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530.html


在老班长的带领下,赵二嘎和大宝帮着老班长一起弄了些吃的,战士们聚在一起草草吃了点东西,就一个个抱着枪在村外睡着了。连着这几天的行军,战士们又累又饿,现在终于可停下来歇歇了。李凌霄看看尚云飞说:“老尚,我们下一步该往哪走啊?”

尚云飞想了想说:“现在我们和大部队分开这么久了,我们有没有任何通讯设备能和大部队联系上,再说了我们现在也不知道大部队现在在哪里啊?我看啊,咱就顺着村头这条路继续往前走,现在我们已经过了蟠龙,就已经过了曾万忠的防区了,再往前我们就只能边走边打听了,你说呢?”

李凌霄看看他笑着说:“管他呢,走到哪算哪吧!再歇一会让战士们起来,我们不能在这里宿营,鬼子刚刚来过,又被我们收拾了这么多,鬼子一旦有察觉肯定会再次返回来的,那样我们就被鬼子围在村子里打了!”尚云飞点点头。

一阵冷风吹来,老班长感觉断臂处钻心的疼,他睁开眼睛看看四周,见战士们睡的正香,李凌霄蹲在他身边关切的问:“怎么样老杨?”

“没事,你放心吧连长,稍微还有点疼,我刚才弄了些草药自己嚼碎了又敷上了,估计再过一会药劲起作用了就没事了,呵呵!”老班长看着李凌霄说,李凌霄用手擦了擦老班长脸上流下来的汗水说:“让你受苦了!”老班长一笑说:“说啥嘞,连长,你放心吧,俺死不了的!呵呵!”

尚云飞抬头看看天色,远处的天边阴云翻滚,阵阵雷声传来,尚云飞看看李凌霄,李凌霄一点头,尚云飞便大声喊着:“同志们,我们该出发了!”

队伍很快集合起来,李凌霄简单的跟大伙说了几句就对尚云飞说:“老尚,还是你说吧!”尚云飞看看战士们说:“同志们,我们马上要出发了,这里我们不能长时间待下去,一旦鬼子重新返回来,我们就得被鬼子围在村子里,那样对我们太不利了!现在我们趁着天还没黑要尽快走出这地方,可能有人要问我们这是去哪里呀?那么我告诉大家,我们现在的目标就是一直向前走,我相信我们的大部队也在找我们,只要我们有信心,就一定会和大部队遇上的,大家有信心没有啊?”

战士们异口同声的回答说:“有!”赵二嘎还调皮的说:“连长,指导员,俺们就跟着你们两位走,只要你们不说不要我们了,我们就跟定你们了!”李凌霄瞪了他一眼说:“别插话,听指导员说!”

尚云飞说到这看看李凌霄,李凌霄点点头。尚云飞接着说:“现在我来安排一下,由赵二嘎带着四个战士轮流用担架抬着老班长走,大宝你负责看好了这个这个…….”大宝看看尚云飞支支吾吾的说:“指导员,你不会是让俺看着这个傻子吧?”战士们一听都笑了,尚云飞看看大宝说:“就是这个意思,你给我照顾好他,不许他跑丢了,明白吗?否则我处分你!”大宝一听傻了眼,看着尚云飞说:“指导员,你还是换一个人吧,我,我,我怕我看不住他!”李凌霄在一旁说:“不用换了就是你,我告诉你人要是没了我找你要!”大宝一咧嘴不敢说话了。尚云飞看看大伙接着说:“三排负责断后,二排在前面,一排一班负责侦查,其余的走中间,现在听我命令,向右转,齐步走!”

队伍再次出发了,战士们经过简短的休息,这会走起来到感觉蛮轻松的,李凌霄走在前面,尚云飞和三排的战士们在后,队伍沿着大山下的小路一直朝前走,渐渐的走出大山,前面是一片开阔地,半人高的谷子高粱呈现在眼前,李凌霄看看前面对身边的战士们说:“看见没有,这庄稼长得多好啊!”跟在他身边的大宝看看李凌霄嘟囔着说:“有什么好的?”

李凌霄明白,这是让他看着傻子他一直都满意呢,李凌霄一笑说:“怎么不好,有这样的庄稼老百姓就不用挨饿了!”

“饿!饿!饿!”李凌霄的一句挨饿引起了傻子的话,傻子边走边手舞足蹈的喊着,大宝看看他厉声说:“饿,饿,饿,饿死鬼脱生的啊!?”李凌霄瞪了他一眼,大宝不再出声了。这时负责侦查的战士们跑回来报告说:“连长,过了前面这片地,再过一个梁子就是一个小镇,不知道镇上有没有鬼子?”李凌霄停住脚步说:“去到后面叫指导员来!”一会,尚云飞跟着一个战士跑过来,李凌霄便把战士们侦查来的情况和尚云飞讲了一遍,尚云飞看看李凌霄,李凌霄说:“我打算今天晚上到镇子上过夜,让战士们好好休息一下,你说呢?”

