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 中国圆明园兽首


伊夫·圣·罗朗的艺术收藏王堪称世界上最奢华的私人艺术收藏之一。2月23日,在巴黎大皇宫进行拍卖的藏品,为圣罗朗与合伙人皮埃尔·贝奇所收藏,其中也包括了备受争议和关注的圆明园流失文物铜鼠首和铜兔首。



目前状况:圣·罗朗的合伙人宣称他将会自己保有这两尊铜像,并且他对拍卖的流产表示很震惊。尽管佳士得拍卖公司有可能考虑将蔡铭超送上法庭,但面对中国无数公众对蔡的强大支持,它也不得不三思而后行。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 埃及女王奈菲尔提蒂的半身像(Nefertiti's Bust)


1912年,在埃及的一个考古挖掘中,德国考古学家路德维格·波哈特(Ludwig Borchardt)发现了公元前十四世纪,埃及皇后奈菲尔提蒂的半身像。他声称,根据他与埃及政府达成的一项协议,他可以拥有他一半的发现,柏林也从1923年就开始展出这一文物。可是,根据最新发现文件,波哈特在当年在半身像的归属问题上,故意的误导了埃及政府。为了能够留住最珍贵的半身像,他让埃及官员在灰暗的光下查看文物,还对半身像的结构做了文章。埃及古迹最高委员会已反复要求德国将文物归还,至少让它暂时的回到埃及故土。



目前状况:德国坚持认为他们对奈菲尔提蒂半身像拥有绝对所有权,柏林埃及博物馆(Berlin's Egyptian Museum)馆长则认定即使是短暂的借出也会对文物造成损害。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3. 埃尔金大理石雕(The Elgin Marbles)


埃尔金大理石雕的得名来自一为将石雕偷偷运出希腊的英国贵族。托马斯 ·布鲁斯(Thomas Bruce),他是埃尔金第七世勋爵,同时也是驻奥特曼帝国(Ottoman Empire)的大使,因为托马斯开始倾心于帕特农神庙(Parthenon)里一幅幅的古代石雕作品,他便从1901年,开始偷偷的将石雕取下,运回英国。埃尔金勋爵宣称他有奥斯曼帝国苏丹王的特许证明,只要他不破坏古庙的墙体,他可以搬走庙中的任何东西。1816年,尽管有人以埃尔金勋爵“毁了雅典”为由极力反对,英国政府依然购得了这些石雕。从此之后,它就一直被存放于大英博物馆。



目前状况:希腊认为埃尔金勋爵与奥斯曼人的协议实在是可疑。他们宣称苏丹王(Sultan)是被贿赂的,而且,即使是占领者,他也没有任何权利去对帕特农神庙下手。然而希腊人的奔走呼号,没有受到任何重视;英国方面坚持认为,返还石雕不仅会对文物本身带来不可弥补的伤害,而且会激发其他国家要求返还文物的要求,而这会造成对全欧洲藏品的流失。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4. 霍屯都的维纳斯(The Hottentot Venus)


霍屯都的维纳斯并不是一件艺术品。相反的,它,更准确的应该是她,是一个叫做莎拉(Sarah Baartman)的女人。一名来自属于今天南非地区的土著女,1810年,莎拉被带到伦敦,随后在欧洲各国展览,让那些贪婪人观看她的胴体,而科学家们则去研究她为何会如此的丰满。这种亵玩并没有与这个26岁生命一同消失,一直到1985年,莎拉的性器官和大脑依然被保存在巴黎的人类博物馆(Paris's Musee de l'Homme),他们对外声称是为了科学研究。



目前状况:从上世纪80初年代开始,南非人就要求将莎拉的遗体归还南非;迫于社会各界的舆论压力,人类博物馆最终将遗体撤出展台。1992年,尼尔森·曼德拉(Nelson Mandela),当时的南非总统,发出了要求归还遗体的正式要求,但还是等待了十多年,法国才归还了遗体。2002年 8月9日,她终于安葬在南非的故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5. 拉美西斯木乃伊(Ramses Mummy)


埃及虽然拥有众多的遗迹,各种宝物,但是其中不少的文物都遭到掠夺,为此埃及不得不竭尽全力的去找回被掠走的文物。有些文物还可以与埃及古代法老的木乃伊的价值相提并论,所以,埃及花费了多年的努力去追回存放于美国博物馆的一具极有可能是拉美西斯(Ramses I)一世的木乃伊。根据人们的猜测,可能是在1860年左右,木乃伊被盗墓者私下卖给了加拿大博物馆,从此离开了埃及。



目前状况:1999年,亚特兰大的迈克尔·卡洛斯博物馆(Michael Carlos Museum)得到了这一木乃伊,通过碳定年和CT扫描确定了这具木乃伊的身份是在拉美西斯一世时期。基于这一证实,他们将木乃伊归还给了埃及,木乃伊现在被存放于卢克索(Luxor Museum)博物馆。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6. 欧弗洛尼奥斯陶瓶(Euphronios Krater)


