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烧的旗帜——记兴化市 “7·2”自杀爆燃事故抢险英雄张可洋

革命的螺丝钉88 收藏 2 405

7月2日,上午七点四十五分。


兴化市消防大队接到110指挥中心命令:城区富康花园17幢2单元502室一名男子扬言自杀,迅速出警!


警笛呼啸。110、120、119在第一时间内赶到了事发地点。


502室大门反锁,现场出奇地寂静。消防大队二级士官张可洋能听出自己的心跳。凭直觉,他觉得今天的援救不会太简单。


中队排长叶烽问派出所民警能否从502室隔壁一家爬过去?派出所民警说:“隔壁不好爬,要从6楼爬。”中队官兵与民警一同上楼,敲开602室房门准备从6楼下去。


中队排长叶烽随即带领战士下楼进入502室,并要求民警禁止无关人员进入室内。


客厅,没人。房间,没人。经现场勘察,冲在最前面的张可洋准确判断:当事人在厨房内。


厨房内,煤气管道阀门打开,门、窗已经被当事人用胶带纸糊得严严实实,肇事男子趴在地上呈昏迷状。


厨房门迅速打开。一股呛人的煤气味扑面而来。张可洋一个箭步冲进去——他看准了管道阀门、窗户的位置,准备在几秒钟内关掉阀门,打开窗户。无数次救援实践证明,这样的敏捷、速度是不成问题的。可是,万万想不到的是,就在他冲进饱和的煤气空间推开窗户的一刹那,“轰”地一声巨响,煤气突然爆燃,厨房里一片火海!


“快撤!”张可洋被炙热的火浪迅速包围,一瞬间他成了一支点燃的火炬,一面燃烧的旗帜!


巨大的疼痛没有把张可洋击倒。他摸索着把地上的男子拖离火海,和其他同志一起又一次冲进厨房,救出里面的伤员……


“你们先抬别的伤员!”张可洋是一步一步挨着疼痛走上救护车的……


现场所有的人包括围观的群众都流泪了,为了一个普通的英雄,一位年轻的消防战士!


张可洋出生在江苏邳州市的一个农民家庭。父母都是普普通通的庄稼人。在张可洋参军后的3个月中,母子间有过数十封敞开心扉的书信往来。透过这一封封家书的片断,我们看到了张可洋一次次的人生选择,触摸到了这位英雄成长的清晰足迹。


“每个人都向往的,但只有靠自己去努力争取”


亲爱的妈妈:


今天是大年三十,是我从小到大第一次离开父母而过的年,真的好想你们。但请妈妈不要担心我在部队受苦受累,即使吃点苦受点累甚至受点挫折也没什么可怕的,当兵的哪一个不是这样趟过来的?谁都想自己的条件好一些,这是每个人都向往的,但只有靠自己去努力争取。


您的儿子:洋洋


2002年2月11日晚


在同学和战友的印象中,张可洋从来是一个乐观开朗的人。生活中,他最爱足球和音乐。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朝气蓬勃、热爱生活的张可洋,远比他的许多同龄人承受过更多的挫折与磨难。


张可洋个头不高,只有一米六五,在训练中明显处于劣势,新兵连结束分配时,还差点没人要。下中队后,第一次新兵业务摸底测试,张可洋有2项科目仅勉强及格。他难过得吃不下饭,可又不服输,暗暗地为自己开起了“小灶”。一个夜晚,就寝哨吹过,他悄悄摸黑起床进行挂钩训练。由于疲劳过度一脚踏空,被悬挂在了半空中,幸亏中队干部查铺查哨时发现。张可洋受伤后,战友们整理物品时揪心地看到,他的笔记本、书本里,夹着许多创可贴、止血膏,这都是为对付数不清的训练伤痛用的。在消防中队训练情况公布栏上,我们找到了张可洋今年6月最后一次的训练成绩:两项全中队第一,两项第二。


跨进军营,张可洋心里一直藏着一个“小秘密”:考取部队警校,圆自己未了的“大学梦”。为此,他比其他战士多付了几倍的努力。2003年3月,全支队21名考生摸底测试,张可洋总分第二,可以说已胜券在握。但他最终没能走进考场,因为超龄43天。


这无疑是一次沉重的打击。连续两天,张可洋一言不发,情绪十分低落。第三天,他主动找到中队领导:“年龄是个硬杠杠,我决不埋怨部队。如果部队需要,我可以留下来当士官;如果今年让我走,我相信部队给予自己的东西,一辈子都将受用不尽。”和往常一样,他全身心投入到紧张繁忙的训练、战斗之中。


