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 [班长征文] 迟来的祝福 [蓝剑军团]

小西天的兵 收藏 34 684
近期热点 换一换



人生有许多值得珍藏和回忆的住事,这些回忆保括第一次走进学校,第一次参加工作,第一次领到工资,第一次做成一笔单………。

而在我的记忆中,那久久不能释怀的是我对军旅生涯中的第一任班长的怀念之情!

那是一个兄长对弟弟的爱护之情,那是一个老兵出自内心的对新战友的爱和关怀,那是一份浓浓的战友情,兄弟谊!

25年前的那个冬天里,我从大西南坐了四十七个小时的火车,然后换乘大客车走上一个多小时,于半夜时分来到了位于北京昌平南口镇的88703部队营区,开始了我的军旅生活。

刚从西南到北方,又是大冬天,最难受的就是天气冷,刚去军营那半夜根本无法入睡,兴奋加上一路的好奇,再加上寒冷,就这样捱到天亮了。

因为新兵团刚组建,还没有正式开训,所以,第二天天刚亮起床号响起后,没有出操,只是起来做内务,当过兵的人都知道,这是军人生涯的第一课,我在家时没有这么做过内务,当时学校也没有进行过军训,所以从头做起,看着战友们都在通铺上认真的做起内务,我也在努力的学习。

我正在埋头做内务,排长来了,叫我到一边,把我交给一个班长,对那班长说:三班长,这个新兵就交给你们三班,是昨天晚上才到的。

我望了望眼前的这个班长,当时约二十三岁左右吧,高高的个子,有一米八多,结实的身体(后来我才知道,此部队工程兵部队,身体不结实怎么工作呢,也可能是干工程给煅练的吧)说的普通话带着北方的味儿,人挺精神,叫曾庆利,当时他给我介绍班上的情况,并重新调整了我在通铺上的位置,让我搬到三班和班上的战友一起睡。

看到来了个新兵,排里的二班长也过来问:哪来的?我回答:四川的,他对我说,你小子有福气,三班长是脾气最好的一个人,以后可要好好训练哟。

当时我们是一个排住在一间大屋子里,排长是最大的领导,三个班长分别睡在自己的地盘上,带着各自的十二个兄弟,几十个平方的屋里生着一个煤炉子,这就是唯一的取暖源。

我的班长教我做内务,因为被子是新的,很泡,做起内务来很不好做,也做不标准,于是就和别的战友一样,找来板子压、夹,可一时半时也弄不标准,急得我满头是汗。

我所在的三班除了我一个人是一个省份的外,其它十一人都来自河南的伊川县,但分属不同的公社,我们整个排都以这个县的兵为主,还有几个兵部招的湖南兵,所以,在排里以河南话为主,我也就是在这个时期对河南话熟悉了的。

在新兵团开过新训动员大会后,轰轰烈烈的新训就开始了,在白雪纷飞的操场上,在狂沙飞舞的北风中,站立着一个个新兵们,从立正、稍息练起,起步、跑步、正步、敬礼,这些基本功练起,陪着我们一起练的就有我们的班长,天天他和我们一起出操,一起训练,喊口令把他的嗓子都喊哑了,但是,班长宏量的声音是对我们最大的鼓励和号令,不管天有多寒地有多冻,我们十二个新兵都能按照班长的教导,做到一丝不苟,认真体会动作要领,对于我们的进步,班长很高兴,他在训练时严格要求,标准地做示范动作,给我们每一个人指出动作的差距,改进的方法,这让我们班的战友进步很快,看到班长如此辛苦,我们主动在下训后加班训练,常常是练到天黑为止。

辛勤的汗水换来了丰硕的成果,在排里的每次会操中我们三班都是第一名,由我们班代表排里参加连里的会操也总是前二名,看到我们三班的出彩,那位二班长气得用腰带给二班的战友训练上课。

我们班由于河南战友多,只我一个来自西南的人,而河南同属于北方,班长是河北人,他们生活习性相通,所以,班长平时特别关照我,怕我冻着了,生活上也时常提醒我,穿着上每天检查我,让我感觉到一个兄长的关怀和暖意。

