的李琮,此刻也正在满洲里外面的一个小土包后面,将自己的全身都伪装进雪地里面,只露出半个头部,然后,举着望远镜仔细的观察着苏军的阵地布防情况,今晚,李琮要选定自己面前的某支苏军部队作为自己的实验对象,因此,他此刻就像是在挑选羊群里面的肥羊一般,准备选定目标后,再动手“屠宰”。

李琮仔细看过苏军的包围圈之后,惊讶的发现,苏军的阵地布防的并不是非常严密,很多阵地之间都有一段空隙,这也说明苏军已经确认东北军的兵力被自己完全包围在了满洲里里面,因此,在将包围阵地布置得较为放松,在李琮看来,这些空隙对于苏军或者是满洲里的东北军来说,并不算是空隙,可是,对于李琮而言,这些空隙是完全可以利用的,甚至李琮可以很自信的穿越地军的阵地,跑到满洲里去,这对于防守者来说,这将会是致命的,不过,李琮并不打算钻到苏军的阵地纵深处去,毕竟,自己的部队还没有这种大规模的偷越敌军防线的经验,稍不注意,就可能会导致偷越部队被苏军发现,进而被消灭掉,因此,李琮的理想目标是在苏军的外围阵地选定,距离其他苏军的阵地有一定的间距,而且部队规模不能太大,否则,偷袭的部队很可能被苏军“噎死”。

李琮在苏军阵地的外围,来来回回的挪动了了好几个地方,最终,在满洲里的东部,发现了一个苏军的小型军营,看样子是被作为后备部队放在这里的,规模大约是一个营左右,并且,与其他苏军之间的距离还比较远(这个远是相对于其他苏军之间的密度而言的),除了偶尔有一些巡逻队经过之外,兵营的身后也没有了苏军的大部队,这让李琮很满意,很符合李琮心中的标准。

在侦查完这个军营的具体情况后,李琮和两名部下又悄悄地记录了苏军巡逻队的情况,包括巡逻间隔的时间,巡逻的路线等,然后悄悄的返身离去。

黑夜里,满洲里的冬季已经十分寒冷了,温度已经降到了零下二十几度,李琮的部队在入夜之后,于19:00点钟,就开始向白天选定的苏军军营,秘密开进,李琮严格规定了部队的纪律,在行进过程中,严禁任何人说话,严禁发出任何声响,不过,此次出动的都是特战队员,对于潜行的各项要求早已经烂熟于心,因此,部队在行进中仿佛是一条无声无息的黑蛇,在不断的靠近自己的猎物。

行进了大约两个小时,特战队员们就已经来到了距离这个苏军军营大约5公里的地方,于是部队放慢了行进速度,秘密集结在苏军兵营的外围。

十几名队员将自己伪装在苏军巡逻队经过这个兵营巡查的路线上,身上白色的伪装物将队员覆盖在了地下,然后队员们就已经完全和大地融为一体了,这些队员在这里并不是要伏击苏军的巡逻队,而是为了以防万一巡逻队发现了部队的行踪,如果那样的话,这些队员就会立刻干掉苏军的巡逻队。

剩下的队员已经开始缓慢的像苏军兵营移动,大家的身上都覆盖着和那十几名队员一样的伪装物,放眼望去,根本无法看出来雪地里会隐藏着大批的军队。

一个小时后,部队就已经距离苏军的军营1公里了,这个时候的李琮,看见苏军军营里面的灯火依稀可见,半个小时后,特战队员们在夜幕的掩护下,秘密前进到距离苏军军营100米的地方,潜伏下来。

苏军的整个营地上没有多少人影在晃动,大部分的士兵都钻进帐篷里面去了,苏军的帐篷都是在雪地中挖坑,然后将帐篷埋设在里面,这样可以更好地抵御寒风,但就算这样,帐篷外面也实在是太冷了,就连帐篷也有些抵挡不住黑夜的严寒。这段时间,双方在恶劣的天气下,只能选择在白天作战,晚上,双方不约而同的都让部队躲在阵地里面休息,以便养精蓄锐,等待第二天的战斗。

