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沸騰的戰列艦對---決-蘇里高夜戰(圖文)

满洲正白旗副督统 收藏 6 3106
导读: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的浩劫之后,天空籠罩著濃烈的硝煙,海面漂浮著漆黑的重油,美國太平洋艦隊的8艘戰列艦無一幸免。在火柱沖天的“亞利桑那 (Arizona, BB-39)”號和傾覆的“俄克拉荷馬(Oklahoma, BB-37)”號之間,是港內最強的“西弗吉尼亞”號戰列艦,她也是除了上述兩艘以外負傷最重的軍艦。她的左舷接連被9發魚雷擊中,受損慘重,衹是由于艦長默文.本尼昂(Mervyn Sharp Bennion)上校的舍身指揮以及里基茨(Claude V. Ricketts)上尉組織在右舷注水及

1941年12月7日,珍珠港的浩劫之后,天空籠罩著濃烈的硝煙,海面漂浮著漆黑的重油,美國太平洋艦隊的8艘戰列艦無一幸免。在火柱沖天的“亞利桑那 (Arizona, BB-39)”號和傾覆的“俄克拉荷馬(Oklahoma, BB-37)”號之間,是港內最強的“西弗吉尼亞”號戰列艦,她也是除了上述兩艘以外負傷最重的軍艦。她的左舷接連被9發魚雷擊中,受損慘重,衹是由于艦長默文.本尼昂(Mervyn Sharp Bennion)上校的舍身指揮以及里基茨(Claude V. Ricketts)上尉組織在右舷注水及時,才避免了傾覆的厄運。雖然火災四起的軍艦最終還是坐沉港內,海水几乎漫過甲板,然而艦艉的旗桿上,一面星條旗依然不屈地飄揚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翌年6月,這艘傷痕累累的戰艦終于被打撈起,和同樣坐沉港內的“加利福尼亞”號、搶攤的“內華達(Nevada, BB-36)”號、受到不同程度傷害的“馬里蘭”、“田納西”以及“賓夕法尼亞”號戰列艦一起,加入了被修复的行列。到了44年7月,這艘從珍珠港的淤泥中再生的不死鳥被整修一新,以嶄新的面貌歸隊。她將要參加解放菲律賓之戰,在那里的一個海峽內,“西弗吉尼亞”號与珍珠港的難友們一道,以复仇的烈焰,上演了史上最后一場華麗的戰列艦決戰而名垂青史。這個海峽的名字,就叫做蘇里高。


蘇里高(Surigao)海峽之名來源于同名的菲律賓行省,其語義有很多說法,而起源于西班牙語的Surgir,意思為涌流的說法比較有力。這倒也确切地反映了這個海峽的特征,它長約30╴,連接著保和海与萊特灣,是萊特灣南面的要道。海峽寬度南口約12╴,北口約25╴呈喇叭狀。海峽里水流湍急,漩渦翻滾,兩岸礁石突兀,險峰高聳。最窄處僅約10╴。蘇里高這個地名對于航海者而言還具有特殊的意義,早在1521年,麥哲倫橫渡廣袤的太平洋后,就在通過這里踏上了最初的陸地,他環球之夢也在這條海峽以西數╴的一個叫麥克坦的小島上無奈地破滅了。此后,這條海峽默默地歷經了四百多個的春秋,直至太平洋烽火之燃起……


2.遮云蔽日的盟軍艦隊


美軍在1944年7月9日奪取了塞班島,突破了日軍所謂“絕對國防圈”的太平洋內防御圈。不久以后,盟軍西南太平洋的最高統帥麥克阿瑟將軍為踐“我將歸來 (I shall return)”之約,在當月火奴魯魯舉行的軍事會議上,在羅期福總統面前申述:成千上萬的菲律賓游擊隊員正在敵后進行襲扰,菲律賓的人民几乎均可投入這場解放菲律賓的斗爭。如果繞過菲律賓,對友好的民眾和島上美國俘虜見死不救,他們衹好在死亡線上掙扎,在暴虐的日軍統治下忍受凌辱。這就是美國不信守盡早解放菲律賓的諾言,從而使東方人感到美國又拋棄了菲律賓。由此他說服了羅斯福總統,在尼米茲將軍的台灣登陸和他的菲律賓登陸計划中,選擇了他的方案。


為了重返菲律賓,盟軍選擇了萊特島作為跳板。而為了實施萊特島登陸戰役,盟軍投入了巨大的海上兵力,這個海域可謂檣櫓林立,艦隊基本上分為兩部。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麥克阿瑟的經典照片:菲律賓登陸


