亡命逃兵 一个人的战争 第九章 恶魔之剑

亡命逃兵 收藏 3 5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size][/URL] 罗伯斯比韩振想象的还要难对付。当罗伯斯的拇指和食指被分成一个指节一个指节丢在一边,轮到中指的时候,他已经昏迷过去五次,整个人虚脱在地上跟只死狗一样喘息。   一味地从肉体上折磨,对于现在的罗伯斯来说已经没有了多大效用。每个人的神经都有不同的弹性和临界点,当达到这个可以承受的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9.html


罗伯斯比韩振想象的还要难对付。当罗伯斯的拇指和食指被分成一个指节一个指节丢在一边,轮到中指的时候,他已经昏迷过去五次,整个人虚脱在地上跟只死狗一样喘息。

一味地从肉体上折磨,对于现在的罗伯斯来说已经没有了多大效用。每个人的神经都有不同的弹性和临界点,当达到这个可以承受的临界点时,神经就会产生不同程度的反弹,以至于失去知觉,甚至产生幻觉,感觉不到疼痛。这个临界点不仅和人的神经有关系,和精神也有着莫大的关系。现在的罗伯斯明知自己不会有好结果,必死无疑,精神陷入了绝望的谷底,神经触觉已经麻木,很容易就达到这个临界点,因此没有了太敏感的痛觉。想要让他重新敏感起来,必须刺激他的精神,让他重新亢奋起来。或者,直接击溃他的精神。

一杯伏特加倒在他破烂的手掌上,罗伯斯身体抖了一下,幽幽醒来。

“你很爱卡特,对吗?”韩振拾起地上的照片,擦干净上面的酒渍,放在罗伯斯的眼前,“他出任务时冒着违反军纪的危险也要带着你的照片,看来他也非常爱你,非常在乎你,你对他来说就像是个保护神,你是他的上帝!”

罗伯斯翻翻眼皮,又趴了下去。

“我想你已经见过他的尸体了。”看着罗伯斯的不合作,韩振毫不气馁,索性席地坐在罗伯斯脸前,不疾不徐地开口道,“想知道他的左腿哪去了吗?”

罗伯斯霍然睁开眼,死死地盯着韩振。

“邦!”韩振挥动双手,学着爆炸冲击的模样,“他们不小心钻进了我在他们下山路上设的陷阱,卡特的同伴不小心踩上了我埋的地雷,一下子被炸成了满天的碎块。卡特就在他身边,地雷的破片像绞肉机一样瞬间把他的一条腿撕成了碎片。要是他在往左边靠一点,我保证他的老二也保不住!”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软肋,罗伯斯的软肋就是他的儿子卡特。他的呼吸慢慢急促起来。

“爆炸声一响,埋伏在周围山头的巴基斯坦部落民兵就冲了过来。卡特和他的队友们杀害了他们的亲友,冒犯了他们的真主,这对他们来说是绝对不可容忍的。他们可比那些狗屁基地反抗组织疯狂多了,漫山遍野涌出来,抱着AK不要命地扫。卡特的队友们根本顶不住民兵的自杀式攻击,掉过屁股就跑,连少了一条腿的卡特也不要了。还是我好心地把他从那些民兵手里要了过来,否则他们早已活剥了可怜的卡特。

你知道卡特脸上那个从左通到右的大洞是怎么来的吗?就是民兵拿刺刀刺的。不知道现在那个洞缝上没有?真可怜!我仅仅晚到一步,他的一个眼珠子就被揍了出来。不过,他的肋骨是我打断的,我想知道他们的编制、人数,还有他们的头是谁,谁命令他们发动了攻击,可他不说,比你还硬。我又用军刀的锯齿锯断了他的锁骨,和锯木头一样,但要好玩地多。我想你应该都看到了吧?说实话,这么做真的很残忍,你想想卡特当时有痛……还有……”

“够了!够了!不要再说了!”罗伯斯的脑袋撞在地板上咣咣响,“他以前属于海豹突击队特勤混编大队,自一年前调出特遣队之后,他就没有回过家,只给我发过一封E-mail,说是有特殊任务,这一年多来他在哪我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士兵牌上的标志叫恶魔之剑。”

“还有呢?”

“杀了我吧!杀了我!”转眼工夫,罗伯斯的脑门上血流如注。

有时候,击溃一个人的意志很简单,只要找到他的软肋,然后轻轻地捅上一刀就行了。

从罗伯斯的反应来看,他没有说谎。而这样的结果也在韩振的意料之中,罗伯斯不太可能知道太多自己想要的信息。目送被水手手下拖走的罗伯斯,一股无力感涌上韩振的心头。在阿富汗没有找到想要的东西,结果被对方察觉,不得已来到美国,到现在还是毫无线索!