可是李琮却不这样想,这黑夜正是一个好机会,自己的部队在这些天东躲西藏,示敌以弱,小心翼翼的躲避着苏军,已经隐忍了很多天了,战士们的士气也有些低落,尤其是看着苏军对自己的弟兄们狂轰乱炸,自己却一味躲避,让很多战士的心里都想不通,部队一再请求出战,但是,李琮却一次次的压制了部队的要求,强制命令部队做好隐蔽工作,不得出战,这让部队多少有些怨言,现在,正是时候把这些憋了很久的怨气发泄出去的时候了,于是,李琮下达的命令,今晚,部队全体出战。战士们一听,立刻群情激愤,摩拳擦掌,纷纷盼着夜晚的降临,好给苏军一点颜色看看。

这时候的苏军认为,东北军只有龟缩在满洲里的城市防御工事里面,根本不敢出来主动对苏军发动进攻,在自己的高强度打击下,东北军也损失惨重,现在只能是在城市里面等待救援、保存实力,不过,这些都不是问题,只要自己在稍微努一下力,攻克满洲里指日可待。这些胆小的东方黄皮猴子,就只配做下等的奴隶而已,和伟大的俄罗斯人开战,哪一次他们获得胜利了?尽管他们被那些矮小的日本人精心训练过,可是面对强大的苏联红军也只有束手就擒得份。在耐心的等待一下,我们就可以进入满洲里,去享受那些温暖的房间和美酒了。

苏军的哨兵在冰冷的夜色里,双手拢在一起,步枪斜挎在肩上,厚实的大衣和军帽将苏军哨兵捂得严严实实,他也只能是狠狠地跺着脚,咒骂着恶劣的天气。不过,再过一会儿,自己的的站岗时间就要到了,就会有人来接替自己,到时候自己就可以回到帐篷里面暖和暖和了。哨兵一面继续不断的运动,一面期待着那个时刻的到来。

突然,远处一块白色的雪悄悄移动了起来,不过哨兵没有注意到,他正在计算着自己的放哨时间还有多少。雪堆下面,一张人脸慢慢的抬起来,然后仔细的观察着苏军的军营情况,不断地计算着哨兵的数量,记清楚哨兵的位置。半个小时过去了,这个人向自己的身后面发出了信号,不一会儿,后面大约三十几名披着白色雪衣的人影慢慢的从雪地里爬了过来。这个人就是张宏,看着大家都渐渐的摸上来了,张宏悄悄地告知两名分队长苏军哨兵的位置,然后分派给每个队一些个目标,规定了发起行动的时间,交待完任务。分队长也悄悄地分派给了每名队员一个具体的目标,要求队员们务必一击制敌。领到了任务,这三十几名队员纷纷向着自己的目标爬了过去。

一名苏军哨兵还在咒骂着可恶的中国人和这里该死的天气,要不是这些该死的中国人挑衅伟大的苏维埃,现在自己就应该在温暖的房子里面和美丽的姑娘约会呢,怎么会跑到这个鬼地方来?真是倒霉透顶,不过也不要紧,这场战争持续不了多长时间,听那些老兵说,中国人不禁打,最多三四天战争就结束了。到时候就可以回到美丽的姑娘身边了。

想到这里,哨兵的嘴角露出了一丝微笑,那是一个多么美好的时刻啊。

突然,“嗡”,一声轻微的声响,一支利箭“嗖”的一声扎进了哨兵的脖子里面:天哪,敌人来了,是中国人!哨兵的脑海里面突然想到了这些。不过,哨兵的声音已经发不出来了,鲜血大量从颈动脉涌向了喉咙里面,堵住了声带,大量灌进了肺部和胃里,哨兵的双手怎么也捂不住鲜血的流失,渐渐的,哨兵的意识慢慢模糊起来,可是在他的脑海里还是浮现出了美丽姑娘的身影:再见了,美丽的娜塔莎。