在呂宋島以東聚集的是美國海軍的精華,“蠻牛”哈爾西(William 'Bull' Frederick Halsey)第三艦隊中的米切爾中將(Marc Mitscher)的第38特混艦隊。這支特混艦隊下轄4個特混大隊。為了進攻萊特島,第三艦隊的一部分兵力已經轉而配屬給第七艦隊。所以,這時的第38 特混艦隊可以說就是第三艦隊,所以,第三艦隊司令官哈爾西對第38特混艦隊直接進行戰術指揮。這支艦隊中薈集著美國最強的艦隊航空母艦以及高速戰列艦以下大小艦艇95艘。他奉命“掩護和支援”麥克阿瑟麾下的西南太平洋部隊,“以協助進攻和占領菲律賓中部的目標地區”,并負責消滅有礙進攻行動的敵人海空部隊﹔又“若有机會殲滅敵人艦隊的主力,則以殲滅行動為首要任務。”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麥克阿瑟的陸海軍主將,克魯格和金凱德


配置在萊特灣內的是得到加強的第七艦隊算是的大部分兵力西南太平洋部隊的一部分,指揮官是揚旗兩栖作戰指揮艦“瓦沙奇(Wasatch, AGC-9)”號的第七艦隊司令官金凱德(Thomas Cassin Kinkaid)海軍中將,而西南太平洋部隊總指揮官麥克阿瑟將軍則坐鎮“納什維爾(Nashville, CL-43)”號輕巡洋艦。整個艦隊分為兩栖作戰編隊和炮火支援編隊。前者轄有運輸艦、貨船和突擊上陸用的各种艇衹。后者有舊式戰列艦6艘,其中5艘便是珍珠港淤泥中复活了的不死鳥,被修繕一新,裝備有當時最新電子設備,与珍珠港之時判若兩艦的“西弗吉尼亞”號也在這一行列。這支艦隊中還有若干巡洋艦和驅逐艦,都由杰西.奧登多夫海軍少將指揮(詳見作戰序列表)。在登陸階段,第七艦隊共有738艘艦船,這些艦船中,420艘為登陸以及運輸艦艇,并分為北部攻擊部隊(78特混艦隊)以及南部攻擊部隊(79特混艦隊),分別由巴貝海軍少將(Daniel Barbey)以及威爾金森海軍中將(Theodore Stark Wilkinson)指揮。此外尚有一支主要由皇家澳大利亞海軍的巡洋艦和驅逐艦构成的近距支援群(TG77.3),在萊特灣外稍稍偏東的海面上,配置著第七艦隊所屬的3個護航航空母艦大隊(TG77.4.1-3)。這3個大隊由托馬斯.斯普拉格(Thomas L. Sprague)海軍少將統一指揮,轄有護航航空母艦18艘以及擔任警戒的驅逐艦和護衛艦若干艘,其基本任務是實施對潛、對空警戒以及對己方登陸部隊進行支援。


第七艦隊的全部戰斗艦艇為戰列艦6艘、護航航空母艦18艘、重巡洋艦4艘、輕巡洋艦5艘、驅逐艦83艘、護航驅逐艦25艘、護衛艦11艘以及魚雷快艇44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萊特灣內訓練中的美艦,從“西弗吉尼亞”號看到“康利”號驅逐艦正在散布煙幕


3.捷一號計划


隨著馬里亞納海戰的慘敗,日本的“絕對國防圈”終告崩陷,東條內閣集体辭職,日軍大本營也匆忙重新調整了戰略部署,在7月21日制定了一個稱為“捷號”作戰的防御計划。這項作戰計划中,他們將美軍的反攻方向估計為四個方面,針對這四個可能出現的戰區制定了四套作戰方案:“捷一號”作戰方案用以保衛菲律賓﹔ “捷二號”則踞守九州南部、琉球群島和台灣﹔“捷三號”防衛本州、四國、九州以及小笠原方面﹔“捷四號”則負責北海道的防御。然而這一系列“捷號”作戰計划的大意衹是“以岸基航空兵為主力,配備于本土、沖繩、台灣、菲律賓方面,机動部隊的大部分水面部隊配備于西南方面,根据敵情前往菲律賓等方面﹔一部分則配備于本土作机動作戰。這樣与岸基航空部隊的作戰相聯絡,殲滅敵艦隊以及進攻兵力。”充其量衹是抽象的戰略內容,并沒有具体的作戰指導。直到8月10日的馬尼拉作戰會議上,才在聯合艦隊作戰參謀神重德大佐的构想下,制定出了五項具体計划,其中第三項關于水面艦艇的如下:


以栗田健男中將麾下之第二艦隊為主干的第一游擊部隊駐扎林加錨地,和第二游擊部隊也就是志摩清英中將指揮的第五艦隊以及小澤治三郎中將率領的机動部隊在瀨戶內海西部分別待机。如果預期盟軍即將登陸,第一游擊部隊即進駐婆羅州方面,第二游擊部隊進駐瀨戶內海西部或者是西南群島(連接九州島到台灣島的島群)方面前進待机,如果盟軍登陸,第一游擊部隊則策應岸基航空部隊的空中打擊,突入盟軍登陸海域,炮擊登陸船隊,第二游擊部隊則与机動部隊一道將盟軍的特混艦隊牽制在北方。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在文萊的日軍艦隊,中央和右方可以清晰地看見兩艘大和級戰列艦,左邊的遠處就是扶桑號


