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帖为《中华崛起群》提请的关于中美关系以及中国周边议题、发展远洋军事力量是否有必要的议题而作,逻辑较为散乱,但不失可读性,请劈砖,哈哈。


一、发展远洋海军,是发展的需要


一个国家的发展完全依赖于资源的获取,比如石油,矿产资源等,这是不用质疑的。海洋占据地球活动面积的70%以上。在一定阶段,一个国家确实应该捏紧裤带发展军事力量,包括海陆空天,特别是海空力量,当然这并不代表其他军事力量就不重要,但是,就中国目前面临的困境看,海空力量是中国的短板。


资源是发展的前提,一个国家会因为不能够获得足够的资源而使发展限于停顿,而海洋作为最大资源来源地和运输通道,在中国现在的经济活动已经全球化的情况下,提升在远洋洋上的活动能力显得尤其紧迫。如果没有足够的远海力量,将无法保障我国发展对资源的需求和正当的经济活动,这样我国就会因为没有资源而是发展停滞,经济活动或因为缺乏保障而撤离。


发展停滞的结果就是这个国家越来越弱,越来越弱就越来越没有力量发展,那么军事力量也就永远没有力量强大,军事力量永远不强大,就会越来越失去获得资源的能力,最后越来越弱,这样就形成一个永远走向衰弱的恶性循环。发展远洋海军,充分保障发展利益,是必不可少的。


很多人认为可以通过某种商业模式获取,但是商业模式的推进是在一种安全模式下实施的活动,没有安全保障,商业模式很脆弱,如索马里海盗问题,由于这个地区的安全形式不好,即使简单的商业运输都存在问题,如果我们把这个问题推而广之,如果存在于索马里的安全问题不是一个海盗,而是基于某个大国的干涉,又如何能保障这个地区的商业活动的安全,中国有能靠什麽来维护自己的利益。


从力拓案,可以看出,澳大利亚可以在这个问题上翻云覆雨,我认为这完全是因为中国的军事威慑不能达到这个地区所致,一些国家炒作“中国威胁论”,实际上是中国的威慑力恰恰还没有到达这些地区。由于澳大利亚没有感受到来自中国的实质压力,而明显感受到了来自美国的压力,这样在澳大利亚的国家运作体系中就会首先考虑美国的诉求,而放弃这种有可能惠及中国的商业活动,这从一定程度上体现了军事影响力的重要性。


从历史和现实的角度看,军事力量和经济力量大发展是相互依托的,不仅这样,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生存也是依靠军事力量,举个例子,如果人家把一群恶狗放在你门前,使你门都不敢出,你又如何出门种地呢,当然这个时候只能依靠一种力量吧这群恶狗赶得远远的,方能在更大的范围内种地,这样才会有收获,这是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问题了。


当然,现阶段发展全球性海军是否有必要?是全球游弋,还是全球部署,但是这只是全球海军的两个阶段而已。没必要将这本是同一个问题划分为两个问题。随着中国全球贸易的发展,中国的利益将向全球范围铺开,如果我们的海军不能到达关键利益区维护自己的利益,损失是巨大的,当然仅仅能够去,而去之后力量却很薄弱,到时候却无力保证自己的利益,却也贻笑大方。


持剑经商已经成为一种大势所趋,如果没有足够的海洋力量,在未来很可能被排斥与世界力量体系之外。从目前的局势来看,当前的能源和资源产地都具有各种类型的军事力量存在,交通要道的局面也极端不稳定,各种力量都设法想不稳定地区注入军事存在。


附:网友关于远洋海军的定义


1.航程较远,能够远洋部署,甚至全球到达。这样来看所谓远洋海军首先要建立在拥有航母的基础之上。航母是远洋海军纯在的先决条件,也是其核心单位。


2.在不依赖于本土的陆军,空军火力的支援下能够独立的完成作战任务。


3.拥有较强的综合作战能力,能够独立的对事发地点取得较长时间的绝对海空控制权。具有全面的打击能力,同时能够抗饱和打击。


4.具有强大的自给能力与后勤保障能力,由于舰队离本土较远,而舰队所需的能源,弹药以及食品都是巨大的,所以舰队本身就需具备很强的储存能力,同时有相应的舰艇不断的对其进行补给。