“既然考不了警校,又可能很快退伍,还这么积极,何苦来着?”一位老乡战友悄悄劝说。


张可洋却坚定信念不动摇:“人生就是一场赛跑,有成功也会有挫折。很多时候,一个人往往不是输给了别人,而是输给了自己。”


面对一波又一波的挫折和磨难,他选择了永不气馁奋发向上的人生态度。


“钱挣得要正道,花得要有意义”


翻阅厚厚一叠家书,钱,是母子俩谈论最多的话题之一。去年1月29日,母亲杨百英在信中告诉张可洋:洋儿,家里一切好,准备过春节了。今年油菜、小麦都不错,种的雪菜也很好,到时候多做点咸菜卖点钱。我们还给舅舅1000元,所以欠的债是越来越轻了,请你别担心家里。


对他们家庭,贫寒的阴影实在是太沉重了。家里从2003年咬着牙翻建楼房,至今尚未全部完工,为此欠下亲戚朋友一大笔债。走进这座楼房,你就会对家徒四壁有深切的理解。唯一的一套家具还是母亲杨百英20多年前出嫁时从娘家带来的,早已斑驳陆离。


在部队,张可洋的“抠”是出了名的。训练累了,其他战友买饮料解渴,他总是喝自己早已预备好的白开水。晚上,别人拿包方便面当夜宵,他却独自去厨房用开水冲冷饭。新兵每月津贴80元,很多战士向家里伸手。张可洋每月只开支20元,省下的寄给了母亲。当兵近8年,他没下过一次馆子,没添过一套便服。


去年,当部队组织为一位地震灾区捐款时,第一个走向捐款箱,捐出了300元。今年6月的一天,张可洋去当地新华书店买英语书。在店里,他看见有一个穿着破旧的10来岁男孩,捧着一本小学教学参考书如饥似渴地翻阅。直到营业员制止,还苦苦哀求。张可洋毫不犹豫地从口袋里的19元钱中拿出16元,替这个男孩买下了这本书。而他自己的英语书是买不成了。事后,有人说他太傻了,这男孩搞不准是个小骗子。张可洋却不以为然:他毕竟是个孩子。孩子想读书,就应该帮他。


对战友对同志甚至是对素不相识的人热情相助,在张可洋眼里是十分自然的事。


面对谁都难以或缺的金钱,他在清贫中选择了不为之所困的坦荡和无私。


“面对火场,就必须勇敢地冲进去”


亲爱的妈妈:


这些年当兵,消防兵算是危险的,水火无情嘛。面对火场,就必须勇敢地冲进去,抢救老百姓的生命,他们可是眼巴巴地看着我们呐。消防兵危险还真有些危险,不过我想,既然当了兵,就不能有后悔感。


您的儿子:洋洋


2007年5月


在消防部队,战士们一般很少谈及危险、流血、牺牲之类的字眼。但谁都心里清楚,危险、流血、牺牲每一天都离自己很近。


沉浸在悲痛之中的兴化消防大队教导员应帅远说,为扑救急、难、险、重的现代火灾,消防部队配备了专勤队员。哪里的火场最危险,他们就要出现在哪里。消防战士都把专勤队员称作“敢死队员”。按规定,必须要有两年以上的兵龄才能成为专勤队员。但张可洋几次三番“缠”着领导要求参加专勤小组。后来,大队根据他的综合业务素质,于2002年8月破格批准了他的申请。当时,张可洋入伍才9个月。


“训练场上争第一,火场上冲第一”,是战友们对张可洋最深刻的印象。在张可洋入伍到受伤的3000余天中,他参加了1000多次大小灭火战斗和上百次社会救援,先后从浓烟烈火中救出8名群众。


面对人生最严峻的考验,他选择了一名公安消防战士的本色──赴汤蹈火!


尾记:连日来,兴化市的大街小巷都在谈论这件事,谈论这个才28岁的年轻消防战士,谈论他新婚不久的妻子和刚满月的儿子。而此时,张可洋躺在泰州市人民医院的病床上,全身被纱布裹着。47%烧伤面积让他不能有丝毫的动弹。头发全无,烧伤部位皮肤如剥皮的山芋,惨不忍睹。眼睛不能睁开,嘴巴不能进食。第一次清创让他承受了难以想象的痛苦,但他始终没有吭一声。接下去的还有更多的手术痛苦等着这位坚强的英雄……


8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连女白领都喜欢玩的军事游戏,进入试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