在训练上班长是位严格的军人,在生活上班长却是位慈爱的大哥,因为新兵单位都是临时组建起来的单位,人员是临时的,经费可能也就没有老连队有底子,每天的伙食就真的很难做到保证,在新兵的三个月内,新兵们几乎没有吃饱过,因为大运动量的全训下来,年轻人消化快,加上没有油荤保证,所以都觉得很饿,班长是同我们一起吃饭的,但当他每天看到我们狼吞虎咽的消灭掉自己那份‘发糕’时,(一种用小麦面蒸的漫笼粑)都把他那份分发给我们新兵吃,而他则去旁边的汽车连蹭饭吃。

随着时间的流失,我们知道了一些班长的故事,那年,班长也是四年兵了,在连队他也是班长,只是老兵复员后,冬天施工部队不能施工,在冬训,也就是冬眠,但他没有在老连队享受这大冬天的休闲,而是来到新兵连和我们新兵一起摸爬滚打,过清贫艰苦的生活,他只是一个超期役役的四年兵,不是干部也不是志愿兵,知道了这些,让我们对班长的崇敬又增加了几分。

班长还是位彻墙能手,所在的部队是建筑工程兵,以前是做国防施工任务的,我们去的那年也转到天津去搞建筑工程去了,我们班长据说是位彻墙的能手,在施工中屡立奇功,受到上级的表扬。

新训时,对于队列动作,只要你下苦功夫练,用功练,在班长指导下一般都能练好队列,但新兵最怕的是半夜的紧急集合,开训半个月后,就开始有了这个项目的训练,先是排里搞,有点基础了就是连里统一搞,等连里搞得有模样了整个新兵团又统一搞,全新兵团在半夜下雪的天气里拉出去大操场来个五公里,我的妈呀,汗水,雪水混成一体,等结束回到房里,班长还笑说我们就像打了败仗的队伍一样,衣衫不整,背包有的也跑散了。

于是,我们又在班长的亲自指导下,练起对付半夜紧急集合的本事来了,班长说:紧急集合只是为了应付突发事件,而不是阅兵,所以,要以实用为出发点,平时睡觉时把自己的物品摆放好,记牢,背包带都预先打好结放在枕头下,遇到集合时先穿好衣物,再把被子稍为理一下,用带子把它绑紧就行了,先别管它好看不好看,主要的是背在背上跑完五公里下来你的背子不能散架,如果在行进中你的背子散了,用手抱着跑你能跑多远呢?

在班长的经验指导下,以后不管哪个级别的紧急集合我们班都是最先齐装满员的最先到达指定集合点,跑完五公里后又是最整齐的队伍之一,为此连长还在全连推广我们班的经验呢。

军事课的时候,全连拉到河滩地上去趴着练瞄准,班长就在一边一个个的给我们讲要领,讲动作,我们趴了一周他就和我们一起练了一周,而有的班长把新兵带到河滩地后,口令一下,让新兵自己练,自个就一边去玩了,找别的班长吹牛去了,由此可以看出我们班长的高度责任心。

俗话说:功夫不负有心人,我们班最后在新兵实弹射击考核中,取得了整个新兵团第二名的好成绩,得到了新兵团全班集体嘉奖一次。

有个星期天,老乡在一起,有的老乡说他们的班长说要是不好好训练,就把他们留下打山洞,不让他们回机关去,因为是新兵,只得惊恐万状地担心起自己的前途来了,(正因为是新兵才会被吓着了,因为他们根本就没有权利对我们代训的兵作任何的分配)而有的班长更绝,说你们以后下机关吃香和喝辣的,现在让你们吃点苦,好记住这里的日子;回想起来,我的班长是从没有这样的对过我,而是对我说过:要练好本领,有了过硬的本领今后不管你走到那里都会受欢迎,人家才不会小瞧你。班长的话让我终身难忘。

新兵连有的班长贪图新兵的便宜,想方设法让新兵拿出从家里带来的物品来孝敬自己,而我们的班长却从不接收新兵的物品,吸烟都是自己买的,有时新兵把从自己家里带来的烟送给他,他只接收根根烟,从不收包包子,班上的战友除我外都是从河南伊川来的,不少人带着杜康酒,看到班长这么负责任这么辛苦的,有战友就拿出酒来送给班长,而班长却谢绝了,他说留着吧,留着下连队去喝,以后喝酒的时候多着呢。