1944年10月17日,盟軍忽然在菲律賓萊特島幵始登陸,日軍沒有想到反攻會來得如此迅速。由于菲律賓的失守對于日本而言,將意味著通往南方資源地帶的交通線徹底被切斷,不言而喻,這樣除了舉手投降以外將別無選擇。為了阻止這樣的敗局,日軍在10月18日1732,向全艦隊發出了實施“捷一號”作戰計划的命令,企圖作殊死一搏。20日0813,聯合艦隊司令長官丰田副武海軍大將發出決戰要領,其基本計划是:


第一游擊部隊(栗田艦隊)的登陸地點突入時間定為X日,第一游擊部隊在該日黎明突入塔克洛班(Tacloban)的登陸場,首先擊破該地的敵艦隊,然后攻擊灘頭﹔机動部隊本隊(小澤部隊)預定于X-1乃至X-2日到達呂宋方面,在呂宋海峽東部海面机宜行動,牽制敵軍,若有良机,則發動攻擊消滅敵人,X日定為10月25日﹔岸基航空部隊和机動部隊定于其前日(24日,Y日)對敵方机動部隊實施航空總攻擊。


1006,又一封來自聯合艦隊參謀長的電報被送往第二艦隊,文中說:“根据聯合艦隊司令部經過作戰圖演之結果,認為兵分南北兩路比全部艦隊在一個方向行動更為有利。”


從文萊到萊特灣的航線有四條,北線有三條路,都是進入錫布延海,突破圣貝納迪諾海峽,在薩馬島東岸南下后直指萊特灣,所不同的是第一條航路是繞過南沙群島 (日本稱新南群島),經過民都洛島南岸,這條路長達1400浬,第二條則闖南沙和巴拉望島之間的狹窄水路,這樣距离縮為1200浬﹔第三條通過巴拉望島東岸,約為1080浬﹔南路為橫穿蘇祿海突破蘇里高海峽,距离最短為81浬。


21日1700,坐鎮文萊的栗田健男在其旗艦“愛宕”號重巡洋艦上召集各級指揮員以及有關方面科長以上進行會議,制定最終的作戰計划。大致計划由第二艦隊作戰參謀大谷藤之助海軍中佐為中心的幕僚做成,他們也得出了和聯合艦隊司令部類似的結論,認為兵分兩路更為合适,至于具体航線,第一條最為安全但是時間不允許,第二條由于航路狹窄,容易收到潛艇的伏擊,第三條被美國第三艦隊偵察發現的可能性比較大,第四條南線航路更由于被摩羅泰島起飛的大型飛机發現的可能性大而更危險。最終決定主力艦隊的航路定為第二條,第二戰隊因為行動遲緩,衹能將其編成支隊從由路程較短的南路行動。


不言而喻,最南端的第四航線是一條最為危險的航路,被發現攻擊的可能性最大。很顯然,這支支隊的使命衹能是盡量吸引對方的炮火,讓主力部隊得到更多成功机會的誘餌。會議結束以后,一位微笑著的海軍中將舉著盛滿冷酒的酒盅和所有在場者逐一干盃,他就是第二戰隊的司令官西村祥治。在這种笑容里,有人看出了一种赴死的神情。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日本第二戰隊的“扶桑”和“山城”,近處的“扶桑”號正在進行操炮訓練,和遠方的“山城”相比較可以很明顯地看出塔樓的區別。全艦12門主炮全部指向右舷,威風不小,但是由于航速較慢而很難進行艦隊戰斗。改裝后的美國老式戰列艦固然航速也不快,但是由于适當的運用方法給予了她們新的生命,最終也導致了蘇里高海峽中雙方老式戰列艦決戰一幕的上演。


4.西村艦隊和志摩艦隊


由西村祥治中將率領的第三部隊,(也叫第一游擊部隊支隊或者干脆叫西村部隊)比主隊晚了大約8個半小時,在10月22日1530從文萊出擊,踏上南方航線這條險路,不,死路!在文萊,他們接到的新任務是22日下午出擊,途徑蘇祿海,在X-1日,也就是24日日落時分棉蘭老海西口,在X日,即25日蘇里高海峽,在黎明之時策應主力部隊突入萊特錨地。


西村本人是在9月下旬率領由“扶桑”和“山城”兩艦組成的新編第二戰隊從瀨戶內海西部到達林加錨地与第一游擊部隊主隊匯合的,因此他自己雖說是員久經戰陣的宿將,但是還是沒有足夠的時間和其新部隊進行戰術訓練,而西村部隊的編成則在出擊的前一天21日才匆匆完成,可以說西村對于自己屬下的部隊根本沒有任何實施統一訓練的机會。僅僅在出擊前臨時召集各個艦長在旗艦“山城”幵會,進行簡單的介紹一下作戰要領,据幸存的“時雨”艦長西野繁中佐的戰后對美軍戰史部門供認,此會他根本就沒有出席,理由是他對于這樣赴死的作戰內容早已清楚了。


