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柔情 正文 第二十章 岗村和鸠山的污血

身后 收藏 2 2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86.html


丁一在很短的时间内拟定了一个刺杀名单。

首先要除掉的是在日本政坛重新露出头角的岗村宁次。

这个岗村宁次就是日军投降前中国战区最高负责人。由于他在日军投降后的合作态度与抗日战争期间的剿共成果,使得老蒋对其战争责任并未加以追究。而后持续协助国民党进剿共产党。直到老蒋败退台湾,他才回到日本担任日本军人组织“战友联盟”名誉会长。所谓的战友联盟只是一个合法的外壳,真正的核心组织就是在日本最大的黑道组织:黑龙会。

黑龙会于1901年创立,为日本对俄作战与侵华服务,在中国犯下了滔天罪恶。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日本战败,黑龙会销声匿迹,淡出人们的视线,但是黑龙会阴魂不死,一直被一些政府中的极端右翼组织庇护,暗中从事军国主义复辟,在政府中的右翼分子的大力资助下,黑龙会的几个头脑,都摇身一变,成了企业界的商人,因为资本来源雄厚,所以很快成为跨国大企业,黑龙会在东南亚各国的分公司都派有卧底和眼线,从事间谍活动,为大日本帝国的复辟做贡献。

他要杀另一个罪魁祸首鸠山太郎。鸠山太郎是日本炙手可热的政治人物,是老吉田最危险的对手,很有可能成为下任首相。同样他成功的将在二战中的罪责洗得干干净净,在日本呼风唤雨。他是黑龙会在政坛最大的支持者。

他曾作为侵华日军的一员参与过南京大屠杀,但他不但不感激中国人民宽恕他的性命,还在各种场合否认大屠杀的存在,宣称那只是一个骗局。

更该杀的是,他纠集几千会众和日军残存余孽大肆参拜靖国神社。让中国爱国志士恨得牙根咬断,欲除之而后快。

曾有几次在日华人对他刺杀,但都被他机警躲过,刺客均被他的保镖以极残忍手段杀害,无人能够生还。

老天就是眷顾有心人,依依搜集到一条重要情报:岗村宁次和鸠山太郎在今晚岗村在郊外的别墅会面。

充满东洋风情的房间里,三弦琴声悠悠,若断若续,两个浓妆艳抹的日本艺伎,载歌载舞。

这两个日本艺伎垂眉低目,如斯低调,顾盼之间,明眸朱唇间的魅力仍然不会输给艳丽的花朵,风情万种,风姿嫣然,妖艳妆容之中尽显东洋女子的婉约和含蓄,她们身上的服饰和脸颊上的彩绘,有浓郁的浮世绘的风格,高高的宫廷发髻和手掌中婉转流动的彩扇,举手投足,轻柔如云,飘逸如风。

一张小小的矮几上面,摆设了日本茶道所用的茶具和一瓶日本的清酒。

屋里有两个男人,一边欣赏艺妓表演一边偶尔低声商议着一些事情。

岗村宁次盘膝坐在一张小矮几后面,眼光随着两个日本艺伎的身子转动,举手于胸,随着艺伎的节拍,轻轻抚掌,陶醉之情,溢于言表。

岗村宁次现在衣衫整洁,矮几上的清酒虽然让他头脑微晕,他却并没有对这两个艺伎无礼。

日本的艺伎被日本人视为国粹,就是在日本本土,也很少可以看到正宗的艺伎。

不过,岗村宁次虽然对这两个艺伎早就玩过,但是在她们装饰成艺伎之时,却从不敢乱来,他尊重他们日本的国粹!

坐在岗村右首的男人五十左右,人瘦瘦的,带着一副高度近视镜,看上去文质彬彬,倒也有些知识分子的风度,有几分书卷气。只是眉宇之间有阴森残忍的意味,双唇削薄紧闭,显然是个冷酷无情的人。

丁一认得,这个男人正是他这次的刺杀目标——鸠山太郎!

岗村宁次淘醉之下,端起茶杯,浅浅喝了一口,击掌喝彩:“好!”

随着这声“好”声而来的,是“乒乓”一声大震,那张日本风格的横推式木门,被一股大力击中,一个保镖的身体轰然一声落在房子中间。

来人出手绝对只有三个字:快、准、狠!

他的气势凌厉霸道,出手简捷迅猛,躲藏时轻灵,进攻时威猛,如同一道旋转在场院中的强暴龙卷风,君临天下、威风凛凛,沾染到的保镖一个接一个的倒下去,不是被他的钢锤一样坚硬的手掌击中,就是被他的剪切机一样的凶悍的脚腿扫中,不是横越五米的“飞”出去,就是伏在地上贴地“滑”出去。

一分钟不到,地上躺着八个保镖没有一个喘气的。

一道人影气势如虹,威猛如龙,渊停岳峙,威风凛凛的站在门前,气度沉稳中有一种残暴的杀机,猎猎逼人!一双眼睛之中的杀机,更是让人胆战心惊!

——是丁一!

两个艺伎惊叫一声,慌作一团,缩在角落,瑟瑟发抖。

岗村宁次没有像鸠山一样目瞪口呆,到底是行伍出身,反应之灵敏,远胜常人,见来者神不知鬼不觉的潜进他的寓所,就知来者不但身怀武功,来意更是不善!

好个岗村宁次,身子坐在地上,左手一撑,身子迅捷站起,右掌就去抓横架在墙壁上的那把东洋刀,只要有刀在手,他才不怕来者有多强的武功!

