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摩根士丹利执行董事兼中国策略师娄刚:


石婵雪


当一向乐观的摩根大通把今年下半年A股市场的预期涨幅定为20%时,摩根士丹利执行董事兼中国策略师娄刚给出了更乐观的判断,“2009年下半年,中国A股市场至少会增长40%。”


上周,娄刚接受了CBN记者的专访,细说了他的判断。


A股从恢复期进入泡沫期


CBN:你对于2009年下半年A股市场怎样看?


娄刚:我认为下半年A股会从恢复期进入泡沫期。主要原因有三。


第一,经济加速确立以后,企业盈利的复苏才刚刚开始。企业盈利反弹通常滞后于经济,但是盈利反弹的力度也要远远大于经济的反弹力度。我估计下半年上市公司的业绩肯定会有惊喜。


第二,市场的人气由凝聚期进入旺盛期。随着经济的加速和利润的释放,大量的资产重组和融资活动会出现。散户的市场参与也会更加活跃。基金的发行也会加速。保险等机构资金也很有可能加速进场。


第三,热钱的流入和政策的退出迟疑会造成流动性泛滥。虽然我认为现在是回收流动性最好的时期,但是目前看来政策在下半年180度转弯从宽松到紧缩不太可能。今年下半年又是我们60周年国庆,政策面很可能宁松勿紧。政府更有可能采取增加股票供应来调控股市,但是这种方法往往在初期很难见效,反而让资金在新股当中反复炒作,加快市场资金流动。大胆加息应该是2010年的事,而且就算加也是小幅度的。中国向来减息快,加息慢。不加个几次对市场不会造成威慑。所以国内流动性还会维持相当宽裕的局面。


今年下半年,国际市场上弱势美元和弱势美国经济已经没有悬念。美国自己的经济没有反弹,资本开支没有复苏,对资金的实体需求就非常有限。美联储说政策退出是痴人说梦:美国经济在房地产泡沫破裂之后大伤元气,银行手里攥着大量的房地产存货。如果政府减少资金投入,市场银根吃紧,会迫使银行集体抛售房地产,对金融系统和消费者造成二次打击。我认为西方国家靠大量资金投放对抗衰退的格局在今年下半年不会有根本性改变。


与此同时中国的经济已经进入加速期。资本的逐利性会不断把热钱推向中国。这些条件都给流动性泛滥和资产泡沫的形成提供了机会。


具体来看,我不看好地产和银行。原因很简单,市场的股价表现反映了太多的未来收益,而完全忽视了风险。这些行业是刺激政策的直接着力点,最早获益不等于笑到最后。经济进入全面复苏以后不可能只靠几个行业来拉动经济。经济加速以后政策刺激力度会逐渐变小,直到消失,最后变成调控。尤其是地产,过热的迹象已经非常明显,很可能率先受到调控。市场在这方面心理准备不足。主要的市场机会会在其他前期落后的行业里。电力、机械、消费、保险等板块机会很大。


还有可观的上涨空间


CBN:你认为市场的流动性对A股的繁荣能支撑多久?接下来有没有其他因素支持A股向好?


娄刚:时间真的不好说。股市泡沫什么时候结束不是由上涨的时间决定的,而是由基本面发展和市场预期的净差值决定的。即使在流动性非常充裕的情况下,如果估值上升到基本面不可能支撑的高度,那么股市也还是随时都有可能进入熊市。因为在资产泡沫化以后,投资就变成了一个纯粹的资金游戏。市场会越来越恐高,对不利消息会变得非常敏感。这个时候任何风吹草动都可能造成市场的巨大震荡。就像击鼓传花一样,谁都不愿意花在自己手里的时候鼓声停下来。所以一旦市场发生恐慌,投资者夺路而逃,泡沫就破裂了。


从目前市场估值来看,A股市场还不能称之为泡沫,最多算偏贵。在进入泡沫化的过程中还有可观的上涨空间。但是如果市场过度不理性,投机加剧,上涨加速,迅速进入泡沫化阶段,那么牛市随时都可能结束。管理层现在应该多引导投资者进行理性投资,公开表明反对资产泡沫的形成,这样可以暂时不用加息就形成一定的政策威慑,反而可以延长股市的繁荣期。


CBN: 如今IPO已经全面开闸。你认为IPO加速对股市会造成怎样的影响?