擦擦手上的血,韩振回过头看见亚当斯端着酒杯窝在沙发里,一脸呆滞,两眼无神。

一直以来亚当斯甘愿生活在罗伯斯的阴影下,就是为了能有机会查清楚父亲和迈克尔妻子死亡的真正原因。这是他活着的动力。而当真相猛然间跳出来,摆在他面前的时候,他陷入了迷茫——真相大白了,罗伯斯就像案板上的鱼肉,想杀想剐,要蒸要煮,生吞活剥,都是举手之劳,可以告慰父亲在天之灵了,可接着该做什么?

有时候,了结了心愿并不是一件好事。因为心愿达成的同时,也摧毁了继续走下去的航标,让人彻底失去方向。就像现在的亚当斯。

倒了一杯酒,韩振走过去碰碰亚当斯的杯子,然后一饮而尽,倒过杯子给他看看,滴水不剩。亚当斯没有举杯,抬起头盯着韩振,目光如一潭死水。

轻轻拍拍他的脑袋,韩振笑了笑,“你爸在天堂看着你呢,你完成了他未完成的事业,他一定为你感到骄傲!”

亚当斯嘴角猛地一抽,忽然丢下杯子扑到韩振怀里,哇地一声哭了出来。哭声像把刀,一下子扎进了韩振的心窝里,顿时剖开了心头的层层伪装,深埋在心底的记忆毫无遮掩暴露出来,疼得韩振呼吸一滞。

抱住亚当斯的脑袋,韩振咬咬牙,“可是,你的生活才刚刚开始,接下来你得为自己而活了。——亚当斯,我提醒你一点,现在很可能你也成为了CIA的目标,和我一样被列入极度危险者的名单,他们是不会放过你的。”

哭声慢慢止住,亚当斯抹抹眼泪,“我想回去看看迈克尔,然后——”亚当斯挣扎了一下,“就去自首!”

“你疯了吗?!”水手霍地起身,不可思议地看着亚当斯,“要是落到他们手里,你的下场会比罗伯斯还要惨!”

“水手,我们无权干涉亚当斯的决定。”韩振将水手按到沙发上,示意他冷静。

心结,只有自己才能解开。如果亚当斯的这个心结还是别人替他解开的,那么他这辈子都不会安宁。

“逃兵,我想问你一个问题。”似乎下定了决心,亚当斯的精神慢慢轻松下来。

“如果你找到了杀害你战友的凶手,并且为他们报了仇,接下来你会干什么?”

“或许和你一样,自首!”韩振毫不犹豫地回答道,“不过,我和你不一样。我已经死了。”

在从战友残骸下面爬出来那一刻,韩振已经死了,和他们一起死了,和他们一起被写进了遇难者名单,然后被封存进历史的档案!而且,还有一句话韩振没说——我的仇永远无法了结!

围着亚当斯焦急地打转的水手听到韩振的话,猛然停住了脚步,“你真的是一个逃兵?”

“当然,你以为只是一个很酷的名字?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逃兵!”

“你就是从比斯特海岸警卫队警署逃出来的那个人?——该死!你和亚当斯在一起,我怎么没想到呢!”水手的脸色大变。

“有什么问题?”

“你现在是FBI极力追捕的对象,他们开出了十万美金悬赏你的线索,悬赏通告上说你是基地恐怖组织头目,涉及多起针对驻阿富汗北约联军及美国本土的恐怖袭击!我今天刚刚接到消息,没想到就是你!”

“十万美金?”韩振噗哧笑了,“真没想到我值那么多钱!亚当斯,向FBI举报我,你就不用为钱发愁了。”

“你们最好在先在我这避避风头,我马上出去安排一下!”说着,水手匆匆往外面走,一边招呼手下,“严加看管罗伯斯,谁敢走漏一点风声,我把他丢到加勒比海喂鲨鱼!”

水手和他的手下刚出去,亚当斯忍不住站了起来,“你一个人对付不了他们的!”

“我知道。不过,中国有句古话,事在人为!”韩振舒服地窝在沙发里,闭上了眼睛,“别为我担心,先想想你自己的事吧。好好睡一觉,你不是说要去看望迈克尔?我们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可……”

“我睡觉的时候最好不要靠近,小心走火!”韩振晃了晃手里的枪,背对着亚当斯,不再理他。

悬赏十万美金?韩振无声笑了笑,自己居然成了基地组织头目!如果他们知道今晚挂了八个CIA政要保护组成员,丢了比斯特警卫队的老大,不知道赏金会提高多少,应该会有一百万吧!看来要不了多久,自己的身价都有希望赶上本·拉登了!



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