西村艦隊兵力為戰列艦“扶桑”和“山城”,重型巡洋艦“最上”,驅逐艦“滿朝”、“朝云”、“山云”、“時雨”,共7艘軍艦。這是一支力量薄弱的艦隊。 “扶桑”、“山城”兩艦是日本最早的“超無畏艦”,其艦齡已超過30年,最大航速衹有24.7節。雖擁有14╴主炮共24門,火力不可小覷,然而這兩位老翁的腿腳慢、耐力差,防御能力存在先天缺陷,在日本海軍中甚至還遭到很多老水手的厭惡。所以,自幵戰以來,這兩艦一直在瀨戶內海專門用于海軍訓練,被訕笑為“柱島艦隊”,此戰竟連此等老朽的軍艦也拿了出來,可見日軍也是傾其囊底,拼死一戰了。當然,“扶桑”和“山城”兩艦都進行了某些改裝,姑且看似年輕了几歲,但是,正如雖說給古稀老人注射了激素,真要讓他們返老還童到頭來還是不可能的。本艦隊的航速就是由于這兩位龍鐘老漢而大為減慢,于是不得不選擇了一條相對容易被盟軍發現的南方航路,也就是上一節所說的第四航路。


西村部隊离開文萊以后,為了避幵可能在灣口恭候的美軍潛艇,首先往西繞了很大一圈,然后才駛向巴拉巴克海峽,對于第3部隊幸運的是,他們沒有遇到使其提心吊膽的潛艇,到了23日1020左右,安全通過了巴拉巴克海峽進入了蘇祿海。過了蘇祿海以后,艦隊幵始向東北方向改變航向,朝著24日0630的預定地點航行,這天早晨,主力的栗田艦隊遭到了美國潛艇的迎頭痛擊,但是預計最為危險的這條南部航線反而不但沒有遇到潛艇,就連最為擔心的來自摩羅泰的巡邏飛机都沒有遭遇,終于艦隊平安的迎來了24日的0點,此時的方位是北緯9°10',東經120°附近。此時西村這個海域的危險已經過去,便下令中止了向東北駛往預定0630到達的預定海域,轉舵130°,轉向東南方向,直指棉蘭老海的西口。


与此同時,還有一支南下的小艦隊准備和西村匯合,這是由7艘軍艦組成的志摩清英海軍中將指揮的第二游擊部隊,雖然他們和強大的栗田艦隊齊名,冠以“第二游擊部隊”之大名。但無論從艦衹數目上還是從質量上都大大遜色于栗田艦隊。原來,該艦隊原先負責北部的防衛,以后調往瀨戶內海,在萊特灣海戰前,雖然隸屬西南方面艦隊司令三川軍一中將指揮,但它在出發前5分鐘卻接到了調令,成了一支獨立的艦隊,在名義上直屬日吉台聯合艦隊司令部的指揮。該艦隊在駛往奄美大島待命后不久,就在10月18日,也就是西村艦隊隨栗田艦隊駛抵文萊加油這一天,志摩艦隊則駛往台灣馬公島,并在21日,再駛往菲律賓科龍灣加油,就在這次航行中,志摩才得知了栗田艦隊和西村艦隊的作戰企圖。由此可見日軍作戰指揮混亂程度之深,志摩艦隊与栗田艦隊以及西村艦隊之間并無任何作戰協定,根本沒能達到步調一致。他們所受到最后的命令23日正午也是來自三川的,即“第二游擊部隊本隊將在指揮官所定之計划,于25日黎明突破蘇里高海峽突入萊特灣,策應第一游擊部隊的作戰,將同方面所在的敵攻擊部隊擊滅。”根据這個命令,志摩也作出了“第二游擊部隊一旦補給完畢,于25日0600通過蘇里高海峽突入泊地消滅敵軍。”的命令。


22日夜半,西村接到了志摩清英海軍中將指揮的第二游擊部隊的机密222020號電報,稱正赶來協同作戰。志摩中將向三川提出了希望參加萊特之戰的請求,三川擔心指揮体系將會出現的混亂,直到才在23日正午才指令:“第二游擊部隊本隊將根据指揮官所定之計划,于25日黎明突破蘇里高海峽突入萊特灣,策應第一游擊部隊的作戰,將同方面所在的敵攻擊部隊擊滅。”并同意第五艦隊脫离,在名義上直屬日吉台聯合艦隊司令部的指揮。根据這個命令,志摩作出了“第二游擊部隊一旦補給完畢,于25日0600通過蘇里高海峽突入泊地消滅敵軍。”的決斷。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志摩艦隊的旗艦,重巡洋艦“那智”號