娄刚:我认为不必过分忧虑IPO。下半年IPO的融资需求搞不好还没有热钱溜进来的多。再加上我前面讲的大量机构和散户资金的供应,市场不可能因为IPO就掉头。管理层应该大胆地推出大盘IPO,把前面九个月积压的IPO都发出来,让股市的融资职能充分发挥,改变银行一肩挑起融资重担的现状,反而可以降低金融风险,把融资渠道引入良性循环,推动经济下一阶段的繁荣。投资者也不要老把眼光盯着IPO。要知道市场下跌是资产泡沫化以后的结果。股改以后的牛市是不可能给IPO终结的。股市是经济的晴雨表,经济不好,就算一股IPO不发,市场一样涨不了,因为公司业绩不好。经济好了,上来的IPO业绩都是响当当的,自然有资金投资,没什么好怕的。


创业板方面,在股市进入泡沫化之前,创业板的资金分流效果不大。因为总量小。但是如果股市进入泡沫化阶段,资金分流会更明显些,因为创业板的公司盘子小,资金流速会加快(这是资产泡沫形成的重要特征,也就是击鼓传花的速度变快了),可能吸引一部分主板资金。但总的来说不必过分忧虑创业板的资金分流。


通胀迟早到来


CBN:你对于2009年下半年中国经济的看法如何?是否会迎来真正的复苏?


娄刚:从今年第二季度开始,经济加速的趋势已经基本确立。虽然部分滞后指标还没有恢复(如用电量),但是不能一叶障目地据此判断经济还没有恢复。我认为下半年用电量肯定会猛增。我现在的判断是:如果从总量增长来看,经济的复苏是肯定的。但是如果从增长的结构来看,有很多不合理的地方。经济的再平衡远还没有完成。经济还存在大量局部失衡的问题。现在经济复苏了,决不等于万事大吉。如果这些局部问题不解决好,可能会再次引发全局问题。


接下来最考验管理层智慧的,就是政策的退出机制问题。经济复苏了就没必要再刺激下去,否则就快过热了。所以刺激政策要在适当的时候果断地退出,把发展的空间留给市场。就像孩子会走路了就不要总是扶着,这样他反而走不好。


从国际环境来看我对全球复苏没有太乐观的预期。我们也不能把中国的长远发展再建立在国际繁荣上。中国进入了靠内需发展的阶段。这是进入发达国家的必经之路,从长远来看是件好事。现在要做足工夫尽快在经济制度上完成改革,完善社会保障、公共医疗、义务教育体系,鼓励消费,推广消费信贷。


CBN:你认为一年内是否会发生通货膨胀?


娄刚:通胀从来就是一个货币现象。钞票印多了就会有通胀。所以金融海啸以后的印钞大赛在美欧开始以后,通胀就不再是一个会不会发生的问题,而是什么时候发生的问题。有经济学家说全球总需求不足就没有通胀,我不同意。通胀不是经济繁荣的特有现象。如果是,那津巴布韦应该是全世界最发达的国家。总需求是通胀的传导机制,不是发生机制。通胀的源头在货币。


经济全球化以后,通胀也变成一个全球现象。能源、粮食、大宗商品都可以很快地把通胀在全球传导。没有一个国家能独善其身——不管你经济好不好。还要认识到,金融产品极大丰富的今天,通胀也成为一种投资标的。由于投机金融资本的参与(放大实体需求),通胀的预期可能加速变成现实。这就是金融自由化和经济全球化以后的所谓通胀自我实现假说。我个人非常认同这个理论。当前的学院派经济学家对通胀估计明显不足。我认为2010年全球通胀就会到来,而且迅速蔓延到中国。


娄刚简介


娄刚现任摩根士丹利执行董事兼中国策略师。他于2001年8月加入摩根士丹利,常驻香港。在此之前,娄刚就任邓普顿资产管理有限公司的副总裁兼投资分析员。


娄刚持有上海财经大学经济学学士学位,主修国际金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