丁一怎会给岗村宁次抓刀的机会!迅速两个箭步抢了过去,身在空中,凌空踢出一腿。

岗村宁次的右手已经抓到东洋刀的刀把,雪白的刀光一闪,东洋刀刚刚出鞘,丁一的一腿,准确无误的踢中岗村宁次的手腕!

一声脆响,岗村宁次右腕骨断!

岗村宁次天性中有小日本的残暴和阴忍,腕骨断裂,痛得满头冷汗,却一声不哼,弃刀,左掌化掌为刀,一记手刀,劈向丁一的脚踝。

丁一冷笑一声,迅速落下飞起来的右腿,左腿在同时之间抬起,踢出,力度凶猛!

闷响之中,丁一的左腿正中岗村宁次的右脸颊,岗村宁次的身子马上平平飞了出去。

岗村宁次的身子撞在墙壁上,整个木质房子,一阵剧烈的震荡。

丁一的身子随着岗村宁次被他踢飞的身子,迅捷的贴了过去,在岗村宁次的头脑还在发晕的时侯,迅速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匕,向岗村宁次的右手腕插了下去。

“呀!”岗村宁次终于发出了一阵凄厉的惨叫,椎心的疼痛,让他额角的冷汗滚滚而下。

丁一的动作非常迅捷,又迅速掏出一把短匕,又向岗村宁次的左手插下去。

现在,岗村宁次的身子被钉在了墙壁上,两手的手腕处,都被插了一把短匕,每挣动一下,鲜花就顺着短匕把手,浸浸而下,染红了东洋风格的雪白的墙壁,有一种触目惊心的残酷!

鸠山太郎心中涌起强烈地绝望,但面上却露出了一丝惨笑,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变得稳定些:“这位壮士,要你来杀我的人给你多少钱,我可以十倍……”

丁一没有回头,身上飞刀闪过一道寒光。

鸠山偷偷摸出的手枪刚刚指向丁一,喉结处便感觉到一片冰凉,钢铁的冰凉。

他的声音嘎然而止,然后很困难地低头,看着已经穿过了自己喉骨的那把短匕。

他不明白,这个刺客为什么不愿意听自己把话说完……自己是个毫无武功的文弱老者,并没有什么威胁。而且他自命不仅是运筹帷幄的政客,更是辩才无双,只要这个刺客肯把这番话听完,一定不会杀死自己?自己是首相最大竞争者。自己这一生还有许多大事要做,怎么能就这么死了呢?

然而,未来的首相鸠山太郎就这么简单地死了。

他死不瞑目,死不甘心。他甚至没有赢得对手看他一眼的起码尊重。

鸠山倒了下去,手直直地伸向前方。

那是个五六十岁男人的手,是个很有身份地位,惯于发号使令的男人的手。

丁一脚尖一挑,把地上的东洋刀挑起半空,一把抓在手中,微一晃动,惨碧雪亮的刀锋,映得丁一眉目皆青,像是地狱中来的恶魔杀神!

丁一的脸孔向扭曲的岗村宁次凑去,用一种冷酷残毒的眼神盯住岗村宁次的眼睛。

岗村宁次现在没有叫嚷,知道在劫难逃,反而冷静下来,也同样用一种冷酷残毒的眼神盯住丁一的眼睛。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相遇,几乎可以迸发出火花!

“我是中国人!知道为什么要杀你么!”丁一一个字一个字的说!

“知道!不必废话,要杀就杀!”岗村宁次没有半点畏惧之色,冷静的说。

丁一笑了,他的笑容中充满了非常残暴的意味,这种微笑,让岗村宁次也感到一阵心寒。

岗村宁次不怕死,小日本不怕死的很多,他怕的是丁一这个人,这个莫测高深、身手敏捷、凶恶残毒的人!

换言之,岗村宁次怕的是丁一杀他的方式!

“你会被杀的很惨!会让你们日本人很没有面子的惨!”丁一这样说,他在说话时,一手提着东洋刀,一手把岗村宁次的裤子扯了下来。

岗村宁次丑陋的下身,暴露无遗。

岗村宁次眼睛中闪过一丝恐怖,他现在明白了面前这个人用他们日本人的东洋刀,要来切下他的根。

刀光一闪,碧青色的刀锋划过一道妖异的光芒,带起一溜鲜艳夺目的鲜血,落在地上的,是岗村宁次丑陋的男根。

下身的鲜血像泉水一样的涌出,岗村宁次在晕眩之中,感到巨大不可名状的痛苦,不由高声惨叫起来。

恐怖、羞耻、愤恨、疼痛各种情绪纷至沓来,让岗村宁次痛不欲生!

墙壁上留下了六个血写的汉字“杀狼者,中国龙。”

丁一回过身来,眼睛盯在那两个早就被这种血腥残暴的场面吓得晕死过去的艺伎身上,扬起的东洋刀,终于没有向两个日本女人身上落下去。

丁一头也不回,反手一刀,刀光又是一闪,碧青色的刀锋,已准确无误的没入了岗村宁次右的胸膛之中!

丁一看也不看,大踏步向外走去!

丁一走出岗村宁次的房间,寓所的院子里,横七竖八的躺了四五个“战友联盟”会众,都是被丁一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狙杀。

他看也不看地上的尸体一眼,对于这些沾染中国人民鲜血的日本人,他杀之无愧!

丁一踢开大门,迅捷的跑步前进,不过多久,依依开的轿车停在面前。他不愿依依看到他杀人的残酷场面,所以只让她在远处接应。

轿车向东京郊区开去。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