哨兵到地的声音并没有惊动其他的哨兵,因为,二十名哨兵都已经在同一时间被射杀了。

张宏很满意的自己手下这帮兔崽子的杰作:这帮家伙现在是越来越成熟了,没有枉费自己的这几年的心血啊。

特战队这几年发展很快,已经有队员600余名了,分队40个,而且都是千挑万选的好苗子,要说和后世的特种部队相比较而言,还缺乏什么的话,那就是除了武器装备没办法比,其他的绝对可以一较高下了。

看着这三十多人偷袭成功,顺利地解决了苏军的哨兵。张宏一挥手,立刻从他身后的雪堆里面出现了大批的人影,谁也不知道,这些人是什么时候藏在这雪堆下面的,他们又是如何忍受着零下二十几度的严寒考验的。

300多名特战队员按照分队编队,从不同的方向,秘密摸进了苏军的军营,不一会,他们的身影就消失在苏军的军营里。苏军每个帐篷住16个人,特战队员们也是20 个人一组,悄悄摸进苏军的房间,一批队员负责解决掉苏军,一些队员则做好替补工作,防止第一名队员一时失手,让苏军报了警。在帐篷外面还有两名队员担任警戒任务,以防止哪个帐篷里面的苏军突然钻出来。

队员们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手持匕首一进入帐篷,就悄悄的移动到每个苏军的面前,然后将匕首齐齐扎进苏军的喉咙,再狠狠切割,将苏军的头都割下来了(只割断人体脖子的一部分,人还是有可能发出报警或者作出其他的动作,只有将人体的头部完全割断,才能最终将人完全杀死,这是德国特种部队的要求)。杀死苏军之后,用苏军的棉被将苏军的尸体盖好,再悄悄地离去,进入到下一个帐篷。

张宏也带着人进入到了苏军的营地,张宏略带遗憾:想当年这些活都是自己来做了,现在这么多人帮自己来做,自己反倒有些不习惯了,看着战士们将自己的满腔怒火发泄到苏军的身上,自己还真有点羡慕啊。可惜自己现在是在指挥官的位置上,整个部队都要自己来指挥,否则自己早就钻进苏军的帐篷里面,甩开膀子大干一场了。

看着队员们从苏军的帐篷里面进进出出,一个个帐篷里面的苏军都魂归故里,张宏也在心理默默的“祝福”着苏军士兵:哥们,一路走好啊,见了上帝说一声,别再让你们来中国了,除了旅游观光之外。

就是张宏心里不平衡的时候,也许是上天可怜张宏,距离张宏不远的一个苏军帐篷里面突然出现了一名苏军士兵,看样子是要去释放一下自己的内存,结果发现营地里面有很多人在忙忙碌碌的在苏军的帐篷里面钻来钻去,苏军士兵立刻是目瞪口呆了,双手提着自己的裤子,站在原地不知所措了。突然,苏军士兵似乎是想到了什么:天啊,这些都是中国人,他们竟然摸进了我们的营地里面了,应该报警啊。

苏军士兵转身就想钻进帐篷里面,张宏手疾眼快,在苏军士兵刚刚出现的时候,就已经拨出了匕首,张宏的手用力一扬,匕首立刻飞了出去,狠狠的扎进苏军的脖子,苏军士兵感觉自己的脖子被什么东西扎得自己生疼,立刻用手去摸,结果发现是一把匕首,苏军士兵的心里还想:我怎么还没看清楚,就被匕首射中了?他娘的,动作也太快了。苏军士兵捂着自己的脖子,还想要报警,可是喉咙里面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嘴里不断喷涌着鲜血,苏军士兵双手不停地抓着喉咙,想要把匕首拔出来,可是这只是徒劳的,在不断的失血中,苏军士兵最终还是倒了下去,只是他的姿势有点不雅,在他双手抓住喉咙的时候,他的裤子根本没有系上,结果,裤子也掉了下去。

苏军士兵的身体压在了帐篷上,可他的一半身子在里面,一半身子在外面。正在睡熟的苏军被他“扑通”一下到底的声音吓了一跳,苏军睡眼朦胧的纷纷撑起身体观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结果只看见一个恐怖的场景,那名士兵只有一半身子倒在帐篷里面的地上,身体还在不断地抽搐着,双手捂着自己的脖子,胸前有大量的鲜血。

