闹心(人文关怀类) 正文 第五章  木头根子(2)

刘才友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size][/URL] 说起来,木头世家还真没有官运,上溯到祖宗十八代,也找不到担任过一官半职的人,七品芝麻官都没有人能摸到边,连毛官也没有做过。到了父亲这一代,毛主席领导农民翻身,先是打土豪,分了田地;以后又是农业合作社,生产队,大队,人民公社,大炼钢铁等等,这么多的机会,大伯和父亲也是连小队长小组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498.html


说起来,木头世家还真没有官运,上溯到祖宗十八代,也找不到担任过一官半职的人,七品芝麻官都没有人能摸到边,连毛官也没有做过。到了父亲这一代,毛主席领导农民翻身,先是打土豪,分了田地;以后又是农业合作社,生产队,大队,人民公社,大炼钢铁等等,这么多的机会,大伯和父亲也是连小队长小组长的都没有担任过。也不知道貌岸然什么原因,木头世家的人,生来就没有什么威望,说不来话,办不来事,只能追随在别人屁股后头,人家叫他干什么就干什么,从来就不敢越雷池一步。在中国这个充满了竞争和心机的社会里,人人被培养得善于钻营,精于布局,木头世家其实是没有多少活路的。但是奇怪得很,它竟能穿越时空,繁衍不息,让我这根木头桩子实在想不通。似乎只能说,木头世家具有野草般的生命力,它一直在默默的生长,不断的死亡,不断的新生。十八代,木头世家应该有不少男人吧,怎么就找不到一个活得人模狗样的呢?总是普通得不能再普通平凡得不能再平凡,个个都沉默寡言,为了生存拼尽了最后一滴血。

到了我父亲这一代,由于出了一个毛主席,农民应该获得了空前发展的机遇。然而父亲没有抓住,他仍然老老实实的,像他的上一辈人一样,活得无声无息,活得任劳任怨,似乎天生就是被挤压被控制的材料。

父亲一生都活得自卑,活得痛苦。因为他天生残疾,背上就像驼着什么,典型的罗锅。个头很矮,人生得单薄,力气应该没有别人大。然而,父亲不服气,受不了别人的嘲笑和奚落。在生产队做事,总是挑重活累活脏活干,别人能做的,能挑得动的,他都要去尝试。以前,生产卖棉花,要挑二十里路到轧花厂去卖。队里组织强壮的劳力,给很高的工分。小伙子们经常比赛,看谁挑的多,谁最牛B。父亲个头矮,力气小,生产队有时就不安排他挑,让他给棉花打农药灭棉芽虫红蜘蛛什么的。但父亲不同意,坚决要去挑棉花,而且一挑就是一百二三十斤,并不比别人轻。每逢这时候,老娘都要默默地替父亲担心,因为她知道,父亲这样做,一是为了争一口气,二是为了高工分,说白了,还不是年底多分几块钱,家里的日子好过点。因此,即使在三年灾难时期,我家也没有寅吃卯粮,向生产队借过一升五谷杂粮,我家硬是没有做漏斗户,让人惊讶不已。大家都说是母亲勤俭持家的功劳,说娘有本事,把这么个烂摊子维持了下去。其实,这一切,都有赖于父亲的死做。

那时,阴天是不用出工的,大多劳力都在家睡觉,而我的父亲却独自一人冒雨跑很远很远的路,到陈洲圩里去踩藕。陈洲圩是一片荒滩,沼泽。那里野藕丛生,是打鱼捕虾踩藕的好去处。只要你有本事,照搞,连皇帝老子也管不着。父亲到水中,那就活了,一个猛子下去,就能拨出一大段嫩藕,这样子在水中浸一天,能捞取二三十斤藕笋子,细嫩,甜脆,可口。第二天一大早,母亲挑到街上,准能卖到好价钱。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