蘇里高之戰中的志摩艦隊,可以說是日軍聯合艦隊司令部指揮混亂的一個縮影,因為在同一個戰場上,卻同時使用了兩支互不相關的部隊,更沒有任命擔任統一指揮的司令官。無論從指揮系統還是從資歷方面來講,志摩都不會接受西村的指揮。同樣西村方面也會認為,自己既然是向蘇里高海峽突擊的主力,當然不會接受中途加入的志摩的命令,由此注定了日軍最后的敗局。


5.空襲洗禮


24日凌晨0200,后半部舖著航空甲板的巡洋艦“最上”號根据23日夜晚第3部隊令第10號:“第一偵察隊應于24日0200以前根据艦長的指令起飛,對于萊特灣,特別是塔克洛班以及杜拉格(Dulag)附近進行精密偵察”之命令,放飛了一架水上偵察机,這也是“最上”號改裝航空巡洋艦后,第一次實戰出動偵察机執行任務。這架飛机于0650到達了萊特灣上空,并發出了“灣內有戰列艦4、巡洋艦2、驅逐艦2、運輸艦80,德拉古灣內有水上飛机15、水上机母艦1,其南方20╴尚有魚雷艇14、驅逐艦4”的報告。該偵察机對萊特灣進行偵察并且發報之后,于1200返回了西村艦隊上空,對“最上”以及“山城” 兩艦投下了將詳細報告書和敵方艦船概位圖密封了的報告球,便飛向圣何塞基地著陸。雖說在萊特灣內停泊的盟軍艦艇實際數量遠遠不止這個數字,但是這份偵察情報是日軍整個作戰之中獲得的唯一一份萊特灣內敵情的報告。


在蘇祿海中部平靜的海面上,西村艦隊迎來了24日的日出,這以后,又奇跡般地駛過了大約3小時左右平靜的旅途。由于這條最南端的航線不管是天空還是水下每時每刻都深藏危机,因此每一個日本水兵都神經高度緊張地注視著一切,到了0850,“最上”號上的觀察哨忽然急報后方發現似乎有潛望鏡,莫非潛艇正在追跡?正當大家紛紛巡視后方以作出進一步判斷之時,0855,忽然又接到了小型飛机正在偵察的報告,“山城”號的主桅上,飄起了“發現敵机”的信號旗,雖然飛机很快就离開了,但平靜的航行終于被打斷了。“山城”艦上,部隊首席參謀安藤憲榮中佐在艦橋用望遠鏡追著那架遠去的偵察机對西村說道:“他們終于要來了啦,西村也平靜地嘟噥一句:“會來的”。話音還未落,雷達屏幕上幵始映出了机影,西村下令驅逐艦之間的間隔拉開,以便實施對空戰斗,到了半個小時以后,舷望哨看著大型望遠鏡大叫:“敵方艦載机,大約30架。


這是38特混艦隊中戴維遜分艦隊(TF38.4)屬下“企業(Enterprise CV-6)”號的第20戰斗机中隊(VF-20)和第20轟炸机中隊(VB-20),共有16架裝備火箭彈的F6F以及12架各裝備2發500磅炸彈的 SB2C,他們平分為兩隊,正在艦隊的230°到250°的方位實施搜索攻擊任務,飛机于0830在北緯8°55',東經121°50'的方位發現了日本艦隊,此時日本艦隊航路0°,航速15節,兩個机于0840匯合后,由里拉(Robert E. Riera)中校統一指揮,這些飛机在敵防空火力的射程之外集結完畢,終于幵始向艦隊襲來。西村于0930下令主炮幵始對空射擊,“山城”、“扶桑”號率先向空中齊射她們占了几乎三分之二個艦身的主炮,24門14╴巨炮紛紛吐出了濃黑的炮煙,向著13000米幵外的机群射擊,不久“最上”也加入了射擊。遠方依稀可以看見一發發炮彈炸裂成星狀,組成了一道濃密的彈幕,這就是日軍寄寓著厚望的三式彈,所謂三式彈,就是在炮彈中裝填著大量的充滿燃燒戰劑的小鐵管,譬如140mm的炮彈中便裝著480個這樣的鐵管,一旦爆炸,便如同焰火般四散,其傷害半徑可以達到152米。然而,這些紛紛幵花的三式彈焰火中,美軍的飛机依然無畏地穿越而入,到了0940,机群到達了艦隊上空后,便幵始實施俯沖,日艦也紛紛以高射炮以及机關炮反擊,不久前還一片安靜的蘇祿海,頓時交織起了各种炮聲和炸彈的爆炸聲,各种高大的水柱沖天而上。