即使是十分刻意的去避免,有些博物馆仍旧难以摆脱被指责使用非正规手段来得取一些罕见的文物,比如欧弗洛尼奥斯陶瓶。这个有2500年历史,图案精美华丽,用来盛放水与美酒的陶瓶,被大都会艺术博物馆(The Metropolitan Museum)在1972年通过非正规手段以100美元的价格得到。博物馆因得到这个陶瓶而异常的兴奋,因为古代陶艺画家欧弗洛尼奥斯(Euphronios)的作品并不多见,但他们竟以如此低的价格从罗伯特·赫克特(Robert Hecht)手中买到,他也因此正被意大利政府以秘密倒卖掠夺文物罪被通缉。所以正当大都会博物馆馆长为陶瓶究竟来自哪里而感到疑惑时,博物馆接到了来自意大利的电话,原来陶瓶是最先在罗马城外发现的,并且意大利方面要求将陶瓶退还。



目前状况: 经过多年的协商,大都会博物馆在2008年把陶瓶归还给了意大利政府,作为交换,博物馆获得了借用几件相同价值文物来展览的权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7. 普利阿莫斯的宝藏(Priam's Treasure)


在德国二战期间中对有些文物的偷盗甚至富有了传奇的色彩,但是他们的确是失去普里阿摩斯宝藏的受害者。1837年,安娜托利亚地区(Anatolia),德国的考古学家海因里希·谢里曼(Heinrich Schliemann)发现了这些古代器物——大多数为金制和铜制的盾牌以及武器,并用普里阿摩斯为其命名。谢里曼将其私自偷运回了柏林,他坚信自己找到了《伊里亚特》(Iliad)中著名的古城存在的证据。但可能是因果报应吧,苏联战士在二战德国被击败后,又将宝藏从柏林运走了。他们一直保守着这个秘密,直到几十年以后的1993年,这些古器物才出现在莫斯科的展台上。



目前情况:虽然俄罗斯在1990年签订了一项旨在归还德国全部的被盗文物的协议。但俄罗斯的博物馆依然没有归还的意思,他们表示,宝藏将会用于补偿二战期间德国对前苏联城市的破坏。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8. 光之山巨钻(Koh-i-Noor Diamond)


这颗宝石可能在不同的人,不同的国家之间流落了五千年之久了,因为有些人认为古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n)早在公元前3200就有了关于宝石的记载。它最初可能有793个棱角,但经过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宝石匠修饰和几次小的精雕后,它现在仅仅留下了109个棱角。莫卧尔王朝(The Moguls)在16世纪拥有这颗钻石,但天有不测风云,这颗钻石却被伊朗人偷走,而伊朗人又将其丢失在了阿富汗。随即又辗转到锡克教徒(Sikhs)手中,最终它在英国停止了流浪。尽管钻石上带有诅咒——拥有此石者将会遭遇不测,但维多利亚女王(Queen Victoria)没有理会。这颗宝石曾被镶到了不同皇冠之上,直到它被镶嵌到英国最近的一位王太后——伊丽莎白(Elizabeth)加冕的皇冠上才永久安家。



目前情况:很多人都声称对该宝石有拥有权,甚至还包括了塔利班,他们追溯宝石的来源从古阿富汗追到古印度。印度的锡克教徒也要求归还宝石,因为他们是在英国之前最后得到该宝石的人。英国方面则不做任何评论。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9. 杰罗尼莫的头骨(Geronimo's Skull)


这会是世界上最具声望和最有传奇性的秘密盗墓组织所为吗?杰罗尼莫的后代们希望能够从这个传说中找到真正的答案,即便是否会是耶鲁大学的骷髅会(Yale's Skull and Bones Society)成员将这位阿帕奇勇士(Apache warrior)的遗骨挖掘了出来,并带到了他们的新天堂校区(New Haven campus)。



目前状况:哈尔琳·杰罗尼莫(Harlyn Geronimo)已经对耶鲁大学,和其他骷髅会成员以及美国政府的一些官员提起了诉讼。要求他们起码要归还遗骨的一部分。耶鲁大学的一名发言人对此不予评论,但是很多专家认为盗骨者们当时很可能偷错了墓地。但这也没关系,因为盗骨者们还被传言拥有另外两个大名鼎鼎人物的头骨,即潘乔·比亚(Pancho Village)和马丁·范布伦(Martin Van Buren)。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 伊拉克国家博物馆(Iraqi National Museum)


想知道将会有哪些原因会引起新的被盗文物的争端吗?去伊拉克国家博物馆看看便会知道了。萨达姆·侯赛因(Saddam Hussein)倒台后,有15000多件文物藏品被盗,其中包括许多古代美索不达米亚(Mesopotamian)的珠宝和陶制品。



目前状况:博物馆于今年二月份重新开馆,但是伊拉克的官员们只寻回了6000多个丢失文物,目前,这批被追回文物被安置在博物馆的一个特殊储藏馆内。伊拉克当局一直在进行追讨,一件一件的追回着丢失的文物,他们努力的保护着伊拉克宝贵的文化宝藏,以防止文物在黑市上被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