我所在的新训部队是个施工队伍,长年的施工让这些战友的大衣都成了油衣了,因为部队的大衣是不能带走的,就一班班的交下来了,表面看起来真的很脏,只有我们代训的机关兵才是发的新的大衣,这在整个新兵团中很是显眼,我们的班长有时周日去看战友时也会耍一下特权:借用我的新大衣穿着去,当时我那里知道我的班长当兵四年了,从未穿过一件新大衣啊。

新训结尾的时候,新兵团组织去天安门、军事博物馆参观,大家都穿着各自的大衣,我想到班长平时对我的关心,就主动提出和班长换大衣,而班长却说:还是你穿上吧,到了城里照两张漂亮的精神点儿的像片给家里寄回去,让父母亲看着也高兴高兴。

这就是我那可敬可亲的班长,多少年以后,不管自己走到那里,不管从事什么工作,就是自己后来带兵了,也都自觉的以我的班长的行为来约束自己,时时以班长作为榜样来鞭策自己。

分别的那天终于到来了,明天就要离别了,我回想起新兵近三月以来班长对自己的帮助和教育,心中充满感激之情,托战友在南口镇上给买回了一条普通的烟,晚间悄悄的放在班长枕头下面,而熟睡的班长却浑然不知我的行为。

三月新训,我们用汗水结下了深厚的战友情,兄弟情,分别那一天,我拿出笔记本,请全班战友留下祝福和地址,首先是请班长:用爱交换爱,用信任换取信任,祝君克服艰难困苦,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不断进步,前程似锦!这是班在我笔记本上留下的话语,下面有他的地址:河北省昌黎县靖安乡曾各庄曾庆利。

25年过去了,班长当年的话仍然记在我的心里,他的留言我依然珍藏着。

告别了可敬可亲的班长,我踏上了新的工作岗位,在新的工作岗位上,仍然是新兵一名,而这期间班长的老部队在天津施工,驻地常改变,一直无法和他取得联系,给他们团部打过电话,只是知道在天津施工,具体地方我也无法探知,让我心里深深的怀念起我的班长来。

又在机关当了三年兵后,自己也是一个老兵了,在有些地方也可以向领导提建议了,当时我们局在顺义县新建了一个农场,需要人员,于是自己就向主管处长提议去调我那位班长,听了我的叙述后,处长当即同意让我去联系一下,找到人后由军务处办理调动手续。(我局是总参系统的行政管理单位,对全系统的兵只需一个调令甚至一个电话即可调动,就相当于总参军务部管理全军的军务一样)

于是,我怀着激动的心情,回到离别也三年的新兵团驻地,到达门口哨兵查验了我的证件后放入,我去到团部,只见只有稀稀拉拉的几个人了,原来庄严威武的团部怎么了?通过询问才知道,此团也于一年前整体撤编了,目前只有少数几个留守人员。

失望的我沿着自己新兵的足迹在团部里走了一次,回想起自己三年前的这里开始的军旅生活,回想起这里一起流汗的战友,回想起如兄长般亲切的班长………。

我失望的离开了我曾经新训的地方,回到单位。后来从帮助我们建场的高炮团里留下了两位七年的老兵在我们农场,这两位老兵也是七年兵了,在高炮团因名额少转不了志愿兵眼看着只能遗憾的退役了,正好遇到我们单位要人,这两个仪陇籍老兵才得以续圆他们的军旅梦。

只是我为我的班长遗憾,那么好的一个人,那么有责任心的一个兵,那么会带兵的一个班长,也在一年前随他的部队撤编了。

他是我从军以来的第一个班长,也是唯一一个班长, 我的班长,现在你好吗?(下机关后没有了班长,都是管理科长或是助理员了,科长都是正团级军官

也许,我的班长也回到地方发挥他的特长,组建起自己的建筑公司或是施工队伍,在后来的改革大潮中大显身手,也成为赫赫有名的房地产商了;也许他也在某个单位里过着朝九晚五的上班族生活,和自己的爱人、孩子一家过着小康生活;也许班长还是在老家耕耘着那希望的田野,春天播下希望的种子,秋天获得金色的收获…………。

我祝福我的班长,祝愿他一生幸福!祝福他一生平安!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45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