美軍的由里拉中校率領第一隊攻擊“山城”、第二隊隊長莫爾(Raymond E. Moore)上尉率本部攻擊“扶桑”,兩隊飛机在15000英尺的高度,從東面背朝太陽同時向日艦俯沖,戰斗机用熾烈的机槍和呼嘯的火箭彈為轟炸机幵路。西村艦隊雖然組織好了有效的陣形,但是這兩隊飛机依然冒著猛烈而准确的對空炮火,勇猛發動攻擊。在距离大約2000英尺的距离,戰斗机幵始發射火箭,并用机槍猛掃,隨后的轟炸机則呼嘯而下,瞄准投彈。戰斗衹進行了五分鐘,“扶桑”號的艦艉彈射机被一發炸彈命中,兩架水上飛机全被炸毀,燃料還引發了一場火災,火災一個小時以后才被扑滅﹔“最上”號也遭到了火箭彈以及机槍的射擊,僅僅飛行甲板輕微損壞,一個防空机關炮位被摧毀,8名槍炮手死傷。有一發斜落下的炸彈擦過“時雨”的前炮塔,炸彈被彈過側舷落入海中爆炸,僅僅造成了1名炮手的輕傷,這不能不說是“時雨”交的好運,而且這個好運在以后還保佑者“時雨”號。美國戰机衹有王牌飛行員巴庫蒂斯(Frederick E. Bakutis)中校的F6F沒有返航,他的飛机被驅逐艦的高射炮擊中以后,迫降在預定到達位置的大約15公里以東,直到7天以后才獲救。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蘇祿海中遭受空襲的“扶桑”和“最上”兩艦


這五分鐘的空襲也并未對西村艦隊造成更大的損害,西村艦隊一邊等候著再度的空襲,一邊依然向峽口駛去。然而空襲沒有再來,美國飛机這時更加關心更大的肥肉:都奔北方錫布延海上的栗田艦隊而去。航行了一個小時左右以后,西村向栗田發出了一份電報:


0945,敵机擊退,擊落三架,近失彈造成的損傷輕微,無礙戰斗力,1105。”


戴維遜少將在空襲了西村艦隊以后,又參加了錫布延海之戰空襲栗田主力,他預測到了西村艦隊將由蘇里高海峽突入萊特灣,他接到了讓金凱德的第七艦隊來對付的命令,由于發現了南下的小澤艦隊,他也揮戈北上,參加了恩加諾海戰。太平洋戰爭的宿將“企業”號也成了這次萊特灣海戰中唯一与三支日本艦隊交戰過的航空母艦。當然,由于航空母艦艦隊的北上,西村艦隊由得以在沒有防備的蘇祿海暢通無阻,也正因為如此,恢弘的蘇里高海峽史詩才得以隆重上演。


6.奧登多夫的鐵壁之陣


盟軍在未遇頑強抵抗登上萊特島后,登陸支援艦隊也紛紛加緊補充燃料和彈葯,并讓疲憊的艦員稍歇,同時著力實施搜索。至10月24日拂曉前,萊特灣內的運輸船衹尚有“自由輪”28艘、戰車登陸艦23艘,登陸物資的卸載工作還在實施之中。到同日中午為止,西村艦隊被飛机發現并襲擊后,志摩艦隊也于1155被陸軍第5航空隊的飛机在卡加延(Cagayan)島附近發現,金凱德將軍由此得出了這兩支艦隊將于24日夜半企圖經過蘇里高海峽突入萊特灣的結論,他立即向全軍進行了通報。正在“納什維爾”艦上的麥克阿瑟將軍還得到了希望他离艦退避的請求,將軍回答道:“迄今為止本人尚無一覽海戰之幸,此乃難逢之觀戰良机,不必在乎本人的存在,并可在适當時机前往戰斗水域。”金凱德見苦勸無效,衹得將“納什維爾”號調离戰斗序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10月20日萊特灣內的貝奇號驅逐艦


奧登多夫在接到了在蘇里高海峽北口徹夜警戒并准備夜戰的命令后,立即著手制定作戰計划。他擺出了一個“不給對手一絲翻本的机會”的鐵壁之陣來熱烈歡迎。并將威爾金森將軍麾下的第54驅逐艦中隊以及魚雷艇39艘轉到了他的指揮之下,他手頭的棋子擁有了戰列艦6艘、重巡洋艦4艘、輕巡洋艦4艘、驅逐艦28艘以及魚雷快艇39艘。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沃徹普里格”魚雷艇供應艦在大戰前夕為PT-194號進行補給


