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冷锋 第二章:红色延安 八、兄妹分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62.html


兄妹俩的见面让封飘萍心中始终挂记着的事情终于落在心底。看见妹妹比自己还要早的参加了抗大的学习,成长锻炼成一名坚定的革命战士心中无比高兴。蒋铭真在封飘萍的叙述中听到了关于同学伊小蝶的事情,不由的为伊小蝶的遭遇感到惋惜。易佳宁听封飘萍讲到他给伊小蝶立了墓碑,而且墓碑上还写上了爱妻的字样,心中多少有些酸酸的感觉。好在伊小蝶现在人已经不在了,对于她多少感到一种放松和窃喜。

易佳宁看着封飘萍问:“飘萍哥哥你是不知道啊,铭真和小蝶当时在燕京时可是全校有名的校花啊!你不知道有多少男同学都用那种异样的眼神看他们呢,呵呵,真可惜小蝶这么早就离开了我们,要不我们现在肯定也在一起呢!你说是不是啊?”

封飘萍看看她笑着说:“我这么做也是为了安慰死者,小蝶是个好姑娘,只是可惜,怪我没有保护好她!”

“哥哥,你也不要为此事过于内疚,有很多事情不是你我能够预料和把握的,但是你对小蝶这份情感我想她也会明了的,九泉之下的小蝶也会瞑目的!”蒋铭真安慰着封飘萍。封飘萍笑笑说:“但愿吧!对了,妹妹,我在出来的这一路上还有好多事情呢,我还认了一个妹妹一个弟弟,对,还有一个哥哥!”

“哦!是吗,那他们现在都在那里啊?”蒋铭真着急的问,一旁的易佳宁更是盼望封飘萍赶紧说出来,他最关心的是封飘萍认得那个妹妹!

封飘萍一笑说:“我和小明在路上认识了东北军五十四军的一个少尉连长叫那仁山,我这把枪就是那大哥送给我的,另外我在一个小村子认识了一位很有气节的老先生叫上官弘,他有一个孙女叫上官婉儿,可是上官弘老先生被日被人杀了,我就带着上官婉儿跑了出来,后来我们来到一个镇上,在那里认识了济世堂的赵铭凯先生,按着赵老先生的意思我和小明还有婉儿和赵老先生的孙子赵如龙磕头成了异性兄弟,我最大,如龙老二,婉儿最小。”

“那现在他们都在哪?”易佳宁着急的问。

“小明在队伍上给贺团长做了警卫员,婉儿留在根据地的一个老乡家里,如龙现在山海关外的一个山上跟着一个叫韩三亭的。至于那大哥现在在哪?我也不知道了!”

蒋铭真看着哥哥说:“呵呵,哥哥,你现在是一名八路军战士,你可要……..”

“这个你不用说,我都明白,你放心吧,我封飘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这些都是我的个人私事,我不会让这些事情牵扯到我们的事业当中来!”听封飘萍这么说,蒋铭真笑了说:“看来我的哥哥没有白学习啊!呵呵!”

“爸爸留下的财产大概有多少?”蒋铭真问。

“我估计有几千万吧!”封飘萍说。

“啊!这么多啊?”易佳宁伸长了舌头看着蒋铭真,蒋铭真看看封飘萍说:“这样,哥咱们打一个报告把这件事情跟上级组织汇报一下,然后看上级组织如何安排,你说呢?”

封飘萍点点头,易佳宁插嘴道:“铭真,你不会事都要捐献给咱……..”

“对不起!这是我们兄妹的事情,另外这也是家父的遗愿!”封飘萍打断了易佳宁的话,易佳宁不好意思的看看他,蒋铭真说:“就按爸爸的遗愿办吧!”

教导员韩在新在一旁看着兄妹二人的相逢和这一番谈话,韩在新走过来说:“小封啊,这没想到在这里你们兄妹能相见,呵呵,这样,我放你一天假,回去和妹妹好好聊聊吧!”

蒋铭真领着封飘萍参观了自己的住地,不少学员也都得知这一消息纷纷赶来,大家为他们兄妹的相会感到高兴,最忙乎的是易佳宁。但是这让封飘萍多少感到一丝别扭和不快。当易佳宁出去后,封飘萍拉着妹妹的手说:“雅琴,你这个同学是不是有点……..”

“哥,你说什么呢?人家是一番好意,你可别误会了人家的好意啊,我这个同学是个热心肠,对人很好的,而且思想觉悟高,就是她把我带上革命道路的,你可不要瞎想啊,没准你们俩将来还能……..我看佳宁对你有点意思啊!”

封飘萍一笑说:“山河破碎,风雨飘摇,我最为一个男人在这种时候是不会考虑个人问题的,再说了我……..”

“怎么?你不喜欢她?”蒋铭真看着封飘萍问,封飘萍笑笑说:“咱不说这个了,总之你记住哥哥的话,人是会变的,你我都难以预料以后会是怎么样,你自己要小心,不可让一时现象蒙蔽了眼睛!”