苏军大惊失色:这是怎么回事?这是敌人来了吗?可是东北军不是都龟缩到满洲里的城市里面去了吗?不是都被打怕了吗?怎么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的营地里面呢?这个时候,帐篷外面突然紧接着冲进来了一大群的白色人影。

原来,在那名倒霉的苏军士兵倒在地上的时候,特战队员们就立刻冲进了苏军的帐篷里面,防止这些苏军报警惊动了剩下的苏军士兵。

苏军纷纷要爬起来,拿武器反击,可是这些 “白无常”们丝毫没有给苏军士兵们多少反抗的机会,这些东北军士兵一冲进来就把手中的匕首投向帐篷最里面的苏军士兵,先把距离最远处的苏军士兵都干掉,这样就可以直接对付距离自己最近的苏军士兵了,大多数的苏军士兵一个照面就被撂倒。这些人甚至紧张的都没来得及喊上一声,看到冲进来的东北军士兵,苏军立刻与之展开搏斗,尤其是两个侥幸逃脱匕首攻击得苏军士兵,立刻上前抱住特战队员,可这些苏军士兵哪里是这些特战队员得对手,很快在搏斗中就被队员们拧断了脖子。现在,帐篷里面到处都是不断翻滚着的苏军士兵,不过,他们的痛苦没有持续太久时间,特战队员们很快就结束了他们的痛苦,送他们踏上了返回俄罗斯的道路。

张宏刚才没有丝毫的惊慌,他相信自己队员们的能力,果然,一小会儿的时间,帐篷里面除了传出一阵怦怦倒地的声音之外,很快就安静下来了。那些白色的身影又不辞辛苦的向着下一个目标进发了。

一个半小时后,整个苏军营地就在没有活着的苏军士兵了。

这一晚上,张宏指挥着300名特战队员成功的干掉了苏军一个营的兵力,歼灭苏军少校营长一名,歼灭苏军士兵600余人。

而李琮也毫不示弱(好久没有干这活了,心里直痒痒),在最后的时刻,也亲自上阵干掉了几名苏军士兵,为了不让敌人搞清楚这这个营是怎么被干掉的,李琮还指挥队员们装模作样的冲进苏军军营,对每具尸体都好好整了整容,反正每具尸体都要有枪伤、刀伤、手榴弹的伤,然后再大肆毁坏一番后,立刻率部逃跑隐蔽起来。

当苏军听见响动,赶到这这个军营,只发现了满地的尸体,武器弹药都被人拿走了,苏军也立刻向着袭击者的方向追了过去,不过,在绕了几个弯弯绕之后,苏军发现,袭击者已经完全从自己的眼前消失了。

无奈之下,苏军只好返回了被袭击的军营。经过苏军认真勘察得出结论,东北军出动了最少两个团的兵力采取夜袭的方式,全歼了这个营的苏军,当然,东北军的伤亡也不会小,只不过,东北军的尸体都被他们带走了。其实这一夜,李琮连个人毛都没损失,唯一一个轻伤员是在冲向敌军军营的时候将脚崴伤了。

不过,令苏军感到奇怪的是:这些东北军不是都被困在了满洲里的城市里面了?他们哪里又来得两个团的兵力呢?难道是他们秘密增援的?

于是,苏军在第二天对满洲里附近展开搜索,可是一无所获,没有任何东北军踪迹,苏军很是诧异:这帮子东北军难道是天上掉下来的?怎么无影无踪了呢?

这一天晚上的行动,其实是李琮为了试验一下:在后世的世界里,特种部队一般都是小规模的执行战斗任务,而在这个世界、这个时期,大家对于特种部队并不是太熟悉的情况下,大规模动用特战队是否具有可行性?特战队是否只能是作为偷袭、侦查的力量使用?在解决兵力不是太多的敌人的时候,是否只需要出动特战队就可以解决问题了?从结果看来,李琮得到了满意的答案。那么下一阶段,李琮就可以试试自己的另一个“罪恶”的计划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