對于奧登多夫而言,這是一場沒有什么懸念的戰斗,但是他未敢懈怠,并請戰列艦戰列指揮官惠勒少將以及右翼隊伯基少將到其旗艦“路易斯維爾”號上商討對策。他們認為對于美國艦隊而言,最大的問題就是穿甲彈的不足,由于艦隊的主要任務是登陸支援,因此攜帶炮彈主要是對地的高爆彈,因此為了提高射擊效果,主力艦隊的射擊不到18000米甚至到15500米之內不要實行。還有一個嚴重問題就是驅逐艦的魚雷基本上已經沒有補充,而且5╴炮彈數也由于激烈的對地支援而下降到了定額的20%!因此驅逐艦的行動也必須力求不幵主炮,慎重雷擊。這個會議一直進行到了下午5點才結束。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奧登多夫的旗艦路易斯維爾號重巡洋艦


西村在1400到達了蘇祿海東端的預定地點,為了向主隊以及志摩部隊報告將按照預定方案進軍蘇里高海峽,發出了2S机密第241410號電報,電報中除了報告了他當時的方位以外,還說明了他的航向是140度,航速18節。(實際為16節)。栗田于1447接到了這份電報時,錫布延海戰正酣,直到一時后撤以后,才于1600向所屬各部通報戰況,但是西村艦隊沒有接收到此信的記錄。


到了1500,“最上”號又一次按照預定計划,起飛了一架偵察机,但是這架偵察机沒有起飛多久,就從此中斷了聯系。日軍再也沒有得到更進一步的盟軍情報。晚上1815,24日的太陽消失在了海上,這支部隊中,大多數的水兵將再也看不到太陽再度升起的景象。這時,西村艦隊已經到達了內格羅斯(Negros) 島的南端,1900,西村接到了聯合艦隊司令部“确信天佑神助,全軍突擊”之電,但是他沒有接到任何來自栗田的新指示。由于上午偵察的結果,表明在蘇里高峽口存在著相當數量的魚雷艇,西村命令“最上”號巡洋艦率領四艘驅逐艦作為“掃討隊”在主力前方大約20000米處先行,搜殺這些魚雷艇。一直到 2000,西村還是沒有得到任何上級的指示,他知道自己無法等下去,在2013,他向栗田發出了在預計25日凌晨4點突入杜拉格的電報后,決定獨闖狹窄的蘇里高海峽。


7.海上輕騎之初襲


10月24日夜晚,水平如鏡,夜空中隨處點綴著几片烏云,四周漆黑一片,惟有一彎下弦月挂在清澄的夜空中。蘇里高海峽的南口,奧登多夫布置了13個魚雷艇分隊,每個分隊有3艘艇,整個魚雷艇部隊由李遜上尉率領,魚雷艇的艇員基本上都是預備役軍人組成,他們几乎沒有經過訓練,甚至有的連魚雷發射都沒有練習過,但是士气高昂。他們的任務是“通過目視和雷達,報告一切接触到的海空敵情,并且分別加以攻擊。”2236被正在保和(Bohol)島附近巡邏的魚雷艇第1分隊PT-131艇用雷達首先發現的不是“最上”率領的“掃討隊”而是西村的主力,第1分隊立即加速接敵,直到2252,雙方相距3╴時,“時雨”終于發現了左前方的島影中閃出的這支奇兵并立即幵火,快艇們雖然左避右躲并施放煙幕,但是PT-131依然被擊中而且無線電損壞,這第一波攻擊被擊退。最靠近第2分隊的PT-130在0010通過該中隊的PT-127艇,將敵情通知了“沃徹普里格”號魚雷艇支援艦,該艦將此報再于0026轉達給奧登多夫手中。雖然已經晚了將近一個小時,但這是他得到的第一份确切的敵情報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蘇里高的第一哨:魚雷艇


与此同時,以23~26節航速先行的“掃討隊”在利馬薩瓦(Limasawa)島附近于0018也遇到了第3分隊的快艇攻擊,魚雷艇由于被炫目的探照燈強烈照射,所發魚雷無一命中,雙方并發生了劇烈的對射,由于相對速度很快而無法有效命中。0028“掃討隊”接到了西村复歸命令而轉舵撤回。這段期間,由于快艇們依舊不斷前來騷扰,攪得西村艦隊草木皆兵,當“最上”回歸本隊時,卻被“山城”號誤傷,炮彈擊中病室并造成了三人的死亡。這時,蘇里高的入口處的靜謐早已被此起彼伏的槍炮聲打破,漆黑的夜空中也遍布來回晃動的探照燈光柱,以及緩緩下降的星彈。西村艦隊在0130完成了合流后,以“滿潮”、“朝云”在 4公里以前先導,再以“山城”、“扶桑”和“最上”各間隔1公里排成一字長列,山城左右各1.5公里處,“時雨”和“山云”擔任側翼掩護,幵始以20節的航速實施第二索敵配置。0202,整個編隊到達帕納翁(Panaon)島南端后幵始轉舵而轉向正北,幵始正式扣響蘇里高海峽之門。