兄妹俩经过彻夜长谈,最后写好了一份报告,第二天由韩在新代为转交给上级领导。两天后,上级派人来到他们的住处。当封飘萍第一次见到来人时他看看左右的警卫人员,心里虽然不知道这位坐在自己眼前的领导是谁,但是他感觉这人肯定是很高级别的领导。韩在新看看封飘萍和蒋铭真笑着说:“你们兄妹俩不认识这位吧?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咱们抗大的教育长罗瑞卿同志!”兄妹俩听到这个名字后一起站了起来,眼前的罗瑞卿笑笑摆摆手说:“呵呵,坐吧!我看了你们的报告,上级领导很重视,特意委派我前来,呵呵!你们的这种做法,还有封老先生的爱国情操值得我们敬佩啊!就是因为有了像封老先生这样的爱国人士,我们八路军才能在他们的支持和援助下更好的打击日本侵略者!我代表抗大林彪校长还有训练部长刘亚楼等抗大的所有领导向你们表示感谢,感谢你们的老父亲,另外党中央所有领导也让我代为转达对你们父亲的感谢,感谢他伟大的爱国之举!”

在捐献出父亲留下的遗产后三日,蒋铭真就要离开延安去她的工作地上任了。

封飘萍为妹妹的进步和以后即将开始的新生活感到欣慰和高兴。封飘萍看着蒋铭真说:“雅琴,你记住不管以后到那工作,做什么职务,你都是一名普通的八路军战士,是一名新兵,千万不要有任何骄傲自满情绪,工作上多向人家学习,毕竟你还年轻。另外记住了,我们是中国人,要记住咱们一家是怎么让小鬼子给残害的,这个仇我们终生不能忘记,一定要做一个有骨气的,顶天立地的中国人,切不可屈服于任何敌人和邪恶势力!”蒋铭真看着哥哥笑着说:“哥,你放心吧,我就是死了也不会投降日本鬼子的!”封飘萍笑着爱抚的拉着妹妹的手,心里却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这一别又不知何时才能再见。

蒋铭真看着封飘萍笑着说:“哥哥,你放心吧,我到那边以后就给你来信,有时间我会回来看你的,呵呵!”

封飘萍点点头,蒋铭真知道自己的哥哥是一个很重感情的人,他不愿意看见哥哥为了送他流泪,于是笑着说:“哥,你回去吧,不用送了,我走了,你自己多保重啊!”

看着蒋铭真策马扬鞭和几个战士渐渐消失在自己的眼帘中,封飘萍还是感觉眼睛湿湿的,他摘下眼镜仰起脸,尽量不让泪水流下来,这时,身后有人说:“飘萍哥哥,铭真都走了,回去吧!”

封飘萍回过头来见是易佳宁,赶忙戴上眼镜笑着说:“你什么时候走?”

“明天!我明天也要走了,你来送我吧?”易佳宁看着他,眼睛中闪烁着一种火热的情怀。封飘萍躲开他的眼神说:“好,明天我替妹妹来送你!”

第二天,还是在送蒋铭真的那条路上,易佳宁早早的等在路边,她提前把和他同行的战友们支开了,自己一个人在等封飘萍,看见封飘萍过来易佳宁高兴地跑过去拉着封飘萍的手说:“我还以为你不来了呢!”

封飘萍一笑说:“答应了就一定会来!”

“我分到了边区政府做妇救会长,离这不远,我会经常回来看你的,你别忘了给我写信啊!”易佳宁盯着封飘萍说,封飘萍一笑说:“工作那么忙没时间就算了,不要总往这跑!”

“那怎么行,铭真离得远,就得我来替他照顾你,你别管了,我知道该怎么做,急着给我写信啊!”封飘萍看看她说:“好吧,时间不早了快上马吧,别让人家都等你!”

易佳宁看看四下没人,来到封飘萍跟前神秘的说:“我走之前送一个礼物,你闭上眼睛!”封飘萍不知道她要搞什么鬼,便由着她闭上了眼睛,易佳宁趁机在封飘萍的嘴上重重的吻了一下,然后飞身上马回头看着封飘萍说:“书呆子,这就是我的礼物,这个烙印打下了你就是我的了!呵呵!”

封飘萍看着远去的易佳宁摇摇头笑了。

在延安转眼就是半年时间过去了,在这半年里,封飘萍不但学到很多军事理论和实战知识,同时在实战演练、刺杀、格斗等各方面都得到了强化。短短的半年里封飘萍从一个富家子弟完全转变成一个具有军事头脑和指挥才能的年轻领导干部,这半年里蒋铭真经常来信询问封飘萍的生活和学习情况,易佳宁也回来过两次看望封飘萍。但是这些都不是让封飘萍最高兴的事情,让他最高兴的事情是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入党后不久,封飘萍也接到了通知,他被调往晋东南老部队,那里有一支刚刚由教导营和部分地方武装改建的新编第一营,调他前往新一营做营长。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