尚云飞琢磨一会说:“好,那我带人先去侦察一下,你带人在前面梁子下等我们?”李凌霄看看他说:“老尚,还是我去吧,这里交给你!”李凌霄不等尚云飞说话,抽出腰间的枪对战士们说:“走,跟我去看看!”

大约有一袋烟工夫,李凌霄带人跑了回来,尚云飞赶紧上前问:“老李,怎么样?”

“前面梁子肯定是没有鬼子,镇子不大,估计就是有鬼子也不会太多,我的意思是我们在这休息,天黑以后我们悄悄摸进镇子,要是有鬼子我们干他娘的,没有就更好了,你说呢老尚!”尚云飞点点头回头招呼大家说:“大家加把劲到前面梁子那休息,晚上我们进镇子!”

一天的阴霾终于散去,当一轮弯月悄无声息的挂上天空时,李凌霄和尚云飞带着自己的战士们也悄悄的摸到了镇子外围。等来到镇子外才发现,这镇子的确小的可怜,镇子面南背杯北,只有一个进镇子的进口,一条破路直接贯通全镇穿镇而过。进口处有一个小小的门房,门房边上站了一个抱着枪打盹的鬼子。李凌霄回头大宝,大宝心领神会,这一路上看着傻子憋了一肚子的气现在终于有机会撒气了,大宝把刺刀咬在嘴里悄无声息的靠了上去,摸到了鬼子身后,伸出他蒲扇般的大手抓住鬼子的小细脖子,另一只手上的刺刀顺着鬼子的左面扎了进去,刺刀把鬼子的脖子一下子穿透了,鬼子一声没吭倒了下去,大宝冲着李凌霄他们一挥手,李凌霄带着战士们涌进了镇子。

进到镇子里,战士们立刻分散开,四处寻找鬼子在镇里的落脚点。尚云飞带着几个战士进到镇子东头一条小胡同里,猛然看见前面有一处小门楼,上面挂着鬼子的膏药旗,尚云飞一笑说:“去报告连长,就说我们找到了!”

一会李凌霄也带着人跑了过来,二人聚到一起一商量,决定来一个突然袭击,一枪不发解决这楼里的鬼子。李凌霄带着人手里拎着大刀片,从前面进去,尚云飞带人堵住后面,赵二嘎和胜子各拿一挺机枪分别守住前后门,布置完毕后李凌霄一挥手悄声说:“上!”尚云飞和李凌霄各自从前后门冲到里面。

驻守这个镇子的正是今天到村中屠杀老百姓的这帮鬼子,是一个小队,现在这帮家伙一个个脱了个精光像一排等着挨宰的猪躺在木板床上睡的正香。李凌霄第一个冲进去,飞身跳上木板床,手中的大刀片抡圆了如同砍瓜切菜一般,只听得“哎呦!哎呦”的叫声同时伴着血光飞溅,几个鬼子在睡梦中被他一下子砍掉了脑袋。尚云飞和其他战士们也跟着大吼一声冲上前去,这一顿大刀疯狂飞舞,上下翻飞,十几个鬼子顷刻间到了阴曹地府,满屋子都是血水和地上还在滚动的脑袋,李凌霄看着这一屋子的鬼子尸体长出了一口气,看看尚云飞说:“呵呵,真他妈的过瘾,老子还从没有杀过这么过瘾的时候呢!”尚云飞一笑说:“检查一下,看有没有漏网的!”

战士们在尚云飞的带领下点起火把,把整个小门楼和镇子仔细的看了一遍,确定一个鬼子都没有了,这才放下心来,命人将老班长抬到屋里,从鬼子的小门楼里搜出来一些简单的外伤用药给老班长敷上。有的战士还找出了好多鬼子的武器弹药和粮食,李凌霄让一排长丁勇做了详细的登记,然后统一把食物收在一起统归老班长管理。

自从戴家垴突围出来到现在战士们没有睡过一个囫囵觉了,今天晚上终于可以在这个小镇上好好休息一下了,李凌霄安排好了岗哨和暗哨后,尚云飞带着人开始生火做饭,等大伙都吃饱喝足回到屋里时,李凌霄和尚云飞看着战士们说:“现在大伙马上休息,明天一早我们就出发,我们不能惊动镇里的百姓们,要悄无声息的来,悄无声息的走,一旦让鬼子知道我们和百姓有接触,这镇上的百姓可就要遭殃了!”

天还没有完全亮,战士们就已经出发了,清晨的风中带着一丝丝湿气,吸入体内感觉有那么一种清清爽爽的滋味,经过了一夜的休息,加上用药,老班长的断臂已经不像昨天那么疼了,人也开始有精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