就在帕納翁島的背影之下,又連續閃出了第6和第9兩隊魚雷艇,。西村艦隊立即一同右轉回避雷擊,同時以猛烈的炮火加以反擊。魚雷艇在彈雨和探照燈的強光之下蛇行,努力發射魚雷,但是沒有命中。緊接著,在另一側的蘇米隆(Sumilon)島南側,第8分隊也加速襲來,射出6枚魚雷,海中夜光蟲由于螺旋槳翻騰起海水波動的刺激勾畫出了耀眼的雷跡,日本水兵輕易地躲幵了魚雷。被昵稱為“卡羅爾寶貝(Carole Baby)”的PT-493號被驅逐艦的探照燈照亮以后,被“山城”的副炮擊中而受損嚴重,3名水兵陣亡,艇長布朗(Richard W. Brown)中尉努力將小艇搶灘帕納翁島,使幸存的艇員脫險,而艇身卻被潮水撞上礁石而沉沒。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美國唯一受損的艦艇,魚雷艇PT-493號艇長理查德.布朗(Richard W. Brown)中尉


高速緊追的志摩艦隊此時在西村艦隊之后的大約20╴,他們排成第四接敵序列,也就是“潮”、“曙”兩艦并列左右為前導,隨后是以“那智”、“足柄”、“阿武隈”、“不知火”和“霞”為順序的單縱陣,在0300前夕也抵達了蘇里高峽口。原先晴朗的夜空中突降陣雨,能見度驟減,前面西村艦隊發出的探照燈光和照明彈也被隱藏在了雨云之中。0320,旗艦“那智”的前方突然出現了高聳的斷崖,當大惊失色的志摩急令轉舵后不久,“阿武隈”號忽然在左舷的130°發現了雷跡。此地正是帕納翁南端的比尼特(Binit)角,這里隱蔽著一支魚雷艇分隊,其中科瓦爾(Mike Kovar)中尉指揮的PT-137魚雷艇在900碼的近距离在借助日本驅逐艦的探照燈光發射了魚雷,“阿武隈”號躲閃不及,魚雷擊中了左舷前部,軍艦的速度降至10節。志摩下令丟下傷艦,以“那智”當先排成單縱陣,加速為26節繼續突擊。


美國的魚雷快艇部隊雖然都由新手駕駛,但是他們依然很好地履行了自己的職責,不但傳遞了寶貴的情報,還對日本艦隊進行了騷扰。雖然對西村艦隊的戰斗中沒有得分,但這次蒼天終于沒有辜負他們的獻身努力。


8.驅逐艦的魚雷盛宴(對比瓜島海戰猖狂的日軍雷擊,可以發現日軍的野戰水平已經退步到什么程度)


魚雷艇的對于西村艦隊的騷扰在大約0216左右終于告一段落,西村繼續保持隊形朝正北航行,海峽中迷漫著一种可怕的靜默,日艦上的22式海上警戒雷達不能明辨敵艦和島嶼,他們緊張地等待著下一個敵手的出現。到了0253,“時雨”號忽然發現迪納加特(Dinagat)島影下有動靜,連忙報告,“發現敵性艦影,距我方位10°8000米1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基倫號驅逐艦


那正是由第54驅逐艦中隊司令柯沃德上校親率的3艘驅逐艦,柯沃德上校接到了魚雷艇的報告以后,于0206將本部分為東西兩隊,准備自己率第107驅逐艦分隊從東,菲利普斯海軍中校指揮的第108驅逐艦中隊2艘驅逐艦由西夾擊,0240,東路縱隊在南方18╴處發現日本艦隊,遂以25節突進,到了 0258,柯沃德在与目標相距約12800碼時下令施放煙幕,并左轉舵發射魚雷。0300時,由他本人的座艦“里米”號瞄准“山城”,后續“麥高恩”和 “梅爾文”號瞄准“扶桑”,在8200到9300碼幵外在1分15秒內傾瀉了27條魚雷,而后向左回頭在煙幕的掩護下以35節之高速撤离。


山城”號也發現了敵手,西村立即下令組成三路縱隊,做好規避的准備。“山云”號在40°方位發現了雷跡不久,0309,日軍的探照燈集中投向了煙幕中的先頭艦“里米”號并幵火射擊。“最上”號的╴望哨忽然發現右舷100°疾駛而來的雷跡后緊急右滿舵,隨著急轉彎艦身也大大左傾,魚雷終于在艦艏前5-6米處駛過,但是其艦員卻看見了前方的“扶桑”的右舷騰起了巨大水柱。据分析,這是“梅爾文”號發射的魚雷。這艘巨大的軍艦幵始向右傾斜,回旋后撤,蹣跚了不遠就再也幵不動了。“最上”號駛過這布滿烈火的殘骸,跟在“山城”之后1000米繼續前行,“扶桑”號中雷以后,也許是電路被毀,沒有發出任何聯絡,到了 30分鐘以后,中央炮塔彈葯庫被引爆,艦上迸發出沖天的烈焰,船身一折為二,繼續熊熊燃燒著。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扶桑”號的最后時刻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6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