5.能够具备独立的作战指挥能力,拥有完整的作战指挥系统。


二、中国军力只能维持和周边国家的君子之交而小人却得势


对于朝鲜的问题,美国为何咄咄逼人,主要还是中国处在美国的压力下有点疲软,美国在利用朝鲜试探中国的战略承受能力,至于在核武器问题上,中国显然只有服从国际压力,因为核武器毕竟不是好玩意,弄不好会犯众怒,这对于中国来说是个两难的问题,但是在朝鲜问题上,中国的态度也是明确的,那就是不对朝鲜动用武力。


其实朝鲜根本不是美国的战略重点,但是却是韩日的眼中钉,中国也对朝鲜的战略地位很敏感。美国在朝鲜引而不发,拖住三个国家,但如果中国在朝鲜失守,却绝对犯致命错误。问题朝鲜不这么看,朝鲜一方面并不想脱离中国,但是另一方面却想成为一个有影响力的国家,至少期待能成为地区强国,看来朝鲜的长期战略目的是并不想过度依赖某个国家。


朝鲜存在意识形态问题,周边还存在强大的敌对势力,更可怕的是,这些个敌对势力还天天想把朝鲜踩在脚下,而致力于发展的中国却经常不能抵消这种力量的对比,其实中国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


7月28日在华盛顿进行了奥巴马上任以来的首次中美战略对话,从表面上看,这次对话的气氛是融洽的。但,在中国周边,美国大兵压境,疲于应付。美国在东北亚、东南亚,南亚,中亚地区的活动频繁,甚至在涉及中国完整的台湾、南海问题上也经常出惊人之语做惊人之事。如7月24日消息:美国太平洋军区司令基廷表示,美国正在考虑台湾提出有意购买F16C/D型战斗机意向;前一段时间美国间谍船气势汹汹游弋在中国南海,鼓动越南等国侵占中国的领海。


我对中美缓和总体来说持悲观态度,只有这种情况下中美才能缓和,那就是中国的战略要地都被美国占领,中国的国家利益服从美国的全球霸权,这样中美可能缓和,不过那时,中国可能已经成为傀儡了。但是,中美之间缓和甚至结盟也不是没有可能的,前提是美国切实放弃围堵中国的实际行动,中美之间的议题不应该仅仅只局限在能源,气候,贸易,汇率等经济问题,更应该就安全问题进行讨论。而讨论安全问题的前提就是中国能够平衡美国地区军事力量。


就中国来说,军力等级处在中下,这是因为中国没有真正掌握提升军事力量的核心技术,对于打造一支具有中国特色的军事力量更多的只是停留在一种主观愿望上。中国的微电子技术还很落后,对于打造信息化的的现代军事力量受到很大制约,也由于此,中国自己的军事力量貌似强大,但是总是感觉自信心不足。传统机械制造技术制造水平很低,这显然也涉及到诸如各种动力装备难以上得一个台阶,也因与此,中国的军备水平总是处在中低水平,心中不踏实。这种不踏实直接影响提出相关议题的力度。


附加议题:


什么是中庸思想?很多人其实都没能好好的认识中庸,中庸思想其实并不宣扬无原则退让,而是选择合适。三人行必有我师,其实很能表达中庸,这说明在很多人的建议中,必能提炼出正确的观点。只有在对事物具有正确的认知后,在遇到突发事件是,方能快速的正确的反应。


中庸事实上倡导事实求是,中国人思维其实从根本上说没有偏离中庸,而清末的思想并不能称之为中庸,而是从根本上放弃了中庸,清末的失败主要还是机会主义在作怪,而这种机会主义体现在对帝国主义不切实际的幻想,和对本国人民极度不信任。造成在没有仔细研究对手的时候做出了过度软弱而后当对手强大了的时候,有做出了过度冒险的策略


清末的问题其实还远不在此。


清末统治者忽视了国内人民的反对侵略的强烈要求,采取了压制国内人民反对侵略要求,而放任侵略者介入的姿态,清政府不仅没有善意引导国内的反侵略的呼声,还把民间的这种抵抗定义为非法,不把军队用于抵抗侵略。如果清政府当时能够有效的将国内的一些反侵略力量融合起来,事情可能会完全不同。


清政府不仅没能这样做,还延揽侵略者来平息这种抵抗,这样,使得外部势力在中国越来越强大,渗透越来越深,等到后来发现这些外部势力试图控制政府运作时,方才如梦初醒,可是已经晚矣。因为此时,外部势力已经渗透到了中国社会的各个层面,各种外部力量已经在中国做大,已经根深蒂固,这就是我们现在应该吸取的教训,我认为,对于民间的反对外部势力介入的呼声应该认真对待,人民的眼睛是雪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